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9、墨上筠,弃权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秦雪轻轻蹙眉,“带我们过去。移动网”

    她的话,没有人反驳。

    尚元廷以秦雪的意见为主,基本不会去反对。

    杜桂花和元曲基本都是依附于秦雪和尚元廷,可以说,没有发言的余地。

    “行。”

    秦莲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点了点头。

    第11组虽有郁一潼和言今朝,但第17组也有秦雪和尚元廷,两者之间应当是相差不远的。

    再者,他们这边有她加入,而燕归应当不会对他们下狠手……

    胜算很明显。

    *

    另一边。

    墨上筠和安辰吃完生鱼片,将骨头等垃圾挖了个坑埋起来,当着在旁监督、啃着压缩饼干的教官的面,一点儿都不忌讳。

    收拾完,墨上筠抬手,摸了摸后颈。

    凉飕飕的。

    偏了偏头,墨上筠朝某个方向扫了眼,继而眯眼,带着视有若无地挑衅。

    那一块,有树叶抖了抖。

    很快,那两道凉飕飕的视线,消失无踪。

    “时间差不多了,”扫了眼腕表,墨上筠朝安辰挑眉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转一圈。”

    安辰沉吟片刻,决定道:“我跟你一起。”

    “不用,”将挽起的衣袖放下来,墨上筠慢条斯理道,“一个人比较方便。”

    安辰愣了愣,最后点头,“好。”

    不需要跟墨上筠争辩“一人是否比较方便”的问题,墨上筠只是想自己行动而已。

    既然她想,他就不过问。

    “走了。”

    放下衣袖,又将军刀收好,墨上筠朝他摆了摆手。

    说完,便转过身,走了。

    身后,安辰点了点头,轻轻应了一声,“嗯。”

    ……

    跟安辰分开,墨上筠基本在闲逛。

    没有任何目的地的转悠。

    刚走没两分钟,就遇见一个两人小组,藏在隐蔽物后朝她发动攻击。

    墨上筠一不留神,下手有些重,反应过来时,只见到两人倒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的,顺带骂了几句脏话。

    摸了摸耳朵,墨上筠往前走了两步,每人赏了一脚。

    “你做什么?我们已经死了!”躺地上一人捂着肩膀,没好气地朝墨上筠质问。

    墨上筠双手环胸,淡淡道:“鞭尸。”

    那人:“……”靠。

    一瞬间,两人默契噤声。

    聒噪的声音消失无踪,墨上筠满意了,耸了耸肩,便丢下他们俩离开。

    然,没走两步,又听到几句故意压低的骂声。

    墨上筠轻轻皱眉,偏过身,只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看向这边,“我记得,你们是第8组的,还剩一个吧。我呢,正好闲的没事……”

    “长官,我们错了!”

    “我们嘴贱,姑奶奶,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两人立即从地上坐起,仰着头,非常虔诚地向墨上筠承认错误。

    本来想,他们挂了,骂墨上筠几句,墨上筠也无可奈何。

    而且,他们俩又跟墨上筠不熟,平时成绩一般,墨上筠估计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会知他们哪个组的,还剩下什么人……

    没想到,这姑奶奶还真清楚他们的底细。

    第8组,还真就只剩一人了,而且还是一武力值极低的女兵,就在附近藏着,若是真的被墨上筠给找到,他们就只有淘汰的份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

    认个错,换来一次合格。

    还算……划算,吧。

    扫了两人一眼,墨上筠耸了耸肩,然后转过身,径直走了。

    看着她远去的方向,两人确定她没有打道回府的意思,对视一眼,继而松了口气。

    “说真的,她的格斗这么厉害,怎么扮猪吃老虎呢,”一人渐渐回过神来,抹了把脸,摇头叹息,“这两招把我们放倒,秦雪也办不到吧。”

    “我看我们这一批人里,也就言今朝这一武痴能行。”

    “还真不一定。”那人继续摇头。

    “真是倒霉透了,还想赌一把呢,没想到第一次攻击就被人给秒杀了。”

    “我有预感,这女人……今后绝对不简单。”

    旁边那人扫了他一眼,一个劲地翻白眼,意思是——

    那还用你预言?

