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0、突如其来的夜袭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倪婼和安辰接过那几根竹笋。哦亲

    每人两根。

    手指捏住竹笋,倪婼垂下眼帘,看着那连根竹笋,手指的力道渐渐收紧。

    墨上筠……

    心里划过这三个字,倪婼微微抿唇,没有吭声。

    安辰低声道了声谢,慢慢地将竹笋给剥开,然后按照墨上筠的方式,折断,分成几段,丢到了水杯里。

    野兔架在篝火上,只需偶尔翻动一下即可,但安辰却很细心,时刻关注着,等野兔烤熟时,竟是一点都没有烤焦。

    期间,谁也没有说话。

    气氛一度陷入沉默中,近乎尴尬。

    安辰拿下烤好的野兔,直接递向墨上筠。

    墨上筠接过,手里忽然多出一把刀,手指勾着手柄,微微一动,军刀就在手里转了两圈。

    “把杯子拿下来。”墨上筠淡淡朝他们道。

    说着,她将自己的水杯拿下来。

    饭香和笋香从杯里传来,气味夹杂着,大抵是熟了。

    倪婼和安辰一言不发地拿起两根树枝,将篝火上的水杯拿起,小心地放到了地上。

    水杯上的盖子被拿开,里面露出煮熟了的米饭和竹笋。

    外观并不怎么样,可是,在一天没有吃过东西后,只要是熟食落到眼底,都让人极有食欲。

    这时,墨上筠刷刷两道下去,将野兔切成三份。

    她用军刀挑着野兔肉,一丢一个准,三份野兔肉分别丢到三个杯子里。

    眼睁睁看到一块野兔肉飞到自己杯子里,倪婼愣了愣,近乎不可置信地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墨上筠。

    墨上筠……竟然会想到她?

    同样见到这一幕的安辰,眸光微微一闪,下意识看了倪婼一眼。

    他以为,墨上筠就算不记仇,也不会给倪婼恩惠。

    没想到……

    顿了顿,看着墨上筠若无其事地吃了口野兔,安辰不由的问道:“味道怎么样?”

    “还行。”

    墨上筠随口答道。

    味道跟阎天邢做的比……总归是差那么一点。

    不过,眼下这样的情况,安辰又是野外生存的新手,烤的时候也够用心了,总不能挑剔。

    倪婼低头,一声不吭的吃饭。

    野兔还好,虽然味道一般般,但也不至于难吃,可杯子里的米饭和竹笋,就难吃到了一定境界。她放的盐有些多,味道很咸,而下面的米饭煮的又有点糊,焦焦的,放到嘴里一阵苦涩。竹笋煮的也不对劲,尽管熟了,也是难以下咽。

    虽然澎于秋说过,在野外,有东西吃总比没有好,长时间在野外行动,需要体力来支撑,只要有补充体力的机会,就绝对不能浪费,更加不能挑剔。

    可是,倪婼还是第一次参加野外生存,以前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在进入部队之前,更不用说,家境虽然算不上多富裕,但家里人总不会饿着她。在进入部队之后,他们那里的伙食都是挺好的,也不会到眼下无法下咽的地步。

    她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忽的一股苦涩和委屈涌上心头。

    再看墨上筠和安辰——

    两人手里的米饭和竹笋,味道应该也不会很好,可是他们却能自觉地吃着。安辰偶尔会皱一下眉头,而墨上筠却连眉头都不会动一下,一口接一口,就跟失去味觉似的。

    “你们不觉得难吃吗?”

    过了半响,倪婼实在难以往嘴里塞吃的,不由得朝两人问了一句。

    安辰看了她一眼,又扫了眼她杯子里的半杯米饭,微微皱眉。

    张了张口,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墨上筠给打断——

    “是难吃,”墨上筠吃完最后一口,将水杯放下来,慢条斯理道,“你若想,可以不吃。”

    倪婼怔了怔,不由得有种挫败感。

    道理她都知道。

    不想吃可以不吃,眼下是她一个人在战斗,不会有人跟连长一样,苦口婆心的劝她吃,给她做思想工作。她也知道,如果这些都没有吃下去,她明天极有可能无法跟上墨上筠和安辰的步伐。

    可是,控制不住的委屈。

    她看了眼墨上筠的领章——一杠三星。

    随后,又看了眼安辰的领章——一杠二星。

    都是军官。

    墨上筠是副连长,安辰是排长。

    才离开十多天,她就控制不住地去想自己的排长和连长,如果是她们的话……肯定会安慰她吧。

    “轮流换班,”简单收拾了下,墨上筠站起身,朝他们交代道,“十一点叫醒我。”

