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0、四月一日,墨上筠生日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副连。===”

    字字顿顿,如咬牙切齿,极不情愿的同时,隐忍着怒火。

    “什么事?”

    得到满意的称呼,墨上筠一挑眉,接过话来。

    “演讲比这次考核更重要?”

    林紧紧盯着她,语气冰冷地问。

    眼睁睁看着墨上筠弃权的。

    但一开始,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所有人都淘汰弃权了,墨上筠肯定也是留下来的那一个。

    可是,墨上筠就那么轻描淡写的拉了信号弹,云淡风轻地走了。

    一直等考核彻底结束,所有人聚集在临时营地里,林才忽然反应过来,她抬眼到处去寻找墨上筠,可是连墨上筠的身影都没有见到。

    明明是墨上筠的决定,明明墨上筠跟她没什么关系,可是,说不清的怒火,烧了整整一个晚上。

    到第三阶段考核开始,她给墨上筠找了个理由——不得不推出的理由。

    没有想到,回到二连后,特地找朗衍问个清楚,林才知道,墨上筠只是为了几天的演讲!

    区区一个演讲,有那么重要吗?

    能说会道的人那么多,比墨上筠有资历的人更不少,并非非墨上筠不可!

    可——

    这一次的三月考核,多少人咬紧牙关想要留下来,得到更好的机会,可在墨上筠手里,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放弃了。

    半点留恋都没有。

    林觉得很愤怒。

    换一个人,或许并不会有这么大反应,可亲手放弃这个机会的是墨上筠,林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

    她很难接受,一个自己需要拼尽全力才能得到的机会,却被一个人以如此无足轻重的理由给放弃了。

    恨铁不成钢,只有失望。

    可是到墨上筠这里,不止失望,还有为她的游戏心态而愤怒、暴躁。

    “是。”

    墨上筠懒洋洋地应声。

    “你——”

    林咬了咬牙,脏话梗在嗓子眼,又生生止住了。

    墨上筠如此坦然承认,她甚至连指责都没有立场。

    “林排长,”墨上筠叫住她,眼睑微抬,眸色淡淡的,不紧不慢道,“是否重要,你不是我,无法衡量。”

    林一怔。

    心中憋得怒火,也渐渐地被压制下来。

    是,她无法衡量。

    她不清楚墨上筠想要什么,对墨上筠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是演讲所带来的名誉,还是考核所带来的前途,她甚至都不了解墨上筠。

    自然,她不仅无法去指责墨上筠这行为的不对,甚至连就这件事发表观点的立场都没有。

    她们只是校友,只是战友,只是上下级关系。

    “林排长。”

    微微一顿,扫了眼林的神色,墨上筠又喊她。

    “我知道了。”

    林猛地抬声,打断了墨上筠后续的话。

    话音落却,也没有给墨上筠继续说话的机会,转身就大步流星地走回了食堂。

    墨上筠挑眉,静站在原地,看着林离开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

    她能理解林在意的是什么。

    林觉得她放弃三月考核去参加演讲,不值得,她这样做等于是放弃了一个摆在跟前的机会。

    然后,又觉得他人珍惜的机会,被她轻易给放弃了,这种不认真的态度,让林觉得很难接受。

    但是,正如她所说,取舍是由自己来衡量的。

    她不在乎成绩是否好。

    三月考核,是否参加无所谓。

    而,若不陪陈路走上一遭……以后怕是没有什么机会了。

    *

    自从那晚过后,墨上筠跟林之间的气氛,忽然就诡异起来了。

    在没必要沟通的前提下,林绝不会跟墨上筠说一个字。

    在必须找墨上筠的时候,林一口一个“墨副连”,喊得极其疏离。

    墨上筠本想找她好好谈谈,但周末开会开得团团转,因近一个月没回来,营长把她盯紧了,偷懒的机会都找不到,只得开完大会开小会,开完小会给战士们做思想指导,做完思想指导后还得到加班看二连每个人的成绩。

    加班这事吧,墨上筠素来是不提倡的,可真到这个时候,也只能说是迫不得已。

    因为这不是工作需要,而是她自己想要了解的。

    就算不亲自训练他们,她好歹也是二连的副连长,对自己的兵有个大致的理解,也是必须的。

    这一忙,忙完了周末,转眼就到了31号。

    正值周一,连里又忙了起来。

    墨上筠忙里偷闲,出去晨练了一下,回来后又窝在办公室里看资料。

    这次是阎天邢给的资料。

    明天就要去准备四月集训事宜了,先前草草浏览过两遍,但都心不在焉的,现在认真看一遍,就当是巩固一下了。

    但,一遍还没看完,就听到寂静已久的教官小分队微信群响个没停。

    过了片刻,墨上筠打开微信。

    牧程:总算解放了,今晚要不出去吃顿饭?

