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7、墨上筠成为学神的二三事【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无事献殷勤,有什么企图?”

    阎天邢一愣,手指在桌面叩响,慢条斯理的,“对你好点儿,免得找我挑刺。就爱上网……”

    墨上筠眯眼。

    阎天邢坦然迎上她的视线。

    轻笑一声,墨上筠站直身子,眉头一挑,“那行。”

    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对人好嘛,管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只要他说出来一个理由,按照他所说的如了他的意,那就没谁欠谁的。

    “晚上想吃什么?”阎天邢问。

    咬了口苹果,墨上筠特诚恳道:“白斩鸡。”

    阎天邢:“……”

    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

    两人聊完,时间也差不多了。

    为了避嫌,墨上筠先一步离开,走去教室,而阎天邢则负责在房间里收拾。

    二点,还差五分。

    墨上筠抵达教室外面的窗户前,发现已经有不少小组陆续赶到。

    其中最为显眼的,便是他们第21小组,除了她之外,其他五个都坐在先前的位置。

    林和燕归二人,正围着段子慕询问笔记,安辰和倪婼各自坐着,安辰是在整理笔记,而倪婼只是单纯在发呆。

    “墨墨。”

    燕归眼尖地发现墨上筠,立即朝她挥了挥手,打着招呼。

    有他出声,不仅21小组的人,就连教室内其他小组的学员,都纷纷朝她投来视线。

    墨上筠旁若无人般,手掌撑在窗户上,轻松一跃,跃过了窗户,来到自己的位置上。

    稳稳落座。

    她做这些动作时,段子慕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仿佛肯定她不会出意外。

    林抬眼看她,“下午要考试,你要看一眼笔记吗?”

    “不用。”

    往后面的桌子一靠,墨上筠慢悠悠地朝她道。

    林便不再作声。

    倒是倪婼,不甘心地盯着墨上筠,威胁道:“墨上筠,你不听课那是你的事,但我们是一个小组的,希望你要拖我们的后腿。”

    “她不会。”

    没等墨上筠回应,前方安辰肯定的声音就传来,直接堵住倪婼的话。

    听到安辰的声音,倪婼微微一怔,不可思议地看向安辰。

    中间隔着个林,但林因跟段子慕和燕归讨论知识点,靠近后面的位置,前面很宽敞,倪婼一眼就看清安辰的表情,少去了几分以往的温润,多的是疏离和坚定。

    倪婼心中一阵刺痛。

    半响,颇为不甘地收回视线。

    每次都这样,一提到墨上筠,安辰就处处维护,什么好话都是墨上筠的。

    最近,安辰似乎知道她做的那些事,对她的态度愈发冷漠了。

    她想找个机会,好好跟安辰说一说,可安辰连“说一说”的机会都不给她,甚至都不再跟她单独相处。

    倪婼紧紧咬牙。

    这点小插曲,外人没有注意到,而组内其余人,都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都在孤立倪婼,自然,没有必要跟她计较这些。

    墨上筠闲散地坐着,抬眼扫过自己的课桌,赫然发现两个笔记本。

    她的笔记本摆在原先的位置,旁边摆了一个新的,外加一支签字笔。

    愣了下,墨上筠顺手拿起那个笔记本,随便翻了翻。

    全部是今天上午的笔记。

    字体很好看,字字工整,下笔有力。

    墨上筠时常跟安辰去图书馆,对安辰的字迹还是很熟悉的,扫了一眼,就辨认出来了。

    再抬眼看前面,安辰坐的很端正,低头整理着笔记,看似什么都不知道,可拿着签字笔的手指,却在不经意间轻轻颤抖。

    墨上筠收回视线,没把笔记本还回去。

    这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一偏头,就见到林、燕归、段子慕朝这边看来的视线,有意无意的打量。

    墨上筠朝他们露出个阴森的笑容。

    除了段子慕,林和燕归都自觉地拿起自己的笔记本,规矩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喏。”

    段子慕将桌前的一个保温杯拿起来,放到墨上筠的桌上。

    “哪来的?”墨上筠挑眉。

    她没记错的话,他们这些学员,是没有分配这些的。

    段子慕往后一倒,偏头看她,如实道:“跟澎教官要的。”

