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3、祝你心想事成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翌日。『『『小『说

    清晨,七点。

    陪着林在山坡上待了两个小时的墨上筠,带着林一起回了营地。

    站了两个小时的马步,林肌肉酸痛不已,可墨上筠在前面却走得飞快,一句“跟不上就别吃早餐了”,逼着林咬牙跟着她。

    这一路,一直到食堂附近。

    “食堂在这边。”

    见墨上筠走偏方向,林拧起眉头,朝墨上筠喊道。

    墨上筠没有回头,也没说话,摆了摆手,不紧不慢地离开。

    林看了眼墨上筠离开的方向。

    那是教室的方向。

    难不成,墨上筠忽然转性,要抓紧时间复习了?

    这个念想刚浮现出来,就被林无情地压制了。

    相信燕归靠第一,也不能相信墨上筠会去复习。

    于墨上筠来说,压根没有那个必要。

    想到昨天中午、晚上墨上筠都没在食堂吃饭,林虽然连个大致都没有猜到,可并不觉得墨上筠会饿到自己,所以干脆没有去想,有的她去。

    *

    七点半。

    墨上筠优哉游哉地来到小房间。

    刚走近,就听到里面的动静,锅碗轻微碰撞的声响,伴随着清晨的晨风徐徐而来,明明是最寻常平凡的动静,可轻飘飘地落到耳底,无端让人觉得悦耳动听。

    原地站定片刻,墨上筠微微敛眉,去洗了个手后,才不动声色地往里面走。

    进门时,阎天邢刚将碗筷和早餐摆放好。

    墨上筠的早餐有:两个馒头、一碗皮蛋瘦肉粥、一个何首乌煮鸡蛋,一小碗糖渍红枣。

    阎天邢的早餐有:两个馒头、一碗皮蛋瘦肉粥、两根从食堂拿的油条。

    墨上筠快速地扫了眼餐桌。

    还真丰盛。

    再看一旁闲站的阎天邢,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眼底浮现出浅浅笑意。

    “挺准时的。”

    看了眼腕表,阎天邢象征性地夸赞了一句。

    墨上筠耸了耸肩,直接来到先前坐的位置。

    “记得喝了。”

    阎天邢一抬手,将一杯刚泡好的红糖水递到墨上筠面前。

    墨上筠一顿,脸色微黑。

    阎天邢只觉得好笑。

    当然,墨上筠是不怕喝红糖水的,只是在墨上筠看来,这种小事都是多余的。

    不过,也不是矫情做作之人,虽有不愿,也不跟阎天邢讨价还价。

    墨上筠等了会儿,便一口干了,带着一股畅饮的壮志豪迈之情。

    阎天邢越看越觉得好笑。

    “临时做的?”

    咬了口鸡蛋,墨上筠凝眉想了想,朝阎天邢问道。

    “嗯。”阎天邢坦然点头。

    墨上筠微微一顿,看了他一眼,又不好说什么,闷声继续吃早餐。

    阎天邢这种精益求精的人,连早餐都做的无可挑剔,很快,墨上筠将桌上准备的早餐全部吃完。

    时间才过十分钟。

    墨上筠看了眼表,视线从阎天邢手边的手机上扫过,犹豫了下。

    阎天邢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道:“十分钟。”

    “谢了。”

    眯起眼,墨上筠大大方方地拿起手机。

    虽然来这里后,也借阎天邢的手机跟朗衍打过电话,询问过二连的事,而夺得第一的二连,不如她担心的骄傲自满,而是在朗衍和指导员的轮番“洗脑”之下,冷静下来。

    但是,身为副连长,总不能对他们完全放心。

    这个时间……

    朗衍应该在办公室才对。

    墨上筠站起身,飞速摁下办公室的电话,随后走至门前。

    电话应该是接通了,墨上筠应是心情不错,背后依靠着门边,只手放到裤兜里,跟电话那边的朗衍打招呼时,眉头轻轻一挑,带着几许轻松和调侃。

    在糊弄人和玩弄人这方面,墨上筠一直是孜孜不倦地努力着。

    阎天邢能想象她的连长在应付她时的愁眉苦脸,而同时,时不时朝墨上筠扫一眼,都能见到墨上筠的小表情。

    或打趣、或张扬、或沉思、或轻松,每一种神态都有不同的小表情,连唇角上扬的弧度都是不一样的。

    本是偶尔看看的阎天邢,到最后,视线不自觉的停留在她身上。

    十分钟后,问清楚情况的墨上筠,顺利地挂了电话。

    手指点了下挂断,墨上筠朝屋里看了眼,手一抬,手机就呈抛物线朝阎天邢抛了过去。

    阎天邢一伸手,稳稳地将其抓住。

    “走了。”

