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4、这笔账,下个月慢慢算【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大雨磅礴,电闪雷鸣,雷声轰轰。章节更新最快

    墨上筠笔直而立,静静地看着面前面色扭曲的白芃。

    一瞬,眉头轻蹙,继而舒展开。

    当一个人对你心存偏见、认定你无法做成某件事的时候,再多的解释和争辩也没用。

    再者,计较这种问题,不仅毫无意义,而且极其无聊。

    “搞笑了,搭建一个庇护所,算什么功劳?”向永明往前走了几步,极不服气地跟白芃争辩,“就你这种做什么都不行的,目光狭隘,才会将提前抵达、搭建庇护所当做是一种荣誉。”

    “呵,那我就是目光狭隘了,”白芃冷笑了一声,“但是,不是自己做的,又强行加在自己身上,又算什么?是不是不要脸?”

    本来只是烦躁不甘心的向永明,听到她这话,立即怒火中烧。

    黎凉及时拉住他,示意他不要太冲动。

    向永明气愤地咬牙。

    虽然墨上筠不厚道,在连队的时候,他只要做错一点事,墨上筠就会针对他、提高训练量等,但是,也确实因为墨上筠的帮助,他才能大有长进,被选中来参加三月考核。

    怎么说,出门在外,还是偏帮墨上筠的。

    眼下有人污蔑她,说话还这么难听,他当然觉得窝火。

    本想息事宁人的墨上筠,看到白芃那咄咄逼人的嘴脸,摸了摸下巴,只觉得好笑。

    满不经意间,嘴角轻轻勾勒出微妙弧度,泛着冰冷的寒意。

    这时,没有发现墨上筠异样的黎凉,浓眉紧锁,上前一步,视线锁定在白芃身上,“你个小姑娘,说话不要太绝对了,免得打了自己的脸。”

    黎凉自幼生长环境不错,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遇到过几个蛮不讲理之辈。

    他能讲理,也会讲理。

    但是,跟白芃这等人说话,只觉得无力。

    他一直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如此肯定自己的猜测,反复她一厢情愿的“以为”就等于是事实,而且能扯出无数个证明“她以为”的理由,说的就跟真的一样。

    要命的是,这种“她以为”,不仅带有主观猜测的情绪,还夹杂着一定的恶意成分。

    就是那种“见不得你好”“你应该做不到,所以你是假的”“反正没有绝对的事实,我猜的就一定是正确的”类似的观念。

    他曾尝试过跟这样的人讲理,但每次都是失败而归。因为同这样的人说话,等同是鸡同鸭讲,各说各的,完全无法进行平等的沟通。

    前几日,黎凉就不是很喜白芃各种自私自利、自以为是的观念和行为,但那时有娄兰甜在一旁拉着,好歹也没有起争执。

    但现在……

    一侧。

    安辰的脸色也不好看。

    秦莲却在低眉沉思,思考墨上筠搭建庇护所的可能性。

    如果墨上筠的速度快到这种程度……

    简直恐怖。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打的是谁的脸。”

    白芃双手抱胸,下巴微抬,对自己信心十足。

    “黎凉。”

    墨上筠懒洋洋出声。

    黎凉一愣,立即应声,“在。”

    偏过头,看了黎凉一眼,墨上筠淡淡道:“去庇护所上面,把我的背包拿来。”

    诶?

    一时没反应过来,但黎凉注意到墨上筠没有背背包后,很快联想到什么,便压抑不住眉目间的喜色,应声:“是!”

    “背包?”

    白芃疑惑地念出这两个字,隐隐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吧?

    怎么可能!

    心里极力否定,白芃的视线紧紧锁定在黎凉身上,眼睛都没眨一下,欲要确定真伪。

    现实非常残忍地扇了她两耳光。

    黎凉几乎不需要费劲,随便掀开最上面一层白的树枝树叶,就找到了藏匿于其中的背包。

    看到背包的那一瞬,白芃的脸色登时惨白,一脸的不可置信。

    她愣住了,脑海一片空白。

    然,墨上筠这种性格,既然被惹毛了,就不会轻易给她台阶下。

    拍了拍手,墨上筠慢慢往前走了两步,来到白芃身侧,手一抬,手肘放到了白芃的肩膀上。

    那漫不经意的动作,于白芃来说,如难以想象的重量压在肩上,立即疼得她面色扭曲。

    她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开。

    可是,那紧紧压在肩上的力道,却让她连动弹分毫都极其为难。

    “现在打了谁的脸?”

