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1、不用刷脸吃软饭【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在丛林里,待了整整二十天——

    入眼的景,唯有翠绿的山水,一般无二的帐篷营地。

    山路颠簸,纵然阎天邢车技再好,车也难免摇晃。

    墨上筠闭目休息,片刻后,便睁开了眼,微微偏着头,倚靠着车门,头轻轻靠在车窗上。

    她这个角度,见不到阎天邢的模样。

    连一根头发丝都见不到。

    唯能见到的,是宽厚的肩膀,丛林迷彩服包裹着,有浅浅的光洒落,莫名的有质感。

    墨上筠抬了抬眼,视线透过对面的从车窗,落到了外面。

    看不到颠簸的道路,远了是层峦叠嶂的山峰,近处只有树,遮挡着视线的树,绿芽似乎更多了些,翠绿翠绿的挂在树梢,随风飘扬,于阳光下折射着刺眼的光线。

    无所事事之际,思绪飘得有些远。

    没来由的,想到了那日跟阎天邢提出“退出”时的场景。

    那日天气不错,晚霞满天,阎天邢立于那暖光里,好看的似是虚幻。

    ——阎天邢,我申请退出。

    她说完后,本就不暖和的屋子,瞬间就冷了彻底,连夕阳下徐徐的清风,都带着刺骨的寒意,如腊月寒风。

    良久,阎天邢说:“完成第二阶段,放你走。”

    此外,没有别的话。

    连“演讲就三天,没必要就此退出”的话,都没有说。

    许是阎天邢不多过问这点,墨上筠没有当场走人,而是答应了。

    两人达成了约定——第二阶段结束,墨上筠弃权。

    不过,也是从那之后,一直没再跟阎天邢接触过。

    思绪一转,从这个话题里脱身。

    墨上筠偏了下头,看着前方的驾驶位,懒懒地问:“倪婼怎么样?”

    “送回去了。”阎天邢很快回答。

    这么快?

    “伤呢?”墨上筠又问。

    “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哦。”

    墨上筠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取下来的头盔。

    早知道,就不花心思写报告了。

    毕竟,以倪婼如今的伤势,绝不可能参与下个月的集训。

    停顿片刻,阎天邢忽的问:“不睡?”

    “不稳啊。”

    墨上筠垂下眼帘,手指在头盔上敲了敲,不轻不重,但在车内的声响极其清楚。

    前面,阎天邢险些被他给气笑了,咬牙道:“那真不好意思。”

    “客气。”

    墨上筠不要脸地回答。

    阎天邢:“……”

    懒得跟她多说。

    不过,很快的,这车行驶的速度,不知不觉中快了几分。

    路很长,与其尽量平稳,倒不如缩短时间。

    顺带,让墨上筠吃点苦头。

    明显感觉车内渐渐摇晃起来,墨上筠无语地朝前方看了眼,继而有些哭笑不得。

    也是够小气的。

    当然,自认为脾气好的墨上筠,想了想,决定不跟阎天邢计较。

    闲得无聊,在路上,顺带把演讲稿在心里过了一遍。

    演讲时间:21、22、23,就在京城的三所大学,用时共计三天。

    墨上筠倒是真没亲自上过,一直都是跟导师转悠,所以该讲什么,不该讲什么,该从何处下手,该调动怎样的情绪,心里都是有数的。

    不过,陈路才是主角。

    对演讲稿,她也不至于太费心。

    心里琢磨了一圈。

    等再次回过神时,窗外的景色已经变了样。

    远处是连绵不断的山脉,近处是如画村落,宽敞的土地上,偶尔建了几座房屋,田地比房屋要多,但还不到种庄稼的季节,田地里一片荒芜、杂草四起。

    开在路上的吉普车,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平稳起来,不再如先前那般的颠簸。

    墨上筠懒懒打了个哈欠。

    一平坦,倦意便席卷上来。

    野外待了七天,加之最后一天没休息好,先前没觉得有什么疲惫的,但一到舒坦的环境里,神经自然而然放松下来,还真的想睡了。

    眯了眯眼,墨上筠懒洋洋地问:“几点到?”

