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8、我就勉为其难当个组长【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安辰第一时间朝墨上筠那边走去……

    可,秦莲和倪婼却不相信,仔细看了看地图,秦莲确认是墨上筠那个方向后,才不情不愿地跟上去。

    倪婼的方向感一般,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确定所在的方位,没等她确定正确的路线,就见到三人都已经走开,最后咬了咬牙,连地图都没有看了,直觉相信安辰,便加快速度跟上他们。

    墨上筠的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她似乎是将地图路线印在脑海里,一路上都没怎么去看地图,遇到需要辨别方向的地方,基本只需片刻停留,看一眼天色,就能顺利找到前进的方向。

    好几次,秦莲都在怀疑墨上筠决定路线的真实性,可连续确定了三次后,不得不承认墨上筠在野外辨认方向和记地图这两个方面,能力比她要高很多。

    连续走了四个小时。

    下午,一点。

    长时间跋山涉水,地形极其难走,倪婼累的筋疲力尽,抓住手边的一棵树,喘了几口气,朝前面喊了一句,“我们休息一下吧。”

    前面,墨上筠三人已经走出一段距离。

    听到声音,秦莲第一个转过身来,见到气喘吁吁的倪婼,颇为不喜地皱了下眉。

    能力一般,在他们这一组,绝对是一个拖后腿的。

    不多时,墨上筠和安辰也停了下来。

    安辰看着墨上筠,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按理来说,他们不该丢下队友的,他也相信墨上筠不会,但是,如果墨上筠想的话……安辰只会跟着墨上筠走。

    “十分钟。”

    看了眼手表,墨上筠淡淡出声。

    丛林很安静,纵然隔了一段距离,倪婼也听得清楚。

    见是墨上筠出的声,倪婼颇为失望,同时心情也有些复杂。

    打乱分组的时候,她是打心底高兴的,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重新分组还会碰到墨上筠……

    而且,还有安辰和秦莲。

    这个小组的气氛,从上午到现在,一直都很尴尬。

    秦莲昨晚遭受议论,就算没明着听到,也对此传闻略有耳闻,心里定然是对墨上筠怀有怨恨的,以至于分组后一直没个好脸色。

    就算秦莲没有成功,可一直跟在后面的倪婼,却清楚的发现,秦莲很想要找墨上筠的茬。

    到现在,情绪应该很暴躁,如若抓到机会,铁定会针对她。

    至于安辰,自从她蓄意要让全组淘汰后,更是一句话都不跟她说了,明显对她失望之极。

    而她,也愈发不敢主动找安辰。

    眼下,小组四个人,其余三个人,不仅不能说心里话,就算是平时的行动,都得再三小心,不敢出错。

    现在若非不是太累,坚持不住了,也不会提出休息的意见。

    “墨上筠,”秦莲内心狂躁的小人没忍住,冷冷盯着墨上筠,道,“你不是组长,你无权决定是否休息。”

    墨上筠倚靠在一棵树上,刚拿出水壶喝了口水,就听到秦莲的声音,不由得皱了下眉。

    慢条斯理地将水壶盖盖上。

    “既然如此,”墨上筠斜眼看她,“我就勉为其难当个组长。”

    “呵,”秦莲简直被她给气笑了,讥讽道,“组长是你想当就当的吗?”

    墨上筠也笑,“所以?”

    秦莲脸色黑了黑,“不要以为这个小组都是你的人,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墨上筠将水壶放回背包,继而懒洋洋地看着她,“你不认可我,可以自己行动。”

    咬牙,秦莲着实被她气得不轻。

    以前没什么存在感,没怎么注意到墨上筠这人,知道墨上筠,还是因为林和郁一潼她们才连带认识的,没想,这样一个最初压根不放眼里的人,竟然会成为女兵中最难对付的一个!

    “安辰,”秦莲一偏头,盯着安辰,没好气质问,“你一个男人,也听她的话?”

