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4、阎天邢,我申请退出【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去我去,你不去,我拒绝。移动网”

    闻声,陈路愣了下,有些哭笑不得,“你这傻丫头,跟你说话,你怎么不听呢?”

    “你教的。”

    “……”

    陈路被她噎了一把,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虽然墨上筠蛮不讲理,但陈路就吃她这一套。

    归根结底,还是被他们这几个老家伙教坏了。

    “丫头,”陈路沉沉地叹了口气,“你上次说,你们二连二月底考核,现在怎么样了?”

    “第一。”墨上筠回答。

    “好,”陈路声音微微抬高,但很快,又稍稍压了下去,再次应声,“好。”

    真好。

    他们一手带出来的丫头,一点儿都没给他们丢脸。

    “行。”

    最后,陈路沉声道。

    应了。

    他把最好的时光都放到了部队,在退出前线后,本以为日子会归于平静,可墨上筠的出现给了他和他们一个惊喜。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处于矛盾状态,这样年轻的孩子不该在这条路上糟蹋了,可偏这个年轻的孩子,又热衷于此,有着让人惊叹的天赋。他们倾囊相授,然后,墨上筠也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有过辉煌的时光,又带出了这样一个丫头,他该满意了。

    开了面馆后,很多人都来劝过他,曾经的战友,墨沧的下属,还有墨沧本人……说了很多话,拐弯抹角地给他做思想工作,给了他很多离开面馆的机会。

    但是,都被他拒绝了。

    他觉得这样挺好的。

    只有墨上筠……只有她,三言两语,就让他改变了主意。

    “我到时候提前联系你。”没有多说,墨上筠道。

    “好。”

    点了点头,陈路叮嘱了她几句,然后才挂了电话。

    快三年了,墨上筠跟他见面的次数少了很多,联系的次数也不多,他不意她大老远跑来看她,她也不会在电话里絮絮叨叨,两个都是喜欢清净的人,加之……还有那件事。

    跟陈路挂了电话,墨上筠又跟墨沧打了通电话,是私人手机,没有人接,于是直接发了条信息。

    发送完,再删除信息,墨上筠便转身进门。

    门内。

    她进门的瞬间,两道视线就落到她身上。

    墨上筠随之抬眼看去。

    临近黄昏,斜阳余晖从窗外投射进来,阎天邢就站着窗边,逆着光,暖黄的光洒落于身后,笼了层暖光,然房内没开灯,光线很暗,一瞬,正面陷入阴影中,眉目轮廓模糊,看不清晰。

    微顿,墨上筠眸光闪了闪,径直朝他走过去。

    站定,没动。

    两人面对面站着。

    墨上筠站光与影的交界处,他的影洒落下来,昏暗中,墨上筠所有的神情都隐匿起来。

    “阎天邢,我申请退出。”

    房间内,响起墨上筠一字一顿的声音,字字清冷,清晰果断。

    屋内的光线,似是又暗了几分。

    风起,窗外有树,树叶飒飒作响,随风飘入,屋内空气也似是冷了几分。

    *

    晚上,七点。

    夜幕降临。

    没有事先通知,但墨上筠来到山坡上时,清楚见到林、燕归、黎凉、梁之琼、向永明五人。

    今晚,五人没有再胡闹,只是在闲聊。

    远远看到墨上筠,立即整齐划一地排成一列,面朝墨上筠来的方向,笔直端正地等着墨上筠过来。

    就算是林和黎凉这俩排长,都自觉地融入了这番行为中。

    走近后,墨上筠停下,扫了他们一圈。

    “随便分组,开始吧。”

    一如既往拿着手电筒和件夹,墨上筠懒懒地朝他们说着。

    说完,就拎着件夹,潇洒自若地走了。

    众人:“……”

    等了半天,就来了这么一句?

    但,墨上筠没走两步,又顿住,似是想起什么一般,转过身,提醒道:“九点,我来检查。”

    哦……

    五人倒是一点都不慌张,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他们不怕被墨上筠虐,但是怕墨上筠不管他们。

    也不知怎么的,一到墨上筠跟前,他们就都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完全无药可救了。

    他们自觉开始训练。

    墨上筠坐在树下,开着手电筒,继续看资料。

    还差十来个人,时间有点紧,索性专心看完再说。

    许是心不在焉,精神难以集中,原本很快就能看到的资料,一直等到燕归换班休息,她才看了两三页。

    “墨墨!”

