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5、她待会儿会考你的【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十分钟后。

    安辰这个学霸,成功用完美的笔记,征服了梁之琼这个“自学成才”的学渣。

    将笔记本还回去的时候,梁之琼几乎是绝望的。

    而,能被墨上筠花心思“应付”的人,落到安辰眼里,对她只剩下怜悯的。

    在墨上筠手上,梁之琼的理念定然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冲击,心理素质差点儿的话,容易崩溃。一般来说,墨上筠不太会用言语去刺激人,她是个喜欢做实事的人,所以都是用事实来打击人的。

    你差,她会给你看更好的。

    你不行,她会让你看行的。

    你觉得这个坎跨不过去,那她会让你知道,让你痛苦的坎其实不值一提。

    寻常情况下,见不到墨上筠的这些手段。

    安辰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大二大三连续两次开学,都被安排去一所学校当军训教官,当时安辰亲眼看到过墨上筠是如何驯服那帮娇气蛮横、自我为中心、吃不得苦的大学生的。

    现在这个梁之琼,应当也不会例外。

    对墨上筠来说,更是没什么挑战性。

    第一次休息,是墨上筠蛮横地将笔记本塞给梁之琼。第二次上课,梁之琼进入了飞速领悟的模式,迅速进入状态,模仿安辰的笔记进行记录。第二次下课,梁之琼越过墨上筠,直接找安辰查看笔记本、请教做笔记的问题。

    帮她,就等于是帮墨上筠,安辰都一一地回应了。

    跟墨上筠不管不顾的状态比,认真、负责、有耐心,讲知识点的时候,语气还很温和,一遍讲不懂还能详细地讲上第二遍。

    梁之琼一想到“和气两句就能开启讥讽模式”的墨上筠,再看了看耐心负责、温润和气的安辰,只觉得不可思议。

    这两人是怎么混在一起的?!

    完全不搭啊!

    就这样,在强大的内心震撼下,梁之琼恍惚了两分钟,错过了一个必考的知识点。

    澎于秋走上讲台,再一次开始讲课。

    *

    整整一个上午,梁之琼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在学霸的感染下,完全变了样。

    上课认真听讲,下课认真请教。

    只是,课余时间不是缠着墨上筠,而是缠着安辰这事,让澎于秋有点不是滋味。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让安辰教她呢,还少了些乱七八糟的事。

    澎于秋酸溜溜的想着。

    中午,下课。

    刚放下笔的梁之琼,听到身侧的动静,有风吹打在身上,梁之琼立即偏过头来,朝一侧看去。

    正好,见到墨上筠从窗户翻过,稳稳落到走廊。

    “墨上筠,你去哪儿?”

    梁之琼站起身,往旁一倒,手撑在窗户上,打算跟着一起翻窗。

    “一点,教室等我。”

    墨上筠侧过身,斜了她一眼,淡声交代道。

    刚准备翻墙的梁之琼,经这一声吩咐,不由得停了下来。

    踌躇间,墨上筠已经转过身,潇洒离去。

    梁之琼没好气地撇了撇嘴。

    *

    墨上筠带着件夹,去了教室不远处的小房间。

    这一次,阎天邢事先将饭菜做好,放到桌上。

    人则站在窗边,手机递到耳侧,正打着电话。

    墨上筠进门时,一眼见到窗前的身影,微微一愣,多看了他几眼。

    阎天邢立于窗前正中央,只手放到裤兜里,一只手拿着手机打电话。

    窗外是草地、灌木、树林,还有刺眼的阳光,有光线折射进来,他高挑的身影笼罩于柔和的光线中,轮廓颇为朦胧。

    听到轻微的脚步声,阎天邢转过身来,原本颇为凌厉的神情,在注意到墨上筠的瞬间,眉目顿时染了柔和之色,在聆听电话那边声音时,微微朝墨上筠点了下头。

    眼角轻勾,深邃的眸底,隐露几许柔软。

    墨上筠微怔,摸了摸鼻子后,将件夹往桌上一放,然后转身出门洗手。

    再进来时,阎天邢已经挂了电话,朝这边走来。

    “很忙?”

