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2、你这是恼羞成怒吧?!【四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随着倪婼“啊——”地一声惨叫,娄兰甜偏过头来,眼睁睁地看着倪婼掉落下去、消失在视野里。

    她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抓倪婼,不曾想,连衣角都没有触碰到。

    娄兰甜愣怔在原地。

    视野见不到了,却清晰能听到山坡上滚动的声响,一声声惨叫,全然落入耳中,带着让人心寒的凄凉。

    她保持着伸手的动作。

    直至山坡下面,久久没有声响。

    雨水淅沥地下着,砸在树枝、树叶上,啪嗒啪嗒的声响,砸在土地上,冲刷着所留下的一切痕迹。

    娄兰甜下意识想跑。

    当做没有见到倪婼,没有跟倪婼一起跑,当做倪婼是在慌乱逃跑中不小心摔倒下去的。

    可是,她刚往后退了一步,就想出了无数个破绽。

    光是倪婼指正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无可辩驳。

    渐渐的,娄兰甜冷静下来。

    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随后往前一步,胆战心惊地朝下面的山坡看去。

    这是一个斜坡,不算高,却很陡,中间生长着很多灌木,遮掩着下面的情况。

    倪婼是从上面掉下去的,中间压倒了好些灌木,一路往下的痕迹极其明显,甚至沿路还能见到泥土里手指抓痕、根浅的灌木被连根拔除的痕迹。

    娄兰甜看得头皮发麻。

    压了压内心的震撼,娄兰甜口干舌燥,想了想,一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和雨水,牙齿咬了咬,直接沿着山坡、踩着灌木往下爬。

    下面情况不知怎么样。

    但是,不到二十米的高度,倪婼若是有抓住灌木缓解力道的话,应当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从一边绕道下去,时间一长,极有可能发生意外。再者这里的土壤疏松,雨水下大,发生泥石流都不是没有可能。

    必须抓紧时间找到倪婼,查看倪婼的伤势。

    想到这儿,娄兰甜适当地加快了下斜坡的速度,心一急,动作就不够稳,好几次娄兰甜都没有稳住,直接往下滑,好在周边的灌木够多,她险险地抓住周围的灌木,才算是稳住。

    然而,一路往下,她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泞,狼狈不堪,手指好几处刮伤,鲜血与泥泞混合在一起,惨不忍睹。

    斜坡对面,某高处。

    闻声赶到的墨上筠,微微低下头,将娄兰甜下山坡的窘状看在眼底,不由得抬手摸了摸下巴。

    这人呐,一慌张就容易走弯路。

    就距离斜坡不远处,分明有一条道往下走,偏偏冒着险,从正中间走下来,还真是……

    *

    费了好大的功夫,娄兰甜总算从斜坡上滑了下来。

    很快,她站起身,四处张望,浑身泥泞的倪婼迅速映入眼帘。

    倪婼就躺在地上,身下是灌木和杂草,并不平坦,应该很硌人,可倪婼却没有挣扎,眼睛轻轻磕上,脸色惨白惨白。

    她的额头有磕伤,擦破了皮,有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来,并不多,一下就跟雨水混合在一起,不再见任何红色。

    她的身上,全是泥泞,作战服将她这人紧紧包裹,看不清她身上的伤口在哪儿,而露出来的两只手,有两处被刮伤,很大的伤口,应是在石块上划伤的,出奇的没有流血,只能看到绽开的皮肉。

    触目惊心。

    见到这样的倪婼,娄兰甜愣了好一会儿。

    最后,她艰难地抬起了腿,一步一个脚印,缓缓地来到倪婼身边,蹲下。

    她拍了拍倪婼的脸,一声声喊着“倪婼”的名字,过了好一会儿,直至倪婼的脸被拍红了后,倪婼才皱了皱眉,从昏迷中缓缓醒来。

    “怎么样,伤到哪儿了?”

    眼见着她转醒,娄兰甜心下一喜,松了口气,也不顾的其他,连忙朝她询问道。

    倪婼懵了懵,眼睛缓缓睁开。

    隐隐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意识渐渐复苏,同时,浑身疼痛到不行,她的眉头下意识皱起,痛苦的呻吟。

    然,睁眼的刹那,却见到了娄兰甜。

    看清楚娄兰甜,倪婼的神情,刷地冷了下来。

    “滚,不用你假惺惺。”

    一字一字,冰冷而仇恨的话语,从嘴里说出来。

    倪婼盯着娄兰甜,满怀恨意。

    娄兰甜浑身一僵。

    顿了顿,她轻轻张口,没有半分强硬,“我不是故意的。”