    跟墨上筠一样,身为四月集训教官之一,段子慕需要事先了解四月集训学员名单,时不时会去找澎于秋和牧程,也算是熟悉了。

    要一个保温杯和一杯热水,只是一句话的事。

    “我不用。”墨上筠微微凝眉。

    “身为组长,照顾组员,是我的职责。”段子慕义正言辞道。

    说的是场面话,但一时间,确实很难拒绝。

    一杯水倒是没什么,让墨上筠不爽的是……不该跟段子慕坐得这么近的。

    阎天邢发现倒也罢了,这个人……

    “谢了。”

    墨上筠敷衍地应了一声。

    然后,坐姿端正,挺直背脊,手里多了一支笔,慢慢地开始翻看笔记本。

    段子慕打量她几眼,随后将视线收回。

    二点整。

    澎于秋来到教室,开始新一轮的讲课。

    墨上筠没听课,粗粗将安辰做的笔记看完,在笔记末尾写了一句话,就将其递还给安辰。

    安辰刚一接过,墨上筠就懒懒打了个哈欠,手往桌上一放,埋头睡了。

    大好光阴,不能虚度,不如睡一觉。

    讲台上,澎于秋无语地看着她,心里有小火苗乱窜。

    啊啊啊,好想用粉笔头扔醒她。

    可是……尼玛,怕她报复。

    前面。

    安辰接过笔记本,翻了翻,很快便注意到墨上筠的那一行字。

    ——笔记归纳得不错。好好午休,他们不检查笔记。

    墨上筠猜到他是花了一个中午的时间重写的笔记,提醒他不用继续这样,而她本身也不需要。

    安辰停顿片刻,把笔记本合起来。

    继续听课。

    *

    下午,四点半。

    一天的讲课临近尾声。

    墨上筠在桌上睡了两个多小时,总算在酸痛的手臂中清醒过来。

    她坐起身。

    毕竟是一般能逃课就逃课、不能逃课就请假的,墨上筠很少趴桌上睡,记忆中寥寥无几的几次,都是在中学时,因为她熬夜训练,第二天上课缺了点精神,所以才雷打不动的睡觉。

    所以,没有经验的情况下,直接导致手指发麻,手臂酸痛,睡得很不好。

    讲台上,时不时观察她一下的澎于秋,见她好不容易醒了,忍不住咬了咬牙。

    在一群认真做笔记的学员中,墨上筠绝对的显眼、突出,可谓是一枝独秀,傲然挺立,时刻吸引着他的注意。

    抓心挠肺,控制着拿粉笔头去丢她的冲动,到现在,澎于秋已经忍无可忍了。

    “墨上筠!”

    澎于秋抬高声音喊道。

    话音未落,教室内所有的视线,都齐刷刷落到墨上筠身上。

    “到!”

    墨上筠泰然自若地站起身。

    已经坐了会儿,隐在额头上的睡痕已经消失,墨上筠如此一起身,精神满满,站姿笔挺,不见半分睡意与慵懒,反而干净利落得很。

    身为18组成员的梁之琼,正好坐在21组右前方,此刻正因聚精会神听了一整天的课,刚想学着墨上筠打个盹,直接被一喊一应果断干脆的声音给惊醒,险些没把下巴磕在桌子上。

    她坐好,茫然地四处张望,没有及时注意到墨上筠,倒是第一眼见到前方讲台的澎于秋。

    澎于秋正被她的动静吸引过去,见到她这恍惚茫然的模样,顿时明白了什么,当下脸色更是黑了几分。

    梁之琼心虚不已,呵呵一笑,朝他吐了吐舌头。

    澎于秋蹙眉,没有管她。

    教室安静得很,在众目睽睽之下,澎于秋紧盯着墨上筠,一字一顿地问:“白天,没有指北针,森林里迷路,说三种方法。”

    纵然被墨上筠伤害千百次,澎于秋也没有真的为难他,提的问题,正好是刚说的知识点。

    墨上筠张口,刚想回答,冷不丁的,注意到同组成员的动静。

    右侧的段子慕,悄无声息地将笔记本往旁移了移,前面的林和安辰,似是无意地将笔记本拿起来,翻看最新的一页,将完整而清楚的答案给墨上筠查看。

    倪婼见此,气得咬牙。

    燕归笑的倍儿开心。

    与此同时——

    教室后门,不知何时出现的阎天邢,成功见到这些小动作,眸色在不经意间黑了几分。

    墨上筠倒是没有去看答案,随便选了三种,将完整的答案流畅的说出来。

    其中一种——利用太阳照射的影子分辨方向,是澎于秋还没有提到的。

    “坐。”

