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0、哟,邢哥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恋上你看书网63bk,最快更新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最新章节!

    红色的烟雾,标志着弃权——小-说——

    升起的方向,就在墨上筠的前方,烟雾袅袅,将她的身影遮掩其中,轮廓若隐若现。

    一双双的眼睛看过去。

    那眼底剩下的,唯有惊讶、错愕、疑惑。

    燕归前一刻还在庆幸自己不必大出血,可下一刻,大脑一片空白,差不多没法思考了。

    众目睽睽之下,墨上筠从烟雾中脱身,立于阳光下的她,眯了眯眼,朝周围之人扫了眼。

    “墨墨,你脑子被驴踢了吗?”

    燕归不可思议地眨着眼,连问话的声音里,都只剩下单纯的疑惑。

    他就想知道——

    墨上筠好端端,弃权做什么?

    “没有。”墨上筠坦然耸肩。

    燕归瞪着眼,“那你弃权做什么?”

    抬起左手,扫了眼腕表,墨上筠闲闲道:“时间到了。”

    哈?

    燕归学着她的模样,低头去看手中的腕表。

    时间指向四点。

    象征着第二阶段考核的彻底结束。

    “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双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懒洋洋招呼一声,转身便朝临时营地所在的方向走去。

    “墨墨!”

    燕归愣了下,赶忙跟着墨上筠的脚步。

    墨上筠不紧不慢地往前。

    燕归嘀嘀咕咕地问着话,紧随在她身后,一直问个没停。

    在原地,秦雪、秦莲等人,皆是有些回不过神来,愣愣地看着墨上筠离开,完全无法为此找到合适的理由。

    但归根结底,脑海里就一个疑惑——

    墨上筠为什么要放弃?

    明明马上进入第三阶段,这一次的考核很快就完了!

    按照她的本事,顺利熬过第三阶段、取得好成绩,应当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原因呢?

    过了好一会儿。

    杜桂花深吸一口气,咋舌道:“她怕是,疯了吧。”

    默。

    *

    燕归跟着墨上筠,一直来到临时营地。

    而他的嘴里,只念叨一句话。

    “墨墨,你到底为什么要弃权?”

    “有点事。”

    被吵得有点烦,墨上筠摸了摸耳朵,懒洋洋地回了一句。

    燕归一愣,“啥事儿啊?”

    “人生大事。”

    抬眼看了看天,墨上筠神色淡定从容。

    “要去相亲啦?”燕归惊讶地张大嘴巴,“是封帆吗?”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淡声道:“陈路。”

    燕归:“……”

    不是跟封帆相亲,而是跟陈路相亲?!

    等等!

    难道墨上筠鼓足勇气想要跟陈路来一场师生……

    想到一半。

    燕归猛地摇了摇头,极力清除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如果真的是跟陈路,墨上筠那口味可就忒重了!

    陈路孩子生的早的话,估计都跟墨上筠一样大了。

    绝对不可能!

    “再见。”

    朝他摆了摆手,墨上筠抬起腿,径直朝不远处停着的吉普车走去。

    燕归想要去追,但想了想,还是就此作罢了。

    反正墨上筠身上的谜团,也不止一两个了。

    本来墨上筠跟他一起参加考核,他就觉得很不现实了,加上这二十天他们的感情“突飞猛进”,他还是挺满意的。

    就这样吧。

    下次见。

    ……

    吉普车旁。

    墨上筠一走近,就见到坐在驾驶位置的阎天邢,所有车窗都开着,有和煦的光从窗口斜斜洒落,阎天邢的脸处于光与影、明与暗的交界处,轮廓处染着光边,线条弧度柔和了不少,可暗处却增添不少神秘。

    很快,阎天邢偏了下头,两道平静的视线落到墨上筠身上,眸色黝黑,眸底幽深,夹杂着不明以为。

    “阎……”墨上筠适时地出声,但一个字出口,故意一顿,她立在车窗旁不远处,微微低着头,挑眉轻笑,一字一字地纠正道,“不对,邢哥。”

    阎天邢嘴角一抽。

    墨上筠逆着光,清浅的笑意隐匿于暗光中,看的朦胧不清,但那点点笑意,都能笑到人心坎似的。

    阎天邢也不跟她计较。

    只是,反思了下,这段时日对她估计太好了,没抓住机会好好虐她一番。

    这刚没了学员的身份,简直都能上天了。

    “上车!”

    阎天邢说了两个字,声音有点轻,但字字清晰。

    墨上筠勾唇,拉开了后面的车门,弯身坐了进去。

    没有安分地坐着,墨上筠直接斜过身,右腿放在另一个位置上,腿太长,微微弯曲着,左腿放到下面。

    人往后一倒,靠在了车门上。

    阎天邢先一步将车窗给她关上。

    “我先睡一觉。”

    摆好姿势,墨上筠双手抱臂,懒懒地朝阎天邢道。

    “嗯。”

    阎天邢应了一声。

    开车,离开。

    然——

    在将车开离临时营地的短暂时间里,因考核结束而赶回来的几个学员,看着墨上筠坦然自若地上车,都在车开近时,好奇地朝驾驶位置看去。

    消息传的很快,很多人都知道墨上筠弃权了。

    离开,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但是,一般都是被大巴一起送走的,哪有专门用吉普车送她一个人的?

    于是,心怀好奇的他们,顺利地见到一闪而过的阎天邢。

    集体懵逼。

    一直等着吉普车远去后,这几个确定没有看错的学员,才开始颤颤巍巍地出声。

    “不,不是吧……阎教官亲自送她?”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他们俩不会是在交往吧?”

    “——靠!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