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9、墨妈送你的护身符【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马上就中午了,墨上筠什么事都来不及做,趁着打印朗衍给的二连这一月成绩的时间里,顺带翻看了一下昨天摆放于办公桌上的两个袋子。小

    第一个袋子,应该是墨上霜准备的,特地包装好,里面是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摆放着一个相册。

    看起来,不像是墨上霜和未来嫂子的结婚照。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拿出相册,翻开。

    第一页,是她一岁生日时的照片,陌生的小孩儿,在照片里笑的像个傻子。

    继续往下翻。

    都是生日照。

    她平时不爱拍照,但也会因各种原因,被迫拍上几张,越长大,照片越少。

    在这个相册里,全部都是她的生日照,年纪越小放上去的照片越多,随着年龄增长,照片越来越少。

    这些照片,到第18岁,戛然而止。

    再翻一页,里面夹着一张纸。

    [丫头:

    生日快。

    做相册是妈提议的,但我们找了很久,只能找到你18岁以前的。

    乖,不要越走越远了,偶尔惦记一下家,没人会笑话你。

    记得按时吃饭,注意身体,年轻不是你糟蹋的资本,这是爸妈的忠告。

    ——哥]

    看完这些话,墨上筠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子,觉得有那么点别扭、不自在。

    但,又不是很嫌弃。

    很快,她将纸条放回相册里,夹好,继而放到了抽屉里。

    再将另一外袋子里的物品拿出来。

    出乎意料,是两个盒子。

    第一个很大,几乎占据着整个袋子,另一个很小,只有巴掌大。

    摆在一起,完全是鲜明的对比。

    墨上筠最先打开大的盒子,看外观就知里面是一双鞋,结果她爹真没有辜负她的猜想,里面确确实实是一双军靴。

    而且,放了个信封。

    墨上筠拿出来,一摸,连看都没有看,就丢了回去。

    没有纸,就只有一张银行卡。

    实在,实诚。

    她也是服气的。

    挑了下眉,墨上筠又去拿另一个小的木盒,打开后,随意地扫了眼里面的物品,却不自觉地愣了愣。

    这是——

    母上大人随身携带的护身符。

    说是护身符,其实是她自制的防身武器。

    两枚戒指,中间是一根很细的银丝,极其轻便,平时可随身携带,且不显眼。

    墨上筠对这个防身武器很熟悉,曾多次被这个武器暗算,从小武器的住人就是用这个来试探她的。

    据说,母上年少走南闯北时,就只带着一件防身武器,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吃亏过。

    虽然没有见她承认过,这是她的护身符,可在家里,甚至于外人都知道,她有且只有一样武器,随身携带,如护身符一般。

    眼下,是送给自己了?

    手里把玩着那两枚戒指,墨上筠微微拧眉,再抬眼去看对面墙上挂着的那幅字画。

    严重怀疑……这护身符放错地儿了。

    想了片刻,墨上筠将桌面一手,然后用手机给这护身符拍了照,微信发给了墨上霜,对此表示出适当的疑惑。

    临近中午时,墨上霜回了信息——

    [是她给你的。]

    墨上筠顿了顿,回复。

    ——[墨上筠:她疯了?]

    ——[墨上霜:……]

    ——[墨上霜:好好收着,墨妈说,等你退伍了,这东西得还她的。]

    扫了眼这回复,墨上筠挑了下眉。

    这下可以确定,墨妈确实没有疯。

    不过,能把这么宝贝的东西送给她……

    临时做一个不就行了?

    反正又不需要花多少精力。

    心里嘀咕着,墨上筠倒也没跟墨上霜说,收了手机,再把“护身符”收好。

    再抬眼,去看墙上挂的钟表。

    没来得及看清,就见对面暗自抑郁的朗衍站起身。

    “去吃饭吗?”朗衍看向这边,朝她招呼一声。

    “吃。”

    墨上筠微微眯着眼,站起了身。

    冷不防见到墨上筠自然流露出的那抹笑,朗衍不由得愣了愣。

    看起来……心情不错?

    *

    去参加三月考核的其他人,是近傍晚时分才回来的。

    除了排长职位以上的,其他人都不知道情况,所以忽然见到一辆大巴开到宿舍楼下,再见到熟悉的排长走进视野,还在跑步的他们,当即抛下训练,直接围了过去。

    办公室外,走廊。

    墨上筠笔直地站着,双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看着下面的大巴和人群,眉目间萦绕着浅浅的笑意。

    看在……唔,她马上要离开的份上,就不跟他们计较临时抛下训练的事了。

    “怎么,对林他们的表现,还满意吗?”