    俨然注意到从后门一晃而过的阎天邢,澎于秋不敢再挑刺,就此轻易放过了墨上筠。

    墨上筠坐下来。

    右前方,第18组。

    郁一潼和梁之琼坐在一起,郁一潼右手边坐着同组的杜桂花。

    杜桂花前面坐着秦莲。

    秦莲的左手边,坐着墨上筠带来的两个兵——黎凉和向永明。

    墨上筠刚回答完问题,秦莲、郁一潼、梁之琼三人就清晰听到黎凉和向永明对墨上筠的议论。

    “黎排长,墨副连刚刚是一直在睡觉吧?”

    “嗯。”

    “那不对啊,如果是在二连,我们上理论课睡觉,她可是拿着鞭子在后面转悠的,这……不太好吧?”向永明对此表示有异议。

    这,摆明了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没听连长说过吗,”黎凉斜了他一眼,一脸‘你还是太年轻’的表情,“十次开会,她有九次开小差,每次开完会,指导员都会例行批评她。上个月,指导员和朗连长已经尽量避免让她去开会了。”

    “还有这事儿?”向永明惊讶地睁大眼。

    “嗯。”

    黎凉点了点头,表明确实有。

    顿了顿,黎凉察觉到三人的视线,朝向永明勾了勾手指。

    向永明轻咳一声,朝黎凉靠近几分。

    黎凉道:“再跟你透露一下,你们林排长说的,咱们这位墨副连,为了不参加每周必到的会,首先是给朗连长小恩小惠,让朗连长帮忙敷衍,然后特地去跟隔壁陈连长打赌,赌注就是去帮朗连长圆谎。”

    “……”

    向永明默默地朝他做了个拱手的手势。

    服了。

    真心服了。

    感情这位在训练场上如此雷厉风行、霸气侧漏,丫的在其他事情上,就成了一狡猾的狐狸?

    为了一个开会,无所不用其极……

    厉害了,rd女王。

    黎凉后面的话,秦莲没有听到,可却清楚地落到梁之琼和郁一潼耳里。

    郁一潼只是嘴角微抽,稍稍表达了下内心的无语。

    而梁之琼,却下意识地去看墨上筠,惊讶与佩服,全然流露于神色中。

    我勒个去!

    见识过不想开会的领导,没见识过为了不想开会真的去耍手段的领导。

    墨上筠这人还真是……

    *

    讲台上,澎于秋索然无味地继续讲了半个小时,把今天要说的全部讲完。

    正好,五点整。

    将u盘一拔,多媒体一关,教科书一合上,他就从讲桌里拿出一叠复印的试卷,随便点了两个学员,让他们一一分发下去。

    不多时,所有的试卷,全部分发完毕。

    澎于秋站在讲桌前,手里拿了一枚哨子,“哔——”地吹了一声。

    声音不大,但是,轻易将所有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所有学员正襟危坐,然,迟迟没等到澎于秋说话。

    等他们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后,才猛地回过神来。

    两排助教,从后门走进,站在两个过道里。

    进门走的是正步,动作整齐,脚步声啪啪啪作响,没有半点杂音。

    两排助教,一排11人,一排1人,共计21人,正好每一个助教分配一个小组。

    他们穿着的都是军装,虽然迷彩作训服着身,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随意,可毕竟是军装,加之往哪儿笔挺地一站,每个人气场全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往每个小组一盯,将六人的动作全然收入眼帘,吓得谁也不敢轻易搞小动作。

    就这架势,跟高考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

    紧张而严肃的气氛,经由他们的出现,立即充斥着整个教室。

    偌大的教室,一瞬间,落针可闻。

    这时,澎于秋才继续开口,“一个小时的考试,考完可以交卷离开,期间,一旦发现有人作弊,小组全部淘汰。”

    “另外,一次考试不合格,直接淘汰。”说到这儿,澎于秋拍了下手,神色恢复了几分友好,“开始吧。”

    话音落地,教室里立即响起试卷翻动的声音,还有笔尖摩擦试卷的声响。

    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写试卷。

    其中,墨上筠又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

    澎于秋盯她比较多,正因为她这一点。

    因为,她无论做什么,都很难让人感觉到认真。

    就连考试,都是那闲散慵懒的态度。

    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拿着一支笔,视线随便扫一眼,就开始填答案,仿佛根本就不用想似的。

    盯了她足足十分钟,她停笔的时间也不超过一分钟。

    才过十五分钟,她便放下了笔,并且没有继续检查。

    “报告!”

