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4、有空吗,今晚请你撸串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手机在指尖转了一圈。

    随后,墨上筠回了一个字。

    ——行。

    “去坐下。”

    阎天邢说了声,转身便去了卧室。

    “嗯?”

    收了手机,墨上筠朝他看了眼。

    眼看着他进卧室,墨上筠耸了耸肩,继而走至沙发前,在一旁坐了下来。

    很快,阎天邢拿着超薄笔电出来,来到墨上筠身边坐下,往后一靠,两腿交叠,笔电放到了膝盖上。

    打开。

    什么都没有的笔电,估计也是新的,但阎天邢登录了邮箱,下载了一个件包。

    里面有十来个档。

    “四月集训的资料,这几天做一下大致了解。”阎天邢将笔电交给她。

    “行。”

    墨上筠利落地应了。

    大概扫了眼档的名字,大多都是会议记录,也就一个简单的集训流程安排。

    核心的资料,估计也不能如此传了传去。

    “4月1号,我去接你。”见她浏览着,阎天邢在一旁交代道。

    “就提前两天?”

    闻声,墨上筠不由得抬起眼。

    阎天邢道:“时间够了。”

    墨上筠扬眉。

    其他的教官,提前一两个月开始准备,到她这里,两天就够了?

    想了想,墨上筠问:“集训之前,要开会吗?”

    “要。”阎天邢点头,道,“二号下午。”

    “哦。”

    墨上筠了然应声。

    这开会时间虽然有点赶,但好歹也是有的。如果没有的话,她真得要怀疑这次集训的正规性……

    “快十点了。”

    墨上筠扫了眼笔电上显示的时间,别有深意地朝阎天邢提醒道。

    阎天邢:“……”

    片刻后,阎天邢阴着脸站起身,“到了跟我说一声。”

    “好。”

    墨上筠一口应下。

    三月考核的第二阶段结束、第三阶段开始,正值关键时刻,明天的淘汰名单还得由他来确定,阎天邢确实赶着回去,没继续跟墨上筠耽搁。

    拿了衣物,离开。

    听到关门的声音,墨上筠静静地坐了会儿,然后才站起身,朝卧室走了去。

    *

    翌日。

    墨上筠起了个大早,收拾了下物品,退了房后,再在外面逛了逛,才打了个的士去机场。

    中午抵达京城。

    陈路一声招呼都没有,直接来机场接她。

    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板寸头,身材魁梧,满脸的络腮胡子,站在人群里应当不起眼才是,可凭着那股属于军人的硬气,生生让墨上筠一眼就看到了他。

    墨上筠第一时间朝他走了过去。

    “丫头。”

    没有招手,没有欣喜,直至墨上筠走近了,陈路才喊了她一声,如同昨日刚见面一般。

    “陈叔。”墨上筠喊他。

    伸手想去拿墨上筠的背包,可见到墨上筠高挑的身材、笔直的腰杆,顿了顿,又将手给收了回来。

    “走吧。”

    摆了下手,陈路在前方带路。

    墨上筠紧跟在他身后。

    本以为陈路来接她,好歹会开个车,毕竟这位兵王无所不能,上到飞机、下到潜艇他都会开,更不用说路上跑的。

    墨上筠的车技,都是从他这里学来的。

    当然,陈路也确实开了车,不过是一辆摩托车。

    很普通的那种。

    再往身后放个箱子,活脱脱一送外卖的。

    看着陈路大大方方地坐上车,墨上筠也是汗颜地坐了上去。

    “吃饭了没有?”

    开车前,陈路偏过头,朝墨上筠问了一声。

    “没有。”墨上筠老实回答。

    “想吃什么?”陈路问。

    墨上筠想了想,道:“西餐。”

    “回去下面条给你吃。”

    陈路似乎没听到,直截了当地给了答案。

    墨上筠戴上头盔的时候,没来由地翻了个白眼。

    潜移默化……就是这么来的。

    *

    陈路一路开车,带墨上筠去了他的陈记面馆。

    门口,挂着一张牌子,写着[今日停业]四个大字。

    陈路开了门,手脚麻利地给墨上筠下了碗面,牛肉面,上面放了好些牛肉,同时也有大把大把的辣椒。

    墨上筠吃得很痛快。

    于是,墨上筠回来的第一顿饭,就这么被敷衍地解决了。

    在看到盛面的空碗时,墨上筠不自觉想到那个挑剔的阎天邢,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会不会皱眉,然后拐弯抹角地讽刺她几句。

