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7、偷鸡摸狗的事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无言地默认,让梁之琼心生挫败,老实跟着安辰一起“复习”。哦亲

    有太多的专有名词,尤其是森林里多数用得上的植物,她需要一一记清楚,本来一记脑子都会乱的名词,在安辰的详细讲解下,还真有了点切实的记忆。

    一点半。

    教室内的学员,渐渐多了起来。

    闭眼假寐的墨上筠,缓缓睁开双眼,放到桌上的手指敲了敲,漫不经心地提醒两人。

    梁之琼紧张地看着安辰。

    “可以的。”

    安辰朝梁之琼点了下头,然后便将视线收了回来。

    他坐回自己位置,看向墨上筠,眼神意味不明,“要笔记本吗?”

    “不用。”

    斜斜坐着,墨上筠身后倚靠着墙,懒洋洋地回了安辰一句,然后便盯上了梁之琼。

    梁之琼自觉地合上了笔记本,正襟危坐,面朝墨上筠时,尽量不露出紧张之意。

    明明现在都是学员,梁之琼却总觉得墨上筠跟教官一样,且不是澎于秋那种,而是阎天邢那种。

    手肘撑在桌面,手指斜抵着下巴,墨上筠懒懒看着梁之琼。

    “如何得到桦树糖浆?”墨上筠一开口,就问了个很冷门的问题。

    梁之琼愣了下,很快就露出得意之色。

    这个安辰刚说!

    “用小刀在桦树上钻孔,或者用斧子砍一道裂缝,用绳子之类的东西将桦树皮杯(用一块桦树皮折成的锥形杯)固定在小孔下面。杯子装满后,用一个削好的木栓将小孔塞住。慢慢地熬煮汁液,直到它浓缩成为香甜的桦树糖浆。”梁之琼话语流利地回答。

    “什么海藻不能吃?”墨上筠继续问。

    “……”

    梁之琼莫名地看她。

    不是所有海藻都能吃吗?

    她迟疑地看向安辰,安辰微微抿唇,看了墨上筠一眼。

    “时间到。”墨上筠等了片刻,直接道。

    “等等,”梁之琼喊了她一声,奇怪问,“到底什么海藻不能吃?”

    “都能吃。”墨上筠淡淡道。

    梁之琼惊愕地睁了睁眼,紧随着皱眉,“那你这问题有问题。”

    “那你可以第一时间质疑。”

    “……”

    梁之琼险些没被她理所当然的态度给噎死。

    妈的,摆明了是在给她挖坑!

    哪有这样的?!

    “在野外,捕捉猎物时常见的陷阱。”墨上筠没给梁之琼生气的机会,直截了当地再次发问。

    梁之琼吸了口气,咬牙道:“你们讲了五种,最简单的陷阱、拖拽套索、吊挂陷阱、死亡陷阱、弓箭陷阱。”

    墨上筠微微点头,“两分钟,详细说说。”

    “……”

    紧紧握拳,梁之琼咬牙切齿,但还是认了命,一一跟墨上筠详细解说这五个陷阱的使用方法。

    这次回答有些混乱,勉勉强强的。

    上午上课的知识点比较多,墨上筠挑的都是极有可能成为考题的知识点来提问,虽然提问中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坑,但梁之琼总体表现还是挺不错的。

    问了二十来分钟,墨上筠结束了这次提问。

    再三确定这事结束的梁之琼,身后冒了层冷汗,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这样的情况,还要坚持两天。

    梁之琼光是想想,就头疼得很。

    “谢了。”墨上筠坐好,面朝前方,朝前方的安辰道,“下午她归我管。”

    “没事。”

    安辰轻轻摇头,抬眼看了看墨上筠,眼底是藏不住的温柔缱绻。

    见墨上筠那提问的架势,安辰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他跟墨上筠还在一起,有一次图书馆没占位置,他们便去找自习室,意外见到一学弟在哭——原因是复习遇到了瓶颈。

    安辰不太能理解这种现象。

    不会的题,多研究一下即可,再怎么哭也没用。

    那时的墨上筠,了解了情况后,就在人旁边坐下。

    分明是她了解过的专业,前些时日才看她学过的学科,那时她却以门外汉的身份,随便翻了下书,轻描淡写地说了声“简单”,直接把人刺激到不行。

    那日正值初夏,外面阳光正好,夏日清风从窗外缓缓飘入,一袭军装的墨上筠坐在教室里,在学弟的信心全然击溃后,把书一丢,却说闲得无聊,要不要教教他?

    那个时候,学弟懵了好半响,受宠若惊地点头。

    也是这种方式,将知识点给人讲清楚,然后提问试探学弟对知识点的掌控度。

    墨上筠一直是这样的人。

    嘴硬心软,抓人软肋,却从不捅人心窝,只会让人更坚强。

    可是,那时候他在做什么?