    说完,拍了拍手,径直走向他们事先搭建好的竹子吊床。

    安辰自然不会有异议。

    倪婼心里不舒服,可心知安辰跟墨上筠是一路的,没有这两个人,她也没法继续走下去,自然也不会跟他们撕破脸皮,只能忍着了。

    说到底,吊床的事儿,她也没出多少力气。

    入夜,篝火依旧亮着,枯木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彻,成了另一番别样的夜景。

    *

    十一点。

    安辰和倪婼还没有去叫墨上筠,墨上筠就已经从不稳当的吊床上起身。

    两条修长的腿一抬,就顺利从吊床上垂落下来。

    稳稳落地,墨上筠站起来,慢悠悠地走向这边。

    来到篝火堆旁时,一直静静坐着的倪婼和安辰,双双抬起头,朝她看来。

    “下一个是谁?”轻轻扬眉,墨上筠低眸询问。

    “……我。”

    倪婼站起身来,声音很轻。

    墨上筠耸肩,没有说别的,往旁走了几步,来到了她先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

    在旁站了几秒,倪婼身子僵硬,见两人的视线都没落到自己身上,心倏地沉了沉,尔后自觉地走向了吊床。

    安辰拿着一根树枝,在篝火堆里扒拉了几下,然后扒出几根竹笋出来。

    他用树叶包着,然后递向墨上筠,“煨的竹笋,味道还行。”

    “哦。”

    应了一声,墨上筠将其接过来。

    睡了一觉,虽然睡眠很浅,但刚醒来,也没什么食欲。

    只是长夜漫漫,吃点东西,有点事做,总归能打发下时间。

    将竹笋外面的皮剥开,里面的竹笋肉煨得有些久,有点焉,但味道还算可以,热乎乎的,在这样微凉的夜里,还能暖暖身子。

    如倪婼和安辰一样,墨上筠和安辰也没说话。

    安辰不知道跟墨上筠说什么。

    墨上筠没有心思说话。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

    夜,也一点点地凉了起来。

    “我去拣点柴。”

    零点一点左右,安辰看了眼所剩无几的干柴,站了起来。

    微微抬眼,墨上筠轻描淡写地提醒他,“不必了。”

    安辰一顿,看向她。

    墨上筠左手手肘放到膝盖上,手掌撑着下巴,食指轻轻点着,右手里拿了根树枝,不紧不慢地在地上划着,似是随意的划来划去,可只是打乱了笔画顺序,到最后,安辰清晰地看到两个字。

    埋、伏。

    这两个字,刚落入眼底,在安辰心里惊奇一阵骇然,而,不等他再三确认,墨上筠已经将那两个字不紧不慢地划掉。

    突如其来的震撼消息,让安辰的身形僵了僵。

    附近有埋伏吗?

    什么时候来的?

    他怎么一直没有发现?

    墨上筠让他不要去捡干柴,是觉得埋伏会背地里解决掉他,还是会在短时间内朝他们发动攻击?

    安辰脑海里闪过一连串的疑问。

    但很快,却冷静下来。

    他发现,墨上筠涂掉那两个字后,手中的树枝还没有停下来,聚精会神地观察了会儿,才意识到,墨上筠是在透露“埋伏者”的信息。

    人数、方位。

    三个人,分别在六点、十点、十二点方向。

    讲这些消息一一跟安辰讲完,墨上筠便再次涂掉,之后将树枝丢到了篝火里。

    安辰有些不确定,墨上筠究竟是怎样想的——

    是否要叫醒倪婼。

    是否要事先做准备,商量防御计划。

    是否……

    心思转过。

    安辰还在思虑间,冷不丁的,听到一连串的枪响。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安辰还没有想明白,95式自动步枪的声音,立即从三个方向传来,响彻天际。

    ------题外话------

    买的电脑装了个双系统,问题很多,闹心了一天。

    话说,明天高考呀。

    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话,应该是一部日剧里的,送给你们——

    “入学考试的问题,答案往往只有一个。如果没有找到它,那就是不合格,这真的很残酷。但是啊,人生不一样。人生有很多正确答案。继续读大学是正确答案,不去也是,热衷运动也是,喜欢音也好,和朋友一起玩耍也罢,为了某人而绕远路也是,这些都是正确答案。所以,不要畏惧活着,不管考上还是没考上,都不要否定自己的可能性,你们要挺直胸膛,理直气壮地活着。”

    共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