    安辰云淡风轻地回答:“谁强听谁的。”

    听到这话,秦莲冷不丁想到昨晚的惨败,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第一次输在林手上,或许只是微小的差距。

    第二次输在林手上——

    就连秦雪都分析,林的长进太快了。

    而让她连续输了两次的林,却是墨上筠一手带出来的兵。

    从昨晚起,秦莲一想到墨上筠,就怒火中烧。

    深吸一口气,秦莲紧紧抓住地图,冷厉的视线扫了安辰和墨上筠几眼,还真的没有就此停下来等待,而是一声不吭地径直往前走。

    “诶,等等。”

    随手翻了翻手中的地图,墨上筠忽的喊了她一声。

    走出去十来米的秦莲,似乎知道墨上筠喊的是她,动作微顿,竟是停了下来。

    “别给我们惹事。”

    墨上筠语调闲散地提醒了一句。

    秦莲身形一僵,抑制不住地回过身,狠狠地瞪了墨上筠一眼。

    然而,她看到的墨上筠,连头都没有抬,身后靠着一棵树,手里拿着一张地图,正优哉游哉地看着,看都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秦莲怒火中烧。

    这女人……真特么能气死人!

    没有再停留,秦莲找准了方向,然后就顺着路线一直往前走。

    十分钟后。

    倪婼并没有休息够,两腿似乎更酸痛了,连走动一下都极其困难。

    可是,墨上筠并没有管她。

    时间一到,就跟安辰说了声“走”,然后就拿着装备走了。

    倪婼心下慌乱,心知没有安辰和墨上筠,她到时候连辨认方向都极其为难、不出半日肯定会迷路,当即咬着牙,强忍着两腿的酸痛,赶紧跟在他们身后。

    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倪婼明显能够感觉到,前面的墨上筠和安辰,速度减缓了不少。

    一路走了两个小时,三人都没有再见到秦莲的身影。

    这时,由于长时间的赶路,他们背包里的水壶都已经空了,滴水不剩。

    墨上筠拿着地图,看了眼周边的地形,然后回过神,朝两人道,“今天就到这儿。”

    安辰没有任何异议地点头。

    倒是倪婼,口干舌燥,干巴巴地道:“我们没水了。”

    她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所以就算书本上说水源宝贵,可她觉得这是丛林,应该会有河水,找点水脉应该不成问题,所以上午河水的速度很快,不到中午就将水壶内的水全部喝完了。

    一直到现在,已经有三四个小时没有进水。

    渴得不行。

    但是,他们一路走到这里,都没有见到任何水源,入眼的全是绿葱葱的一片,全是树木、灌木、杂草。

    “我知道。”

    扫了她一眼,墨上筠淡淡道。

    “我们需要找到河。”倪婼上前一步,咽了咽口水,拿出地图跟墨上筠争辩,指着一处道,“地图上,有河,就离我们不远。”

    “不行,”安辰出声,难得解释道,“天很快会黑。”

    不说三月份不到六点天就全黑了,这里还是丛林,丛林的树木繁茂,遮挡着光线,天色暗的更快。而天一黑,他们还未升起篝火,危险性也就大大增加。

    这丛林里,越往深处走,就越隐藏着未知的危险。

    有时候,就算是一条蜈蚣、一只蝎子,都够他们吃一壶的。

    不急着赶路的前提下,尽早扎营、搭建庇护所是最好的。

    于情于理,安辰都支持墨上筠的选择。

    可倪婼却不听劝,执着道:“还不到四点,往前走一段,又能怎么样?”

    安辰皱了皱眉,停顿片刻后,才再次解释:“前面有悬崖,需要绕路。”

    “我们又没有走过,没准能找到捷径下去呢?”倪婼依旧不死心,此时缺水关乎生命,没水连米饭都煮不熟,自是要跟安辰据理力争,“更何况,我们都没有水了,你们现在待在这里,强撑吗?没有水,我们晚上喝什么、吃什么?”

    听得倪婼聒噪的声音,墨上筠烦躁地皱了下眉。

    带新兵,就是这点麻烦。

    没有真正的经验,一切靠理论知识,以为懂得那点知识,就能在全世界的丛林里畅通无阻一般。

    “那边有竹林,”墨上筠将空水壶丢给安辰,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方向,然后提醒道,“把水壶的水装满。”

    “好。”安辰一口应了。

    一般来说,竹子里面会有水,都是可以直接饮用的,只要耐心找,就不愁没有饮用水。

    竹林离得有些远,他确实没有发现。

    他只是潜意识相信墨上筠,不可能不会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会相信墨上筠的决定。

    倪婼一惊,顺着墨上筠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见到一堆竹子,当即面色一红,没来由的窘迫。

    ------题外话------

    四月集训,这个月肯定会写到。

    明天出门买电脑,顺便跟室友看个电影瓶砸这几天就要毕业离校啦,估计只能二更,亲们见谅。

    求个月票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