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8、让你体验一下正常人的生活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咔擦一声响,墨上筠当着阎天邢的面,拍下了他穿着军装、拿着菜勺、站在火炉旁,体验人间疾苦的模样。w

    时机抓拍的很好,正好是阎天邢转身的那刻,竖着拍的,将阎天邢整个身子全部拍入,占据了大半的屏幕,人很突出,周围的杂物皆成背景,杂而不乱,恰到好处。

    刚拍完,两道凌厉的视线,就穿过手机的障碍,直接落到墨上筠身上。

    墨上筠耸肩,朝阎天邢晃了晃手机屏幕,“要不,帮你p一下?”

    “……随您。”

    阎天邢没好气地挤出两个字。

    一个“您”字,语调压低,寒气森森。

    墨上筠不由得失笑,收了手机,不删图,也不p图,帮他这图备份好后,安分地坐了回去,开始玩游戏。

    阎天邢动了动眉头,眼见着胡萝卜炒肉炒的差不多了,黑着脸加了点水,等了会儿后,加盐,炒了几下,顺利出锅。

    不多时,胡萝卜炒肉、两碗热气腾腾的米饭,全部被端上了桌。

    墨上筠放下手机,自觉出门洗了手,然后才回来动筷。

    “这几天都来这边吃。”

    给墨上筠夹了一块白斩鸡,阎天邢不紧不慢道。

    “嗯?”墨上筠一愣,抬起头来。

    阎天邢斜了她一眼,慢条斯理道:“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正常人的生活。”

    “……”

    嘴角一抽,墨上筠只想喷他一口白米饭。

    阎天邢不声不响地又给她夹了一筷子胡萝卜,然后才吃自己的饭。

    墨上筠盯着他看了会儿。

    “打听一下。”墨上筠慢慢出声。

    “什么?”

    “你的左肩……”

    她话到一半,阎天邢抬眼,盯着她。

    “哦。”

    见此,墨上筠了然,把剩下的话收了回去。

    啧。

    这要往前推一个把月,他们俩就是同病相怜了。

    墨上筠低头吃饭,看在阎天邢是病患的份上,去倒水的时候,顺带给阎天邢倒上一杯,俨然从一小没良心的晋升成有点良心的。

    可是,偶尔注意到墨上筠视线从左肩上掠过的阎天邢,却一点儿都不觉得欣慰。

    不到六点,两人把饭菜吃完。

    墨上筠主动收拾碗筷,但是却被阎天邢丢过来的件夹给制止了。

    “这四天,抽空看完。”

    阎天邢提醒道。

    捞住那个件夹,墨上筠摸了摸厚度,心里有了点底,然后将其打开。

    唔……

    a4纸,四十来页,全是四月集训的女兵个人资料,平均每人一页纸,双面打印。

    “哟,有熟人啊。”

    随手翻了翻那些纸张,墨上筠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顿时就了。

    照片旁,两个字:盛夏。

    阎天邢闻声,朝这边看了眼,注意到她指的是谁后,挑了下眉,“嗯。”

    “怎么被选的?”墨上筠抬眼。

    “他们连长推荐的,综合实力还行。”阎天邢漫不经心道。

    这不是他来挑兵,再者还在他人军区,他们想要送些什么人来,只要综合实力够,他这边都可以收下。

    只是,能不能在他手里撑过三个月,那就另当别论了。

    “哦。”

    墨上筠点了点头。

    也行。

    这个盛夏……

    墨上筠倏地勾唇,只要她不是教官,一切好说。

    低头,继续翻了翻件夹内的个人资料,墨上筠很快就将件夹收起来,偏头朝阎天邢道:“我先走了。”

    “嗯。”

    阎天邢没有挽留。

    吃饱喝足,墨上筠拎着件夹,潇洒自在地离开。

    时间还早,她绕了点路,才回到营地。

    差不多六点半,她来到食堂,找到林,知会了下晚上的时间和地点,然后就走了。

    *

    七点左右,会议帐篷。

    澎于秋依依不舍地送走了近日同病相怜的战友——牧程,然后郁郁寡欢地坐在会议桌旁批改试卷,满脸生无可恋。

    萧初云拿着饭盒回来,见到澎于秋浑身笼罩的阴郁,走过去,直接把饭盒放到他手边。

    “我的啊?”

    修改得正入迷的澎于秋,听到动静,看了眼饭盒,又抬眼看向萧初云,一时没反应过来。

    “嗯。”萧初云平静应声。

    “既然如此……”澎于秋拖长了声音,内心甚是感动,默默感慨了一声这兄弟没白交,伸手就去拿饭盒,“我就不客气了。”

    然而,手指还没有碰到饭盒,那饭盒就被萧初云给推开了。

    澎于秋的手指停顿在半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言的尴尬。

    “这是怎么个意思?”澎于秋嘴角抽搐,凉飕飕地看着萧初云。

    萧初云又将饭盒推开了一点,“路上遇到队长,他说得等你批改完试卷才能吃。”

    “他说你就听?”澎于秋不由得磨牙。

    人又不在!