    人家是军官诶!

    国科大毕业的女军官诶!

    哪是他们这种半路出家来当兵的人可以比拟的?

    *

    下午,三点半。

    墨上筠来去无踪,将丛林的活动范围都给转悠了一圈,也顺带了解了下大致的情况。

    聪明人总归比傻子要多,选择联盟的占大多数,一个晚上外加一个上午的苦战下来,基本没人会选择主动挑起战争,反正没有具体的晋级名额,他们便破罐破摔,不行的全部躲了起来。

    墨上筠这么一转悠,还真是出奇的安全。

    有一次路过一个埋伏点,听到有两人的低声交谈。

    ——上吗?就她一个人。

    ——别了吧,太累了。

    ——咬咬牙,减少一个竞争对手,那也是一好事。

    ——什么好事啊,人家还有力气走,我现在是连喘气都得靠意志力支撑,拿啥把人给‘减’了?

    ——那好吧,我睡一觉。

    墨上筠强忍着,没有走过去胖揍他们一顿。

    转了大半圈,墨上筠打算回去找安辰汇合,但没有走多远,就隐隐听到打斗的声音。

    转了一圈都如此无聊,墨上筠脚步一顿,眉头一挑,就转身,偏移方向,朝打斗的区域走去。

    不多时。

    墨上筠顺利见到打斗的声音。

    有很多人,一看便是两个小组打起来。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秦雪和郁一潼、燕归,郁一潼和燕归联手,隐隐占据优势。

    随后,是尚元廷和元曲联手,对付言今朝,两人对付一个,竟是处于劣势,勉强支撑。

    最后——

    秦莲和杜桂花联手,向林发动攻击。

    九个人,三伙人,没有单打独斗,强者有两人牵制,一时间没有分出胜负来。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懒洋洋地看着他们,眉眼挑起抹淡淡笑意。

    还挺有趣的。

    视线似有若无地从林、秦莲、杜桂花三人身上扫过,唇角勾勒的笑容渐渐加深。

    啧。

    有趣到……让人想插一脚。

    眸色微动,墨上筠从灌木丛后走了出来。

    当即,好几个人听到动静,眼角余光纷纷飞起,朝墨上筠这边看来,见到是她,皆是有刹那的恍神。

    “让开。”

    慢悠悠走至林一伙人身边,手一抬,便将刚刚握拳的林往后一拉,不仅人到了手边,秦莲和杜桂花的攻击也落了空。

    “墨上筠,你什么意思?”

    一见到墨上筠出手帮忙,秦莲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就算林是她的兵,但她现在跟自己才是一伙的!

    “2对1,不光彩,丢我们1组的脸。”

    秦莲:“……”

    妈的!

    她也知道跟自己是同一个组的啊?!

    说什么躲躲躲,那就好好躲着呗,来这儿凑什么热闹?!

    林神色古怪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被两个人围攻,是有点应付不过来,但也没想到,墨上筠竟然会因为她,跟自己小组的人对上。

    林心思有点莫名。

    “你们俩继续,”再次将林一拉,拉到了秦莲面前,手一松,再朝杜桂花挑眉,“我跟你。”

    “哈?”

    杜桂花惊讶地睁大眼。

    墨上筠不是跟秦莲一伙的吗?

    她也跟秦莲是一伙的啊!

    心思百转。

    杜桂花还没有反应过来,墨上筠就朝她袭击过去,她下意识地伸手抵挡,发现墨上筠的力道并不大、速度也不算快,心下立即松了口气,反击的动作也渐渐发狠起来。

    既然是墨上筠主动的,她也不客气了!