    他觉得墨上筠离得太远了,于是渐生疏离感,甚至在某一刻生出了些许厌烦。

    恍惚间,教室内的学员都齐了,安辰却一直等澎于秋进教室后,才心不在焉地转身坐好。

    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安辰都心神不宁,连笔记都不如先前般用心。

    墨上筠难得打开笔记本,听了一次课,摘取重点做笔记。

    下课休息时,偶尔会提点一下梁之琼,与上午那闲散态度截然相反。

    *

    四点半。

    今天澎于秋的课结束的早,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全部交给他们复习。

    在考试前,梁之琼是要坐回去的。

    梁之琼便抓紧这半个小时,将她所有不能完全理解的知识点、或是速度太慢没记下来的笔记,都详细跟墨上筠“请教”了一番。

    花了十分钟时间,墨上筠一一给她解惑,然后就让她自己研究去了。

    梁之琼倒也听话,接下来一分钟时间都没放松过,时刻都在翻笔记本,争取记住更多的知识点。

    墨上筠闲下来,时不时会扫上倪婼一眼。

    从下午回到教室,倪婼的表现就很不对劲,安静沉默,时不时紧张,视线乱瞥……种种迹象表明,这人要走向一条难以回头的康庄大道。

    显然,林和段子慕应该也发现了,目光偶尔不经意地在倪婼身上停留,带着冷意。

    倪婼却仿若未觉,一意孤行。

    临考试前,还剩五分钟。

    “梁之琼。”

    墨上筠忽的喊了身边之人一声。

    “什么事?”

    嘴里念叨着各种可食用灌木的梁之琼,敷衍地朝墨上筠回了句,忙到连头都没来得及抬。

    墨上筠幽幽叹息,手往旁一抬,抓住梁之琼的肩膀,生生将人给提了过来。

    梁之琼一时不防,直接倒在她身上。

    “到底什么事?”

    梁之琼匆忙地抓住两侧桌子,撑住身子,莫名其妙地看着墨上筠。

    也是奇怪。

    放到以前,墨上筠这样一招,她早就一拳揍过去了。

    可是现在,只觉得习以为常,连半点愤怒的感觉都没找到。

    墨上筠轻轻勾唇,将人一提,让她稳住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原本,还沉浸于知识点的梁之琼,脸色渐渐变了,眸色清明,视线从倪婼身上扫过,带有几分沉思。

    片刻后,梁之琼琢磨了下,道:“这种事……我手笨,玩不来。”

    “听我使唤。”

    墨上筠勾住她的肩,慢悠悠地说着,语气里还夹杂着些许同情。

    梁之琼被噎了噎。

    半响,叹了口气,认命了。

    没办法,是她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有任务在身,没心思再复习,梁之琼为自己默哀了把,然后便收拾了下笔记本和签字笔,从原先的位置站起身。

    段子慕看了看这边,似是了解这边的动静,自觉地起身让开。

    梁之琼起身时,仿佛还能感觉到段子慕似笑非笑的视线,好像是在鼓励她,又像是在单纯的看戏。

    梁之琼更倾向于后者。

    走到过道,梁之琼往前走了一步,忽的“啊——”地叫了一声,脚下打滑,直接朝右边的倪婼扑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压倒,让倪婼一时反应不及,整个人被压得往林倒去。

    林见状,冷静地伸出手,扶住倪婼的肩膀。

    梁之琼没干过偷鸡摸狗的事,但动起手来却毫不含糊,迅速利落地将小抄的纸条掉包,然后便站起身。

    “抱歉抱歉。”

    拍了拍衣服,梁之琼敷衍地朝倪婼道了声歉,然后毫无愧疚之意地转身离开。

    起身让位的燕归,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将梁之琼的动作看的清晰了然。

    紧随着,哀怨地朝墨上筠看去……

    这种小事,完全可以由他来做嘛,让梁之琼这种笨手笨脚的来做,太不保险了。

    注意到燕归那哀怨的眼神,墨上筠眸色微动,懒得搭理。

    ------题外话------

    1

    瓶子还在学校,有关野外生存知识的书只带了一本——而且还是最薄的!本来觉得写这个情节之前能回家的,现在估算失误,所以中出现的野外生存知识大大减少。

    2

    上一章结尾部分写的有点急,所以小小修改了下,暂时还没有审核通过,亲们下午可以去看一看。手机app可以清除缓存再看哈。

    3

    最后继续求——月——票。

    阿锦正在爆瓶砸菊的路上孜孜不倦地奔跑着,啊,远处是她逝去的青春和美好如画的瓶砸……

    嗯,咱们这个月的主题是月票榜之菊花保卫战配合好基友一起发疯搞事世界如此美好,我们一起投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