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9、阎天邢的钟爱【四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回到山坡上。超快稳定更新,……

    鉴于林等人被盯上,墨上筠回来后,从先前闲散的态度,变得有几分认真起来。

    开始指点他们的招数。

    但是,也没过于认真,一切由他们自己发挥。

    说到底,格斗拼的不仅是招数、速度、力量,还有经验。前面三点,一时半会儿也练就不成,最大限度增加他们的经验积累,才是最要紧的事。

    这一晚,墨上筠让他们练到九点半,然后就离开了。

    不过,林还拉着黎凉过招,一直到零点过后,才回到帐篷休息。回来后,连澡都累的没劲洗,直接趴在床上就睡了,被子还是半夜醒来的郁一潼给她盖的。

    *

    翌日。

    清晨,七点半。

    陪着林晨练完的墨上筠,轻车熟路地来阎天邢这里蹭吃蹭喝。

    依旧是丰盛的各色早餐,依旧是雷打不动的红糖水。

    唯一变动的是,阎天邢将一台笔记本电脑放桌上,坐于旁边,正在敲报告。

    “早。”

    听到声响,阎天邢抬头看了墨上筠一眼,打了声招呼。

    “早。”

    随口应了声,墨上筠看了看他,颇为好奇地走近。

    一看到屏幕,墨上筠就顿了顿,有些许惊讶。

    阎天邢在写报告,而且是四月集训中,淘汰倪婼的报告。

    应该是做好早餐后才开始写的,字数并不多,一眼扫过去,写的什么清晰明了。

    墨上筠摸了摸下巴。

    阎天邢这种妖孽,不仅长得好看、能力高强,连写个报告……用词都非常准确,简单明确。

    再看了眼一侧的阎天邢,他刚停下敲键盘的动作,微微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盯着墨上筠看。

    眼睑轻抬,眉目勾笑,淡去的冷淡疏离,多的是捉摸不透,几分平易近人,几分优雅从容,这一举一动,皆是性感魅惑的妖孽样,勾人得很。

    大清早看到养眼没人,墨上筠心情甚好,也笑,“要帮忙吗?”

    “不要,”阎天邢摇了摇头,正经道,“养不起你。”

    墨上筠勾唇,“免费的。”

    微顿,感觉阎天邢还要堵人,补充道:“就当还你这几日的辛苦劳作。”

    “那么,”顿了顿,阎天邢笑眼看她,“给你这个机会。”

    墨上筠:“……”

    这男人,也挺欠扁的。

    若不是看在他左肩受伤还多次下厨的份上……

    想至此,也懒得理他,墨上筠往旁走两步,坐下,拿起一个馒头,朝他问:“什么时候要?”

    “晚上之前。”阎天邢道。

    点了下头,墨上筠道:“那我中午过来写。”

    说完,咬了口馒头。

    偏头看她,阎天邢语调微沉,喊道:“墨上筠同志。”

    墨上筠抬了抬眼。

    阎天邢视线盯着她手中的馒头,“你拿错了。”

    看了眼馒头,又看了眼桌上。

    两盘馒头,没有放在靠近边缘的地方,而是放在靠中间的位置,勉强靠近各自方向罢了。

    从阎天邢那边过来,她顺手拿的。

    这还分?

    墨上筠嘴角一抽。

    “喏。”

    眉头挑了挑,墨上筠将手伸过去,刻意自己咬了口的馒头递到阎天邢面前。

    阎天邢唇角勾了勾,看了眼表情莫名的墨上筠,微微一低头,就顺其自然地咬了口馒头。

    挨着墨上筠刚咬的位置。

    本是为了堵他的墨上筠,根本没做好别的准备,眼见着阎天邢那突如其来的一咬,不由得一愣。

    垂下眼睑,再看那挨着咬的馒头,眉头皱了皱。

    这妖孽……脸皮够厚的。

    阎天邢继续笑眼看她。

    空气中,隐隐有暧昧气息蔓延。

    甩了他一冷眼,墨上筠将剩下的馒头往他手边的粥碗里一放,然后就收回手,去拿自己面前的那盘馒头。

    阎天邢没再逗她,将笔记本一收,就去洗手回来,准备吃饭。

    时间不长,但等阎天邢再回来时,却忽的发现,本是他桌前的一根油条,却被墨上筠夹了去,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油条还热乎乎的,墨上筠一口咬下去,粉嫩的唇沾了些许油,一眼见到她的动作,注意到她的唇,阎天邢的喉结滑动了下。

    “怎么,”阎天邢往前走了两步,微微俯下身来,靠近墨上筠耳畔,“故意的?”

    阎天邢的语调很暧昧,声音慵懒低沉,声线似能挑拨人的心弦,气息喷洒在耳畔,痒痒的。

    墨上筠看了眼手中油条,再看了眼阎天邢,脑海中似乎闪过什么,但没有细想。

    “吃完再说。”

    没心思跟阎天邢计较,墨上筠就是明目张胆地抢了。

    虽说,还是二连的油条好吃些,但吃了十多天的馒头,忽然想换换口味。

    便拿了。

    阎天邢想拿回去,大不了打一架。

    在阎天邢的注视下,墨上筠又旁若无人地咬了口。

    见她若无其事的模样,阎天邢脸色黑了黑,险些没被她给气死。

    说什么“前任太多,数不过来”,实际上是,脑子一点都不开窍……

    强忍着心中燥火,阎天邢站起身,走到旁边坐了下来,再看吃的正香的墨上筠,阎天邢眸色微沉。

    一顿早餐,在阎天邢嘴里,味同嚼蜡。

    墨上筠只当他小气了。

    吃完早餐,将收拾碗筷的任务交给阎天邢,墨上筠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远远地,还能感觉到两道强烈的视线。

    墨上筠无奈摇头。

    估计是真的喜欢吃油条。

    于是,这个小意外,让墨上筠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误以为油条是阎天邢的钟爱。

    ------题外话------

    阎爷:需要月票来安抚我受伤的心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