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5、不习惯活着【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那件事,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墨上筠拿酒杯的动作稍顿,尔后随意地耸了耸肩,“没有。”

    话音落却,她微微垂下眼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没有。”看着她,低喃着这三个字,陈路神色意味不明,半响,哼了一声,“反正你撒谎我也看不出来。”

    最初,墨上筠是有四名老师的。

    有像自己这样教她野外生存的,也有教她枪法、格斗等其他技能的。

    当时,除了他之外,另外三个都是退伍的,也各有各的工作,专门被墨上筠的爷爷请来教她。

    那三人经常陪着她。

    倒是他,时不时有空了才会来教墨上筠,反正野外生存不可能长时间进行,大概每个季度陪她去各个地方走过一到两次。

    墨上筠也不叫他老师,从第一次见面就叫他“陈叔”,到现在也没变过。

    没几年后,他退伍了,虽不是全职陪墨上筠,但带墨上筠时间也不少,同事也跟另外三个混熟了。

    本来,那样的日子过得也挺好的,不需要定目标,不需要逼迫自己保持着兵王的荣誉,而,偶尔看看墨上筠的长进也是一大趣。

    只不过,一切于墨上筠大二暑假的时候,戛然而止。

    那三个老家伙,遇到了一次意外,卷入了同佣兵之间的一场战斗中,拯救了人质,却牺牲了他们自己。

    当时他不在。

    据说,授意让他们行动的,下达指令的,都是墨沧。

    也就是从那之后,墨上筠跟家里的关系一度达到冰点——这还是墨上霜跟他说的。

    最开始,陈路还觉得,墨上筠只是闹脾气,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那件事,谁也没有错。

    谁也没料到会是怎样的结果,一切不过是意外,没有人能够掌控全局,连墨沧也是。

    他想墨上筠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墨上筠从来不是一个会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钻的人。

    但是,现在都快三年了,墨上筠看着像是放下了,跟家里的关系许是算不上差,可——

    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

    见证墨上筠的成长,跟她相处过不少时日,多少也能掌控她的性子。

    墨上筠素来重情重义,是那种去过一次的地方,哪怕是一家餐馆值得她去第二次,她都会在再次去时,特地去那家餐馆转一圈的。

    ——绝不是这种几次到了家门口,都会刻意避开,连门槛都不进去的。

    所以,他觉得或许这件事里,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而所隐藏的事,足以让墨上筠做到这种程度。

    “丫头,”半响,陈路忽的压低声音,神情沉重地看着墨上筠,试探地问,“当时,你是不是也在?”

    墨上筠去夹花生米的动作,冷不丁顿了顿,但很快又夹着花生米,将其送到了嘴里。

    陈路敏锐的发现,她拿着筷子的食指,在不经意间轻轻颤抖。

    “嗯。”

    安静地吃完花生米,墨上筠才轻不可闻地应了一声。

    嗯。

    轻轻的一个字,轻而易举地证实了陈路的猜测。

    隔壁桌忽然有人吵了起来,因为走过的客人不小心将辣油蹭到了一妇女的身上,那妇女的嗓门很大,扯着那客人的手臂骂骂咧咧的,周围不少人都围了过去,气氛一下就吵嚷起来。

    跟安静的这一桌,形成鲜明的对比。

    陈路看着墨上筠,墨上筠低头吃着花生米。

    陈路张了张口。

    但,千言万语梗在喉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原来她也在……

    那件事,从未公开过,参与者都被禁言,绝密的事件,不允许说只言片语,只能烂在心里。

    陈路在军中多年,对条令再清楚不过,于是他没有办法去问墨上筠。

    ——你经历了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

    他只能想象。

    可悲的是,正因为他经历过,所以他能想到的,更为残忍、血腥。

    他亲眼见证过自己兄弟在身边牺牲,滚烫的鲜血染满了他的衣襟,跟幻觉一般,明明那人前一秒还跟他说着话,下一秒你再如何去呼唤,也得不到回应。

    倘若墨上筠没有参与其中,他可以跟墨上筠站于同样的位置,劝上墨上筠几句。

    可是,当墨上筠亲身经历过……

    他便没资格去劝她了。

    没有亲身经历,便没有感同身受。

    那些处于局外人角度的劝说,云淡风轻,把他人所有的伤痛都当做不值一提,许是出于好心,但给不了人以安慰。

    不知何时,隔壁桌渐渐安静下来。

    客人走了,妇女走了,围观者散了,好像就在一瞬间,那边又空了,空荡荡的餐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盘子里的花生米,吃的只剩下几颗。

