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4、他儿子太优秀,一般人配不上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像聪明的傻子。︾︾︾小︾说”

    阎天邢可谓是真诚地发表了意见。

    然,却不是很讨喜。

    话音落却的那一霎那,桌面的气氛如冰冻了一般,对面的杀气化作伤人的眼刀,一刀刀的迎空劈了过来。

    阎天邢不由得失笑。

    “待会儿有个相亲。”阎天邢直言道。

    哦……

    “是到年龄了。”

    墨上筠理解地点头。

    “墨上筠同志,”阎天邢敲了敲桌面,慢条斯理地教育,“仗着年轻,欺负老人家,不是一个好同志该做的吧?”

    “……是我考虑不周。”墨上筠正色道。

    见她一本正经的模样,阎天邢不由得笑了,素来清冷淡漠的眉目,染着淡淡的笑意,不深不浅,却更是惑人,真像个随时能把人魂给夺走的妖孽。

    “不打算去?”墨上筠把话题拽回去。

    “不去。”

    “万一称心呢?”墨上筠循循善诱。

    阎天邢笑意浅了几分。

    称心?

    谁都没你称心。

    这女人,自己不要也就罢了,偏生还想把他推远点儿……

    刚欲说话,先前眼熟的女店员,就胆战心惊地将他们点的菜给端上来,似乎还记得他们,刻意只看墨上筠、避开阎天邢的视线,一将东西放下,就跟逃似的跑没了影。

    注意到她这模样,墨上筠想了想,才想到先前说过阎天邢“肾虚”的问题,当即看了阎天邢一眼,然后迅速收回视线,就当什么都没联想到。

    然而,她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全然落到阎天邢的眼里,没有漏掉分毫。

    却,没有追究。

    接下来,两人不声不响的吃着各自的羊肉泡馍。

    吃完。

    阎天邢结完账,跟墨上筠一起出了店门。

    路边,司机正拿着手机焦虑地等待,一见到阎天邢和墨上筠走过来,心冷不丁提了起来,紧张而急切,还带着一点连他都难以形容的惧怕。

    “阎少,老爷的电话。”

    见两人走近,司机尽量保持平静,把手机递了过去。

    阎天邢接过,安抚地看了墨上筠一眼,然后才转身走开。

    一转眼,就只剩下墨上筠跟司机对视,司机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墨上筠,而墨上筠坦然地站着,任由他打量。

    时间久了,墨上筠忽的挑眉,朝司机调笑道:“还没看够呢?”

    “……”

    司机当即窘迫地收回视线。

    “抱歉。”

    司机支吾地道歉,但目光,又忍不住从墨上筠身上扫过。

    不可否认,这位小姑娘确实有些不一样。

    看着不像一般出身,虽然打扮很随意,也不似寻常大家小姐的打扮,穿着随意而简单,可衣服低调奢侈,气质极佳,身上有着一股常人难有的气场,这种气场不是那种让人避而远之,而是让人不可小觑。

    长得也好看,五官精致,短碎发,素颜,皮肤好的很。

    配上浑身的肆意洒脱,不知怎的,给人一种别样而惊艳的美。

    也难怪,阎少会在相亲的关键时刻,还带上她……

    “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墨上筠双手放到裤兜里,气息闲散,懒洋洋地扫了他一圈。

    司机一顿,见她将话题给挑出来了,也就干脆顺着问道:“你不是阎少的……?”

    “我们是同事。”墨上筠耸肩。

    同事一起去看电影?

    犹豫片刻,司机又问:“请问,如何称呼?”

    “墨上筠。”

    墨家?

    司机稍有疑惑,继而释然。

    是有听说过,京城墨家有一子一女,女儿叫墨上筠,很少在公共场合亮相,神秘得很。听说最近军校毕业,正好分配到安城来工作。

    倘若墨家的话,阎少跟这位的可能性,确实不高……

    可以是同事,但很难进一步。

    话到这儿,阎天邢已经挂了电话,走了回来。

    走近,手机一丢,径直抛向司机,司机连忙伸手接住。

    “走了。”

