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3、一切过去与未来,从未得到过她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是离家之前看的安雅。%%%

    安雅是在年前出的意外。

    那个时候,墨上筠并不在京城,她是通过高中班级的微信班群才知道的——备受学生喜爱的安雅、安老师,在一次意外中,救了两个学生,却丧失了两条健全的腿。

    那段时间,群里议论纷纷。

    不过,墨上筠只扫了一眼,算是知道这件事,连打电话慰问都没有。

    想到去见安雅,完全是一场意外。

    那天,墨上筠刚跟墨沧闹了矛盾,打算订机票回沙城,但航班是晚上的,空余的时间有很多,她想了想,就顺带绕道去看了安雅。

    那个时候,安辰不在医院,她只见了安雅。

    安雅失去了两条腿,养伤状态,整个人都有些疲惫,但见到墨上筠后,又欣喜又惊讶,一年多未见,拉着墨上筠念念叨叨的说了很多——就算在学校当她老师的时候,也没有说过这么多话。

    后来,安雅提到了安辰。

    安辰追求墨上筠的事,安雅一直都是知道的。

    身为学生,身为儿子,不管安辰怎么沉默,这种事情也瞒不过一个老师、母亲。

    安雅没有强求墨上筠一定要答应,只是一下安辰的近况——那个寒假,早已跟安雅离异的丈夫离世,安辰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他的葬礼上;安雅在寒假之前受的伤,安辰却等学校放了寒假之后才知道,赶回来后,在病房守了三天三夜;因为要照顾安雅,学校导师给安辰安排的几个机会,都被安辰给拒绝了;安雅的医疗费用不够,安辰一直瞒着安雅去找亲戚朋友借钱……

    最后,安雅说,如果可以的话,墨上筠是否能给安辰一点坚持下去希望,最起码,让陷入迷茫无措的安辰熬过那一段时间。

    一直以来,安辰都是天之骄子,家里从未苛刻过他,生活和学习也未曾对他残忍过,他一路顺风顺水的走到了那一刻,然后,接二连三的打击迎面砸下来。

    纵然懂事如他,当初的他也不到2岁。

    总归要找到点希望,他才能就此坚持下去。

    安雅的请求,墨上筠没答应,也没拒绝,给安雅垫了一些医药费后,走了。

    于是,在沙城的夜晚,偶遇安辰的时候,才会有“交往试试”那一幕。

    从头到尾,安辰安安静静地听完,一声不吭。

    原来,他以为的希望,不是老天给的,而是认为给的。

    他以为的感情,感知不到半点真实的感情,真真切切的,从来没有过。

    到头来,一切不过是施舍。

    刚听时,安辰以为,自己应该会生气。

    可是,听到最后,安辰半点脾气都没有了,所有的情绪都归于平静。

    末了,心里也只剩一句——

    哦,原来是这样。

    一切到头,原来只是这样。

    于是诡异地能够理解,墨上筠的态度、行为。同时,又觉得那些自卑、猜测有多可笑。

    人家根本没有半分感情,你又如何强求那点真情实意的态度?

    “12点,我在前面等你。”

    没有多说,墨上筠看了眼腕表,平静地朝安辰说道。

    安辰笔直地站着,没有去看墨上筠,也没有说话。

    墨上筠走了。

    淡定而从容地走了,前方所有的障碍,于她来说,如履平地。

    安辰依旧站着。

    远处天边,太阳渐渐升高,风和日丽,有光透过悬崖,洒落在这一片寂静的草地上。

    这是崭新的一天。

    良久,良久。

    安辰深吸了一口气,眼睑微微抬起,望向远处的风景,可不知有什么模糊了视线,一时间,天和地,再也分辨不清。

    就这样吧。

    安辰想着。

    一切过去与未来,他都没有得到过她。

    如风景,他走进过,接触过,却带不走。

    隐隐的,安辰想起了“分手”那日——

    五一假期,他被室友坑了,帮一学妹选参考书。在书店门口,巧遇身着便服、拎着一堆资料书的墨上筠。

    那时,安辰有些紧张,又在压抑的情绪中爆发,想试探墨上筠的反应。

    他没做解释。

    墨上筠跟他和学妹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想走。

    这不是百分百的信任,这是……压根不将一个人放在心上的表现。

    长时间的压抑,让安辰怒火中烧,跟了上去,跟墨上筠提出了分手。

    他说,那学妹是他的新欢,他想跟墨上筠分手。

    墨上筠当时一愣,然后轻描淡写:“哦,好啊。”