    “7点。”

    阎天邢很快给了答案。

    “哦。”

    墨上筠应了一声。

    尔后,闭上了眼。

    *

    不到七点。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吉普车行驶到市区里,天空一派寂静、黑暗,连星子都见不到,可城市里却灯火通明,路灯、霓虹灯,光线将整座城市笼罩其中。

    车的鸣笛声,人的说话声,风声,交织在一起,喧哗而吵闹,无端的静不下来。

    墨上筠是被吵醒的。

    睡得有些沉,睁眼的瞬间,头微微一重,她下意识皱了皱眉,映入眼帘的是道路车流、高楼大厦、街道行人。

    许是丛林的日子过惯了,太久没看到这样的场景,墨上筠微微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眼底的那抹烦躁,才渐渐地隐了下去。

    她看了眼手表。

    距离七点,还差几分钟。

    墨上筠起身,坐得端正,顺带将手中的头盔丢到一旁的座位上。

    按照安排,明早九点的飞机,今晚需要在酒店里住一晚。

    “邢哥,你今晚要赶回去吗?”

    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墨上筠朝前面问道。

    头有些昏沉,声音没有以往般有力,干脆果断,轻轻的,音调出奇的发软。

    似乎能,软透人心。

    “嗯。”

    阎天邢微微往后一靠,离得墨上筠更紧了些。

    “吃个饭吧,”墨上筠打开车窗,有清凉的晚风吹了进来,吹得她清醒了几分,她道,“我请客。”

    “请客没问题,”阎天邢懒懒出声,语调里夹杂着微不可闻的笑意,“带了钱吗?”

    墨上筠:“……带了脸。”

    还真忘了。

    机票、酒店,不知是墨沧出的钱,还是阎天邢出的。

    停顿片刻,墨上筠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追究这个问题。

    谁出的都一样。

    反正能不是她的钱。

    再者,身上没带钱,谁出的都换不起。

    就当缺根筋,没意识到算了。

    *

    七点整。

    阎天邢将吉普车开到一家酒店。

    两人一前一后下车。

    虽非常服,但都穿着作训服,迷彩装,两人特地将领章给取下了,可那身非常人能及的气质,从前台走过,都没来由引起众多人的目光。

    墨上筠和阎天邢都加快了速度。

    房间在7楼。

    阎天邢拿了卡,顺利进了房间。

    一个套间,在墨上筠看来,无比奢侈。

    扶额。

    对不起党和人民。

    “衣服在沙发上。”

    阎天邢进门后,一边将皮手套取下来,一边朝墨上筠交代道。

    “谢了。”

    墨上筠耸肩,道了声谢,就大步朝沙发上走去。

    总共有五个袋子。

    一套男装,阎天邢的。

    两套便装,墨上筠的。

    一套常服,墨上筠的。

    最后一个袋子里,放着几套贴身的内衣,同时,还放了另外几样物品:钱包、手机、纸巾、梳子、鸭舌帽。

    钱包和手机全是新的,是够贴心的。

    墨上筠随手拿了一套衣服出来。

    皮夹克和牛仔裤,尺码合适,也是她喜欢的风格。

    不由得想起上次在酒店,阎天邢交给她两套衣服,让她选的场景。

    很诡异的……阎天邢能摸得准她的口味。

    见过的直男癌不少,穿衣口味独特到让人吐血,阎天邢可谓是一股清流。

    最起码,除了长得帅,还能找到一个优点——品味好。

    时间还早,墨上筠身上的作训服经过风吹雨打、阳光和含税的洗礼,在丛林里行动倒是没关系,在城市里出门容易影响市容,于是墨上筠拿着衣服去洗了个澡。

    为了节约时间,阎天邢只是换了身衣服。

    白色衬衫、黑色风衣、黑色长裤,一如既往地搭配,简单而随意。

    墨上筠也很快出来。

    头发擦得半干,牛仔裤和皮夹克着身,出奇地合身,高挑的身材,虽然瘦,但气质好,浑身一股潇洒闲散劲,看着莫名的舒服。

    “去吃什么?”

    扫了他一眼,墨上筠轻轻挑眉。

    说着,她大步走至沙发旁,顺手拿起个手机,朝阎天邢晃了一下。

    有手机,就有钱。

    见她眉目间的小得意,阎天邢唇角上扬,不由得失笑。

    这模样,让人瞧见的就是——不用刷脸吃软饭,别提多高兴了。

    “西餐。”阎天邢故意道。

    然,墨上筠似是没听到,将手机往兜里一放,慢悠悠地走过来,果断道:“请你吃烧烤。”

    阎天邢:“……”

    还真小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