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42、墨上筠,你不是想向我姐下战帖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靠!哨子还用得着试?”

    “墨上筠怎么在这儿,不是没有她的名字吗?”

    “可能弄错了吧,她的兵都在这儿,她来这里也见怪不怪……”

    “别管她了,没准赶明个儿就被送精神病院去了呢,我们还是先收拾要紧。”

    ……

    走廊上传出喧哗的声响。

    大部分都是骂的。

    那些认识墨上筠的,想要过来打声招呼,都被这些骂声给咽了下去,只当做不认识墨上筠。

    渐渐的,不管是认识墨上筠的,还是不认识墨上筠的,嘴里都念叨着‘墨上筠’这个名字。

    但,都只是骂几句、吐槽几句,等嘟囔的差不多了后,就回了自己宿舍。

    还忙着整理宿舍呢,没时间在这里跟墨上筠耗。

    倒是刚进46宿舍、听到哨声赶出来的季若楠,还有刚收拾完床铺跑出来的林,一直站在走廊上,一动不动的。

    季若楠是单纯的疑惑——

    墨上筠不是说不来吗?

    林是松了口气。

    反正墨上筠不是退出就行。

    至于先前对墨上筠的怨气,似乎在这来番折腾后,忽然消散不少,也没有心思去追究了。

    “你,在这儿做什么?”

    片刻后,梁之琼撇了撇嘴,警惕地朝墨上筠问道。

    在这种考核、集训里,除了澎于秋,其他带着教官头衔的,她都不想看到。

    “路过,”墨上筠慢悠悠地说着,将哨子往衣兜里一放,随后懒懒地扫了46宿舍一圈,“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

    说完,真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转身就走。

    梁之琼顿时咬牙切齿。

    真亏得她好意思说出口。

    她这个教官都过来转悠了,刚刚谁跟谁在‘争执’,想必她都看在眼里,现在谁还敢挡着她的面‘继续吵架’?!

    等等!

    似乎——

    就刚刚这些学员的反应,似乎都不知道墨上筠是教官?

    “墨上筠!”

    “墨上筠!”

    “墨上筠!”

    就在这时,三道喊声,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出来。

    分别从两个方向。

    一个是走廊处的林,一个是46宿舍的秦莲和盛夏。

    刚走一步的墨上筠站定,视线先是扫过迎面走来的林,尔后看了眼宿舍方向。

    与此同时,似乎想清楚眼下局势的梁之琼,忽的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骄傲感,当即勾了勾唇,直接走进了宿舍。

    想跟教官叫嚣?

    由得她们去咯。

    “挺忙的,”墨上筠低头,看了眼腕表,漫不经心道,“想叙旧的话,下次。”

    还在上铺的盛夏,清楚的听到墨上筠的声音,险些没有被她给气的呕死。

    妈的,谁要跟她叙旧了?!

    “你的宿舍在哪儿?”

    林没管她,径直走到她跟前,直入主题地问。

    看着林,墨上筠眯了眯眼。

    “三楼。”墨上筠如实回答。

    林轻轻蹙眉。

    三楼的宿舍名单,她还真没有去看。

    不过,四楼共十间宿舍,每间宿舍都住满了人,倘若墨上筠是第11名女兵的话,确实得另外找宿舍给她安排。

    想罢,林还真的信了,没有追究墨上筠别的事。

    倒是季若楠,听得她们一问一答,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一个学员,怎会问教官住哪儿?

    如果说是想找墨上筠,或许还可以理解,可墨上筠这模棱两可的回答……

    季若楠抬手,压了压帽檐,嘴角没来由勾了勾,但没有笑出来。

    墨上筠这性子……够恶劣的。

    “墨上筠,你不是想向我姐下战帖的吗?”

    秦莲走出宿舍,目光灼灼地盯着墨上筠,满眼皆是挑衅之意。

    墨上筠挑眉。

    未来得及回答,却吸引了季若楠的注意,只见得季若楠走向这边,朝秦莲问:“你姐是?”

    “报告季教官,她叫秦雪。”秦莲立即站得笔直,铿锵有力地朝季若楠喊道。

    一喊完,秦莲心里却在窃喜。

    正好有教官在,让季若楠作证,到时候墨上筠若是不敌她姐……

    然,季若楠只是不解地皱了皱眉。

    果然是她。

    墨上筠跟秦雪下战帖做什么?