    墨上筠喊道,从座位上站起身。

    澎于秋虽然疑惑、惊讶,但还是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

    但,当墨上筠中规中矩从座位旁离开时,澎于秋清楚地看到,负责监督的助教,脸色一瞬黑成了锅底。

    然后,意味深长地盯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回了他一个坦然的眼神。

    很快,墨上筠走向教室后门,没有惊扰到任何人,就此离开。

    澎于秋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

    他自己写过标准的答案,当时还是用键盘敲字的,知道题目和答案的他,全部敲完,都花了二十来分钟——毕竟后面有一道论述题。

    就算他打字的速度很慢,但跟他们手写的速度也是差不远的。

    眼下,墨上筠花了15分钟,其中包括看题和想答案……就已经全部回答完了?

    抱着内心无比沉重的疑惑,澎于秋走下讲台,边往墨上筠座位的方向走,边浏览了下其余学员的答案。

    一般才写到三分之一,写得快的,顶多写到一半,慢的就更不用说了,几乎刚开个头。

    尤其是梁之琼——

    澎于秋无意间扫了眼梁之琼的试卷,往前走的动作冷不丁一顿。

    视线顿了顿,认真扫了眼,再看低头沉思、认真写题的梁之琼,澎于秋眉头抽了抽,简直想揭开她的头盖骨看看脑子里装的是不是水。

    十道选择题,错了六道。

    十道填空题,空了六道,错了两道。

    然而,自我感觉超好的梁之琼,将所有心思都放到答题上,压根灭有注意到澎于秋的出现。

    澎于秋脸色微黑,继续往前走,一路走到墨上筠后面的位置,伸手去将她的试卷拿起来。

    第一页和第二页,写得满满的,准确率出乎意料的高。

    选择题,全对。

    填空题,全对。

    跟梁之琼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学神和学渣的区别。

    然而——

    再将手中的试卷一翻,看到下面的第三页和第四页,澎于秋的脸色瞬间青了。

    一道有关特定环境下寻找食物论述题……在澎于秋看来的送分题,共计3分,可在墨上筠的试卷上,却是一片空白。

    一个字都没写。

    是的,7分全部写了,偏偏这个论述题,她直接跳过。

    难怪这么早交卷!

    澎于秋默然,强忍着内心的情绪,从头到尾将墨上筠的试卷看了一遍,一字不落。

    全对,完美到挑不出半点错误,甚至没有一个错别字。

    答了7分的题。

    最终成绩,7分。

    隐隐的,还因一些比标准答案更全面的答题,让人有一种想给她加分的冲动……

    澎于秋脸色黑了又青,青了又白,花了好大的劲,才保持镇定。

    片刻后,他拿着手中的试卷,走向了后门。

    唔,趁着牧程现在还没走,他得找牧程好好说道说道,看看能不能八一八“墨上筠当年成为学神的二三事”。

    *

    交了卷,墨上筠就去了不远处的小屋。

    来得晚不如来得巧。

    阎天邢似乎早就摸透了她的性子,知道她会提前交卷,早早将她点名要的白斩鸡给做好。

    墨上筠进门时,刚刚出锅的白斩鸡,正放到盘子里摆在桌上,冒着腾腾热气。

    墨上筠颇有食欲。

    而阎天邢,还站在煤炉旁炒菜。

    墨上筠定睛一看,才看清那是在做胡萝卜炒肉。

    “马上开饭。”

    听到进门的动静,阎天邢偏过头来,朝她叮嘱一句。

    墨上筠打量他几眼。

    堂堂一叱咤风云的特种部队队长,这么一下厨,霸气与温柔并存,硬朗和贴心融合……还真有那么点儿好男人的味道。

    “哦。”

    应了一声,墨上筠往凳子上一坐,便见到桌上摆放的手机。

    扫了眼手机,又扫了眼一侧的男人。

    墨上筠拿起手机,划开屏幕,打开相机功能。

    手一抬,手机的摄像头不经意间对准了阎天邢,墨上筠找准合适的角度——

    “拍一个试试?”

    偏头朝这边看来,阎天邢威胁出声。

    墨上筠挑眉一笑。

    咔嚓。

    真拍了。

    ------题外话------

    两章合并成一章啦,(*╲*),没时间多说啦,继续求月票,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