    墨上筠往凳子上一坐,朝阎天邢挑了下眉。

    “还行。”阎天邢随意道。

    琐碎事比较多而已。

    不过,三月考核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进行,就算有人想找他,也只能电话聊聊。

    “忙四月集训的事?”

    拿起碗筷,墨上筠夹了一筷子白菜,淡定地朝阎天邢询问。

    “嗯。”

    阎天邢在一旁坐下来。

    墨上筠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吃饭。

    随便问问,还真没有想帮忙的意思。

    见她没心没肺地开始吃饭,阎天邢嘴角轻抽,但很快也释然了。

    由她吧,反正她清闲的日子也不多了。

    四月集训,墨上筠一旦表现出彩,来的是无数的机会,但同时,也有很多麻烦。

    墨上筠应该心里有数,他便没有去戳破。

    吃饭时,墨上筠也没闲着,就手上女兵的资料,跟阎天邢提了些问题,说着说着,便聊到倪婼这人。

    四月集训名单里有她。

    “女兵名单,可以改吗?”

    吃了口白米饭,墨上筠漫不经心地问。

    眸光微闪,阎天邢看着她,道:“看你的理由是否充分。”

    “提交给上面?”墨上筠问。

    “嗯。”

    最终的名单,自然不是阎天邢决定的。

    总教官归总教官,虽然对名单可以提出质疑,可最终还是由上面决定的。

    在阎天邢的部队,他可以自己处置,所有考核的名单,连大队都管不了。

    但是,现在是他帮人做事,上面的人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好苗子,没有充足的理由,他出面的话,或许会卖他一个面子,但若被查到是墨上筠提议的,难免会惹人非议。

    还是按部就班、照着程序走的为好。

    显然清楚这一点,墨上筠犹豫片刻,问:“考核什么时候结束?”

    “26号。”阎天邢如实相告。

    墨上筠了然地点头。

    差不多剩下一周的时间。

    就算倪婼能一直待到考核结束,她也有时间提交报告上去,剃掉这个人。

    当然,她希望的是,倪婼的部队能自觉一点,少给她惹这些麻烦事。

    阎天邢将她的神情都看在眼底。

    完全没有参与的意思。

    这不是倪婼和墨上筠之间的个人恩怨,而是墨上筠身为女兵教官,对一个即将会成为她的兵的考核。

    就如他将授课、考试的事宜全然交给澎于秋一样,墨上筠既然是女兵教官,就有权利对自己的兵采取某些手段。

    只要墨上筠目的、做法没有问题,他就能放手让墨上筠去做。

    而,就算是当一次临时的特邀教官,短短几天,也会想法子考验学员人品的人……阎天邢相信,墨上筠能将私事和公事拎得开,不会以一己私欲而对倪婼采用不公平的手段。

    吃过饭,才过二十来分钟。

    跟梁之琼约好的一点,墨上筠倒也不急,在阎天邢收拾碗筷的时间,自己擦了下桌面,然后拿着件夹重新坐下,开始翻看。

    “拿着。”

    刚翻了几页,出去洗碗的阎天邢便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个热水袋。

    话音落却,毛茸茸的热水袋已经递到跟前。

    “……”

    微微抬眼,墨上筠沉默地看着他,很明显表达抗拒之意。

    “老实听话,”阎天邢眉目流露出些许无奈,语气里却增添几许温柔,“你想知道的,可以提前回答。”

    墨上筠停顿片刻,想了想,抬手将阎天邢手中的热水袋接了过来。

    但很快,便是朝阎天邢挑眉,催促他赶紧说。

    阎天邢嘴角抽了下。

    “三月考核,一是为了年底的新特种部队,二是我们部队的选拔。”阎天邢没有遮掩。

    哦……

    所以才这么尽心尽力,还特地安排了小型的考核,就为了不放过任何一个优秀人才。

    就墨上筠所知的侦察营而言,三月考核只选了最精英的十人,还是由阎天邢他们亲自挑选的。而四月集训则是宽松许多,侦察营的人数由墨上筠来定,人数放宽到三十人,最终名单还得上面的人来定。

