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6、看来,还是你们差点儿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等等,这就想走?”

    冷不丁被墨上筠叫住,娄兰甜和秦莲皆是一顿。???

    “你想怎样?”

    秦莲皱眉,反问。

    “想切磋,直接找她们便是,”墨上筠双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来到秦莲跟前,挑眉轻笑,“谁让你们来找我的?”

    秦莲微怔。

    半响,道:“你是带头的,不找你找谁?”

    “呵。”墨上筠低声笑了,略带讥讽,“那你们带头的呢?”

    闻声,秦莲稍有心虚,面上闪过抹不自在。

    她们这边,当然是秦雪的说让她们来找墨上筠的。

    来之前,秦雪交代的很清楚,直接找墨上筠、避免让他人知晓等,她们只是听秦雪的吩咐来行事。

    她们也觉得理所当然。

    秦雪本就不爱掺和这种事,直接领人来找墨上筠,完全不符合秦雪的性子。

    加之墨上筠这种级别的……

    在她们看来,墨上筠虽是女军官,一杠三星,级别很高,长得也不错,能力或许也可以,但品行不端,只会耍一些阴谋诡计来害人。

    她是有一定的资本,可跟秦雪比起来,不值一提。

    下个战书,让秦雪出马,未免也太瞧得起她了。

    两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她们四个排行在女兵前十的人愿意过来,算是很给墨上筠面子了。

    想罢,秦莲正色道:“我就是带头的。”

    “那行,”墨上筠眸色微冷,视线于秦莲身上扫过,唇角勾勒的弧度深了几分,“你们走吧。”

    如此轻松便松口,秦莲心里冷笑一声,只觉得墨上筠这人就一纸老虎。

    还真以为墨上筠会做点什么呢。

    “走。”

    看了娄兰甜一眼,秦莲唇角止不住的上扬。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

    两人一出帐篷,林便走至墨上筠旁边,看了眼门帘的方向,不紧不慢道:“她好像挺瞧不起你的。”

    “是吗?”

    手指摩挲着下巴,墨上筠眉眼挑起抹趣味,仿佛未曾察觉。

    林嘴角微抽。

    还装?!

    “我以为,”林看着墨上筠,试探道,“你好歹会羞辱她们一番。”

    对于秦莲领着三人过来一事,也是墨上筠提及“领头的”,林才反应过来——对方的领头人是秦雪。

    按理来说,谁想跟谁切磋,私下里说一下即可,同意便约时间、地点,私下里解决。

    偏偏,秦莲这一行人不走寻常路,浩浩荡荡地走过来,而且直言是找墨上筠的。

    这是特地来给墨上筠一下马威,同时,又暗自抬高秦雪的身份,刻意将两者的差距拉大吧。

    “你们赢了就行。”墨上筠耸肩。

    今晚林等人一赢,对她们来说,是最大的羞辱。

    用不着她出手。

    “晚上你去吗?”林问。

    “去。”

    微微一顿,林倒是有些惊讶,补充道:“秦雪应该不会去。”

    “关她什么事?”墨上筠笑着反问。

    “……架子。”林委婉地提醒。

    虽不想有拉帮结派的嫌疑,可说墨上筠是他们这边的领头人,他们应该没人会反对。

    没有墨上筠,他们也能单打独斗,但有墨上筠,他们便能团结一心。

    墨上筠是他们的主心骨。

    既然两方都认可,墨上筠是领头人,而对方里的“领头人”不一定会出现,墨上筠这样去的话……

    总觉得,降低身份。

    明了林的意思,墨上筠好笑地看她,继而摇了摇头。

    眼下计较这些,没什么意思。

    秦莲她们的目的是冲着她和林来的,而她的目的是如何让林提升,最根本的目的不同,就没有比较的必要。

    她们管她们的……

    至于架子、身份,她们都在四月集训名单之列,到时候再说。

    “燕归说,”林盯着墨上筠,道,“四月到七月,军区挑选精英进行三个月的集训,基本上每个部队都有名额,二月底名单就递交上去了,我们侦察营有吗?”