    燕归没花时间休息,而是第一时间朝墨上筠奔来。

    墨上筠将件夹合上。

    见到墨上筠的动作,燕归压抑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颇为好奇地问:“在看什么呢?”

    这几天,一直看墨上筠在看这个件夹。

    问过墨上筠几次,墨上筠都没有回答。

    当然,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墨上筠抬起眼睑,淡淡扫了他一眼,然后就收回视线,顺带关了手电筒。

    燕归也不介意,直接在她身旁坐下。

    “哎,”燕归闲不下来,一会儿都没歇息,直接道,“墨墨,有什么需要打听的没有?”

    墨上筠无语地看他。

    跟燕归如此长时间待在一起的机会,可谓是——从来没有过。

    一直以来,墨上筠都只有少数住军区的日子,才能见到燕归。

    不过,也没空整天陪着他。

    现在甭说整天了,还是多日。燕归话唠的本领发挥到极致,以前专挑有趣的消息来说,现在接触到的消息太多了,完全由墨上筠来挑选,活脱脱一免费的情报贩子。

    沉思了下,墨上筠道:“倪婼。”

    “倪婼啊,昨天不是那啥吗,晚上被段子慕叫过去,谈了几分钟,今天表现不错,你交卷之后她也没有闹事。”燕归特殷勤地说道。

    微微点头,墨上筠继续道:“段子慕。”

    “你是问段子慕副营长的事吧,”燕归道,“我中午特地找9组组长问过了,人不敢说,没套到什么。”

    “安辰。”

    张了张口,燕归下意识想说,但转念一想,又道:“嘿嘿,你打听他做什么?”

    墨上筠凉飕飕盯了他一眼。

    “行行行,我说我说,”燕归连忙说道,不敢拖延,“安辰的话,表现如常吧,他跟你接触的少了,我就关注的少了。前两天好像有个女兵跟他表白,不过,被他拒绝了。”

    眼睑掀了掀,墨上筠又道:“阎天邢。”

    “……”燕归呆了一下,眼睛眨了眨,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你问我?”

    “不然?”墨上筠挑眉。

    “那,”迟疑片刻,燕归为难地问,“你想知道什么?”

    “随口问问。”墨上筠淡淡道。

    想了半响,燕归摸了摸下巴,最后一拍手,“说起来,我还真知道一事儿。”

    “说。”

    墨上筠懒懒道,也不是很在意。

    “他跟霜哥是校友!”燕归斩钉截铁道。

    墨上筠:“……”

    真是个毫无价值的情报。

    一说完,看到墨上筠面无表情的脸,燕归挠了挠头,笑嘻嘻地问:“霜哥应该跟你说过吧?”

    “嗯。”墨上筠淡淡应声。

    燕归有些挫败。

    阎天邢那边,他根本就说不上话,加之知道他哥在阎天邢手下,他就诡异地有些怕阎天邢。跟澎于秋和牧程两个,他倒是聊过几句,但这两人嘴巴严实得很,也什么都不跟他透露。

    他在学员里忙得不亦乎,也就没花心思去打听三位教官的事了。

    墨上筠往后一倒,倚靠在树干上,双手枕在脑后,她偏头看着阎天邢,问:“还记得陈叔吗?”

    陈叔?

    燕归想了想,点头:“那个很厉害的,教过你和霜哥野外生存的……兵王?”

    “嗯。”

    “我记得他早就退役了吧,哥说他在开面馆,”燕归好奇地问,“他怎么了?”

    “有人想给他安排一条好点的路。”

    墨上筠抬起头,透过飘动的树叶,看向无尽的夜空,月悬高空,星辰满天,一派宁静安谧之景。

    燕归愣了愣,好在还算聪明,很快接过话,“他想走吗?”

    “他……”墨上筠稍作停顿,轻声道,“谁知道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