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8、我们办公室,缺一幅字画吧?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视线扫到阎天邢现身,墨上筠默默地放下手机,专心开始吃饭。``````

    再看对面,梁之琼和元曲二人狼吞虎咽的,吃的不知有多急切,整得跟恶鬼投胎似的。

    墨上筠不由得觉得好笑。

    桌上的菜够多,米饭随时可以加,墨上筠并不跟他们抢,慢条斯理地吃着。

    等她吃完,两人还在奋战。

    朗衍的电话及时打过来,墨上筠接通后,跟两人招呼一声,便打算去结账。

    “墨上筠!”

    一见她起身,梁之琼连忙喊住她。

    “嗯?”

    墨上筠垂下眼睑。

    梁之琼忙里偷闲,使劲朝墨上筠使眼色,“帮我看着点澎于秋。”

    “……看情况。”

    敷衍地应付,墨上筠拿着背包和袋子离开。

    结了账,一出餐馆,就见到路边停着的吉普车,还有站在车门外等候、见到她便挥手的朗衍。

    穿着陆军常服,果然是来办正事的,从头到尾,打理的一丝不苟,就这模样,可直接拎去拍军人的宣传照了。

    不到一个月,深居办公室的朗衍,成功被晒黑了些,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面部轮廓也愈发的成熟,眉目棱角渐渐锋利。

    然,那抹和善和爽朗,却没减少。

    “瘦了。”

    墨上筠一走近,朗衍打量了她几眼,摇了摇头。

    “世事艰难。”墨上筠配合地感慨。

    “……”

    朗衍失笑。

    “请吧。”

    拉开车门,朗衍做了个请的姿势。

    “谢了。”

    墨上筠从善如流地坐了进去。

    很快,朗衍从车头绕过,在驾驶位置坐下来。

    刚想交待墨上筠系好安全带,但一偏过头,就发现墨上筠已经将安全带稳稳扣好,坐的尤为端正。

    背包和袋子,都被她放到脚边。

    “战利品?”

    扫了眼那几个袋子,朗衍调侃地笑问。

    出行竟然会带袋子,似乎不是很符合墨上筠一贯的作风。

    墨上筠看了他一眼,随后轻悠悠地喊他,“连长。”

    “咋啦?”

    朗衍发动着车,觉得周身有冷气袭来,四面八方,无孔不入,于是他关上了车窗。

    “你不觉得,”墨上筠微微一顿,颇有深意地问,“我们办公室,缺一幅字画吧?”

    愣了愣,朗衍很成功地被墨上筠给带歪了,颇为惭愧地点头,“二连的奖状锦旗拿的是有点少。”

    “我正好带回来一幅字画。”

    说到这儿,墨上筠冷不丁觉得良心有点痛。

    朗衍不假思索地道:“行啊,回去就挂上呗。”

    “行。”

    墨上筠悠悠应声,视线不自觉飘到了窗外。

    唔……城里景致,不错。

    一路上,有关“字画”的问题,就那么几句话,朗衍压根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去问墨上筠有关三月考核的问题。

    比如,黎凉、林、向永明这三人的表现。

    比如,跟一连比起来,还存在什么差距。

    比如,三月考核是否召集了军区所有的精英。

    墨上筠把能说的,都如实跟朗衍说了。

    当然,对于她自己的表现,只字不提。

    反正……也没什么意思。

    路途有些远,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朗衍也顺带将连里的情况,细细地跟墨上筠说了一遍。

    这一次墨上筠只离开不到一个月,连里发生的事情比较少,只是时常跟两个连队发生摩擦而已,训练一直都按照墨上筠的计划进行,而第一次拿了“考核第一”的二连,也将激情保持到现在。

    墨上筠细细地听了。

    不知怎的,也就离开不到一个月,却像是离开很久一样,对大多数事物都没有熟悉的感觉。

    *

    21集团军,侦察营,二连办公室。

    晚上11点。

    办公室的灯亮着,灯火通明,视野相当的清晰。

    朗衍看着手中的字画,神色有些纠结。

    他忽然意识到,当初自己回应墨上筠时的愧疚,纯粹是他自己想多了。

    这……

    明天会被指导员找去谈心吧。

    “尊敬的墨上筠同志,冒昧问一下,这……是谁写的啊?”

    半响,朗衍强忍着内心抑郁的情绪,朝墨上筠问道。

    “谁写的不重要,”墨上筠拍了拍手,笑眯眯地劝说,“重要的是,这几个字表达的思想。”

    朗衍:“……”

    说到这个,朗衍还真是无可反驳。

    身为军人,总不可能否定‘精忠报国’吧?

    但是,要将如此刻意、潦草、大气的几个字,悬挂于他头顶的墙上,让诸多人笑话,朗衍是打心底不意的。

    “这样吧,今天太晚了,我明天找人来挂,怎么样?”