    “有。”

    眼底闪过抹惊讶,没想墨上筠会如此直白的回答,微顿,林狐疑地问:“你知道名单?”

    “知道。”墨上筠微微点头。

    “那……”

    没等林问完,墨上筠就笑眼看她,“不说。”

    林:“……”

    妈的。

    三月考核也是,她当时以为墨上筠压根不会来,结果是提前预定好的。

    四月集训,应该也会有墨上筠……吧。

    林如此想着,再看墨上筠淡然平静的神情,将心思稍稍收敛。

    三月考核才过去一半,不应该想那么远,管好眼下的事再说。

    *

    今晚,墨上筠没有叫上燕归、黎凉、向永明三人,只带上了梁之琼和林。

    墨上筠慢悠悠的,发挥自己拖延的本事,一直拖到八点五分,才抵达她们训练的山坡。

    山坡之上,四人已经等待很不耐烦了。

    扫了她们一眼,白芃第一个站出来,讥讽道:“还以为你们弃权了呢。”

    梁之琼心里冒火。

    这时,听到墨上筠轻描淡写的声音,“表慢了。”

    白芃被哽住。

    你一个人的表慢了,其他人的也都慢了?

    扯谎也要扯得合理一点!

    林顿了顿,看着白芃暴躁的脸,还有其余几人神色间的不耐烦,忽然有些能理解,墨上筠为何会变态得喜欢慢几分钟了。

    毕竟,看这些人的脸色,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只是——

    联想到三番两次被墨上筠“迟到”,自己那焦躁不耐的心情,林倒是有些同情她们。

    她会担心随性的墨上筠忘了时间,不来教她。

    而,眼前这四人,是主动来找她们挑战的,她们若是不准时到,这几人肯定也怕她们爽约、放鸽子。

    这心理战玩的……林都有些佩服她了。

    “谁说挑战我的?”

    一来到坡上,梁之琼就第一个站出来。

    “我。”

    对面一排四人里,娄兰甜很快走出来,正面迎上梁之琼的视线。

    这时,秦莲也上前一步,直视着林,一字一顿地问:“怎么个切磋法?”

    林冷声道:“点到为止。”

    “好。”

    秦莲信心十足地应了。

    从进军营后,第一次败在林手上!

    这一次,她一定要赢回来!

    当下,互相切磋的四个人,分散开来,各自占据一定的区域。

    白芃和谢诗诗也自动退散开来,但却没有关注着“切磋”,而是满怀敌意地盯着墨上筠。

    上次墨上筠三招之内解决她们俩人的帐,她们可都记在心里呢。

    一方面对墨上筠心存畏惧,一方面又控制不住敌意。

    这笔账没法当面跟墨上筠算。

    但是,上次那几招,让她们记忆犹新,几乎是下意识的,抬眼关注着墨上筠的一举一动。

    在她们俩看来,墨上筠任何动作,都比秦莲等人的切磋要引人注目些。

    “你们俩,”被她们俩盯了片刻,墨上筠忽的偏过头,朝两人抬眼看去,挑眉问道,“也想来玩玩?”

    白芃:“……”

    谢诗诗:“……”

    两人对视了眼,暗自衡量了一下,最后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继续挑战!

    很快,两人一起朝墨上筠走了过来。

    墨上筠本是随口一句,眼下正旁观林、梁之琼二人的表现,眼角余光注意到两人走近,不由得笑了。

    还真有不怕死的?

