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6、出去一趟,学会读心术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接受现实吧,你这一辈子都当不了男人的。”

    阎天邢的语气里满是里同情,隐隐的,还略带那么几分惋惜之意。

    想法被戳破,墨上筠朝他露出个冷笑,随即收回视线。

    将烂摊子丢给阎天邢收拾,墨上筠自己起身,走向单人床,准备睡觉。

    昨晚睡得早,但今天起得也早,加上先前无所事事地坐了整个上午,吃过饭后确实有点困。

    墨上筠遂安稳地睡了下来。

    见她安静了,阎天邢简单地收拾了下,没有制造出多大动静。

    然后,拿起桌上的手机,出了门。

    外面,午后斜阳,清风徐徐,温度正好。

    阎天邢取下手套,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发现季若楠回的微信信息,便点了进去。

    第一时间拉到墨上筠的回复。

    ——下午给你。

    此外,没别的了。

    季若楠回了个“好”字。

    阎天邢无奈,打了一行字回复,让季若楠把女兵资料发过来,然后退出去看其他的信息。

    琐碎事比较多,阎天邢挑着看,最后扫完姜队的信息,视线落到“小姑娘”三个字上,不知想到什么,阎天邢勾唇轻笑,直接给姜队打了通电话过去。

    上午没空,简单问了下,趁着现在有点时间,多了解一下,也未尝不可。

    *

    一点半。

    墨上筠睡得很不安稳。

    刚睡下,恍惚间,左耳耳鸣,嘈杂的声音似是从远方飘来,伴随着耳鸣的声响,嗡嗡嗡。分明是熟悉的声音,可再如何专注去听,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一觉醒来,大汗淋漓。

    墨上筠猛地翻身坐起。

    听到动静,刚洗了碗筷的阎天邢,走进了门。

    先前还睡得安静的墨上筠,已然坐在床上,她微微低下头,稍长的发丝垂落下来,遮掩了小巧的脸,左手捂住耳朵,手指弯曲,关节处发白。

    阎天邢定住,沉眸看着墨上筠,眼底有异样的情绪浮动。

    “做噩梦了?”阎天邢问,声音低沉。

    微微一顿,墨上筠手指的劲道松了松,嗓音沙哑,“几点了?”

    “一点半。”阎天邢如实回答。

    “哦。”

    墨上筠应声,声音倏地冷静下来。

    将手放下来,她掀开被子,转过身来,准备穿鞋。

    阎天邢大步朝她走过去。

    很快,停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墨上筠的动作,他道:“时间还早,再睡会儿。”

    “不睡。”

    墨上筠脸色稍白,颇为冷硬地回他。

    转眼间,便已将军靴穿好。

    站起身,墨上筠拿起作训帽戴上,再偏过头,扫了眼凌乱的床铺,身形微顿,可最终还是收回视线,往前走。

    路过阎天邢时,她步伐顿了顿,“先走了。”

    在她再想走动之际,阎天邢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一低头,眼帘微垂,对上墨上筠抬起的清亮眸子,眉目隐露出的温柔,让墨上筠愣了下。

    “给你泡了红糖水。”阎天邢道。

    “不喝。”墨上筠拒绝。

    阎天邢蹙眉,视线从她苍白的脸色上寸寸扫过,片刻,落到她的左耳处。

    与苍白相反,左耳微红,在黑色发丝和白色皮肤中,很是显眼。

    阎天邢微微凝眸,伸出手,朝她的左耳探去。

    然,在靠近的瞬间,感知到一抹凌厉而危险的视线,遂停了下来。

    墨上筠眸色平静,冷冷地盯着他,毫无先前的闲散随意、潇洒自若,那双清冷的眸子,往深处,似是能结冰渣子一般。

    她没说话,也没动手,可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出疏离和抗拒。

    阎天邢将手收了回来,嗓音压抑着无奈,“这种事,你妈都不教你的吗?”