    墨上筠一侧身,就出了门。

    “等等。”

    阎天邢喊她。

    墨上筠步伐一顿。

    拿起昨晚的件夹,阎天邢抬眼看她,径直走过去,递到她面前,“有空看看。”

    “行。”

    墨上筠爽快应了,一把接过件夹。

    朝他摆了下手,墨上筠便走向了教室。

    吃饭时间不长,路程也很短,墨上筠进教室的时候,距离上课还差五分钟。

    还是不走寻常路,墨上筠跳窗进去。

    教室内,他人已经见怪不怪,扫了她一眼,便毫无异样神色。

    墨上筠顺利落座。

    课桌上,依旧摆放着一个保温杯,身边的段子慕如同以往,极其淡定地跟她打了声招呼。

    墨上筠耸肩。

    再扫了教室一圈,大部分都抵达了,他们这个小组也不例外,自从她来之后,全员到达。

    燕归一如既往地跟她打招呼、挥手,对她进行热情地问候,一如多年不见的好友。

    墨上筠见怪不怪了,直接忽略。

    视线一转,落到右前方的倪婼身上。

    倪婼安分地坐着,微微低着头,两道眉头皱起,眸色阴沉,紧抿着唇,脸色发白,两只手放到下面,紧紧攥着衣角,在犹豫和决绝中徘徊。

    明显不对劲。

    墨上筠不经意地皱了下眉头。

    这时,听到段子慕平静的声音,“她真有什么动作,我会警告她的。”

    言外之意,墨上筠大可不必担心。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淡淡道:“祝你心想事成。”

    “……”

    段子慕一时无言,可嘴角却不自觉勾起。

    还真是……可爱得紧。

    微微往后靠着,段子慕偏过头,看着她放桌上的件夹,不经意地挑了下眉,“四月的女兵名单?”

    “嗯。”

    墨上筠不可否认。

    想必段子慕手上,还有男兵的名单。

    “恐怕,”段子慕摇了下头,别有深意地看着她,“今天你是难以心想事成了。”

    墨上筠蹙眉,有些莫名其妙。

    但——

    很快的,她就明白了段子慕的意思。

    自从墨上筠出现后,视线一直往这边瞥的梁之琼,在踌躇了两分钟后,果断选择站起身,大步朝墨上筠这边走来。

    燕归和段子慕似乎跟她达成了一致,见她起身,燕归立即跟她交换位置,而段子慕也在同情地看了墨上筠一眼后,来到了先前燕归的位置。

    墨上筠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梁之琼顺利占据段子慕的位置,稳稳落座。

    梁之琼深吸了一口气,将笔记本和签字笔往桌上一放,然后又偷瞥了墨上筠几眼,最后在墨上筠颇为不耐烦的眼神里,朝她呲牙一笑,“早啊。”

    简单的两个字,说出来无比生硬,面上的笑容也甚是僵硬。

    墨上筠偏头,看向窗外的春日晨景,对梁之琼的话语充耳不闻。

    “听澎于秋说,给我加三分这事,是你求的情?”

    梁之琼靠近墨上筠,刻意靠近她的耳畔,压低声音说道。

    墨上筠似乎没意识到她的存在,视她为空气,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澎于秋还说,接下来三天,你会带我一起上课,保证我能及格。”梁之琼继续语气生硬地说道。

    素来直来直往的梁之琼,平时真没有说过这样的“谎言”,若非澎于秋威胁她,‘不这样做她就无药可救了,只有被淘汰的份’,梁之琼也不可能下定决心做这种事。

    毕竟,太掉面子了。

    手心出了阵冷汗,梁之琼关注着墨上筠的神色,准备按照澎于秋教她说的,继续一股脑说下去。

    然而,墨上筠没有给她继续的机会。

    墨上筠偏了下头,眯眼看她,似是恍然地点了下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来啦,亲们早上好。

    发现保底月票到啦,瓶砸偷偷摸摸粗来打劫一下月票,(*╲*)。

    另外,猜猜今天有几更,呲牙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