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6、墨上筠是去打杂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一如既往,墨上筠顺利躲过燕归的扑倒。++

    随手拉了个人过去,竟是拉的陷入沉思的黎凉,两人正好撞了个满怀,抱在一起,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墨上筠扶额。

    “去去去,别捣乱。”

    燕归嫌弃地拨开黎凉,然后迅速来到墨上筠身边。

    只要不动手动脚,一切好说。

    被嫌弃的黎凉,默默地看着墨上筠和燕归离开,表情有些古怪。

    “黎排长,”向永明幸灾祸地来到黎凉身边,“不是我说,就燕归这个人精,你我加起来,都斗不过燕归。不好的事,咱们还是甭想了吧。”

    “向永明。”

    黎凉低声喊他,语调阴沉沉的。

    “啥?”向永明纳闷。

    黎凉抬起手,跟向永明勾肩搭背的,“你没有忘了,你的排长也在吧?”

    向永明:“……”

    不知怎的,忽然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

    “向永明。”

    林的声音从身后幽幽飘来。

    向永明盯了黎凉一眼,紧随着反应过来,立即往一旁弹开几步,转过身,恭恭敬敬地看着自家直系领导:“在在在。林排长,有什么事吗?”

    “没事喊你一声都不行?”林轻轻蹙眉。

    “不不不,你喊多少声都行。”

    向永明油腔滑调道。

    在连队里,林可是出了名的冷面煞神,虽然在墨上筠面前被打压惯了,但自己的兵面前,还是有绝对威慑力的。

    “一边去。”林不喜地收回视线。

    在向永明这里问消息……特别费劲。

    “得令!”

    向永明立即应声。

    然后,飞似的溜没了影。

    见他走后,又扫了眼转身离开的安辰,林确定附近没人后,才朝黎凉走近。

    “你跟墨上筠不是一个组的,怎么一起来了?”林直截了当地问。

    黎凉挑眉。

    果不其然,张口就是问墨上筠的事。

    “路上遇到的。”

    做了个总的介绍,再看了眼林明显好奇地神色,黎凉无奈,将所知的、有关墨上筠的情况,全然跟林说了一遍。

    做了这么久的同事,当然清楚墨上筠在林心里的地位,也知道林一直将墨上筠当成奋斗目标。

    有关墨上筠的任何事,林都很意听。

    莫约花了五分钟,黎凉将情况说了一遍,紧随着,又花了点时间,跟林说了一下路上跟墨上筠提及的四月集训,甚至包括他接下来的计划。

    听到最后,林看着黎凉的眼神,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半响,才吐出一句,“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

    黎凉耸了耸肩,“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

    一句话,把所有的黑锅都甩给了墨上筠。

    沉思片刻,林最终点头:“行,我加入。”

    *

    终点处,是一块宽广的空地。

    中间,搭建了两顶帐篷,全部是教官、助教所在的。帐篷外是几辆卡车,供应生活用品,但跟他们这些学员都没有任何关系。

    赶过来的澎于秋,很明确地跟他们表示——

    今晚12点之前,他们只能在空地上等待,甭管外面是下雨、下雪还是下冰雹,他们都得在外面。

    当然,他们若是想打牌、丢手绢、捉迷藏等游戏,也随便,反正不会有人来阻止。

    前面的规矩,学员们都听了。后面的建议,所有人集体忽略,甚至都没人搭理。

    墨上筠被燕归拉着,一起坐在草地上,肩并肩看着黑压压的乌云和闪电,感受着豆大雨点砸在身上的生疼和震耳欲聋的雷声,顺带听一听燕归八卦一下这几日在野外生存发生的事。

    从第一日说到刚刚。

    从昏暗的天说到彻底天黑。

    墨上筠在中间,冒着雨睡了一觉,不客气地拿了燕归的外套当被子,披在了肩膀上。

    为此,燕归表示有点小荣幸,但没有让墨上筠知道。

    晚上,雨水还在下,地上满是水坑。

    墨上筠就眯了会儿,很快就清醒了。

    如此恶劣的环境,纵然她有金刚不败之身,但只要有点知觉,都不会真的睡着。

    “燕归。”

    营地发放了晚餐,黎凉和林刚去领了,就朝这边走过来。

    “哟。”

    燕归朝他们摆手,打了声招呼。

    “人人有份。”

    黎凉晃了下手中袋子里装的俩馒头,朝燕归提醒道。

    “是吗?”燕归有些惊讶,感慨教官这帮吸血鬼也有良心发现的一天,当下他站起身,朝墨上筠道,“墨墨,你等会儿,我去拿馒头,马上回来。”

    说完,就一阵风似的没了人影。

    这时,黎凉和林都已经走近,来到墨上筠面前。

    墨上筠懒懒抬头,微微眯起眼,打量了他们一眼,随后挑眉,“怎么,有事?”

