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1、你们俩勾肩搭背地在干嘛?【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进门,话语戛然而止,顿时抬眼朝里面扫了圈。===

    三个人。

    先前宽敞的会议桌,经过十来天的努力,资料堆积了三分之一的空间。

    阎天邢站在一堆资料旁,手里拿着个件夹,随手翻看了几页,似是听到了进门的动静,他懒懒地朝这边看来,眼眸的锋利在扫到墨上筠的瞬间,立即消散不少。

    萧初云坐在对面,翻看着资料。

    澎于秋跟在阎天邢身边,谄媚、纠结的笑容还没褪去,偏头看着墨上筠,笑意渐渐转化成郁闷。

    “哟,都在呢。”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朝三人打招呼。

    “你怎么来了?”澎于秋佯装客气地朝墨上筠打招呼。

    本来吧,做足了心理准备,想在阎天邢面前好好说说,给梁之琼求个情。

    没有想到,这么紧要的关头,竟然来了个墨上筠。

    一想到梁之琼最初跟墨上筠的各种矛盾,澎于秋便不由得汗颜,只觉得时机不对。

    “还手电筒。”

    将手电筒往上抛了抛,墨上筠慢悠悠往前走着,又准确无误地将手电筒接住。

    抛了几次,人走至会议桌前,墨上筠将手电筒放在会议桌上,件夹搁置在一旁。

    “过来,”阎天邢全程盯着她,出声的那一瞬,眼底挑起抹淡淡笑意,“有件事想问你。”

    “……”

    澎于秋忽然意识到什么,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片刻后。

    墨上筠耸肩,坦然朝两人走过去。

    坐于资料中间的萧初云,抬眼看了他们三人一眼,然后平静地收回视线。

    也没他什么事。

    “跟她说,由她决定。”

    淡声朝澎于秋说了句,阎天邢就恢复了事不关己的状态,低头继续翻看手中的件夹。

    澎于秋无语的扫了阎天邢一眼。

    阎天邢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态,眼下却如此轻描淡写地将决定权抛给墨上筠……墨上筠虽然是下个月的集训教官,可现在还只是个学员啊!

    倚靠在桌边,墨上筠双手撑在桌面,懒洋洋地朝澎于秋挑眉,“说说。”

    “咳,”轻咳一声,澎于秋心有郁闷,却还是老实将试卷递到墨上筠面前,“这是梁之琼的试卷,还差三分及格。”

    墨上筠接过试卷,微微垂下眼睑,走马观花地浏览一遍。

    “唔,”顿了顿,墨上筠出声,抬眼看向澎于秋,“只差三分?”

    只……

    澎于秋被她噎了噎。

    半响,他试探道:“什么意思?”

    “勉勉强强。”墨上筠淡淡道。

    按照她的要求来看,梁之琼这试卷,最起码还得减十分。最起码,行潦草,错别字多,这两点就得扣分。

    至于用词不严谨,表述不规范,勉强写到重点……这些错误,让墨上筠看着都觉得头疼。

    扣到四十分都不为过。

    澎于秋心道惨了,梁之琼留下的机会渺茫。

    “你的想法是,想让她留下来?”手指在试卷上敲了敲,墨上筠慢条斯理道,“除了你们俩这层关系,还有什么理由吗?”

    被直言戳破两人的关系,澎于秋脸色稍稍一变。

    阎天邢悠然扫了这边一眼,不过很快便收回了视线。

    “她听课挺认真的,做题也没分心,就她这个个性来说,挺难得。”澎于秋也不遮遮掩掩的,直言道,“她最近表现的不错,我想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看看她明天的学习态度和成绩。毕竟,让他们学习的目的,最终还是为了实践,理论知识成绩……”

    “这样说也行。”墨上筠似是赞同地点头。

    澎于秋松了口气。

    他堂堂一教官,竟是在墨上筠面前,如此胆战心惊的。

    想想就郁闷。

    “不过,”墨上筠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如果她明天成绩继续不合格,那你这个担保人……”

    澎于秋一愣。

    墨上筠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在暗示他,梁之琼若是继续这样,他身为教官,就得受连带责任。

    “这个,”澎于秋想了下,然后打量了墨上筠几眼,笑了,“你放心,她再不过,我随你处置。”

    也不说什么“提头来见”“辞掉教官”这种豪情壮志的话,反正阎天邢是让墨上筠做决定,他只要跟墨上筠下保证而已。

    再者,那些豪情壮志的保证,都太不切实际了,难以打动墨上筠。

    “嗯,”墨上筠点了点头,手指摩挲着下巴,饶有兴致地道,“我还有个问题。”

    “你说。”

    轻轻勾唇,墨上筠笑问:“她知道你为了她,花了这么多心思吗?”

