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2、不知廉耻的混蛋!【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澎于秋,墨上筠,你们俩勾肩搭背地在干嘛?”

    话音落却,梁之琼已然近身,眉目压抑着怒火,没好气地盯着两人。

    墨上筠搭着澎于秋,澎于秋没有抗拒。

    一眼扫过去,梁之琼便难以控制内心暴躁的情绪,恨不能直接提起拳头跟他们俩揍一顿。

    尤其是澎于秋……混蛋!活脱脱就一不知廉耻的混蛋!

    “过来。”

    全然没有被“捉奸”的心虚,墨上筠坦然自若地朝她勾了勾手指。

    澎于秋脸色黑了黑,扫了眼墨上筠大气勾着他肩膀的手,倒是没有做贼心虚地将其打开。

    梁之琼狐疑地盯着两人。

    虽说月黑风高,但帐篷门前,人来人往,也不像是个谈情幽会的好地方。

    加之两人神色坦然,不见丝毫尴尬,梁之琼心有不满,狠狠剜了墨上筠一眼后,还是听话地往前走了几步。

    “我们俩的关系呢,也是时候跟你公开了。”

    墨上筠懒洋洋地出声,颇有深意地看着梁之琼。

    梁之琼脸色刷的一白。

    澎于秋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愣了一下。

    “什,什么关系?”梁之琼声音颤抖,连话都说不清了。

    “你说吧,”墨上筠笑眯眯地看了澎于秋一眼,然后顺其自然地把手给收了回来,继而拍了拍手,朝两人道,“慢慢说,我先走一步。”

    澎于秋:“……”

    这人的心,特么的绝对是黑的。

    墨上筠绕过梁之琼,慢悠悠地离开。

    梁之琼站在原地,却浑身都在颤抖,紧紧咬着唇,眼神凶狠地盯着澎于秋。

    “澎于秋,你跟她什么关系?”梁之琼咬牙切齿地质问。

    “这个……”

    见她激动的模样,澎于秋面露为难之色。

    “澎于秋!”

    如此一副为难神情,直接导致梁之琼怒火攻心,当下右手握成拳头,直接朝澎于秋挥了过去。

    澎于秋眉头一挑,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

    梁之琼欲要挣脱,可手腕使再大的劲也没挣脱分毫,她不死心地挥起左手,但还是被澎于秋如法炮制地抓住。

    双手被桎梏,两腿还没来得及往上踢,澎于秋便妥协了,“行了行了,跟我过来。”

    说着,松开梁之琼,直接拎住她的肩膀,强行把人给往偏僻的地方拖。

    周围都是助教,看着像什么话!

    梁之琼最开始还想睁开,可奈何实力差距过于明显,梁之琼生生被澎于秋拉走。

    没多久,将她拉到偏僻处,澎于秋松开了她。

    梁之琼没好气地甩手,往后退了一步,垂落的双手紧紧握拳,深吸一口气,质问:“澎于秋,墨上筠的话是什么意思?!”

    澎于秋低头看着她。

    好家伙,气得着实不轻,眼神凶狠,情绪暴躁,如张牙舞爪的野狼,好像只要他一点头,她就能扑上来将他撕碎。

    “我说,”澎于秋无语的问,“她的话你也信?”

    梁之琼咬牙,若不是怀疑过墨上筠,若不是亲眼见过墨上筠和阎天邢之间的暧昧,她哪能看着墨上筠泰然自若地离开?!

    但是——

    她碰一下都会被说的人,凭什么允许墨上筠吃豆腐?!

    这也太让人憋屈了!

    “信,男未婚女未嫁,凭什么不信啊?”梁之琼气呼呼道。

    “……”沉默了下,澎于秋头疼得很,抬手摁了摁眉心,道,“得了,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她逗你玩儿呢。我有事跟你说。”

    梁之琼执拗地看着他,“那她说是什么关系?”

    “下个月的同事关系。”澎于秋一本正经地敷衍道。

    心中憋火,梁之琼下意识想要反驳,可一想到墨上筠应该是不知道澎于秋将这事同她说了的,一时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那你们俩有什么事是需要勾肩搭背才能说的?”梁之琼怒气未消。

    “商量着怎么给你开小灶。”澎于秋正色道。

    梁之琼莫名其妙,“搞笑了,我需要你们开什么小灶?!”

