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9、给墨上筠加餐【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回到31宿舍。%%%

    门没关,掏出的钥匙没用着,便直接推门而入。

    右侧,第一张床铺是她的。

    进门时,房间已经熄灯,季若楠的床铺动了动,但没有吭声。

    墨上筠也当做没看到,借着窗外透射进来的路灯光线,找到衣柜,把一套新的作训服拿出来,随后走向阳台。

    “没热水了。”

    刚到阳台,就听到季若楠提醒的声音。

    “我知道。”

    墨上筠步伐微顿,应了一声,随后走进了阳台。

    本也没想洗热水澡。

    她需要冷静冷静。

    四月初,天气好转,但夜色依旧很凉。

    墨上筠洗完澡出来,带着满身的凉意,径直走向自己的床铺。

    房间光线很难,季若楠眯着眼,看着她一路走进来,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闭上了嘴,翻了个身,面朝墙睡下。

    墨上筠胡乱用毛巾擦了下头发,旋即掀开被子,拖了拖鞋往床上一趟,便悄无声息的睡下了。

    季若楠有点失眠。

    然而,她翻来覆去的,也没再听到墨上筠这边有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睡着。

    深夜,墨上筠笔直的平躺在床上,两只手交叠枕在脑后,一头短发将干未干,凌乱洒落在手肘、手臂上,她睁着眼,看向上方的天花板,眸色深沉,若有所思。

    *

    翌日。

    黎明时分,四点整。

    刚睡下没多久的季若楠,听到窸窣的穿衣声,眼皮很沉重,她费了好大的劲才睁开眼。

    一瞬,入眼的是正在穿军靴的墨上筠。

    眼睛眨了眨,季若楠停顿片刻,猛地回过神来,她当即从床上翻身坐起。

    反应过大,头有些晕,季若楠揉了揉头发,有些迷糊的看了眼腕表。

    时针指向四点。

    意识到时间,季若楠微顿,又看已经穿好鞋的墨上筠,脑海里顿时闪过两个想法——

    一、表坏了。

    二、墨上筠……疯了。

    “起这么早?”

    冷静下来,季若楠朝墨上筠问道。

    “嗯。”墨上筠站起身。

    见她醒了,墨上筠扫了眼被褥,想着干脆将被褥叠一下。

    “这么早,做什么?”季若楠追问。

    她记得,在三月考核那会儿,墨上筠是四点半起来的。

    “晨练。”

    墨上筠简洁明了的回答。

    季若楠愈发莫名。

    当教官的时候,也坚持晨练?

    当即,半点睡意都没有了,季若楠掀开被子,拿了床头放着的衣服开始穿上。

    墨上筠还是快她一步。

    她刚穿军靴的时候,墨上筠已经收拾好被褥,走出了宿舍。

    听到关门声,季若楠迅速穿好军靴,赶了出去。

    然,在走廊分明能看到走下楼的墨上筠,可刚一到宿舍楼,就不见人影。

    看着漆黑的夜色,空荡荡的基地,见不到半个人影。

    季若楠正了正帽子,怀着好奇走向训练场,可偌大的训练场,寻觅了一圈,也不见墨上筠的影子。

    去哪儿了?

    季若楠颇为莫名,但转悠一圈后,确实没找到墨上筠,再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

    耸了耸肩,季若楠放弃了对墨上筠追根究底的想法,反正回去睡懒觉也没时间了,干脆在训练场上自己锻炼起来。

    一直到早晨七点。

    季若楠去食堂吃饭。

    除了墨上筠和阎天邢,其他教官都在,季若楠询问了一圈,也没人说见到墨上筠。

    “她在后山。”

    正在吃馒头的段子慕,在季若楠疑惑之际给了答案。

    “你怎么知道?”

    咬了口苹果,牧程诧异地朝他看了眼。

    “晨练回来,遇见了。”

    段子慕云淡风轻道。

    “你也跑去晨练了?”牧程一口苹果险些没喷出来。

    早知段子慕提前起床,但没有想到……竟然是去晨练了?

    澎于秋放下筷子,拍了拍他的肩。

    牧程没反应过来,朝澎于秋道:“我没事。”

    澎于秋斜了他一眼。

    谁管你有没有事了?!

    当即,摁在他肩膀上的力道稍稍一重,牧程疼的眉头直皱,没好气地偏头,却见澎于秋在朝他挤眉弄眼的。

    牧程愣了下,冷不丁的,感觉到前方有阵阵寒意袭来。

    牧程神色紧张地抬起眼。

    一人站于段子慕身后。

    身姿挺拔,气场强大,那懒洋洋扫过的视线,带来让全场气氛低迷的威压。

    正是阎天邢。

    牧程和澎于秋都稍有紧张地看着他。

    心里嘀咕着,阎爷会不会见样学样,也让他们以后来个晨练什么的。

    季若楠和萧初云都停下动作。

    片刻后,季若楠朝他打了声招呼,“阎教官。”

    陆续的,澎于秋和牧程也都朝阎天邢殷勤地喊了一声“队长”。萧初云也跟阎天邢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唯有段子慕,依旧波澜不惊地吃着馒头。

    这时——

    “都在呢?”