    “……”

    澎于秋哑口无言。

    将试卷丢给他,墨上筠拍了拍手,特地看了阎天邢一眼,“明天见。”

    阎天邢笑眼看她,不动声色地点了下头。

    “我送你。”

    澎于秋表现的无比积极。

    墨上筠挑眉,“不用了。”

    “必须的。”澎于秋紧紧捏着试卷,一字一顿地强调道。

    眉头微动,墨上筠笑笑地看他,再看阎天邢“随你处置”的暗示,墨上筠耸了耸肩,“那行。”

    于是,澎于秋得偿所愿,将墨上筠送出了门。

    帐篷内。

    萧初云将一个件夹看完,抬眼,看着漫不经心翻看资料的阎天邢。

    迟疑半响,萧初云还是出声,为好兄弟辩解道:“队长,于秋只是比较了解梁之琼,没有私心的。”

    原本这件事他是不打算掺和的。

    澎于秋对梁之琼如何,他这个外人参与不了。

    但是,阎天邢让墨上筠来插一脚,自己压根不管事,让他觉得有些奇怪,担心阎天邢对澎于秋有想法,才帮忙给澎于秋说几句话。

    “嗯。”阎天邢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萧初云紧盯着阎天邢,眸色颇为深沉。

    半响,阎天邢看他一眼,才轻描淡写地道:“我有说过试卷打分要征求我的意见吗?”

    萧初云:“……”

    瞧这意思,队长是将所有的权力都给了澎于秋,压根没有掺和试卷分数的意思?

    微微凝眉,萧初云朝门外看了眼,忽的对澎于秋心生几分怜悯。

    这丫的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找事。

    ……

    帐篷外。

    墨上筠适时地停下步伐,给了澎于秋一个说话的时机。

    “那什么,”澎于秋咳了一声,故作镇定道,“我求情这件事,就不用跟她说了吧。”

    “说不说,倒是其次。”墨上筠慢慢说着,朝澎于秋笑了一下。

    一见到她这笑容,澎于秋的头皮都要炸开了,背脊阵阵发寒。

    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感觉被坑了似的。

    “来。”

    墨上筠朝他勾了勾手指。

    澎于秋一愣,狐疑地朝她靠近,将耳朵凑过去。

    一伸手,墨上筠随意地搭住他的肩,“我记得,你现在是负责上课的教官吧?”

    “嗯。”澎于秋不明所以。

    “上课的话,负责也是由你来负责的?”

    “嗯。”

    “全权由你负责?”

    “对。”

    “阎天邢和萧初云都不参与这四天的事?”

    “……对。”

    “那,”墨上筠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你有没有想过,你主动跟阎天邢汇报这一事,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澎于秋有点开窍,但又摸不到最关键的点,凝眉问:“怎么说?”

    墨上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这人的脑子,应当比牧程要好才是,怎么到这问题上,至今不开窍?

    想至此,墨上筠也挺佩服阎天邢的,这点小事都能让澎于秋提心吊胆地去汇报。

    “这个嘛……”墨上筠拖长声音,暗示道。

    澎于秋了然道:“明天上课随便睡。”

    反正墨上筠有这基础,听不听课,于他来说都无所谓,不如卖个人情给她。

    墨上筠满意点头,继而道:“既然阎天邢把事交给你来管,那你对上课和试卷,就有绝对的权力。就算你加个三分,事后再跟阎天邢说,你觉得他会因为这点事,后悔赋予你这个权力的决定吗?”

    阎天邢要忙的事情太多,不可能一一去浏览试卷,也不会一一去挑错误。就算有那么点误差,在阎天邢这边,都是小事。

    只是澎于秋一直在阎天邢手上做事,觉得加上这三分便是背叛了阎天邢,所以才会那么紧张地跟阎天邢说这事儿。

    可是——

    如果她是教官,她还想扣卷面分呢,这一批学员的试卷,估计会有大半的不合格。

    她也能说的有理有据的。

    谁能计较那么多?

    再者,阎天邢那态度……摆明了没想管,等着澎于秋自己想通,有独当一面的领悟。

    “……”

    澎于秋沉默片刻,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可取而代之的,不是欣喜若狂,而是焦虑抓狂。

    靠!

    既然是他自己就能决定的事,征求墨上筠的意见、跟墨上筠作保证、紧张兮兮这么久……是不是太冤了点儿?!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梁之琼暴躁的声音——

    “澎于秋,墨上筠,你们俩勾肩搭背地在干嘛?”

    ------题外话------

    五月最后一天了!亲们手上还有木有月票了!求求求!用月票砸死瓶子吧,嘤嘤嘤。

    晚上还有一更,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