    朗衍皮笑肉不笑地提议。

    距离这字画挂头顶的时间,越长越好,朗衍是一点儿都不介意。

    “行。”

    墨上筠点了点头。

    不再逗他,拍了拍手,将俩袋子放好,然后就拎着背包回了宿舍。

    已到熄灯时间,她没有开灯,却借助外面的光线,清楚地看到宿舍内的情况。

    跟林都不在,可这么久,连一点灰尘都没有,干净的好像昨天这里还在住人。

    被褥和物品,没有丝毫动弹,但看得出经常打扫的痕迹。

    墨上筠扫了一圈,不由得勾唇轻笑。

    看在这帮小子够用心的份上,她这几天就不参与他们的训练了。

    *

    翌日。

    大清早的,墨上筠刚吃完早餐,就被营长叫过去谈心。

    重点在于两个事。

    一、于一个月前那件事,做了一番深切的思想教育,确定墨上筠是否有负面情绪。

    二、就三月考核的事,营长做了个大致的了解,并且对墨上筠第二轮结束后便放弃的行为,表示有些可惜。

    就这么简单的两件事,交流了一个多小时,墨上筠才离开营长办公室。

    而,在回二连时,又要经过一连,墨上筠一路得到了不少问候,十分钟的路,拖了半个小时才回二连。

    没来由的有些心累。

    “墨副连!”

    “墨副连!”

    “墨副连!”

    ……

    回到二连,墨上筠再次得到殷勤的问候。

    揉了揉眉心,避开人群多的地方,墨上筠回到了办公室。

    一进门,就见的朗衍和指导员站在一面墙下。

    指导员说:“你要挂就挂幅好点儿的嘛!这算什么——精忠报国。这几个字也就算了,但你能不能找人写的好一点儿?这不是你自己写的吧?落款呢?”

    朗衍苦口婆心,“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几个字的意思,非常直观地将我军的核心思想表现了出来——”

    “你就扯吧你!”指导员气愤地打断他。

    墨上筠抬进去的一条腿,停顿了下,又悄无声息地收了回来。

    不过,站在门口实在显眼,她还没来得及消失,指导员和朗衍的视线就扫了过来。

    “墨副连,你来说说,”指导员直接叫住她,指了指朗衍,道,“他昨个儿出去了一趟,也不知在哪儿受骗了,拿来一副精忠报国,硬是要往墙上挂,跟被洗脑了是的。你跟他一个办公室,你受得了吗?!”

    朗衍:“……”

    墨上筠想了想,笔直地站在门口,直言道:“那幅字画,我带回来的。”

    指导员:“……”

    脸色青了又紫,紫了又青,指导员张了张口,很想说点什么,可憋了好半天,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瞧得指导员语塞的模样,朗衍不自觉地想笑,于是眉眼弯弯,眼底盛满了笑意。

    “这,是谁写的?”

    好半天后,指导员冷静下来,颇为纠结地朝墨上筠问道。

    “家属。”

    墨上筠一脸坦然。

    指导员:“……”

    一时间,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家属,不会是……她爸吧?

    没署名,不会是,怕太招摇吧?

    指导员登时一个寒颤。

    最后,没有半点想要制止的心思了,扫兴地摆了摆手,板着脸道:“随你们。”

    话音一落,指导员就迫不及待地走了。

    这绝对不是看墨上筠她爸的面子!

    这是……懒得管!

    指导员自我安慰着,大步流星的走没了影。

    墨上筠倚在门边,朝朗衍笑着挑了下眉。

    朗衍认命地叹了口气。

    抬眼,看到那“精忠报国”四个大字,眼底萦绕着似有若无的哀怨。

    估计这几个字得一直悬挂于他头顶了。

    得努力点儿,早点升职才行。

    朗衍默默下定了决心。

    ------题外话------

    有件事,有关群的,本觉得没必要,但想来想去,还是在这说一声。

    ——瓶子转让了书友群,并且退群了。

    起因是一个压根没跟在下聊过天的读者。这人在群里乱攀关系,从未聊过跟特战有关的事,并且说脏话骂人,但很会带动气氛、拉拢人心,最后因骂人被管理t了。

    群也没那么热闹。

    问题来了,见过不少次有人说“不在了,群里好冷清”。┑( ̄Д ̄)┍想打人。

    今天也是正好见到了,说这话的人,当初还被在群里丢过私人聊天截图,那时候我还委婉地指出这行为不对,然后我的心就拨凉拨凉的。

    十来天时间,[瓶子书友群]变成[专有群],被踢后得到无数人的怀念,我一想,如果我退了,也有人惦记吗?于是就退了。

    就酱紫。

    p:在此,祝天下书友群不被个别读者占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