    “墨副连,我跟林排长都在,也就我们俩在,我觉得您可以说一下被选中的名单了。”

    黎凉居高临下地站着,一本正经、颇为严肃地朝墨上筠说道。

    林在一旁补充道:“虽然张排长不在,但我们一致认为没有什么影响。毕竟我们就三个排长,不可能所有排长都离开连队。据我们分析,这事跟张排长并没有什么关系。”

    两人各自都说一番话,但基本都是同一个意思——

    按照墨上筠先前找的理由,一一进行反驳和完善,重点在于让她跟他们俩说被选中的名单一事。

    墨上筠玩味地勾了勾唇。

    就这么点小事儿……简直服了他们了。

    “坐。”

    指了指前面,墨上筠随意道。

    黎凉和林对视一眼,几乎保持动作一致,在墨上筠面前盘腿坐下。

    “这是您的。”

    黎凉非常真诚地将一份馒头晚餐递给墨上筠。

    墨上筠笑了一下,没好气地将那份晚餐给拿了过来。

    “简单说一下,”感觉到手指有些僵硬,墨上筠动了动几根手指,随后道,“时间,4月3日到7月3日,三个月的集训,为年底要组建的一支新的特种部队做准备。”

    “我们侦察营,3个名额,每个连队分配1个名额。一连和三连暂且不说,我们连十个人,确实有你们俩。”

    说到这儿,墨上筠顿了顿,大致将名额说了一遍。

    “不对。”

    林第一时间提出了异议。

    “怎么不对?”

    墨上筠莫名其妙地扫了她一眼。

    “二连1个名额,你刚说的人数,加上我和黎凉,正好十个。你不是也去吗,怎么没有在名额范围之内?”

    “我嘛……”墨上筠耸了耸肩,“我去打杂的。”

    “怎么可能?”

    林冷下脸,直接将她的回答给否定了。

    墨上筠掀了掀眼睑,看着她,颇为语重心长地道:“这人呢,得学会接受现实。”

    林:“……”

    黎凉:“……”

    过了好一会儿,林还是执拗道:“我还是不信。”

    “这是你的自由。”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说着,随后拿着手中的馒头,从草地上站起身。

    林和黎凉互看一眼,打算跟着起身。

    但,一道轻悠悠的声音忽的从头顶飘下来——

    “先别急着起来。”

    两人登时一顿。

    “既然提到了咱们连队,好像是很久没有好好训练一下你们了,要不这样,临时考验一下你们的定力。”墨上筠松开手中庄馒头的袋子,随后扫了眼腕表,道,“坐一个小时吧,提前一分钟,一百个俯卧撑。”

    说着,墨上筠还摇了摇头,“难得抽查一次,算你们简单一点。”

    黎凉:“……”

    林:“……”

    两人的脸色阴晴变化,视线紧紧盯着墨上筠,眼底燃烧的火焰愈发的旺盛。

    久违了。

    这种想揍死墨上筠的愤怒感……

    真心好了伤疤忘了疼,墨上筠一段时间不虐他们,他们就只顾着想着墨上筠的好了。

    “怎么,不高兴?”

    咬了口馒头,墨上筠朝他们轻挑眉头。

    “报告!”黎凉喊了一声。

    “说。”

    “我觉得,”黎凉不假思索道,“还可以加向永明一个。”

    墨上筠微顿,不由得扫了眼在附近偷偷旁观的向永明,继而笑了,“准了。”

    “我去叫他!”

    黎凉非常积极地站起身。

    不远处,向永明忽然感觉到一股凉彻心扉的寒意。

    感觉……被什么人给出卖了。

    *

    夜色渐深。

    不知何时起,磅礴大雨渐渐转化为毛毛细雨。

    同时,各个小组的学员,都陆续地赶到。

    但是,一个个的,都狼狈不堪。

    多少都摔了跤,身上滚满了泥泞,甚至有些人都成了泥人,纵然有雨水的冲洗,他们身上的痕迹也很明显。

    然而,就算如此,他们也都迫不及待地去排队领晚餐,在丛林里过了那么久,活的跟个野人似的,没有什么丛林生活经验的他们,有时候一整天都弄不到什么食物,只能吃先前发放的大米充饥。

    这个时候,他们所有的食物早已吃光,饥肠辘辘的,姿势迫不及待地去领食物。

    墨上筠吃了俩湿漉漉、冷冰冰的馒头。

    又被燕归拉着说了会儿。

    谈及秦雪那个队伍时,墨上筠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名为“元曲”的学员身上。

    不仅是先前听过宋词,所以对元曲有点印象。

    可以说,她最初知道的,还是“元曲”这人。

    元曲,估计是一新兵,北方的,身高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目测一米九往上。长得还行,绝不是小鲜肉那般的模样,反倒是很成熟、硬朗的长相。

    在第一阶段,墨上筠对这人有点印象。

    原因是名字很特殊。

    也就关注那么一两次,因为——

    速度比她还慢。

    最初,她潜意识觉得,元曲会被淘汰。

    渐渐地,极其诡异的发现,这人竟然一直在。

    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从化课成绩到野外生存训练,每次都是从垫底的成绩、让人根本不放眼里的存在,默默地成为踩线合格的不起眼一员。