    一道清凉的声音,从靠近厨房的方向传来。

    众人熟悉的很。

    循声看去,只见墨上筠从厨房走出来,不知多了什么训练,作训服湿了大半,帽檐下的短发也被汗水打湿,一条毛巾被她随意搭在脖子上,而她的嘴里,叼着一个馒头,狭长的眼眸正扫视着他们。

    “哟。”

    牧程很高兴地朝她摆手。

    “嗨。”

    搭住牧程的肩膀,澎于秋也朝墨上筠挥手。

    季若楠和萧初云看着她,没说话。

    “早。”

    段子慕也朝墨上筠打招呼。

    视线似有若无地从她被打湿的衣襟上扫过,阎天邢眸色微沉。

    咬了口馒头,墨上筠将馒头拿下来,大步流星地朝外面走,“有点忙,我先走了。”

    然,刚走没几步,阎天邢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怎么?”墨上筠莫名地问。

    阎天邢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馒头上。

    再看墨上筠一脸的“莫名其妙”,嘴角微抽,懒得跟她多说,直接抓住她的手臂,就往厨房方向走。

    “怎么了这是?”

    见到这一幕,牧程不明所以。

    澎于秋摇了摇头,“是想约战吧。”

    阎爷那阴沉的表情,看着也不像是谈情说爱的。

    季若楠和段子慕看着两人进了厨房,皆是拧起眉头,只是神色各异,皆有心思。

    *

    厨房内。

    墨上筠被拉进来,还没来得及出生,就听到有人打招呼。

    “阎教官。”

    是炊事班班长。

    “给她拿一鸡蛋饼,一鸡蛋,一杯豆浆。”阎天邢直接道。

    微顿,阎天邢又补充,“一屉小笼包。”

    “行。”

    炊事班班长麻利儿地应声,然后笑眯眯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他就说嘛,一个馒头不管饱,这不,连领导都担心她的身体呢。

    感情真不错。

    心理年龄偏老的炊事班班长,非常欣慰且单纯的想着。

    “吃不完。”

    墨上筠把馒头咽下去,扫了阎天邢一个冷眼。

    “吃不完我帮你。”阎天邢直接接过话。

    然后,又让炊事班班长多拿里俩馒头、一鸡蛋、一豆浆,算是他自己的份。

    看着炊事班班长热情地给他们打包早餐,连让墨上筠插句话的机会都不给,墨上筠只得无奈摇头,心不在焉地吃着自己馒头。

    手中馒头吃完,效率高的炊事班班长,已经将所有的早餐给他们打了包。

    阎天邢接过。

    “去哪儿吃?”墨上筠摸了摸鼻子,问他。

    打量她一眼,视线从她的上身扫过,阎天邢蹙眉:“办公室。”

    “行。”

    墨上筠无所谓地耸肩。

    正好,有点跟格斗训练有关的事,跟阎天邢商量一下。

    ……

    两人直接从厨房后门离开,一路回到了阎天邢的办公室。

    于是,在食堂内左等右等的牧程和澎于秋,都没有发现两人出来,最后跑过去一看,一个人都没有,连炊事员都只剩下打扫的了。

    两人感觉感情受到了欺骗,勾肩搭背地走了。

    而等待一事,没敢跟任何人说,全部烂到自己肚子里。

    上午。

    墨上筠跟阎天邢吃了早餐,再对训练一事进行沟通后,就去了隔壁的办公室,整理自己的办公桌。

    办公室有三个。

    一个是阎天邢个人的,一个是墨上筠、季若楠、段子慕的,一个是牧程、澎于秋、萧初云的。

    墨上筠所在的办公室,左边阎天邢的,右边靠近牧程等人的,正好居于最中间,可谓是方便得很。

    除了阎天邢办公室,其余每个办公室都有四张办公桌,分别居于左右两边。

    墨上筠去挑办公桌时,两边都有人占了,正巧办公室没人,遂随便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等所有东西后,见季若楠和段子慕进门,才发现自己正好选在段子慕办公桌旁。

    墨上筠:“……”

    ------题外话------

    推荐好友大雪人新:《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颜控毒舌撩人狂v高冷腹黑闷骚男轻松暖心婚恋爽。

    这是一个某女绞尽脑汁撩人的血泪史。

    这是一个某男不动声色等着被撩的追妻史。

    贝奕叶:骨灰级颜控腐女。

    爱好:看个小黄,欣赏个高清无码男男大战视频,外加调戏个英俊小哥,靓丽美女。

    目标:用自己无与伦比的魅力将某男掰直。

    结果:某个清晨,某女死鱼一样躺在大床上,妈蛋!说好的高冷基佬,无能不举呢?

    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叶哲琛:高冷腹黑神秘军官。

    爱好:关注某女动态,掌控某女行程,制定周密计划,不动声色的出现在某女视线中。

    结果:经历了同俊男竞争,同美女决斗之后,终于将人拐到户口本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