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6、有你这个怕蛇的拖油瓶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请你吃夜宵。哦亲”

    悠悠然三个字,让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谁都知道,梁之琼最怕的,就是蛇。

    刚来时,因为坑他们用的蛇太多,导致他们连续吃了几日的全设宴,而那个时候,梁之琼在他人的劝说下吃了一口。

    仅仅是一口,还没有吞下去,就全部吐了出来。

    结果,那一餐什么都没吃。

    接下来的一日三餐,她宁愿啃白面馒头、吃冷水泡饭,也不肯碰蛇一口。

    怕蛇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果不其然,听到墨上筠的话,梁之琼硬是坐在原地没有动作,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一动不动。

    墨上筠不由得轻笑。

    “一个人情。”

    丝毫不意外,墨上筠懒洋洋出声,预备用筹码来交换。

    “真的?”

    梁之琼立即错愕地朝这边看来。

    而,视线一触及到墨上筠手中的烤蛇,脸色就渐渐地僵住了,明显很是迟疑。

    一时之间,也无法克服这个坎。

    纵使,她一直都很想克服。

    澎于秋说,如果她连这个都克服不了,就没必要当什么兵了。在今后的军旅生涯中,她不仅要面对蛇、触碰蛇、吃蛇,甚至还有可能会生吃蛇。

    他还说,一切为了生存。

    这种说法,梁之琼可以理解,但是难以面对。

    “真的。”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为烤蛇撒上了一层细盐。

    隔着老远,梁之琼闻到香味,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秦莲、安辰、宋词、辛双以及段子慕都在不经意间打量着梁之琼,观察着她的反应。

    虽然都是学员,每个人之间都存在着竞争,但同为军人,这种问题还是希望梁之琼能克服的。

    尤其是,他们之间并没有因这件事,有最直接的利益冲突。

    总能盼着人一点好的。

    “……好吧。”

    看在墨上筠的面子和……还掉一个人情的份上,梁之琼摸了摸鼻子,一派淡定地站起身,径直朝墨上筠的方向走了过去。

    好几双眼睛,都有意无意地落到她身上。

    那僵硬的步伐,极其成功地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情绪。

    一步一步,速度之慢,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最后,梁之琼总算来到墨上筠身边。

    完成最后一个步骤的墨上筠,眼角余光注意到微微颤抖两腿,抬了抬眼睑,再看这人,赫然发现她正抿着唇,一派大气凛然、舍身就义的模样,眼底迸发出灼灼亮光。

    墨上筠无语地收回视线。

    “坐。”

    墨上筠朝旁边一块石头看了一眼。

    “哦。”

    张了张口,梁之琼应得有些许不情不愿。

    墨上筠懒得理她,抬眸盯着她,一直等她规规矩矩地坐下后,才不紧不慢地将手中的蛇切断。

    切了三分之一,全部递给梁之琼。

    眼睁睁看着墨上筠的动作,本想临时反悔的梁之琼,赫然见到墨上筠凉飕飕的威胁视线,冷不丁一个寒颤。

    一时间,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

    梁之琼没有多想,立即将那三分之一的烤蛇接了过来。

    然而,手指刚接触到那软软、焦焦的烤蛇,梁之琼下意识地就想将其丢出去。

    在手指即将失去控制力道的那一瞬,梁之琼抬眼,猝不及防地看到墨上筠在朝她笑。

    绝不是和善、温柔、友好的笑容。

    相反,阴森森、冷冰冰的,好像能在一瞬间,化作冰柱一般刺入她的心底深处,打最深处升起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寒意。

    几乎是下意识的,梁之琼将手中的烤蛇给抓的紧了些。

    手指力道一缩,便陷入了蛇肉中,那感觉,如千万蚂蚁从两支处袭来,一点点的蔓延开……简直酸爽极了。

    梁之琼抖了抖。

    心中恨不得立即将手中烤鱼丢开,可胆战心惊地一抬眼,又见到了墨上筠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当即,只能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将烤蛇往嘴里一扔,狠狠咬了一口。

    嚼了两下,忍着一欲要吐出来的冲动,立即吞了下去。

    “咳咳咳——”

    没有咀嚼过的食物,从喉咙里滑下,梁之琼一时被呛到,咳嗽个没停。

    那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实在是悲惨、可怜。

    然而,在墨上筠冷眼的警告下,没有一人敢上前。

    无形之中,墨上筠身上散发出一股威慑力,让他们潜意识不愿与之对抗。

    咳了好半天。

    气,总算是顺了。

    梁之琼拍着胸脯,坐直了身子,生理眼泪直流,一抬眼,便泪眼汪汪地瞅着墨上筠。

    “还,还吃吗?”

    梁之琼极不情愿地问。

    但是,刚刚好歹没有吐出来,她也不愿就此妥协。

    “吃。”

    墨上筠果断地吐出一个字。

    这一次,梁之琼几乎没有迟疑,在墨上筠的话音落却那一瞬,边一口将剩下的烤蛇全部塞到了嘴里。

    她眼底泛着泪光,有两行泪水滑落下来,却一直在咀嚼,好一会儿后,才将嘴里的烤蛇咽了下去。

    “怎么样?!”