    好啊。

    干干脆脆,云淡风轻,简简单单,把维系着两人的这一点点关系,全然截断了。

    安辰怒了。

    只是,他没有跟墨上筠发脾气,而是在给学妹选完书回去时,学妹表白,他满脑子想着墨上筠,却答应了学妹。

    他冲动之下的决定,导致,这件事远没有轻易结束。

    不如墨上筠和安辰的交往关系,冷冷淡淡,别人知道了也不会议论,甚至都不会好奇。他跟学妹交往后,最初是他遭受了非议,久而久之,所有的议论都落到了墨上筠身上。

    说墨上筠不是的人,比比皆是,据说辅导员都有所耳闻,特地找墨上筠去聊天。

    那段时间,据说墨上筠一堆麻烦事。

    而他,心知肚明的他,却没有就此站出来,对墨上筠的流言蜚语,哪怕有过一言半语的解释。

    后来,他才知道,是面上温柔可人的学妹在做作梗。

    理由是——维护他,看不惯墨上筠。

    当然,冷静下来后,也分了。

    流言蜚语渐渐散去,转眼大三,可少了,墨上筠跟着导师的时间多了,平时连见一面都为难。

    而那些流言蜚语,对于墨上筠,似乎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但是,却让墨上筠见他,如同陌路。

    墨上筠不是小气之人,但给她造成如此多麻烦的人,能够视而不见,对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宽容。

    *

    12点整。

    墨上筠坐在岸边的岩石上,坐姿慵懒闲散,手上拿着一张地图,微微低着头,正在研究着各种路线。

    时间一到,她偏过头,朝来的方向看去,顺利见到安辰来时的身影。

    他背着包,步伐很稳,迎着光而来,光线稍有刺眼,身影轮廓淡了几分。

    墨上筠看了两眼,就立即收回了视线。

    她跳下了岩石。

    笔直站立,只手放到裤兜里,一手拿着地图来看,不紧不慢地等着安辰走近。

    片刻后,脚步声愈发接近,安辰温润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墨墨,走吧。”

    “这边。”

    墨上筠指了个方向。

    走在前面。

    安辰看着她的背影,眸底有光隐隐浮动。

    依旧是爽快干脆的人。

    他本想道声谢,又想说声对不起,但想了想去,最终还是决定没有说出口。

    他想,墨上筠留给他一定的时间,是想让他自己去做个了结。

    这件事,墨上筠早已脱身而出,于墨上筠来说,一点半点的念想都没有,就连之前的非议,墨上筠都轻而易举地放下了。

    她原谅了他。

    在这件事里,墨上筠这边,也只剩原谅了。

    只有他,泥足深陷。

    而现在,他也该一点点爬出来了。

    他跟上了墨上筠的步伐。

    *

    下午二点。

    营地,帐篷内。

    隔了12个小时,澎于秋终于再度收到了墨上筠的消息。

    他如实将其跟阎天邢汇报:“队长,墨上筠的消息刚有了,比我们料想的要慢很多,刚刚出现在天峡谷。哦,跟墨上筠在一起的,还有安辰。”

    阎天邢正在泡茶。

    动作慢条斯理,纵然澎于秋刻意强调“安辰”,阎天邢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

    澎于秋古怪地看着他。

    啧。

    自从阎天邢夸“领头人聪明”后,他一直抱有疑惑,有意无意地提到墨上筠,想要试探试探阎天邢的反应。

    毕竟——

    不仅他好奇,大家都很关注阎天邢的婚姻大事。

    二十七八,老大不小了……啊。

    隔壁的姜队都偷偷摸摸地找他们商量,让他们试探试探,阎天邢是否有找对象的想法,要不她手里还有点资源,可以连线,让阎天邢去相个亲。

    眼下,试探若是成功了,好歹也有个定锤嘛。

    “重点关注2组。”

    泡好茶,阎天邢漫不经心道。

    澎于秋:“……”

    第2组,有粱之琼……

    队长真不是故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