    澎于秋:这主意不错,去哪儿吃。

    萧初云:可以。

    段子慕:算我一个。

    季若楠:算我一个。+1

    牧程:阎天邢,阎爷,你来吗?

    阎天邢:一点开会。

    牧程:……

    澎于秋:……

    扫了眼他们的聊天记录,墨上筠打了几个字发送过去。

    墨上筠:开什么会?

    牧程:小墨同志啊,你什么时候过来?

    澎于秋:咱们每天大会加小会,开个没停,就等你了。

    墨上筠一愣。

    刚想回个“?”,但才打下来,没来得及发送,就见一新的来电显示进来了。

    备注:阎美人。

    墨上筠顺手拉了接听。

    “邢哥。”

    手机递到耳边,墨上筠的称呼喊得愈发顺溜。

    “忙完了吗?”

    阎天邢低沉磁性的声音滑入耳畔。

    顿了顿,墨上筠摸了摸脖颈,才道:“差不多了。”

    “资料全看了?”阎天邢继续问。

    “嗯。”

    墨上筠扫了眼电脑屏幕,脸不红气不喘地点头。

    “明早七点来接你。”

    “这么早?”墨上筠讶然挑眉。

    “事多。”阎天邢道。

    停顿了下,墨上筠问:“你们经常开会?”

    “还行。”

    “那我呢?”

    “跟你无关。”阎天邢答得极其果断。

    墨上筠:“……”

    “挂了。”

    话音一落,阎天邢就迅速挂断电话。

    墨上筠默然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通话结束四个大字。

    眉头轻轻一抽。

    跟她无关?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过,现在计较这些,也没什么意思,反正也也就一天半天的差距了。

    不用开会,更合她的心意。

    手机屏幕再次回到微信界面。

    但,没有新的消息。

    墨上筠扫了眼,没当回事儿,将手机关了静音,直接放到抽屉里。

    再抬眼,接着去看资料。

    *

    下午。

    墨上筠吃了饭,连片刻休息都没有,依旧在办公桌前忙碌着。

    朗衍来来回回地在她办公桌前转悠。

    墨上筠抽空,抬头看了他几眼,却见他纠结来纠结去的,一直没有吭声。

    “朗连长。”

    手指在桌面叩了叩,墨上筠眉头轻挑,抬眼盯着朗衍。

    “事情是这样的,”朗衍往这边走了两步,语速飞快道,“这不,明天就是你生日吗,你又明天走,一走就是三个月,所以我跟指导员商量着,要不要晚上给你庆祝一下。”

    身为连长和指导员,对墨上筠的生日,自然是清楚的。

    四月一日。

    由于这一天是愚人节,日子比较特殊,所以朗衍记得特别清楚。

    从墨上筠回来那天开始,就跟指导员商量这个。

    但讨论来讨论去,还是觉得,询问一下墨上筠的意思比较好。

    “来。”

    墨上筠犹豫了下,抬起手指,朝他勾了勾。

    朗衍微愣,很快走至她身边,左右环顾了下,确定走廊没人后,才俯下身,将耳朵凑了过去。

    “身份证上的日子,是假的。”墨上筠稍稍压低声音。

    “啊?”朗衍惊讶地看她,“真的假的?”

    “假的。”墨上筠耸肩,坦然道,“就是将节日提个前。”

    朗衍:“……”

    随后,朗衍正色道:“确认一下,这是不想庆祝的意思?”

    “聪明。”

    墨上筠勾唇轻笑。

    “那,”朗衍想了想,最后,艰难地点头,“好吧。”

    让二连大张旗鼓地给墨上筠办生日宴,确实不像是墨上筠的风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