    招数越来越狠,动作越来越快,杜桂花持续占据上方,墨上筠只有抵挡的份。

    心下一喜,杜桂花趁热打铁。

    可,渐渐的,却意识到,墨上筠应对的一直很轻松,神色不喜不怒,还带有那么点漫不经心,压根没把自己的劣势放在心上。

    “你——”

    杜桂花察觉到不对,张了张口,下意识地想要询问。

    然而,墨上筠忽的眯眼一笑,猛地上前一步,出其不意的一个手肘砸在了她的胸口。

    力道太重,杜桂花冷不丁往后退了几步。

    但,等她稳住的瞬间,一把军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军刀出鞘,刀尖泛着冷意,刺激着脖颈处的皮肤,杜桂花只觉得一个寒颤。

    再抬起眼眸,看着跟前眯眼轻笑的墨上筠,杜桂花大脑一片空白。

    原来……墨上筠先前只是在玩她?

    脸色忽红忽白,半响,杜桂花吐出三个字,“我输了。”

    没有不甘心。

    早已听闻墨上筠的“大名”,她现在只为刚刚觉得墨上筠很好应付而觉得羞愧。

    “动作还行,缺乏经验。”

    不紧不慢地评价着,墨上筠将军刀收了回来。

    闻声,杜桂花脸色瞬间红的彻底,抬手抓了抓头发,很不好意思道:“我是没什么经验。”

    扫了眼她的红脸,墨上筠嘴角微抽,将视线收了回来。

    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承认惨败的杜桂花,自觉地退到一边。

    墨上筠退开两步,去看眼前的“战况”。

    尚元廷、元曲、言今朝三人还在僵持。

    不出所料,秦莲惨败,林获胜。

    秦莲愤怒的视线,紧锁在她的身上。

    墨上筠朝她看了一眼。

    秦莲没忍住爆发:“墨上筠,我牺牲了,你高兴了吧?”

    “生什么气啊,”墨上筠优哉游哉地道,“放心,你不会被淘汰。”

    “……”

    秦莲一口血郁积在嗓子眼,真想喷她满脸的血。

    喷死她!

    这不是淘汰不淘汰的问题!

    这是尊严不尊严的问题!

    她这都是连续三次败在林手上了!

    想到这个,秦莲就气得抓心挠肺的。

    以前是想把林胖揍一顿,现在是想把墨上筠揍个鼻青脸肿的。

    明明是一个组的,竟然连友军都不如!

    气死她了!

    扫了眼秦莲那张愤怒的脸,墨上筠摇了摇头,没有理会。

    哪怕秦莲有半点合作精神,她也不会拉林一把。

    抬了抬眼,墨上筠朝另外一伙人看去——

    巧的很,刚一抬眼,就见到秦雪迅速绕过郁一潼的身影,动作之快,下一刻,秦雪就来到燕归身边,一把军刀抵在了燕归的脖颈处。

    她轻轻喘息,可声音一句冷静,“你死了。”

    说完,放开她。

    “墨墨——”

    燕归倒是没有半点灰心丧气的意思,摊了摊手,立即朝墨上筠这边求助。

    墨上筠淡定收回视线,当做没有听到。

    “墨墨——”

    见墨上筠不予理会,燕归非常积极地朝这边跑过来。

    墨上筠轻轻蹙眉。

    这一次,燕归不如以往一般扑来,而是适当地止住步伐。

    眼角的余光,似有若无地扫了秦莲一眼。

    “帮个忙,我出一个月的工资,请你吃饭,怎么样?”

    燕归嬉皮笑脸地朝墨上筠提出条件。

    当然,心里压根不相信,墨上筠会因为一顿饭而折腰。

    “成交。”

    耸了耸肩,墨上筠一口应下了。

    燕归:“……哈?”

    “一个月工资。”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燕归脸色变了变,眼看着墨上筠往前走,他下意识后退,保持着跟墨上筠面对面的姿势。

    “不是吧,你真答应了?”燕归难得苦着一张脸,“答应也行,要不,咱们饭钱往下减一减呗,身为人民的公仆……不对,身为人民的子弟兵,我们得发挥勤俭节约的优良品质——”

    “走开。”

    墨上筠一挑眉,将燕归往旁一拎,直接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这一次,燕归没有再跟上,只是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她,打心底心疼自己的工资。

    自从他下连队以来,家里可就没有给过他一分钱了……

    他还想尽快攒足老婆本呢。

    不过,很快燕归就想通了。

    老婆本常有,能看到墨上筠真的亮一手,还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

    倒不如好好观看一下。

    秦莲在旁不声不响地看着,扫了眼“牺牲”的燕归,又看了看墨上筠的背影。

    有郁一潼在,就算墨上筠真的不如她姐,跟郁一潼一联手,也不是没有胜算。

    燕归到底怎么想的?!

