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3、我是墨沧,找墨上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丑是丑点,但也能吃。哦亲”

    对于被破坏美感的食物,墨上筠表现的极其坦然。

    好的坏的,不都一样是吃。

    到阎天邢这里,就格外挑剔了而已。

    “辛苦了。”

    阎天邢语气微沉,勉强地慰问她。

    墨上筠拿起筷子夹菜,懒得搭理他。

    虽是热过的饭菜,但本身味道就行,墨上筠也非黑暗料理高手,只是菜的美感被破坏罢了,味道还行,两人吃的也还算愉快。

    吃饭期间,墨上筠拐弯抹角地跟阎天邢聊了几句,试探了下阎天邢跟墨上霜的关系。

    然而,狐狸就是狐狸,尤其是阎天邢这等老狐狸,口风很紧,每一句都答,但每一句都不透露消息。

    墨上筠干脆放弃,埋头吃饭。

    吃饭速度很快,不多时,墨上筠便放下了碗筷。

    正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两人皆是下意识地朝那边看去。

    墨上霜的短信闪现出来——

    我爸要了你电话。

    这一行字,顺利映入两人眼帘,墨上筠狐疑地盯了阎天邢一眼,阎天邢倒是一派镇定,毫无慌乱之意。

    沉默。

    两人都没开口说话。

    没人去拿手机,手机屏幕渐渐暗了下去,未全黑,屏幕倏地一闪,出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是座机电话。

    扫了眼,墨上筠笃定道:“是他。”

    阎天邢微顿,不急着接电话,视线寸寸从墨上筠的脸上扫过。

    墨上筠神情很平静,没有多少惊讶、欣喜,也没不高兴,换言之,没任何的情绪。

    如见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一般。

    “不接?”片刻后,墨上筠朝他扬眉。

    阎天邢有不接的权利,也可以等找墨上霜问清楚事情经过后,再打电话过去,但是,或早或晚而已。

    阎天邢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唇角微勾,拿起手机。

    接通。

    “喂。”

    手机递到耳边,阎天邢声音醇厚,一个字,简洁明了。

    好像完全不知对方身份的模样。

    电话那边,声音也是简洁果断,直言道:“我是墨沧,找墨上筠。”

    “稍等。”

    阎天邢眉头微动,询问墨上筠的意思。

    房间里没有声音,纵然手机没开免提,声音也清晰传到墨上筠耳底。

    墨上筠耸肩。

    阎天邢便将手机递过去。

    接过,墨上筠站起身,直接往外走。

    “爸。”

    一直走至门外,墨上筠才喊了一声,声音冰冷。

    阎天邢没有跟上去,只能透过敞开的门,见到站于门外的墨上筠。

    闲闲地站立着,只手放到裤兜里,风吹衣动,发丝轻拂,看不见她此刻的情绪与容颜。

    门外。

    墨上筠的神情,一点点清冷起来。

    演讲,陈路,老兵,陈记面馆……

    熟悉的字眼,将某些过往的事,在这一字一句的隐藏含义中,拉成了一条线。

    “你去他去。”

    墨沧用一如既往沉稳的语调,四个字,随着清风,悠悠然落到耳底。

    “他是你的兵,不关我事。”墨上筠语气生硬。

    “给他一个机会。”墨沧沉声道。

    墨上筠冷笑道:“没准这个机会,他并不需要。”

    “你是他吗?”

    墨沧反问,不喜不怒。

    墨上筠身形僵了僵,抓住手机的力道微紧。

    于她而言,不值一提的机会,在很多人眼里,争破头也很难得到。

    她一直都知道。

    片刻后,墨上筠恢复平静,口吻淡淡的,“下午给你答案。”

    “别急着挂电话。”墨沧开口便制止她接下来的动作,紧随着问,“阎天邢跟你是怎么回事?”

    大中午的,刚说找墨上筠,电话就交到了墨上筠手上,摆明了是在一起。

    一个学员,一个教官,中午不午休,在一起谈什么?

    作为过来人……

    “谈点事,”墨上筠不动声色道,顿了顿,眉头一皱,“说起来,相亲是怎么回事?”