    偷偷摸摸一点,谁能知道?!

    死板!固执!愚昧!

    还是牧程比较好啊……

    澎于秋无端地有些忧伤。

    萧初云看了他一眼,抬手拎了张椅子过来,在旁坐下,拿起一只红笔,然后朝澎于秋道:“试卷拿过来。”

    澎于秋愣了愣,心中的忧伤和不满立即消散无踪,屁颠屁颠地将一叠的试卷递给他。

    按理来说,萧初云是不需要看试卷的,他不仅要详细了解这么多学员,还要为四月集训的事做准备,这边也只是第二三阶段的战斗部分需要参与,这种小事全被阎天邢推到了澎于秋身上。

    眼下,萧初云能帮忙……

    要不怎么说是好兄弟呢?

    此时此刻,澎于秋早已抛弃先前那点幽怨。

    “这是答案,”澎于秋将墨上筠的试卷推到萧初云面前,“照着这个来就行。”

    萧初云一顿,扫了眼手写的答案,外加试卷上的名字。

    “墨上筠?”萧初云蹙眉。

    “就是她,”澎于秋手指在她的试卷上敲了敲,“特地问过队长了,她的就是标准答案。”

    “你的呢?”萧初云面不改色地插刀。

    “……”。

    澎于秋惭愧地收回视线

    呵呵,身为一个教官,自己写的标准答案,被一学员的答案取代……说出去真不好听。

    牧程临走前,特同情他,没少因此事安慰他。

    帐篷内陷入一段时间的寂静。

    不多时,萧初云批改试卷的动作停下来,“梁之琼,不合格。”

    听到这个名字,澎于秋停顿了下,朝萧初云探过身,“我看看。”

    萧初云将试卷递给他。

    在基地,萧初云跟澎于秋一个宿舍,梁之琼这名字,他自然是听过的。

    换句话说,是没少听过。

    一旦放假,就能见到梁之琼的电话。

    所以,试卷还没有算分,而是事先知会了澎于秋一声。

    澎于秋拿起试卷,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顺带统计了一下分数。

    前面所有的题目,答案42分。

    他看了眼后面的论述题,写了一半,仔细扫了下答案,勉强能给15分。

    加起来,57分。

    澎于秋想到梁之琼咬着牙认真答题时的模样,眉头轻轻一蹙。

    半响,他将试卷往桌面一放,朝萧初云询问:“能及格吗?”

    “这是你的事。”萧初云轻描淡写道。

    他只是个帮忙批改试卷的,而澎于秋才是真正做主的。

    只要澎于秋想,随时可以让梁之琼及格。

    阎天邢只看分数,不一一检查试卷,这几分的差距,不可能会被他发现。

    澎于秋低眉沉思。

    *

    七点十分,山坡上。

    林笔挺地站着,身后有阵阵高风吹来,发丝肆意,衣摆乱飞。

    她低头,看了看表。

    她准时抵达,足足等了十分钟。

    墨上筠再一次不准时了。

    好在,墨上筠并没有让她等太久,这次看表之后,山坡小道上就慢慢走上来四抹身影。

    林抬了抬眼,定睛看去。

    除了走在前面的墨上筠,她身后还跟了三人。

    从左到右,黎凉,向永明,燕归。

    后方的向永明和燕归有说有笑的,一走近,见到林,立即招手。

    “林排长!”

    “哟!”

    两人笑眯眯地打招呼。

    林沉眸看着他们。

    这是,什么意思?

    不多时,墨上筠四人便走上山坡,一路走至林面前,才停下。

    夜幕降临,月上柳梢,银光如水,洒落满地。

    视野内,能看清身影容貌,走近后,并不需要手电筒,依旧可看的清晰。

    墨上筠手里拿着一个件夹,此外,还有一个手电筒,只是没有打开。

    “这几天,他们三个陪你一起练。”

    用手电筒指了指他们,墨上筠闲散地说道。

    林轻轻蹙眉,“那你呢?”

    “看着。”墨上筠耸肩。

    “放心吧,墨墨会在旁指点的。”

    燕归走至墨上筠身侧,探出头,一举一动,都表现着对墨上筠的信心。

    黎凉和向永明对视一眼,对燕归的话,没有表态。

    就刚刚,墨上筠来他们小组找他们,三招把他们撂倒,然后说他们太差劲了,彻头彻尾地将他们俩刺激了一顿,然后就把他们俩强行带走了。

    燕归一路跟着,也是使劲为墨上筠说好话。

    有燕归这种会耍嘴皮子的在旁嘀咕,他们有一段时间,都开始怀疑他们压根不认识墨上筠,甚至都分不清现实与燕归的描述了。

    “自由组合练习,开始吧。”

    墨上筠懒洋洋的说完,一句话都没多说,就拎着件夹和手电筒走至一旁的树下。

    林、黎凉、向永明三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还是由燕归带头,嚷嚷着“开始吧开始吧,随便组队”,然后几人才默默地分好队伍,不声不响地开始搏斗训练。