    墨上筠慢悠悠走至郁一潼和秦雪身边。

    她不是毫无存在感之人,相反,一走近,就让人下意识地看向她,视线止不住往她身上瞥。

    一瞬间,郁一潼和秦雪交手的动作,不知不觉中减缓了下速度。

    但很快,秦雪第一个回过神来,当下抓住郁一潼的弱点,手一收,握拳朝郁一潼右边的空隙袭击过去。

    郁一潼感觉到一阵寒风。

    意识过来时,已没时间去闪避。

    然,那一拳,迟迟没有落下来。

    突如其来伸出的一只手,抓住了秦雪的手腕,力道之重,强行将秦雪的拳头定在了空中,丝毫不能动弹。

    抓住秦雪的,正是墨上筠。

    手腕感觉到一阵剧痛,抓住她的犹如铁钳一般,秦雪神色没有变化,似乎不动声色,可手腕处却在用力,欲要挣脱开墨上筠的桎梏。

    可是,动不了。

    墨上筠只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手闲闲地放到裤兜里,头微微偏着,神情懒洋洋地看着她,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不知是真的轻松,还是装出来的。

    最起码,秦雪无法分辨。

    片刻后,墨上筠将秦雪的手腕松开,侧过头,朝郁一潼看了眼,淡淡道:“我来。”

    “哦。”

    迟疑地看了她一眼,郁一潼很快点了下头,往后退了几步。

    退出安全距离。

    对于墨上筠的身手,郁一潼一直有种谜之自信。

    毕竟,对墨上筠的第一印象,过于惊艳。

    “可以吧?”

    墨上筠抬起眼睑,一边漫不经心地朝秦雪问着,一边将衣袖卷了起来。

    秦雪笔直而立,打量了墨上筠几眼,声音冷清,“可以。”

    “谁先来?”墨上筠勾唇问。

    半响,秦雪道:“你。”

    “那,”墨上筠挑眉,只手握成拳头,朝秦雪笑道,“上了。”

    墨上筠跟人干架,素来讲究快、准、狠,此番出招,速度之快,力道之狠,径直对准秦雪的要害部位。

    实在是太快,秦雪眼睛微微一睁,脑子迅速做出判断,反正躲不开,于是硬撑着不躲,生生接下了墨上筠这一招,同时强忍着剧痛,朝墨上筠发动攻击。

    墨上筠扬眉。

    不错啊。

    但是——

    速度太慢!

    闪身避开秦雪的攻击,墨上筠双手往秦雪的肩上一撑,直接翻身从秦雪身上一跃而过,在落地时已然来到秦雪的身后。

    被摁住肩膀,秦雪一时来不及转身,只待等墨上筠落地的瞬间,手肘狠狠朝身后扫了过去。

    墨上筠轻巧躲开。

    这时,秦雪俯下身,避开墨上筠针对上盘的攻击,同时一个扫腿朝后方扫去。

    殊不知,依旧落空。

    墨上筠一掌撑在她背上,再一次从她上方翻了过去。

    这一次,落到对面。

    “继续。”

    墨上筠站定,饶有兴致地朝她勾了勾手指。

    连续几招都落空,秦雪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总算微微变了变,眉头紧蹙,起身,直接朝墨上筠发动攻击!

