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9、接下的路,自己走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将取水的任务交给了安辰和倪婼。移动网

    “墨墨,你去哪儿?”

    眼角余光注意到墨上筠的离开,安辰下意识出声,喊她。

    “走走。”

    敷衍又懒散地回答。

    安辰看着墨上筠迎着余晖远去的身影,于她身后拉出又长又浅的影子,背影笼着暖光不紧不慢离开。黑眸里的柔和温暖,一点点的退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喻的失落和伤痛。

    倪婼拿出自己的水壶,将背包放到肩上的一瞬间,看了安辰一眼,不经意间触及他的眼眸,手中动作冷不丁一僵。

    偏过头,倪婼朝墨上筠离开的方向看去。

    那一瞬,竟是恨不起来。

    打心底,生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无力和悲怆。

    “安辰,”有股情绪逼到嗓子眼,倪婼张了张口,直盯着安辰,“你们怎么分手的?”

    到底怎么分手的?

    一个云淡风轻,一个情根深种。

    并且,好聚好散。

    安辰神色微僵,视线从倪婼身上扫过,没有说话,拎着手中的两个水壶,走向一侧的竹林。

    *

    墨上筠按照地图所标记出的路线,一直往前面的悬崖走。

    并不远,加上她一个人走,脚程很快,不到一刻钟,就抵达悬崖边。

    悬崖边是凸起的岩石,周边的树木稀少,刚从茂密丛林里走了一圈,视野一瞬便豁然开朗,入眼的,是如画山水,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山峰,没有烟火气息,山脉轮廓于远处若隐若现,近处是青翠树木。

    有条河从悬崖下方流过,入耳的是缓缓流水声。

    墨上筠是来察看地形的。

    关乎明天的行程路线安排。

    在丛林里,她还没有习惯听从他人的计划,尤其是同行的人里没有实力让她认可的人——安辰也在其列。所以,在有任务在身、有明确路线、有同行人员时,她比较喜欢事先了解下情况,对接下来的路程有个大致的掌控。

    但——

    墨上筠刚踱步来到悬崖边,就见到脚边一块石头上,缠绕着一根藤蔓。

    藤蔓很新,没有干枯,应是刚捆绑好的。

    第一时间想到“秦莲”,墨上筠再往前几步,站在边缘处,低头往下看。

    四五十米的高度。

    有个人挂在半空中,两手死死地抓住藤蔓,脚尖勉强找到一块突起的石头踩住,但身形摇摇晃晃的,并不牢靠。

    墨上筠定睛一看,果然是秦莲。

    藤蔓到了尽头,倘若能再长一点,秦莲便可踩到下面的灌木。

    然后,攀岩而下。

    只可惜……

    “上面是不是有人?”

    悬崖上有细碎的泥土、沙子掉落下来,清晰听到声音的秦莲,迫不及待地抬起头。

    隔着很远,都能见到秦莲的眼睛里,闪烁着希冀的亮光。

    然而,在辨认出崖顶站着的事墨上筠后,秦莲眼底的亮光又渐渐黯淡下去。

    墨上筠,有可能救她吗?

    这个疑惑从脑海里一闪而过,秦莲想到这个同为小组的组员,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她可不了解墨上筠。

    心里的疑惑还没得到答案,秦莲就眼睁睁见到,在悬崖边站了片刻的墨上筠,若无其事地走了。

    当即,秦莲慌乱了,抬高声音喊道:“墨上筠,你回来——”

    嘹亮尖锐的几个字,在空旷的山谷来回响彻,一遍遍的余音,如魔音一般贯穿人耳。

    然,秦莲却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不多时,竟是叫的有几分撕心裂肺。

    她手臂的力量已经消耗无几,勉强靠着求生的意志支撑着,先前处于神经紧绷状态,只想着接下来该如何解除困境,甚至都没想过同行的小组能尽快抵达,帮她脱离眼下的处境。

    可是,在见到墨上筠之后,她所有的冷静和紧绷,在一瞬立即放松了。

    她有了除自己之外的途径——依靠别人的帮助,活下来!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墨上筠却一声不吭,连个条件都没有,就直接抛下她离开了……那一瞬,慌乱和恐惧,冷不丁从内心深处爆发,几乎让她情绪失控、崩溃。