    店员小哥端着他们点的烤串,笑眯眯地朝他们招呼了一声,然后将烤串放了下来。

    在离开前,他朝墨上筠看了一眼,本想打声招呼,但不知怎的有些腼腆,颇为害羞地走了。

    “快三年了,”陈路叹了口气,出声打破了沉寂,“能走得出来吧?”

    “嗯。”

    墨上筠放下筷子,去拿了一串羊肉串。

    有一阵夜风吹过,吹起了她额前的碎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有细碎的光砸落在她的眼底,黑亮的眸色折射着闪亮的光芒,柔柔的,暖暖的,增添了些许温柔。

    “我挺好的。”墨上筠不紧不慢道。

    她挺好的,无论以前还是现在,都挺好的。

    说到底,死的又不是她。

    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大习惯。

    不习惯活着。

    她到此为止的人生,那几人陪她走了近半,忽然间没了,听不到声音,看不到人,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过,也就偶尔想想而已。

    她不需要依附谁而活,而就此一蹶不振,也不是她的性子。

    人生的轨迹,也不会轻易被改变。

    “你呢,”咬了口羊肉串,墨上筠忽的抬眼,朝陈路看去,“今后,打算做什么?”

    陈路想了想,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酒杯重重放到桌上,他道:“看情况吧。”

    没有那三个老家伙,生活索然无味,所以才在这里开了家面馆,就当是暂时定居。

    但,总归是暂时的。

    这个‘暂时’,可长可短,没准明天他就改行了,没准这面馆会开到他死的那一天。

    扯到那三个老家伙,话题就不知不觉地沉重起来。

    片刻后,陈路道:“我听说,你们军区打算组建一支新的特种部队。提前准备一个集训,你去当教官了?”

    “嗯。”墨上筠应声。

    又给自己倒了杯酒,陈路问她:“想去特种部队吗?”

    微微一顿,墨上筠想了下,“暂时没计划。”

    神色沉重地看着她,盯了她半响,陈路才沉声道:“可以的话,去经历一下吧。”

    “怎么,”墨上筠忽的勾唇笑了,调笑地看他,“你不是一直不支持我去特种部队的吗?”

    事实上,这四位特种部队出身的老师,都不支持她去特种部队。

    说什么她有前途,不需要去特种部队浪费时间,她可以一直往上走。读书搞科研,在他们看来,都是很厉害的存在。

    他们不知道,在很多人眼里,他们这几个也是很厉害、受人仰望的存在。

    “那是以前,”陈路拍了下桌子,“以前不知道,现在……你们这些搞演讲啊,开会啊,什么的,实在是太无聊了。”

    墨上筠挑眉,“谁说培养人才,比当人才高档次的?”

    “……”

    陈路被她噎了噎。

    这丫头,记性倒是不错。

    “反正,”半响,陈路嘟囔道,“就算你要培养人才,也可以有几年特殊的经验。我跟你说,当特种兵,也就这么宝贵的几年,你要是老了,人家不要你,你后悔还来不及呢。”

    沉默片刻,墨上筠干脆没说话,拿起了酒杯,不声不响的一饮而尽。

    陈路喝的微醺,扯着墨上筠,一直在说特种部队的好处,能拥有多少难忘的经历,能学到多少外面学不到的东西,顺带说了一些他以前从来不肯透露半句的经历。

    墨上筠安安静静地听着。

    烤串基本没动,但啤酒却一瓶一瓶地往桌上端。

    大脑一片清醒。

    她喝不醉。

    从两年前开始,她就喝不醉了。

    ------题外话------

    怎么样,惊喜吧!在~下~就~是~没~说~完~hhh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