    存在感低得可怕。

    让墨上筠能问上一句的是,这人竟然还坚挺地站在第二阶段结尾阶段。

    “元曲啊,”提及这人,燕归也是一脸的莫名,“这人简直是一奇葩。他跟我一个宿舍的,最开始吧,我们都觉得他会被淘汰,结果你猜怎么着,踩在最后过了第一阶段的考核。先前上课吧,他一个上午,一个知识点都没搞懂,笔记也做的不像话,后来找同组人补习了一下,妈的,竟然又一次踩着线过了。”

    说到这儿,燕归就一个劲摇头,“我还特地试过了,他真没跟你一样隐藏实力。就是学东西快,加上肯努力、踏实,就这么一直垫底地过了。”

    “哦。”

    墨上筠点了点头。

    能够从被人一口咬定过不了的程度,到一直垫底通过考核……也算是一种实力。

    “还有啊,”燕归兴致勃勃地补充,“你知道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叫宋词的吧,真别说,这俩还是从小长到大的兄弟,我还打听过了,有一个叫唐诗的,也是他们的青梅竹马,四月集训的时候会参加。你说逗不逗?”

    “……”

    墨上筠嘴角微微一抽。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嘿嘿,”眼角余光瞥到两抹身影,燕归忽的笑了笑,朝墨上筠眉飞色舞道,“有俩熟人,来了。”

    挑眉,墨上筠顺着他看的方向扫了眼。

    夜色一派漆黑,好在他们站的离帐篷不远,附近亮着几盏照明灯,那两人一走近,他们的视野就不存在障碍。

    燕归所说的,正是秦莲和白芃二人。

    眼下近十点,两人不知合适出发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两人走来的这一路,并不顺利。

    两个人身上都滚满了泥土,秦莲的状态稍稍好了点儿,但白芃几乎摔得很惨,得靠秦莲搭把手才能往前走。

    两人慢慢地晚餐发放的地方走,路过墨上筠和燕归时,似乎感知到了他们的存在,不约而同地朝这边看来。

    墨上筠和燕归也是浑身湿透,但跟她们俩的狼狈模样相比,完全称得上是干净优雅,连裤脚的泥泞都被雨水冲刷干净,两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们回来啦。”

    燕归朝她们咧嘴笑了下,同时非常热情地朝她们摆了摆手。

    墨上筠双手抱臂,懒洋洋地看着对面两人,没有打招呼,全然是冷眼看戏的模样。

    这态度,看的秦莲和白芃怒火中烧。

    但是,又无从发泄。

    墨上筠确实有说过,下午的雨会一直下,不如早点走。

    她们俩若是因此事跟墨上筠争执起来,完全是在打她们自己的脸。

    如此愚蠢之事,她们俩自然不会去做。

    燕归想了下,偏过头,朝墨上筠看了眼,眼睛不经意间眨了眨。

    墨上筠点了下头。

    燕归便径直朝两人走了过去,开始关照两个被摔得惨不忍睹、经历了各种挫折的女生。

    墨上筠闲闲地看着。

    心想,倘若这个时候,秦莲还信任燕归,她对燕归糊弄人的本事,就得重新估量了。

    *

    午夜,12点。

    澎于秋和萧初云准时现身。

    陆续的,有两个学员拖延了一两分钟抵达,全部被萧初云让人给拖走,取消继续参与考核的资格。

    在这次野外生存训练的考核里,在列队中战列的有89人。也就是说,自动弃权和还未抵达的学员,共计有23人。

    说实话,就墨上筠看来,这比例还算好的。

    不过,教官用空包弹射中学员,却允许一直逃下去的规定,本来就算是作弊了。

    不然能剩下的,寥寥无几。

    “恭喜各位,通过了这一次的野外生存考核,”提着喇叭,澎于秋懒洋洋地来到列队前面,顿了顿,抬高声音道,“不过,第二阶段的考核,还剩下一天的时间。先前说好了,小组对抗赛。现在,就让我来介绍一下情况。”

    有下雨的声音,但落到每个学员耳里的,只有澎于秋的声音。

    对抗赛,从今日上午12点半开始,到下午4点结束。

    装备:匕首。

    规矩有四条。

    一、禁止伤害到学员,当然合理范围内是允许的;二、按照先前的小组进行行动,一人存,全组存。全组‘牺牲’,等同于全组被淘汰;三、组员之间可以一起行动,也可以单独行动,对他们的行动方案,没有明确规定。四、在对抗赛期间,不会有教官参与,但有教官监督。同样的,想弃权的话可选择发射信号弹。

    澎于秋简略地将规矩说完。

    “范围就在方圆五公里的地方,”澎于秋扫了眼时间,又看向这帮疲惫不堪的学员,道,“现在,给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散开,二十分钟后,开始对抗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