    她叫了足足有五分钟。

    在这期间,墨上筠找到另一根长藤,足足有近三十米长,将其捆绑于同一块石头上。

    然后,拿着卷起来的长藤,来到悬崖边。

    秦莲一直仰着头在喊,叫的嗓子都嘶哑了,猝不及防地看着墨上筠现身,一时噤声。

    墨上筠手一抬,将长藤丢了下去。

    缠成捆的长藤,在重力作用下,于空中一直往下坠落,一根长线在空中缓缓伸直,很快,就落到了秦莲的身侧。

    秦莲顺着长藤往下,赫然发现,这根藤蔓长到她想要的位置。

    甚至,更长。

    于是,慌乱和恐惧被掩盖下去,很快,便是难以形容的惊讶。

    墨上筠刚刚离开,是为了帮她找另一根藤蔓?

    与此同时,上面传来墨上筠清冷的声音——

    “你上不来,”墨上筠一字一顿,“接下的路,自己走。”

    秦莲浑身一怔。

    她抬头,去看墨上筠,可阳光太刺眼,视野有些模糊,她能看到的,是墨上筠转身离开的一抹身影,好似幻觉一般,转眼间,墨上筠就消失在悬崖上,只余空荡荡的一片,狂风席卷,见不到半抹身影。

    秦莲沉默片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费力的伸出手,抓住了一旁的长藤蔓。

    *

    夜幕降临时,墨上筠回到了竹林。

    安辰和倪婼在竹林附近找了两棵树,再劈开一根竹子,两端绑在树上,中间劈成一条条的细竹,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吊床。

    ——这是澎于秋课上讲过的,他们俩倒是学得不错。

    吊床旁,燃着一堆篝火,上面摆放着两个杯子,杯面用一片竹子盖着,有热气从中冒出来,应当是在煮东西。

    墨上筠走近时,动静不大,但安辰正在密切注意周围的动静,听到细微的声响,几乎第一时间抬起头,朝墨上筠的方向看来。

    一见到是墨上筠,安辰冷不丁松了口气,朝她露出几许温和笑意。

    然,再注意到墨上筠手中提着的野兔——

    神色间便只剩惊愕了。

    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食物了?

    这时,倪婼也顺利见到墨上筠、发现她手里提的东西,当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神情复杂,带着艳羡。

    “把它烤了。”

    墨上筠走过来,直接将剥了皮、取出内脏的兔子递到安辰面前。

    “好。”

    安辰不假思索地应声。

    将那只兔子接过来,安辰想找一根合适的树枝,将兔子串起来架在篝火上,可还没来得及行动,墨上筠有一抬手,从背包一边拿出一根处理好的树枝,直接丢给了安辰。

    安辰下意识接过。

    看着手中野兔和树枝,安辰抬了抬眼,去看墨上筠的神情,想要说点什么,可墨上筠已经转过身,没有再理会的意思。

    安辰微微垂下眼睑,隐藏着眸底的些许失落。

    倪婼盯着两人看了片刻,半响,也是低下头来。

    她一直很讨厌墨上筠对安辰的态度。

    安辰想方设法地对她好,或许在墨上筠这里,安辰能帮的忙并不多,可能关心到的地方都会关心。

    如果,安辰哪怕是对自己,有对墨上筠的十分之一好……

    现在,她也不会因嫉妒、愤怒、羡慕而沦落到这个地步吧。

    倪婼紧紧咬牙,控制不住内心爆发的嫉妒。

    趁着天色未全黑,墨上筠又在附近转了圈,等天彻底暗下来时才回来。

    两人抬眼看去,发现她手里多了几根细小的竹笋、几个竹筒,里面装满了水。

    一瞬,倪婼和安辰两人的神色,有些难以形容。

    他们找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将水壶给灌满,多余的一点才放到水杯里煮饭。

    墨上筠就这么会儿功夫,不仅找了竹笋,还找了水……

    在一旁坐下来,墨上筠拿出包里的水杯,在其中加了点大米和谁,然后又剥开两根竹笋,将清脆的竹笋掰成几段后,放到水杯里,再拿了一片竹子盖上。

    水杯被她放到篝火上。

    “喏。”

    拾起地上剩下的几根竹笋,墨上筠一抬手,将其分成两半,分别丢给了倪婼和安辰。

    ------题外话------

    快要讲安辰和我墨的过往啦,~(≧▽≦)~月票在哪儿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