    见她信心十足的模样,澎于秋简直哭笑不得。

    好家伙。

    做错那么多题,还能自信心爆棚,也是没谁了。

    澎于秋没好气地抬手敲了敲她的脑袋,让她冷静下来,“按照你的分析,今天的试卷,能打多少分?”

    “试卷……”梁之琼蹙了蹙眉头,仔细一想,直接道,“没有九十,也有八十吧。”

    说着,又得意道:“我怕分数太高了,还故意填错几个空呢。”

    澎于秋一怔,险些没有喷她一口血水。

    好想揍得她看清残忍的事实。

    “梁之琼同志,”澎于秋沉重地拍了下她的肩膀,叹了口气,“你的分数,是57。”

    “怎么可能?”

    梁之琼双手环胸,好像澎于秋说的是笑话一般,压根没放心上。

    澎于秋咬了咬牙,实在没有忍住,直接将她的试卷掏出来,砸在她的脸上。

    被如此对待,梁之琼不爽得很,但一抓到试卷,多少还是有些怀疑的,心想澎于秋应该没空耍她玩,于是瞪了澎于秋一眼后,就将试卷展开来。

    借着路边昏暗的光线,梁之琼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每一被打叉的地方,梁之琼都认真仔细地看,但硬是没有挑出什么毛病来。

    “你逗我吧,我哪里错了?”

    一遍看完,梁之琼拧起两道眉头,愤然地朝澎于秋道。

    被她如此理直气壮的质问,澎于秋险些没有咬到舌头。

    还没看出问题来?!

    一把将试卷扯过来,澎于秋按捺住暴躁的心情,一一跟梁之琼指明了错误的点。讲着讲着,想到梁之琼说的“故意填错几个空”,澎于秋特地试探了她一番,不曾想,一试探完,差点儿没被梁之琼给气死。

    还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她所想的“错误答案”,好死不死地撞上了“正确答案”。

    一连试探完,澎于秋都忍不住为捏了把冷汗。

    若非没有她这“故意填错”,他估计想为她加分都为难了。

    没有给梁之琼留面子,澎于秋毫不留情地将她错误的地方全部指出来,说到最后,原本还振振有词的梁之琼,一时间竟然哑了。

    花了十来分钟,全部讲完,澎于秋意识到很久没听到梁之琼的声音,不由得偏了偏头,朝梁之琼看了一眼。

    这一眼,倒是愣住了,随即有些想笑。

    难得见脸皮厚、自信心强的梁之琼露出窘迫神情,两耳耳根发红,微微低着头,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看。

    “怎,怎么会这样……”

    梁之琼低声说着,声音细若蚊呐。

    澎于秋没说话。

    谁知道她怎么想的?!

    前面的选择填空写的那么一塌糊涂,她竟然还这么有信心?

    还八十分呢……

    能在这基础上加八分就不错了!

    过了好一会儿,梁之琼似乎认清了现实,沉沉的叹了口气,有种“天不待我”的苍凉。

    片刻后,她低声问:“我是不是要走了?”

    紧盯着她的表情,看到这儿,澎于秋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原本还内心苍凉的梁之琼,冷不丁听到澎于秋的笑声,立即炸了毛,愤愤然瞪着澎于秋,“我要走了,你很高兴?”

    澎于秋咳了一声,怕她一时冲动又要闹,也没继续蒙她,将墨上筠做主帮她加三分,然后让她保证明天考试成绩的事,稍稍做了修改,半真半假地跟她说了一边。

    其中,没有过多让自己掺和进来,大部分的“功劳”都归于墨上筠。

    梁之琼听得一愣一愣的。

    “真的是墨上筠帮的忙?”梁之琼不可思议地问。

    “嗯。”

    澎于秋甚是心虚,可面上却一本正经地点头。

    “那,”刚刚受的打击有点大,梁之琼一时间有些灰心,难免踌躇起来,“万一我明天的考试,分数还不及格呢?”

    闻声,澎于秋左右张望了一圈。

    然后,朝梁之琼勾了勾手指,等梁之琼靠近后,澎于秋靠近她耳侧,压低声音说了几句。

    梁之琼愣愣地眨眼。

    与此同时——

    熄灯后,刚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墨上筠,不知怎的,感觉到一阵冷风从外面刮进被窝,冷飕飕的。

    ------题外话------

    三更送上!

    这个月最后一个多小时了,排在第八名,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抱住前十。如果真的有转折,瓶砸也只能认了!

    感谢亲们这一个月的支持。

    下个月瓶砸继续努力,感谢么么哒!笔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