    走至墨上筠身边,阎天邢偏了偏头,朝墨上筠说道。

    话音刚落。

    墨上筠听到有车开近的声音。

    抬眼看去,便见到一辆熟悉的吉普车行驶而来,停在了私家车后面。

    很快,从上走下一青年来,朝这边看了眼,立即走过来,一边朝阎天邢打招呼,一边将钥匙交给了他。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还真不知道,阎天邢抓住哪个机会,把钥匙给了出去。

    “油都加满了。”青年道。

    阎天邢微微颔首。

    扫了墨上筠一眼,然后走向吉普车,拉开了副驾驶车门。

    墨上筠从善如流地坐了进去。

    随后,阎天邢在副驾驶位置坐下,开车离开。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原地就只剩下司机和青年二人。

    “阎少身边的美女,是他的相亲对象吗?”一无所知、只负责加油的青年,特有兴致地在旁八卦。

    心里还在想,阎少真够有心的,知道大家小姐做惯了私家车,特地用吉普车带人兜风。

    司机同情地看她,“相亲对象还在等着呢。”

    “那她是谁啊?”青年不可思议地瞪大眼。

    “阎少同事。”司机不动声色道。

    “同事……”青年惊讶地张大嘴巴,“也是军人咯?”

    “嗯。”

    “那是不是……”

    “她姓墨。”

    “……”

    青年立即闭嘴。

    没有跟青年多扯的意思,司机心里发愁该怎么跟相亲对象解释,阎天邢来不了事情。

    很多事情,落到他头上,办好了没什么奖励,可办不好,丢工作都有可能。

    他看了眼一旁傻乎乎的青年,心里更是发愁。

    单纯真好。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谁的电话,司机立即接听,唤了一声“老爷”后,就迅速走开了。

    青年颇为艳羡地看着他离开。

    在安城分公司工作的他,估计这辈子都很难亲眼见到这等分量的人了。

    不多时,司机接完电话,换下先前的苦瓜脸,带着一张红光满面的脸走了回来。

    “你要回公司吗,没开车来吧,要我送你回去吗?”司机非常热情地朝青年说道。

    青年:“……遇上什么好事了吗?”

    “没有,没有。”

    嘴上这么说着,可司机脸上的喜色却一点没减。

    不知阎少跟老爷说了什么,相亲对象不要他过去打声招呼了,而老爷也没有大发雷霆,声音不喜不怒,连墨上筠这人一句都没有过问。

    反正,没有大祸临头,就值得他高兴了。

    *

    另一边,吉普车上。

    “跟家里谈妥了?”

    发现这路线是前往集训营的,墨上筠难免问了一句。

    “嗯。”阎天邢开着车。

    “怎么说的?”墨上筠饶有兴致地询问。

    “怎么?”阎天邢挑眉。

    “请教。”

    提及相亲,墨上筠就想到那个名为“封帆”的。

    封墨两家长辈的关系不错,长辈都有撮合的意思,不是随便的政治婚姻,虽不强求,但隔三差五的提及,也是一桩麻烦事。

    阎天邢淡淡地看她一眼,一本正经道:“他儿子太优秀,一般人配不上。”

    顺带,分析两家联姻的弊,淡化利益即可。

    “……”

    打量了阎天邢这好看的皮囊几眼,墨上筠无语地收回视线。

    是挺有资本说这话的。

    于是,不再说话。

    集训营选在稍微偏僻的地方,远离市区,但附近有一所大学,还算是比较热闹。

    这里是军区特地选来做特训的一处地,驻守着常规部队,但里面的一切设备都样样俱全,用来做集训营的场地,再合适不过。

    正值中午时分,吉普车从校外的小吃街缓缓行驶而过,不少年轻的大学生出来吃饭,欢声笑语一片。

    偶尔会有人朝这车看几眼,但很快就收回视线,忙碌自己的事去了。

    “哟,有熟人。”

    视线从外面扫过,墨上筠忽的调侃出声。

    阎天邢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

    前面不远处,一家饭店前面,摆放着好几张桌子,最显眼的是穿着作训服的几个军人。

    澎于秋、萧初云、段子慕、牧程、季若楠五个人,围成一桌,正在吃午餐。

    见此,墨上筠开始思考,部队食堂的饭菜到底是有多难吃。

    阎天邢没管他们,反正也就一两天空闲了,车速不减,径直把车开向了集训营的基地。

    ------题外话------

    阎父从政,不从商,阎家有钱,是因阎母从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