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7、打倒墨上筠!【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倪婼被梁之琼压一事,还未等倪婼回过神来,就被拿着试卷进门的澎于秋巧妙化解。哦亲

    见到澎于秋,倪婼下意识摸了摸衣兜。

    还在。

    倪婼松了口气,没心思再管梁之琼的事。

    梁之琼和燕归换好位置,所有学员各自做好,澎于秋扫了一圈,让他们把笔记本收起来,然后让人发放试卷。

    倪婼正襟危坐,老实地准备考试。

    第21组,只有她不知道,组里所有人都在盯着她。

    试卷发放下来,澎于秋又是一声哨子,让在外面待着的助教进来,如同昨日,一个个地开始监督小组的考试。

    墨上筠埋头写试卷。

    这一次,她写的有些慢。

    写完前面的7分,花了半个小时,陆续有学员开始交卷。

    至于倪婼,也不负所望——

    “把纸条交出来。”

    过道处监视21组的教官,冷冰冰地出声。

    六个字,在寂静的教室里,极其响亮,多数视线皆是控制不住地朝这边扫来,有疑惑的、有惊讶的,也有幸灾祸的。

    还真有人敢拖整个组的后腿,在助教的眼皮子底下作弊?

    视线焦点处,倪婼浑身轻轻颤抖着,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在教官凌厉凶狠的视线下,手指止不住地发颤,颤颤地将纸张交到助教手上。

    众目睽睽之下,澎于秋也大步走下来。

    扫了眼被吓得不轻的倪婼,又看向他们组其余人,除了安辰之外,其余人连头都没抬,专心做着他们自己的事。

    澎于秋心里便有了底。

    “我看看。”

    朝助教说了一声,澎于秋从他手里将纸张接过来。

    倪婼眼睛一眨,有泪水在眼底汇聚,唇角紧紧咬着,怕是张口一说话,眼泪就能掉下来。

    澎于秋淡定地将纸张打开。

    不出所料,一片空白。

    扫了眼,他就将纸张还给了倪婼,“专心考试,上厕所可以直接请假。”

    原本以为会等到澎于秋黑脸的倪婼,见到他这轻描淡写的反应,不由得浑身一怔,错愕间,不由得抓住了纸张,这一看,整个人彻底懵住了。

    她明明做好的小抄,此时此刻,竟是一个字没有。

    倪婼浑身一颤,原本就惨白的脸色,见状后,并没有镇定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更为明显的苍白,瞳孔微缩,神情惊慌失措,紧紧攥住纸张的手指,抑制不住地颤抖。

    难道,是刚刚的梁之琼?

    不对,梁之琼是别个组的,怎么会——

    墨上筠!

    脑海里闪过这三个字,紧随着,脑子里一派空白,所有的想法和思考都似是凝固了一般,只有难以形容的震撼。

    她忍不住偏过头,朝小组其他人扫了一圈,没见到半分意外。

    甚至,压根没人注意到她,自顾自地写着试卷。

    倪婼的心,顿时凉了大半。

    他们……都知道?

    倪婼不可思议地瞪大眼。

    “不要东张西望。”

    助教端着刚正不阿的表情,冷冷地提醒她。

    倪婼咬着牙,将手中的纸张揉成团,然后丢到抽屉里,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这时,看完戏的墨上筠,起身交卷,离开。

    段子慕紧随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门。

    “去哪儿?”

    注意到墨上筠离开的方向,段子慕出声询问。

    不像是单纯的疑惑,而是有几分了然。

    从昨天中午开始,墨上筠就没再在食堂吃过饭,段子慕纵然相信墨上筠有自己弄吃的的法子,但……不可能顿顿都在外吃。

    墨上筠侧过身,“有事?”

    “聊聊。”段子慕坦然笑道。

    耸肩,墨上筠无所谓道:“有空再聊。”

    说完,便没有停留,直接走开。

    只是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秦莲的声音——

    “段子慕,一起回去吗?”

    呃。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似是意识到什么,然脚下动作却没有停下。

    *

    一如既往,在阎天邢那里吃过饭,再拐弯抹角打听到点消息后,墨上筠便回了营地。

    食堂六点准时开饭,六点之后,想要找的人,都可以在那里找到。

    墨上筠回了营地后,先是找到林,让她通知燕归、黎凉、向永明、梁之琼四人,七点在山坡上集合。然后就回了宿舍,拿了衣服去洗澡。

    七点,还差十分钟。

    阎天邢刚到会议帐篷,瞥见往山坡上走的墨上筠,难得没有在外戴帽子,一头刚洗完没多久的短发,有些湿,在空中飞扬。

    阎天邢不自觉皱了皱眉。

    这女人……真是什么都不注意。

    一直看着墨上筠走远,阎天邢才收回视线,转身进了会议帐篷。

    里面,萧初云正在帮澎于秋改试卷。

    澎于秋心不在焉,手里把玩着一支笔,时不时朝萧初云那边看上一眼,神情难得有些焦虑、失态。

    同时,有些不安地喝着水。

    “九十三分。”

    算了下分数,萧初云道。

    “噗——”

    闻声,澎于秋的刚入口的茶水,冷不丁被喷了出来。

    萧初云看了他一眼,颇为嫌弃。

    澎于秋拿了纸巾,随便擦了一下,就将萧初云手中的试卷一把夺了过来。

    飞速地扫了眼总分,然后又细细的开始看试卷,从头到尾,一个答案都没有漏下。

    选择题和填空题选对,就后面的论述题出了点小错误,梁之琼脑洞开得太大,扣掉了7分。

    这一看完,澎于秋只觉得不可思议。

    被墨上筠监督了一天,学渣就能变成学霸了?