    可是,接下来她却一直没有占据过上风。

    墨上筠不再逗她玩,踏踏实实跟她过招,一招一式,皆是带着十足的力道和速度,让人难以招架。

    但是,秦雪隐隐觉得,墨上筠还是没有用全力。

    在两人过招之际,郁一潼退的越来越远,但视线一直紧盯着两人。

    渐渐地,林、秦莲、燕归以及杜桂花四人,都开始聚精会神地关注这边的战斗。

    墨上筠和秦雪在交手时,着重一个“快”字,但她们俩过招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你来我往,你攻我挡,你前我退,看得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然,又是一种别样的视觉享受。

    不过短短一分钟内,两人过招的次数就数不过来。

    观看者看的心情澎湃,难以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情绪,仿佛自己参与其中一般,每一招都牵动着他们的心。

    燕归看的很是呵。

    这还不是他家墨墨真正的实力呢。

    不过,能够跟墨墨过这么多招,这个秦雪,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秦莲是觉得他在跟秦雪过招时放了水的,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半点水都没有放,每一招都用尽了全力。

    之所以输,一方面是搭档用的不顺手,另一方面绝对是实力上的彻底碾压。

    “你死了。”

    冷不丁的,听到墨上筠冰冷的声音。

    不急不喘,没有紊乱的气息。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墨上筠和秦雪都已站定,两人相隔着一定的距离,而墨上筠手臂放平,手里抓住一把军刀,军刀刀尖径直抵住秦雪的左胸。

    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燕归看着墨上筠的侧影。

    阳光从斜上方洒落,墨上筠立于光线之中,眸色清冷,眉头轻扬,夹杂着几许挑衅,唇角轻轻勾起,一抹自然流露的张扬清晰展露。

    身影颀长,气质闲散。

    帅的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相比之下,被众人追捧的秦雪,此刻却显得有些狼狈,有细汗从额角渗透出来,脸色微红,呼吸微重,笔直站着,垂落的双手紧紧握起,视线冷然地盯着墨上筠。

    这是平时的秦雪,绝不会展露出来的一面。

    墨上筠唇畔笑意加深,手指一勾,将军刀的方向一转,随后顺其自然地将军刀收了回来。

    秦雪依旧紧紧地盯着她。

    一旁观看的秦莲,脸色惨白,不可置信地看着墨上筠。

    杜桂花一脸惊讶。

    郁一潼神情淡淡,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

    军刀入鞘,墨上筠转过身,朝另一边的言今朝等人看了一眼。

    那边的战斗,也进入了尾声。

    言今朝必胜无疑。

    果不其然,不到半分钟,元曲和尚元廷齐齐倒地。

    言今朝倾身向前,一把军刀抵住了尚元廷脖子,他盯着尚元廷,一字一顿:“你死了。”

    话音落却,朝一旁扫了一眼,军刀又朝远超袭了过去。

    “等等。”

    墨上筠出声,懒洋洋地打断他。

    闻声,言今朝一顿。

    起身,冷冷朝这边扫了过来。

    两人视线对上。

    墨上筠打量了言今朝几眼。

    男兵前三,大部分项目,都排于第一。

    但是,如尚元廷一样,沉默寡言、不善交流,唯独跟人不一样的是,这人有事没事就喜欢加练。

    除了平时的考核和吃饭睡觉,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拿来加练。

    墨上筠对他有印象,也是基于这一点。

    耸肩,墨上筠道:“留一个。”

    言今朝看了元曲一眼,浓眉微皱,“给个理由。”

    墨上筠却没看他,而是朝燕归看了过去,“一顿饭。”

    “今朝,”燕归立即一个哆嗦,回过神来,连忙朝言今朝走了过去,“今朝,放了他吧,元曲还挺好玩的。再说了,一下少了这么多厉害角色,下一阶段怎么玩嘛。”

    言今朝沉着脸,看了看他。

    最后,把军刀收了回去。

    几乎就是在军刀入鞘的那一瞬——

    他们听到了信号弹被拉响的声音。

    众人一时反应不及,朝声源的方向看去。

    只见墨上筠的方向,忽然有一道红色烟雾,冉冉升起。

    ------题外话------

    为了写到墨墨弃权这里,简直累哭。

    字数有点多,不过总算写完啦。

    通知一下:瓶子接下来一个月会有点事,所以打算接下来每天两更,稳定时间。

    第一更:上午十点。

    第二更:下午二点。

    么么哒,望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