    走过来的朗衍,注意到墨上筠轻轻勾起的唇角,不由得问了一句。

    墨上筠偏过头,耸肩道:“一般般。”

    朗衍愣了一下,“只是一般般?”

    他们下午拿到了三月考核教官发来的综合成绩表。

    林名列女兵第三。

    黎凉名列男兵第九。

    向永明名列男兵十七。

    成绩虽然不是名列前茅,但是,在朗衍看来,他们能够坚持到最后,就已经很厉害了。

    据说,淘汰率很高,三分之二以上。

    墨上筠跟他说的时候,也对这次三月考核做出了肯定,认为能在这次考核里留到最后的,都是绝对优秀的苗子。

    而林三人,都有很大的长进。

    墨上筠懒懒收回视线,转过身往办公室里走,“别忘了,这只是一次考核,集训营才是重头戏。”

    “哎,我说,”提及集训营,朗衍立即跟在她身后,“这次考核跟下次集训,人数都有很大一批是重合的吧。你这一次是考核学员,下一次是教官,会不会……”

    “谁知道的。”

    墨上筠悠悠然挑眉。

    反正是从学员到教官,又不是教官到学员,她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有意见?

    把他们的嘴堵上就是。

    看着墨上筠漫不经心的模样,朗衍哑然失笑,半响,摇了摇头。

    又不是刚认识墨上筠。

    他们这个副连长,哪里让人真正担心过?

    “对了,晚上的宴会,什么时候开始?”墨上筠走至办公桌前,忽的又一转身,朝朗衍问道。

    “六点半吧,”朗衍道,“他们刚回来,得让他们好好歇歇。”

    “还有两个小时,”扫了眼腕表的时间,墨上筠挑了挑眉,“正好,炊事班还没动身。要不,去趟三连,请他们一起。”

    “……”

    朗衍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果然,最毒妇人心。

    三连没有人参加三月考核,就已经够憋屈的了,在上个月的月底考核又被二连碾压,成为垫底的,眼下可谓是将二连当成劲敌、眼中钉。

    今日,他们二连专门为黎凉他们接风洗尘,三连心里理应是最不好受的。

    墨上筠倒好,直接把人家刚结疤的伤口再划一刀,再往上面使劲撒盐……

    怎么就这么……大快人心呢!

    “行,我这就去找范连长!”

    朗衍一拍手,非常爽快地应了。

    见他一做决定,就立即出了门,墨上筠难免失笑。

    啧。

    被带坏了啊。

    *

    朗衍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带着林、黎凉、向永明三人一起去的,四个人趁着三连全部在训练场训练,于是挡着三连所有人的面,非常正式地朝范汉毅发出了邀请。

    范汉毅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于是,当晚的宴会,举行的极其热闹。

    二连和三连的人暗地里较劲,明天周末,今晚破例可以喝酒,一箱一箱的啤酒和二锅头往桌上搬,喝到一个算一个,一个个卯足了劲地喝。

    墨上筠并不爱参与这种较劲,但她并不觉得这是不好的现象,他们都穿着军装,纵然结过怨,可打一架、喝一杯,发泄过后,又能在战场上并肩杀敌。

    微微垂下眼睑,墨上筠手里拿着个杯子,微微一晃,杯里的酒也随之晃荡。

    不少人过来敬酒。

    墨上筠都一一应了,但人家一口闷,她是小口喝,一连应付了十来个人,一杯酒都没喝完。

    排队想起哄的人,都特扫兴地散了。

    就这敬酒的架势,每个人来一杯,墨上筠也不一定能喝醉啊。

    在这里待了会儿,墨上筠吃饱喝足,觉得有点吵了,揉了揉耳朵,便提前退席。

    有人想挽留,但没那胆子。

    出了食堂,耳边顿时清静不少,有夜风袭来,很凉爽,驱散了鼻尖缠绕的酒味。

    抬眼看着头顶那轮弯月,墨上筠慢悠悠地往前走,想在基地里转上一圈再回宿舍。

    然——

    “墨上筠。”

    身后传来一字一顿地喊声,夹杂着一定的怒火。

    墨上筠步伐微顿,偏了偏头,侧过身朝后面看去,见到的是林一张阴沉的脸。

    抬起手指,见帽檐往上推了推,墨上筠悠悠然出声:“林排长,这称呼……”

    “……”林脸色一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墨副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