    他抱着最大的幻想,就是梁之琼能踩到及格线!

    结果,93分?!

    与其说庆幸作为担保人的他不需要被罚了,还不如说实实在在被震撼了一把。

    若非确定助教没有放水,连他都要觉得梁之琼作了弊。

    将这一幕看在眼底,阎天邢慢条斯理地走过去,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唇角轻勾,眼底闪过抹自豪之色。

    自是不为了梁之琼,而是让梁之琼提升到这个地步的墨上筠。

    “队长!”

    “队长!”

    感知到身后的气场,纵然两人都没听到脚步声,也都下意识站起,转过身来,朝阎天邢打招呼。

    “队长,梁之琼93分。”

    澎于秋第一时间将试卷递交到阎天邢面前。

    垂眸扫了眼,阎天邢没有接。

    “墨上筠来过?”阎天邢询问。

    去山坡上的路有几条,从这边上去,应当是来过会议帐篷。

    “来过,”澎于秋点头,详细地补充道,“拿了件夹,两个手电筒,还了解了下他们组的成绩。”

    阎天邢看了他一眼。

    澎于秋会意,立即将填好的成绩表格拿过来。

    接过,阎天邢扫了眼。

    墨上筠,7分;安辰、段子慕,1分;林、燕归,8分以上;倪婼,63分。

    分数跟昨日的相差无几。

    “倪婼今天故意作弊,不过,事先被墨上筠他们发现了。”澎于秋在旁说着,顿了顿,问道,“队长,倪婼……还要留下来吗?”

    这个倪婼,来到这里后,犯下不少的事。

    虽然都没到多严重的地步,但她作为一个军人,只是军事水平优秀,素质方面都差了点。换言之,过于着重自己的心思、情绪,把个人利益看的比天还高,而她怕是忘了,身为一个军人,集体利益大于个人利益。

    放弃自己,还要拖累一个小组的人,在澎于秋眼里,印象分已经为负数了。

    “留。”

    成绩表格往桌面一放,阎天邢眸色阴沉,语气冰冷,莫名地让人打寒颤。

    *

    七点整。

    墨上筠难得准时一次,踩点抵达山坡。

    月色明亮,夜风徐徐。

    提前抵达的五人,在燕归的带领下,面对面围聚在一起,各自盘腿坐着,一声不吭的犹如入定了一般。

    墨上筠走过去,在他们周围转了一圈,注意到他们眼睛都不眨一下,顿时明白了什么。

    幼稚!

    当下,嘴角一抽,手中的件夹一拎,每人的脑袋都赏了一件夹。

    一个个的,立即破功,纷纷抱头,但都没逃脱墨上筠的件夹。

    “墨墨,你……”

    燕归服软,谄媚地想跟墨上筠求情。

    但,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啪——”地一声,件夹跟他的头顶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墨墨,你听我说……”

    向永明立即指着燕归,告状道:“墨副连,都是燕归出的主意!”

    闻声,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了向永明一眼。

    向永明立即噤声。

    燕归也识趣,不再争辩,老实巴交的闭上嘴。

    黎凉和林都很自觉,非常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参加了如何幼稚的游戏,皆是沉默下来。

    而平白无故被挨了重击的梁之琼,欲要站起身跟墨上筠好好理论理论,也被林和黎凉摁住了肩膀,示意她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梁之琼是没见识过墨上筠的手段,越折腾、越反抗,得到的反击就更严重。

    他们都已经习惯被墨上筠压迫了。

    两分钟后。

    五个人,排排站,姿势标准地站着马步。

    墨上筠这次可没闲着,在他们身边来回转悠,见到任何不标准的动作,手中的手电筒就毫不留情地打下去,疼的人龇牙咧嘴的,可没一个人敢出声的。

    他们足足站了十分钟。

    “既然各位这么闲,身手应该都不错,”墨上筠踱步来到中间,站定,扫视一圈,挑了下眉,“一起上吧,赢了这事就算了了,若是输了……”

    眼睛微眯,眸底有抹冷厉闪过,墨上筠一字一顿地补充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落地。

    一瞬,五人犹豫了下,由林带头,第一时间挥起拳头,朝墨上筠砸了过来。

    拳头在空中划过,带起阵阵劲风,有风呼啸,似是能将空气劈成两半,浓浓的杀气迎面而来。

    力道倒是狠了些。

    墨上筠唇角轻轻一勾,脚步一顿,侧过身,迅速躲开林的攻击。同时自己的动作也没闲着,在躲闪的瞬间,手电筒就砸到了林的肩膀上,等林一招挥空、收手反击时,膝盖和小腹皆是挨了一招。

    被撞击的地方,一时间疼得很,林咬牙,收住脚步,再次朝墨上筠发动攻击。

    见此,黎凉和向永明对视一眼,紧随而上。

    再怎么样,也不能看着林被墨上筠完虐!

    这时,本想说打不打结果都一样的燕归,见着这三人气势汹汹地进行攻击,无奈叹了口气。但也不是不讲义气之人,加之游戏的提议是他提出来的,心想要死一起死,也很快加入了他们的战斗。

    梁之琼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几个。

    怎么就打起来了?!

    她莫名其妙地被叫过来,连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墨上筠让他们一起上……而且,这些人怎么都上了?

    心里迸发出无数疑惑,梁之琼盯着他们,愣愣地看了会儿,最后所有的疑惑都被墨上筠的身手所吸引,心思倒是出奇的定下来。

    跟四人交手,就跟逗人玩儿似的!

    这身手……

    绝对是练家子!

    想至此,梁之琼抛开了所有疑惑,跃跃欲试的感觉在心头漫开,当即握起拳头,加入了“打倒墨上筠”的战斗!

    ------题外话------

    二更送上,求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