    “过过招?”谢诗诗扬眉,跃跃欲试。

    “随便。”

    墨上筠耸肩。

    谢诗诗和白芃低声交谈了几句,制定了下攻击方案,然后一前一后地分开,在黑暗中,一个眼神交流后,默契地朝墨上筠出了手。

    墨上筠的视线依旧停留在前方的对战上。

    林和梁之琼都占据上风。

    前后两股劲风袭来,墨上筠放到裤兜里的手都没拿出来,只是脚步微微晃动,身形随着脚步移动,迅速躲过了两人的攻击。

    两人冷不丁扑了个空,紧随着加快速度,再次朝墨上筠发动攻击。

    诡异的是,墨上筠一直都没有还手,只是漫不经心地躲避,偏偏一躲一个准,两人再如何加快速度攻击,都会被墨上筠提前感知到,率先躲开。

    不多时,两人累的气喘吁吁的,而墨上筠却依旧视野空旷,将对战情况全然收入眼底。

    两人气得不行。

    这个墨上筠,跟个泥鳅似的,她们连个衣角都抓不到!

    “扑上去!”谢诗诗喘了口气,朝白芃喊了一声。

    白芃一愣,立即会意,跟谢诗诗一起动作,没有任何招式,直接张开手墨上筠扑了上去。

    妈的,就算碰不到墨上筠衣角,也势必要将墨上筠扑倒!

    见此,墨上筠嘴角一抽。

    没再闪躲,墨上筠扫了眼迎面冲来的白芃,转眼近身,墨上筠膝盖一提,击中她的小腹,白芃立即疼的叫出了声。

    与此同时,身后有劲风袭来,微微偏头时,一只手已经触及肩膀,墨上筠挑了下眉,右手猛地一抬,抓住对方的手腕,毫不留情地给了一个过肩摔。

    身后的谢诗诗,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完美落地。

    墨上筠力道不重,不至于让她们受内伤的地步,但两人都疼得不轻。

    “耍赖呢?”

    看着倒地的两人,墨上筠动了动手腕。

    地上,一个趴到,一个跪地,听到墨上筠的声音,皆是强忍着疼痛抬头,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这实力差距,太大了!

    墨上筠浑不在意,蹲下身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再来?”

    “……”

    一瞬间,空气中弥漫着尴尬和沉默。

    半响,白芃狠狠一拍草地,从地上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超墨上筠叫嚣,“来就来!”

    地上,谢诗诗犹豫再三,咬着牙爬起身,然后拉了拉白芃,示意她不要再去找罪受。

    以墨上筠的身法来看,虽然没有出什么招数,可基础俨然跟她们不是一个档次的。

    与其再三挑战墨上筠、自讨苦吃,还不如就此作罢,服个输。

    “你很厉害。”

    谢诗诗看着墨上筠,虽有不甘心,但还是认可了墨上筠的实力。

    “她哪儿厉害了,”白芃暴躁道,“打得赢我们,也不一定打得赢秦雪吧?”

    谢诗诗微微一顿,没有说话。

    或许……秦雪也不一定能赢墨上筠。

    “哦?”

    轻悠悠地一声疑问,墨上筠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抬眼,懒懒看着二人。

    “不信?”白芃欲上前,可脚步一动,小腹处就阵阵发疼,她脸色疼的惨白,但还是逞强道,“虽然你们帐篷的郁一潼是女兵第二,但她跟第一的秦雪没法比,更不是你这种人能比的!”

    如此不遗余力地挺秦雪,谢诗诗本来没有异议,可一想到隐藏实力、让人摸不透底的墨上筠,又觉得尴尬,不由得拉了拉白芃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计较了。

    “既然如此,”墨上筠拍了拍手,眯眼道,“我会重点关注她。”

    “谁稀罕你的关注?”白芃没好气道。

    “谁知道呢?”

    懒洋洋地回了一句,墨上筠双手放回裤兜里,抬起修长的腿,慢悠悠地绕过她们,一直往她们身后走去。

    两人一愣。

    再回过头时,赫然发现两方的切磋已经有了结果。

    林和梁之琼站着。

    秦莲和娄兰甜倒地。

    她们看到墨上筠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秦莲和娄兰甜

    “看来,”暗夜中,墨上筠优哉游哉地说着风凉话,“还是你们差点儿。”

    两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