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45、人家压根不把她当回事儿【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澎于秋将该交代的事情全部交代妥当。&&&

    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澎于秋负手而立,语气忽的加重起来,“最后说一下你们的代号。在集训营,只要你们还待在这里,你们就没有名字,没有军衔,唯一能证明你们存在的,只有代号!”

    “现在,我所念到的名字,站出来。”

    澎于秋拿出一份名单。

    “言今朝!”

    视线扫过男兵的方向,澎于秋高喊道。

    “到!”

    “1。”

    “是!”

    牧程面无表情地在他上衣胸口处上贴了1。

    “尚元廷!”

    “到!”

    “2。”

    “是!”

    ……

    “燕归,19。”

    “是!”

    “安辰,2。”

    “是!”

    ……

    “秦雪!251。”

    “是!”

    “郁一潼!252。”

    “是!”

    ……

    35人,足足念了一个小时,每个人才重新改头换面,换上了最新的代号。

    墨上筠看了眼时间。

    5:。

    不得不承认,阎天邢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晨练五点开始,而提前两个小时,正好把这些琐碎事处理完。

    隔着一定距离,墨上筠看到了阎天邢。

    她来得晚,没有看到阎天邢说话,更没见他几句话碾压全场的画面,从抵达之后,见到的只有站于一旁、明明一声不吭但存在感却要比澎于秋更强的他,时时刻刻都有让人无法忽略他存在的气场。

    视线不由自主便会从他身上扫过。

    似乎感觉到墨上筠的视线,阎天邢正好朝这边看来,两人的视线在很恰当的时间里交汇,然后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两人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墨上筠手指微动,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枚哨子里。

    黑色的,就是她昨晚吹的那一枚。

    她递到嘴边,吹响。

    “哔——”

    刺耳的声音,顺利将所有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视线齐刷刷的,全部落到墨上筠身上。

    “下面晨练,跟我来。”

    顺其自然地将哨子放入衣兜里,墨上筠声音清冷的说了一声,随后转过身,朝训练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周的晨练,分别由墨上筠、季若楠、澎于秋、牧程、段子慕五人负责,而阎天邢身为总教官,萧初云是阎天邢的副教官,两人都不参与晨练的监督。

    墨上筠是每周四和周日负责,季若楠跟牧程陪同监督管理,其他的教官(除阎天邢、萧初云外)轮流休息。

    今天正好周四,由墨上筠负责。

    *

    训练场。

    晨练的基础项目包括五公里、扛圆木一公里、4米障碍来回5次、3个5(5个仰卧起坐、5个上下蹲、5个俯卧撑)、穿越3米铁丝网1次。除此之外,看负责人员的心情适量往上加。

    人数太多,全部分组练习。

    五个小组,每一组有七十个人,按照他们的代号数字进行分配。

    墨上筠刚将分配好组,一句话把人给赶去联系后,牧程就好心地递来一个喇叭。

    “来,给,可劲了吼,不用怕嗓子哑了。”牧程笑嘻嘻的怂恿着。

    墨上筠接过喇叭,一个手肘就无情地扫了过去。

    牧程事先做了心理准备,可速度还是差了点儿,被她扫到了肩膀,当即疼得不轻。

    “厉害。”

    牧程龇牙咧嘴地朝墨上筠竖起大拇指。

    但很快,又凑了上去,看着在旁无所事事的墨上筠,笑问:“你不看着点呢?”

    墨上筠扫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道:“正在看。”

    “你这样不行,得吼。”牧程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在旁教导道,“声音就是气势。”

    “我嗓子比较宝贝。”墨上筠悠悠然接过话。

    牧程:“……”

    还真无话可说。

    接下来,墨上筠真的只是看着。

    她不管事儿。

    费的最大的劲,就是围绕训练场转了一圈,然后拿着笔记本,见到咬着牙坚持不下去的,保证以他人能清楚听到的声音说上一句“,扣一(两)分”,然后记下代号和扣分,把人激得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腾地一下就冲到前面去了。