    梁之琼强忍着心理上的恶心感,逞强地盯着墨上筠,一字一顿地问道。

    “两清。”

    墨上筠尤为守信,说到做到。

    梁之琼缓缓吐出一口气。

    却,一点都不觉得放松。

    她心里很清楚,不仅先前的人情没有抵消,就刚刚,还欠了墨上筠一个人情。

    墨上筠这番威胁的行为,归根结底,还是在帮她克服怕蛇这个难题。

    “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合作?”

    停顿片刻,梁之琼冷不丁问了一句。

    “嗯。”

    “什么理由?”

    “有你这个怕蛇的拖油瓶。”

    “……”

    那一瞬,梁之琼听到自己感激的心,噼里啪啦地碎了个彻底,最终只剩下玻璃渣。

    朝墨上筠甩了一个冷眼,梁之琼没好气地站起身,转身就往回走。

    这个时候,连心里的那点恶心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妈的,只想剁了墨上筠。

    不膈应人会死啊?

    墨上筠没有照顾她的情绪,看了眼手中快要冷掉的烤蛇,当即便抓紧时间吃了起来。

    她对做吃的,情趣不是很大。

    一般自己做,都是她能吃就行。至于味道如何,那是在“能吃”之后才会考虑的条件。

    最近口味被阎天邢养的有点叼,所以会在做食物的时候稍稍注意一些,吃的时候也注意了下口感。

    手里的这条烤蛇,在她的注意下,没有烤焦、味道还行,比平时做的提高半个档次。

    难得用心一次,当然要趁热吃。

    至于周围那些有意无意的目光,全然被她给忽略,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懒得丢过去。

    *

    墨上筠的第1组吃了晚餐。

    还是比第2组慢了一步。

    第2组的已经搭建好临时、简易的庇护所,而他们刚吃完、准备商量一下明天的路线。

    至于庇护所……

    呵呵。

    没时间搭建了,随便找个地方将就着过吧。

    讨论路线的过程中,基本都是安辰和秦莲在说,两人各有各的想法和主见,所以有时候意见会发生分歧,这时候边轮到墨上筠出马,指出一个最为恰当的方向。

    有时候是安辰所想的,有时候是秦莲所想的,倒也算不上是偏帮谁。

    商量了三十来分钟,三人才根据仅有的地图路线,确定了明天最完美的路线。

    讨论完,秦莲没来由地松了口气。

    跟这两人讨论……还真累。

    以前,有秦雪在的时候,都是秦雪出主意、做计划,没有秦雪的时候,全权由她来决定。

    没有想到,跟人讨论,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儿。

    “秦莲。”

    墨上筠拍了拍手,站起身。

    “什么事?”

    秦莲狐疑地盯着她。

    第一时间,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墨上筠垂下眼帘,淡淡吩咐道:“你跟安辰守着。”

    “你呢?”

    秦莲皱着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睡觉。”墨上筠简单地丢下两个字。

    转身。

    “你……”

    秦莲张口,想要破口大骂。

    凭什么墨上筠能去睡觉,她跟安辰就要在这里守着?

    有病吧!

    就算是组长,也不能这样自私吧!

    “她说的是轮流守着。”

    没等秦莲将话喊出来,安辰就盯着她,一字一顿地强调道,眸色清冷。

    秦莲一顿,颇为恍然,可表情却算不得有多好,“就算是这样,她也应该说清楚。”

    安辰道:“相信她的话,就不会质疑。”

    扫了他一眼,秦莲冷笑,“你以为,谁都会跟你一样相信她?我又没有跟她合作过,也没有什么交情。你别忘了,在来之前,她还让我成为所有人嘲笑的焦点。你觉得,我凭什么相信她?”

    “我们是一个组的,”安辰神色不变,继续道,“身为军人,不会背叛队友,这是原则。一个组的团结一心,这个你在新兵连的教官,下连队后的连长、排长,甚至营长,都应该说过。”

    “……”

    秦莲没来由一顿。

    军人,队友,团结。

    某一刻,是有那么点触动,右胸腔有那么一块,忽的软了些许。

    但,也仅仅是那么一刻。

    很快的,秦莲的神色便强硬起来。

    “安辰,我不否认你说的这些,”秦莲面若冰霜,冷静道,“但是,你所说的,全都是理想化的。我们是军人,但我们也是人,既然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我既然跟她有仇,这又不是完成什么救人的任务、履行军人的职责,只是跟我们自身前途有关的一场考核而已,我为什么要遵守这些刻板理想的原则?”

    “退一万步来讲,我就算跟她对立,处处怀疑她,除了我们组有损失,国家有损失吗,人民有损失吗?”说到这儿,秦莲冷笑,“你是军官,一下连队就是排长吧,这种话说多了、道理讲多了,可以。去你自己的连队说。我不是你的兵,你不需要给我上思想政治课。”

    ------题外话------

    瓶子前两天在忙着领毕业证,最后老师要检查论格式,拖延了,改好了没错误了,还被别的同学连累,气的跟副院长吵了一架,昨晚被拉去谈心,就没有二更了。

    今天上午领了毕业证,收拾东西准备回来,天黑才到家。

    嗯,解放了,从明天开始保证三更,么么哒。

    下一更,明早十点之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