    她偏头,看向墨上筠,却见墨上筠一派坦然。

    “你误会了。”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朝秦莲平静说道。

    她顶多说,关注一下秦雪。

    可没说下什么战帖。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秦雪依旧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关注对象。

    “怎么,你害怕了?”秦莲却不依不饶,步步紧逼。

    “……”

    墨上筠扫了她一眼。

    顿了顿,想着干脆将身份摊牌算了。

    可——

    一直在关注这边情况,并且在心底无数次念叨‘别公开身份’‘别公开身份’‘别公开身份’……的梁之琼,忽然从后面冒了出来。

    “你是不是有病,”梁之琼斜了秦莲一眼,“就算她有心跟你姐竞争,你姐都没出来,这里也没你说话的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次墨上筠弃权之前,是把你姐给秒杀了吧?”

    顿了顿,梁之琼神情愈发的不屑,“现在在这里叨逼叨逼的,你也好意思?”

    “你——”

    秦莲冷不丁提起拳头。

    “想打架呢?”

    在一旁旁观的墨上筠,冷不丁悠悠出声,凉嗖嗖的语调让人毛骨悚然。

    秦莲立即停下动作,扫了眼站在外面的墨上筠、季若楠、林三人,眉头一皱,没好气地反驳,“跟你有什么关系?!”

    墨上筠耸了耸肩。

    似乎,还真有那么点关系。

    “我劝你,把拳头收回去为好。”季若楠直视着秦莲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她也很配合墨上筠,没有就此公开墨上筠的身份。

    秦莲神色微冷,扫了她们几眼,心下憋着怒火,气愤地将拳头收了回去。

    转身,再次进了宿舍。

    墨上筠也没有停留,朝林和季若楠说了声“走了”,然后就摆了摆手,不紧不慢地走向了楼梯。

    梁之琼心满意足地目送她离开。

    除了墨上筠之外,林一直在关注梁之琼。

    看着梁之琼那‘欣慰’的表情,林心里总觉得不对劲,顿了顿,喊她:“梁之琼。”

    抬了抬眼,梁之琼淡淡扫了她一眼,“我跟你不熟。”

    话音一落,直接转过身,走进宿舍。

    林:“……”

    绝对有什么事。

    见事情告一段落,季若楠也有心不泄露墨上筠教官身份,于是悄无声息地离开,回到组的宿舍,继续跟宿舍的学员熟悉、认识。

    *

    学员宿舍楼。

    墨上筠走下楼梯,出了宿舍楼。

    刚去吃了晚餐,跟段子慕一起回来,正好路过这里,段子慕提议她可以上来看看,正好时间不紧张,墨上筠才顺道上来看一眼。

    46到41,五间宿舍,她都在外看了一圈。

    除了46宿舍跟埋了火药似的,其余宿舍都比较和谐。

    当初分配宿舍的时候,按照成绩进行分配,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

    实力越强的人,越难保持一颗平常心,性格上多少会有些突出。

    这个46,有的折腾了。

    墨上筠不紧不慢地走向教官的宿办楼。

    然,才走了一小段路,墨上筠就停了下来。

    段子慕站在远离宿舍楼不远的树下。

    怕是为了不惹人注目,帽檐压得很低,加之是狙击手的关系,气息隐匿得恰当好处,那静静站于树下的身影,没有寻常时的引人注目,反倒是有那么点悄无声息的意思。

    见到墨上筠过来,段子慕适时从树下走开,径直来到墨上筠跟前。

    “没回去?”墨上筠挑了下眉。

    “等你。”

    停在她身侧,段子慕自然而然地回答,眼角眉梢有笑意荡漾开来,笑如春风。

    闲得慌。

    墨上筠嘀咕一声,抬腿继续往宿办楼走。

    “怎么样?”

    段子慕跟在她身侧,不紧不慢地问。

    “什么?”墨上筠反问。

    “46。”段子慕道。

    顿了顿,墨上筠眉头微动,道:“需要调教。”

    “听说你很不待见那个盛夏?”段子慕轻轻勾唇,浅笑在唇畔蔓延。

    “哪儿听说的?”墨上筠眼眸微眯。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段子慕耸了耸肩。

    还真不是听说的。

    就是,无意中扫到墨上筠的办公桌,通过墨上筠对盛夏特别重点的标记,分析得出来的。

    “是。”墨上筠坦然承认。

    “我知道了。”

    段子慕不动声色道。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

    段子慕却不再就这个话题多聊。

    不多时,他们来到宿办楼楼下。

    几乎是刚到,就听到一楼会议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墨上筠和段子慕抬眼看去。

    只见阎天邢和萧初云一前一后地走出来。

    下一秒,四人视线对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