    牧程看在眼里,打心底佩服。

    还带这样的啊。

    *

    操场跑步的小组里。

    这是所有项目中,强度最低的一个小组,也是说闲话最为严重的小组。

    “靠,墨上筠真的是教官诶。”

    “我以前说过她坏话,不知道会不会被她盯上。”

    “谁知道她会是教官啊,在考核的时候,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不是说弃权之前,赢了秦雪吗?在格斗上,秦雪压根不是她的对手。正好,墨上筠也是我们的格斗教官。”

    “没亲眼看到过,我不发表评价。”

    ……

    “呵呵,最搞笑的应该是林吧,不是说跟墨上筠是校友,现在还是墨上筠手下的兵吗?刚不是跟我们一样,见到墨上筠是教官,下巴都掉地上去了,摆明了是不知道的。先前那么维护墨上筠,现在丢脸丢大发了吧?人家压根不把她当回事儿。”

    “267,扣三分。”

    冷不丁的,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有那么点儿熟悉。

    267吓得心脏一停,跑步的速度没有减缓,但脖颈却僵硬的偏了过去。

    入眼的,是跟她保持统一步调的墨上筠的侧脸。

    不恼不怒,摆着公事公办的神情,但落到人眼里,又出奇的毛骨悚然,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那一刻,267连张口反驳的勇气都没有,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她。

    墨上筠在笔记本上做好记录。

    尔后,把笔和笔记本一收,放到衣兜里。

    “有心思八卦,五公里跑的挺轻松的吧?”

    手一抬,搭住了267的肩膀。

    267脸色惨白,下意识的摇头,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背后议论人,却被人当场抓包,这种事,严重伤害到她脆弱的玻璃心,以至于吓到失声。

    她下意识地朝四周张望一下,赫然发现,先前还跟她一起八卦的女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全部跑没影了。

    “加跑一公里。”

    墨上筠淡淡说着,将手一收,跑步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267一脸懵逼地跑开。

    几乎是跑了三分之一圈,267才在猛地回过神来,张口就想骂几句脏话,可话到嘴边,一个“靠”字还没出口,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也不管是不是墨上筠,267一个哆嗦,立即拔腿加快速度往前飞奔。

    267身后的脚步声,自然不是墨上筠。

    却是领先跑了一圈的林。

    咬着牙跑的林,一直保持着前三的速度,跟几个体能突出的男兵比,也不居于后,像是在跟无形的对手较劲一般,就连郁一潼都没有跟上她的速度。

    她不知道的是,全程的跑步成绩,全部落入墨上筠眼底。

    黎明尚未破晓,天色依旧一片漆黑。

    墨上筠静站在一旁,视野里是在训练场上奔跑的身影,在硬撑不住时咆哮到扭曲的面孔,在体力极限时咬牙切齿的坚持,暂时还没有一个有放弃的意愿,有的只有被逐渐激发斗志的战士。

    人数太多,但基本上每个人的表现,都在她眼底过了一遍。

    底子不错,潜力也好,她对这一批人的发展,存在着一定的期待。

    “这个林,是不是想跟你较劲?”

    逛了一圈的牧程,悄无声息地来到墨上筠身边。

    “不知道。”

    看都没看牧程一眼,墨上筠淡声道。

    牧程叹了口气,“你知道季若楠在做什么吗?”

    “给她们加油打气。”墨上筠直截了当地回答。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牧程再一次问道。

    他都替她发愁了!

    说好的ab两组进行竞争呢?

    季若楠已经行动了,昨天开始,就跟a组的五十个人认识了一遍,现在对a组学员重点关注,一个个对季若楠的好感度急骤上升。

    墨上筠这边……

    b组的人,不认识墨上筠的基本都对墨上筠无感,认识墨上筠的应该都把心思放在‘墨上筠是教官’这个点上。

    而墨上筠这个b组的教官,竟然一点儿都不着急。

    简直急死个人。

    墨上筠偏过头来,总算看了牧程一眼。

    她耸了耸肩,道:“我在做什么,我心里有数。但你……再关注这种事,你晚上的报告怕是写不出来了。”

    牧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