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6、墨妈是个神奇的女人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那一晚,墨上筠和陈路一直喝到深夜十二点。``````

    烧烤店的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渐渐的少了,只有两三桌坐着人。

    墨上筠是扶着陈路离开的。

    看着最能喝的一个,素来是最早倒下的。

    一路扶着陈路来到他的面馆门口,刚将门给打开,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了。

    任由手机铃声响着,墨上筠扶着陈路进门,随便找了张椅子,让陈路坐下,然后才拿了手机出门。

    电话是墨上霜打过来的。

    墨上筠回拨过去。

    “哥。”

    手机递到耳边,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声音被晚风浸染着,增添清凉之意。

    “什么时候走?”

    电话那边,墨上霜直截了当地问。

    微微眯起眼,墨上筠偏了下身,迎着吹来的晚风,道:“明天。”

    “我去送你。”墨上霜道。

    墨上筠笑了下,“不用。”

    “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说到这儿,墨上霜的声音顿了顿,随后道,“还有爸妈的那份。”

    闻声,墨上筠微微拧眉。

    她快过生日了。

    “行,”墨上筠一口应了,“下午二点,机场。”

    墨上霜没有第一时间应声,稍稍一顿,忽的问,“在陈叔那儿?”

    “嗯。”

    “今晚睡哪儿?”

    墨上筠犹豫了下,道:“酒店。”

    “把地址给我,”墨上霜声音果断,“明天去酒店接你。”

    “哦。”

    墨上筠顺着记忆,说了个酒店的名字给他。

    她还没订好酒店,好在路上来的时候,注意了下周围的建筑,没有在墨上霜这里露馅。

    “早点去休息。”墨上霜交待一句。

    “知道。”

    墨上筠敷衍应声,挂了电话。

    收了手机,墨上筠看了眼长长的街道,随后突出口气,转身回了陈记面馆。

    陈路坐了会儿,清醒了些,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抬手摁着眉心,两道浓眉紧紧蹙起。

    “丫头。”

    听到墨上筠进来的声音,陈路忽然抬高声音喊她。

    “怎么?”

    “以前那个,经常陪着你疯的小子,去哪儿了?”陈路抬起头来,稍有疑惑地看着墨上筠。

    墨上筠眸色微凉,不动声色地问:“哪个?”

    “就是那个经常来找你、陪你到处跑的,叫什么来着……”陈路眉头皱得更紧了。

    早知道就不该喝这么多。

    脑子都糊涂了。

    “估计,死了吧。”

    墨上筠声音淡淡的,没有任何情绪。

    “你这丫头……”陈路看了她一眼,随后问,“怎么,跟他吵架了?”

    “没有。”

    墨上筠耸了耸肩。

    陈路仔细看着她,也没看出什么异样,顿了顿后,他道:“说起来,再过几天,就22了吧,要不要找个对象?”

    墨上筠无语地看他。

    “去里屋,”指了指往里屋的一扇门,陈路摆摆手,“柜子第二个抽屉,把一个盒子拿过来。”

    墨上筠想了下,进了屋,按照陈路所说的,把盒子拿出来。

    木质的盒子,不过巴掌大,不知装着什么。

    走近陈路,墨上筠刚想将木盒递给他,就听到他的声音:“给你的生日礼物。”

    墨上筠嘴角一抽。

    今年是怎么了,谁都惦记着她的生日。

    将木盒打开。

    最上面,是一张纸,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五个字——[丫头的嫁妆]。

    往下,压着一只玉镯。

    “本来是给你准备的嫁妆,但我估摸着,你是很难嫁出去了,索性你要过生日了,就当生日礼物给你了。”陈路说到这儿,摇了摇头,似乎对突如其来的决定也是很无奈。

    “……”

    墨上筠一时无言以对。

    “对了,你妈昨天过来了一趟。”陈路又道。

    “哦?”墨上筠挑眉。

    “说是来找你的,但见你不在,就吃了碗面,走了。”陈路道。

    “……”

    墨上筠嘴角一抽。

    她有手机在身,行踪也不是隐藏的,想找她,不说打她电话,问一下墨沧、墨上霜都行。

    好家伙,直接往这边跑,纯粹碰运气?