    墨上筠微微靠近她,看着她难受的表情,慢条斯理地问。

    挨着她耳畔飘来的声音,伴随着雷声、雨声、风声,却无比的清晰,字字如重锤一般砸向她。

    白芃张了张嘴,嘴唇轻轻颤抖着,“不,不可能的,你不可能这么早到的。”

    白芃念念有词。

    紧随着,她似是恍然大悟,一偏头,瞪向墨上筠,“绝对是你比我们先一步赶到,事先把背包放到里面的!绝对是!”

    “这么会自欺欺人,”墨上筠另一只手伸向她,食指勾住她的下巴,让她正面对上自己视线,墨上筠勾唇,字字顿顿,似乎有些庆幸,“还好你不是我的兵。”

    白芃猛地一震。

    本来下意识想回,才不稀罕当她的兵。

    可是,对上墨上筠那黑亮摄人的眸子,嗓子眼痒痒的,明明有辩驳的话想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随后,她的视线落到墨上筠的领章上。

    一杠三星。

    明明天色阴沉、光线昏暗,可她却忽然觉得,那两个领章无比的刺眼,能将她的双目刺瞎似的。

    黎凉拿着背包走过来。

    向永明一回头,便笑嘻嘻地朝他呲牙,手偷偷地指了指白芃和墨上筠的方向,然后在背地里竖起了个大拇指。

    意思是:还是墨副连的武力值好使。

    黎凉目光沉沉的朝那边看了一眼。

    冷不丁的,怒气消减了许多,竟然还有那么点同情白芃。

    墨上筠的厉害,很多时候,不需要跟人交手,就能让人轻易感知。

    有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说话的语调,都能让人从心底深处产生惧怕。

    毕竟是被墨上筠训过、骂过、威胁过的,黎凉对此深有感触。

    “够了。”在气氛陷入极度尴尬之际,秦莲深吸一口气,看着白芃,一字一顿道,“白芃,跟墨上筠道个歉。”

    “我……”

    白芃一出声,便犹豫起来。

    跟墨上筠道歉?

    多掉面子!

    而且,她是支持秦雪的,身为秦雪的妹妹,秦莲竟然不帮她……

    想至此,白芃愈发不甘心起来。

    “哦?”墨上筠悠悠然挑眉,紧随着偏了下头,朝黎凉和向永明的方向扫了眼,勾唇问,“你们说,该不该道歉?”

    “该!”黎凉点头。

    “必须道歉!”向永明尤为积极地点头。

    事实上,一个道歉,还不足以消除他们俩的怒火。

    长了一张嘴,就平白无故地造谣,哪有这样的?

    如果不是墨上筠的背包放在那里,无法证实自己,岂不是任由白芃污蔑了?

    “那行,”墨上筠松开白芃的下巴,“两个选择,一,好好道个歉,这件事,我既往不咎。二,记下这笔账,下个月我们慢慢算。”

    下个月?

    白芃眉目微动。

    难不成,墨上筠也是四月集训中的一员?

    妈的,又要碰到她?!

    想至此,白芃咬了咬牙,可“对不起”这三个字,在对墨上筠心怀敌意之际,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后,白芃咬牙切齿,愤怒地盯着她:“算就算!”

    “行。”

    墨上筠爽快应了。

    手一松,力道从白芃的肩膀处消失。

    白芃一愣,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眼墨上筠,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选择,便让墨上筠松开了她。

    是……不敢动手?

    但是,就算到了下个月,墨上筠跟他们一样都是学员,所谓集训,规矩应当更严格才是,墨上筠又怎么跟她“秋后算账”?

    心里隐隐藏了疑惑。

    最后,白芃也只当是墨上筠不敢跟她动手。

    说什么“下个月慢慢算”,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

    ------题外话------

    身为教官的我墨,表示:白姑娘你还是太天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