    墨上筠坐在树下,不声不响地看了他们会儿。

    这几人的格斗,燕归还算突出的。

    准确来说,燕归有武术功底,跟他们比,在基础上就占据绝对优势。

    总体来看,他们的基础都不错,该学的都学了,基本的格斗招数也就那些,只是缺少经验。

    在二连训练,不只专注格斗训练,其余技能也要平衡掌控,一天就那么点时间,加上对手的能力也就那样,积累的经验少之又少,所以在掌控招数熟练度比秦莲还要高的情况下,林才会废那么多功夫才在秦莲面前险胜。

    眼下不能拔苗助长,让他们互相切磋,未尝不是一种法子。

    看了会儿,墨上筠将件夹搁置在膝盖上,右手举着打开的手电筒,光线照在件夹上,左手翻看着a4纸张,慢悠悠地看着这些人的资料。

    她不着急。

    四天的时间,上课无所事事,记下一百来名的学员里信息——其中不乏在3月考核中认识的学员,任务压力很轻。

    所以,墨上筠看得很慢。

    不过,一切都安排的很好,可她却低估了手电筒的电量。

    这是她找澎于秋要的,估计连澎于秋也不知有多少电量,随手给了她一个。

    眼下,她照了不到半个小时,手电筒的亮度就明显减弱。

    照明还行,但这种光线,不适合继续看字。

    墨上筠想了下,遂将手电筒收了起来,再看已经练的气喘吁吁的四人,站起身,拎着手电筒和件夹,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低头,抬起手腕,扫了眼时间,墨上筠走近。

    “休息五分钟,换人继续训练。”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懒洋洋出声,打断了他们。

    话刚出口,四人就迫不及待地停止了“切磋”。

    “我待会儿回来。”

    墨上筠交代一声,转身往山坡下走。

    “你去哪儿?”林没好气地喊她。

    早上也是这样,看一会儿就消失,现在……还来!

    “拿手电筒。”

    墨上筠实话实说,可连身都没有转,大步往山下走去。

    山坡上,林、黎凉、向永明目送着墨上筠离开,眼底情绪复杂。

    说好的教他们呢?!

    燕归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拍了拍手,道:“放心吧,墨墨会回来的。”

    “……”

    三人都没有搭理他。

    燕归耸了耸肩,笑着继续道:“在想墨墨为什么不教你们是吧?我跟你们直说,她是武术世家,自幼练武,你们在她面前呢……挺不够瞧的。她不亲自跟你们练习,那是为了你们好,不然一个力道掌控不好,你们这次的考核就不需要继续下去了。”

    三人:“……”

    妈的。

    嘚吧嘚吧,嘚吧嘚吧,没完没了了。

    好想把他的嘴给堵起来!

    “我说的是实话,”燕归继续嘚吧,“连我都在她手上过不了几招,你们就甭想了——”

    向永明和黎凉忍无可忍,互相对视了一眼,直接朝燕归扑了过去。

    “唔,你们想做什么——”

    燕归话未说完,嘴巴就被手给捂住。

    当下,向永明和黎凉摁住他的肩膀,直接把人给扑倒在地。

    林抬眼望了望夜空。

    世界,总算清净了……

    真不知道墨上筠这种不喜吵闹的人,是怎么容忍聒噪的燕归的。

    *

    墨上筠沿着山坡的小道一路往营地走。

    视野清晰,光线很亮,墨上筠便没有开手电筒,慢慢地往下走。

    走下山坡,还有一片杂草地,春日的杂草长得飞快,不少长到肩膀处,跟灌木丛交织在一起,视野被遮挡了一大半。

    还好前些日子训练会走过这条路,这片地生生被走出一条道路出来,还很宽敞,这时候走起来不需要费什么劲。

    墨上筠拿着手电筒,往上抛了抛,准备将手电筒打开。

    这种地方,保不准会有蛇,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直接踩上一脚,不管有毒没毒,都够她吃一壶的了。

    但——

    手指接触到手电筒的开关,墨上筠还没来得及打开。

    忽的,听到有声音从杂草丛里传出来,隐隐有自己的名字。

    墨上筠的手指顿住,凝眉去细听。

    “安辰,我真的不是故意害墨上筠的,”倪婼焦虑的解释,“如果真是这样,我肯定会跟杜娟一起走的,是不是?”

    很快,倪婼的声音低了下去,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只是……我只是一时糊涂。你对她太好了,别人说她一句不是都不行,安辰,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思的……”

    安辰没说话。

    半响,倪婼的声音再度响起,夹杂着质控,“安辰,就因为我做错了一件事,你就要把我全盘否定吗?!”

    ------题外话------

    抱歉,今天更新有些晚,晚点儿会有二更哈。

    端午节快。

    借着这个节日,来个活动,给亲们送点币。

    要求:网正版读者。

    时间:5月3日,18:—24:。

    活动一:此时间段,留言的妹子皆有66币。

    活动二:回答问题,梁之琼会不会被留下?答对的奖励99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