    “行了,刚骗了你哥吧,赶紧去酒店,好好休息。”陈路朝墨上筠摆了摆手,“明天就不用过来了,走吧走吧。”

    墨上筠稍作犹豫,道:“你早点休息。”

    “知道。”

    陈路继续摆手,巴不得她早点走的模样。

    墨上筠看了他两眼,拿起自己的背包放到左肩,离开时,又朝这边看了眼,然后才出门。

    她走出门两步,陈路就抬起头,朝门外看了过去。

    盯着墨上筠的背影,一直等到墨上筠走远,身影消失不见,他的视线才慢慢收了回来。

    半响,他低声说出几个字:这丫头。

    *

    翌日,上午十点。

    早起的墨上筠,出酒店吃了个早餐,收拾好东西,一直等到墨上霜的电话后,才退了房,在酒店门口等他。

    墨上霜是开着吉普车来接她的。

    车停在脚边,连门都没有出,墨上筠只通过敞开的车窗见到一抹身影轮廓,然后就听到墨上霜的声音——

    “上来。”

    墨上筠从善如流地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系好安全带后,墨上筠才偏了下头,看向墨上霜。

    墨上霜穿着迷彩作训服,没有戴领章和臂章,两手搭在方向盘上,开始发动车。

    头上一顶作训帽,帽檐下露出半张侧脸,车拐弯的时候,有抹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斜斜地洒在他的身上,所见处的侧脸忽的暗了几分,轮廓处染着刺眼的光边,面部线条成熟硬朗。

    墨上霜遗传了墨妈的良好基因,浓眉,丹凤眼,五官好看得很,但又遗传了墨沧的风范,倒也不会被误会性别。

    墨上筠上车后,墨上霜就一直开着车,半句话都没有跟墨上筠说过。

    “哥。”

    闲得无聊,墨上筠喊了他一声。

    “嗯。”

    墨上筠将鸭舌帽取下来,双手抱臂,直视前方,“妈前天去陈记面馆了,说是找我。”

    “知道。”

    “找我做什么?”墨上筠问。

    墨上霜偏头,看了她一眼,张口边粉碎了那薄弱的母女之情,“她是去看陈叔的,找你是借口。”

    “……”

    墨上筠扶额。

    果真如此……

    “最近她迷上书法了。”墨上霜忽然道。

    “然后?”墨上筠挑眉。

    “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幅字画。”说着,墨上霜看了眼前方的红灯,停了车,继而抬手指了指身后,“都在后面。”

    墨上筠顿了顿,最后还是起身,伸出手臂将后面的几个袋子给拿了过来。

    最大的一个袋子里,装着的就是一副字画。

    要人命的是,还装裱起来了。

    墨上筠拿着那幅字画,停顿两秒,做好心理准备后,才将字画给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龙飞凤舞、毫无美感的四个大字。

    精、忠、报、国。

    没落款。

    “……”

    视线在这几个字上扫了几遍,墨上筠脸色微黑,嘴角狠狠抽了抽。

    好想教教这神奇的女人,什么是真正的书法。

    “她知道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吗?”墨上筠声音阴森森的。

    墨上霜看她,神色里带有几分同情。

    没忍心跟她说,就这几个字,还是母上临时想起来写的,写之前应该是在看《宋史》中的《岳飞传》。

    将字画卷起来,墨上筠将其往后一丢,朝墨上霜道:“送你了。”

    墨上霜继续开车,一本正经道:“受不起。”

    “……”

    墨上筠黑着脸,连剩下的两份礼物都没心思看,直接将其丢了回去。

    墨上霜看了她一眼。

    在家里,母上大人地位第一的地位,一直没有被动摇过。

    墨上筠还嫩了点儿。

    一路无话。

    墨上霜带了墨上筠去吃了午饭,然后才将墨上筠送去了机场。

    墨上筠下车时,墨上霜特地将生日礼物交到墨上筠的手上——尤其是那个装有字画的袋子,稳稳地递到了墨上筠手里。

    如果可以的话,墨上霜估计会把墨上筠的手指,一根根地掰下来握紧袋子,以免这一路发生什么意外。

    拿着那几个袋子,墨上筠走得毫无留恋,甚至还有点庆幸。

    再待几天,没准就不止是字画了。

    墨上霜倒是没有当即离开,反倒是站在原地,一直看着墨上筠进了机场,才缓缓收回视线。

    小丫头,不管怎样,一路顺风。

    这一路,也好。

    这一生,也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