    墨上筠古怪地看着阎天邢。

    被邀请来别的军区帮忙,还不忘了挖掘兵源,也是……够黑的。

    “人数怎么分?”墨上筠颇为好奇地问。

    “看他们意愿。”阎天邢淡然道。

    两支部队,就看谁更能吸引人,给的诱惑更多。

    阎天邢摆在明面上的条件,看起来很公平,但实则不然。

    一支新的特种部队,是怎么也无法跟神秘特种部队相提并论的。

    资源,武器装备,作战能力,前人经验……

    一般而言,都不会选择一支新的、还处于发展阶段的特种部队。

    估计上面的人也很为难,一方面要让有经验的阎天邢来帮忙,一方面还要防着阎天邢把他们的优秀兵源拐走。

    也是够肉疼的。

    隐藏的谜题得到解开,墨上筠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倒是觉得理所当然。

    哦,原来这样。

    也是,应该这样。

    阎天邢看着就不是吃亏的人。

    摇了摇头,墨上筠将注意力放到件夹上,继续优哉游哉地翻看着。

    如此过河拆桥,阎天邢看着哭笑不得,转身去拿了俩苹果来,在一旁坐下,慢条斯理地给她削着苹果。

    给墨上筠的苹果,是削得干干净净的一整个。

    给自己削的苹果,削完后切成块,放到盘子里,然后摆上两根竹签。

    不过,没吃上几口,就全部进了墨上筠的嘴。

    原因是——

    他接了个电话,墨上筠闲得无聊。

    *

    一点整。

    被伺候得周到的墨上筠,一派坦然地回到教室。

    梁之琼早已等候多时。

    跟她一起的,还有在半路被她叫过来的——安辰。

    安辰坐在先前的位置,转过身来,梁之琼坐在墨上筠的位置,认真地跟安辰请教上午的知识点。

    安辰也不见不耐烦,耐心地给她讲解着。

    “哟。”

    墨上筠站在窗边,朝他们俩挑眉。

    听到声音,两人皆是抬起头来看她。

    见到她,安辰愣了下。

    梁之琼看了眼腕表,心想她还真是准时,神情自若地朝她摆手,打了声招呼,“来了啊。”

    “一边去。”

    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墨上筠挑眉道。

    梁之琼自觉地往旁边移开了个位置,眼见着墨上筠翻身从窗户跃过来,眼底多出些许艳羡,而心中却颇为纳闷。

    窗户并不大,也不知墨上筠怎么做到来去自如,连窗户碰都没碰一下的。

    她中午试了一下,撞到了胳膊,至今还在疼。

    可是,这动作是真的帅。

    身为一个女的,看着墨上筠翻来翻去的,都百看不厌。

    墨上筠坐下来,朝两人看了眼,最后视线落在安辰身上。

    “你跟她讲,我睡一下。”墨上筠直接交代道。

    自她出现那刻起,安辰的目光就一直在她身上停留,听到墨上筠的交待,安辰不假思索地点头。

    “诶,你——”梁之琼撇嘴,欲要跟墨上筠好好争辩一下。

    是墨上筠不在,安辰教的又好,她才找的安辰。

    墨上筠这甩手掌柜当的……

    完全是白占便宜啊!

    “我来吧。”安辰打断梁之琼的话,随后看了眼一侧淡定自若的墨上筠,朝梁之琼道,“她待会儿会考你的。”

    梁之琼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考?!

    什么鬼!

    教都没有教,墨上筠就打算直接来考?!

    墨上筠偏头看着梁之琼,见到她惊讶不已的神情,没有说话。

    摆明了是默认了安辰的话。

    无论怎样复述知识点,都不如一场考试来的容易。

    ------题外话------

    被成功爆菊,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明天四更!

    求——月——票!

    *

    所有奖励已经发放完毕,评论应该会慢慢回。

    *

    说句正经话,上个月感谢亲们,瓶子成功拿到月票榜第八名,真的非常感谢,当瓶子动力满满。鞠躬,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