    “忙,挂了。”

    墨沧似乎没听到墨上筠那句话,一本正经地说完,就真的将电话给挂了。

    看着“通话结束”几个字,墨上筠紧紧皱眉。

    但很快,心思便落到陈路身上。

    在原地站定片刻,墨上筠隐去了眸色中复杂情绪,转身进门,将手机交还给阎天邢。

    “什么事?”接过手机,阎天邢顺势问了句。

    墨上筠淡淡道:“演讲的事。”

    阎天邢抬眼,“答应了?”

    “应该是,”墨上筠道,“下午再说。”

    这事没有详细跟阎天邢说,墨上筠直接转身出了门。

    屋内,阎天邢看着手机,若有所思。

    *

    下午,一点半。

    墨上筠来到教室。

    教室里来了不少人,稀稀落落的,都是昨日成绩不理想、或是早上知识点掌控不好,临时补习的。

    这些人,虽然军事技能可以,但化成绩……跟梁之琼一般的,也不在少数。

    这次,没有安辰,而是梁之琼独自一人复习,知识点来回的研究,极其认真。

    一如昨日,墨上筠将上午的重点知识做了个总结,以提问的方式试探梁之琼,跟昨天中午的表现比,梁之琼俨然有了很大长进,就连智商都蹭蹭往上涨,成功避开了好几个坑。

    墨上筠摆摆手,就示意她就此过了。

    见状,梁之琼心情很好,隐隐觉得自己智商爆表,厉害到不行,完全把整个上午的努力抛于脑后,仿佛她就是随便听听掌控的。

    很快,下午开始上课。

    梁之琼听了近半个小时,无意间朝墨上筠一瞥,才注意到墨上筠压根没在听课,而是趴在课桌上睡觉。

    梁之琼本想叫醒她,但她的手指还没碰到墨上筠,周围就齐刷刷几道视线扫射过来,顿时将她的动作给僵住了。

    安辰、林、段子慕。

    三人皆是警告地盯着她。

    段子慕倒是可以理解,可安辰和林,明明坐在前面,竟然也关注着墨上筠?

    梁之琼撇了撇嘴,自觉地将手给收回来。

    墨上筠这一睡,睡到了下午五点,等卷子一发下来,直接提笔考试。

    这一次,她只写了十分钟,然后放下签字笔。

    “报告,交卷。”

    当其他人还在为选择填空头疼的时候,墨上筠站起身,短短的四个字,把整个教室的人都实实在在惊了一把。

    在旁监督的助教朝她点头。

    墨上筠翻身跃窗离开。

    *

    离开教室,墨上筠径直来到附近的独立小房间。

    阎天邢做好饭菜,正倚在门口等她。

    “借下手机。”

    走近,墨上筠抬眼,紧紧盯着阎天邢,神色淡淡的。

    阎天邢看了下墨上筠的神情。

    没有那般轻松惬意、闲散慵懒,面无表情,眸色清冷,明明看不出异样,可周身气压低沉,就如……那日被审讯回来时的模样。

    他没说话,将手机交给墨上筠。

    墨上筠拿了手机,转身往外走了几步,而阎天邢也自觉进门,没有偷听她打电话。

    墨上筠先是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是陈路的。

    “喂。”

    电话一接听,那边便传来陈路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嘈杂声响。

    有客人在点单,有声音清亮的儿童,有嗓门粗狂的男人,也有温婉的女声,声响之多,连话语都听不清。

    “陈叔,是我。”墨上筠一字一顿地出声。

    “小丫头?”

    陈路疑惑出声,明显很惊讶。

    很快,电话那边嘈杂的声响渐渐平息下来,应是走去安静的地方。

    “难得给我打一次电话啊,”陈路说着,带有几分疑惑和担忧,“怎么回事?”

    “听说月底的演讲你会去。”墨上筠直白了当道。

    “那个啊……”陈路顿了顿,声音压得有点低,“我没答应。”

    “他们也找我了,”墨上筠淡定道,“说有你,我答应了。”

    “谁说的?”陈路急了,“这不是骗人嘛!”

    “我爸。”墨上筠道。

    “……”

    陈路顿时没吭声了。

    半响,他才道,“墨……你爸,确实找过我了。我也知道,他想给我个机会,找机会亮了相,再顺理成章地给我安排个职位。不过,我这日子过的很悠闲的,面馆生意也行……”

    “陈叔。”墨上筠打断他的话。

    “一句话,”墨上筠果断道,“你去我去,你不去,我拒绝。”

    ------题外话------

    陈路出场,第一卷,96章。

    求票啊,^_^。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