    罢了。

    墨上筠将这个人从脑海里挥开。

    下午,墨上筠跟陈路聊了下演讲的事,然后就被演讲的负责人联系到,说是给他们俩安排了酒店,待会儿派人来接,问问他们的具体地址。

    就这一事,墨上筠很配合,陈路也很配合。

    于是,陈记面馆又关门了三天。

    这三天,墨上筠都没有吃到陈路做的牛肉面,忙的跟陀螺似的转来转去。

    第四天,墨上筠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来京城的导师叫过去。

    导师过来做学术交流,而墨上筠负责带他游玩,顺带跟在他身边打杂。

    整整两天时间,导师一句话都没问过陈路,只是在几顿饭的功夫里,给她拓展了不少人脉。

    第五天,傍晚。

    墨上筠背着包,来到陈记面馆。

    门口依旧挂着[今日停业]的牌子,但门却开着,里面灯火通明。

    陈路站在靠近门口的灶台前,正在用手拉着面。

    面团在他手里似是变魔术一般,不过来来回回同样的几招,面团就顺利变成了面条,一根根的面条,又长又细,些许沾着面粉,在面条飞舞之际,面粉也被带得在空中飞扬。

    陈路没戴帽子,露出寸头,身上系着白色的围裙,围裙也沾了面粉,但是很干净。

    这是一家很普通的面馆。

    于嘈杂的街道上,隐匿于诸多餐馆之中。再忙的时候,面馆里也就一个师傅,一个人两只手,总能有条不紊地忙活,就跟组装枪到开枪的步骤,闭上眼都不会出错。

    来往的客人,周边的店铺,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曾穿过枪林弹雨、立功无数,是只能活在传说里的兵王。

    “吃饭了吗?”

    早已发现了他,陈路将拉好的面一放,朝她这边看来。

    “陈叔,我明天走,”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朝陈路调了下眉,“有空吗,今晚请你撸串。”

    “你工资才多少啊,”陈路笑了一下,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道,“我请你。”

    墨上筠神情坚定,唇角勾笑,“就当孝敬您。”

    陈路愣了一下。

    再打量了墨上筠几眼,还真是……长大了。

    想了想,陈路将毛巾一放,一边将围裙取下来,一边朝墨上筠点头:“行。”

    不远处就有烧烤店。

    陈路收拾了下,再把门一关,就领着墨上筠去了就近的烧烤店。

    烧烤店老板跟他应当熟悉,生意很忙的时候,也抽空朝他打了声招呼。

    “这是你闺女啊?”

    一见到两人,老板就故意调侃道。

    “是啊。”

    陈路点头,眼底洋溢着笑容。

    墨上筠静站在一旁,没有反驳,视野里有烧烤摊铺,满目琳琅的食材,有老板和善的微笑,也有笑容里夹杂着腼腆的陈路,更有烧烤店内陌生的客人。

    嘈杂的声音,带着十足的烟火气息。

    跟阎天邢一起,总会轻易惹人注目,那男人自带气场,到哪儿都有人看着。

    可是,跟陈路一起,自然而然融入其中,没有半分特殊,偶尔会有人看你几眼,但很快就收回视线,平凡得与他人无异。

    墨上筠跟陈路点了很多的烤串,然后要了四瓶啤酒,选了个露天的位置坐下来。

    这家店没有陈记面馆干净,但应该是一家老店了,桌椅都是木质的,很久,带着岁月留下的痕迹。

    进店的客人很多,有直接买了走人的,也有选好位置坐着吃的,热闹喧哗,没有一刻能静得下来。

    “这两天,回家了吗?”

    给墨上筠倒了杯啤酒,陈路再给自己倒上一杯。

    “没有。”

    墨上筠喝了口啤酒。

    特地要的冰镇啤酒,在这三月末的时节里,带着别样的酸爽。

    不如上次阎天邢买的常温瓶酒,温温吞吞的,喝得一点儿都不带劲。

    “为什么?”陈路纳闷地看了她一眼,“你上次也没回去吧?”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夹了一筷子花生米,径直丢到嘴里。

    “那件事,”陈路放下杯子,面色渐渐沉重起来,盯着墨上筠,一字一顿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题外话------

    你们想知道的‘那件事’……下章解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