    “你觉得我信吗?”倪婼冷笑。

    然,这一抹冷笑,只持续了一秒。

    浑身剧痛,仿佛每一块肌肉都在叫嚣着疼痛,倪婼顿时皱起了眉头,生理眼泪冷不丁占据眼眶,让她视野模糊起来。

    好疼……

    疼得她好想哭……

    倪婼紧紧咬着牙,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

    “伤哪儿了?”娄兰甜没心思跟她计较,见她面色不对劲,连忙问着。

    倪婼没有说话。

    死撑着,抬眼瞪着娄兰甜。

    娄兰甜微顿,片刻后,她哑着嗓子道:“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现在这样,计较这些也没有意思。有什么恩怨,等你离开这里再说。”

    微顿,倪婼眸色微动,眼睑渐渐垂下来。

    有眼泪从眼角滑落。

    她道:“左腿,应该摔断了。小腹,左肩,特别疼。”

    娄兰甜闻声,立即去给倪婼检查这三处伤势。

    左腿碰不得,一碰倪婼就哭着喊着叫疼,小腹和左肩两处,全是淤青,摔得不轻,左肩不知是否伤到骨头,而小腹,肉眼去看,也不清楚是否有内伤。

    任何伤口,一碰,倪婼就喊疼。

    而且,是真的疼。

    娄兰甜只是给她检查完,倪婼就疼得浑身是汗,汗水雨水夹杂在一起,导致她的体温迅速流失。

    娄兰甜衡量再三,最后盯着倪婼看了几眼,沉声道:“你这伤势不能这么处理,我们也没有急救箱,必须去医院治疗。”

    “医院?”听到这两个字,倪婼便反应大了起来,眼睛发红、面目狰狞,她咬牙切齿,“你还说不是故意的?看我不顺眼,故意把我推下来,因为伤势被迫退出——”

    到最后,倪婼流下两行清泪,几乎是撕心裂肺地质问:“娄兰甜,你还是不是人啊?”

    歇斯底里的喊叫,声音之尖锐,将娄兰甜的耳朵震得有些幻听,一次又一次的回音,连这山谷里响亮的雨声都似是远了,像是被什么遮掩住,隔了好远的距离。

    娄兰甜身形僵了僵。

    倪婼的话还没结束,“被我说中了吧,心虚了是不是?你有本事就现在结果了我,不然我一出去,肯定举报你!娄兰甜,我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的!”

    “够了!”

    冷不丁的两个字,带着极端的怒火,娄兰甜眼神凶狠,冷冷地盯着倪婼。

    这声音,足够有气势。

    倪婼被吓住,还真的闭上了嘴,神色有些发懵。

    微顿,倪婼心一横,料定娄兰甜不敢真的结果了她,没好气地道:“你这是恼羞成怒吧?!”

    话一出,气势俨然降了不少。

    娄兰甜没有答话,剜了她一眼,随后将自己的背包取下来,在倪婼奇怪的注视下,把拉链拉开,拿出自己的信号弹,不假思索地打开。

    当即,一阵红色的烟雾,从大雨中升起,缓缓升至天空。

    倪婼有些不明所以。

    只见娄兰甜将手中的信号弹往泥地里一插,随后盯着倪婼,“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没有害你的意思。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内心阴暗的。没错,是我的失手,导致你受伤,这是我的不对,我也愿意承担后果。”

    顿了顿,娄兰甜冷着脸,继续道:“既然你因为这件事无法继续参加考核,我陪你!你弃权,我也弃权!我不想欠别人的,尤其是你这种人。这事我也不会狡辩,到时候如实汇报,什么承担我自己会受着!”

    说完,娄兰甜直接把倪婼的信号弹拿出来,在倪婼愤怒的眼神下,打开了。

    另一道红色烟雾,再次冉冉升起。

    连续两道,标志着两人就此丧失继续参加考核的资格。

    倪婼近乎疯狂地扑上去,可是,手指刚触及到信号弹,人就疼得惨叫一声,分毫动弹不得。

    对面——

    墨上筠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雨水太大,两人的对话,她听得不是很清楚。

    但是,娄兰甜的动作,她却一一看在眼底。

    娄兰甜……

    还行。

    ------题外话------

    既然有人说四更求票,瓶子就……不客气地把票票收下啦。其实瓶子是想五更的,但是白天出去了一趟,买了好多好吃的,就光顾着去吃了。咳咳。

    吼一声,求票求票。

    *

    另外,会不会有人猜到,瓶子安排这个情节,是想表达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