    有时候真怀疑,墨上筠是怎样活到现在的。

    有关部队的一切,墨上筠都了如指掌。她的单兵作战能力,已经达到常人难以超越的地步。在部队里的行为做事,无论是自身训练,还是训练他人,都能说得上是完美。

    可是,一个人在某一方面达到完美,就证明在另一方面有所欠缺。

    当她专注于各项技能的磨练时,似乎理所当然的忘记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需要温饱,知道疼痛。

    在有关日常生活的地方,墨上筠都习惯去敷衍,吃生冷食物,不注意生理期,她只是尽量不去糟蹋身体,但与之相对的,她也并不怎么关心自己。

    按照她的想法,应该是……无所谓。

    很难得,一个如此敷衍自己的人,却不怎么会敷衍别人。

    “没空。”

    墨上筠冷声道。

    一个没空讲,一个没空听。

    心思转过,墨上筠身形忽的一僵,耳畔隐隐响起熟悉的声音。

    ——墨墨,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个孤儿。

    ——墨墨,对自己好,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墨墨,你的行为做事,应该是由你自己决定的,而不是受他们影响而决定的。

    ——墨墨……

    妈的。

    墨上筠烦躁地皱眉。

    手腕一动,墨上筠强行从阎天邢手里把手腕抽出来,眉目阴郁了几分。

    阎天邢微顿,没说别的,只是提醒道:“去洗把脸,冷静一下。”

    墨上筠站在原地,停顿了下,没有跟他争执,大步走了出去。

    等了会儿,阎天邢听到外面水龙头的声音,紧锁的眉头才稍稍舒缓开。

    走到床铺前,慢条斯理地将被褥叠好。

    他做内务的速度并不比墨上筠慢,被子在他手里无比顺从,轻松便叠成方正的豆腐块。

    再起身,阎天邢回过头,一眼便见到站在门口的墨上筠。

    墨上筠双手抱胸,依靠在门边,懒洋洋的看着他。

    帽檐下,神色恢复如常,短发被打湿了些,几缕发丝贴在皮肤上。

    瞧她这样,倒是真冷静下来了。

    “你这次出去,有什么能说的吗?”墨上筠淡淡出声,一字一顿地问。

    不急着回答,阎天邢走至桌前,在原先的位置上坐下,随手拿起上面摆放的一个苹果,又抬手将腰间的军刀抽出来。

    他微微低着头,不紧不慢地削着水果,问:“你想知道什么?”

    墨上筠停顿片刻,将眉目间所有情绪收回,平静道:“没什么。”

    反正规矩她比谁都清楚,这种机密事件,问了也不会说。

    只是,有点好奇。

    她没参与过什么实战,一般的情况——如遇到偷运藏羚羊皮毛、遇到老朋友打一架,她都可以想象,这种事都是段时间内解决的。

    但,像阎天邢这种出任务的,她有点无法想象。

    换句话说,一无所知,想象空间太大。

    再者还好奇——

    这人明明受了伤,而且伤的不轻,可回来后,没有养伤,而是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异样,给她做上一顿热乎乎的饭菜。

    若说关怀未来同事,关心学员……可以说的上是扯淡了。

    “又想到回头草了?”

    将苹果皮削完,阎天邢笑眼看她,悠然问道。

    墨上筠挑眉,“出去一趟,学会读心术了?”

    “过来吃苹果。”

    阎天邢朝她招呼道。

    想了想,削好的苹果,不吃白不吃,墨上筠径直走过去。

    知道她不喜切块,阎天邢将整个苹果递给她。

    “谢了。”

    墨上筠接过,咬了一口。

    苹果很新鲜,一口咬下去,清脆多汁,分外香甜。

    然而,阎天邢非常扫兴地将还冒着热气的红糖水推到她面前的桌上,“喝了。”

    “……不喝。”

    扫了眼红糖水,墨上筠皱了皱眉。

    活到现在,碰都没碰过的东西,不能会因阎天邢几句话就喝了。

    这种事……多少,也算一种妥协。

    阎天邢倒是不恼不怒,淡定自若道:“赏你一个问题。”

    呃。

    墨上筠犹豫了下。

    一伸手,抄起那个杯子,仰头,一口饮尽,那动作,无比潇洒豪迈。

    “砰”地一声,空杯子被放到桌面。

    手掌撑在桌面,墨上筠微微俯下身,朝阎天邢勾了勾手指。

    阎天邢配合地靠近。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他,“无事献殷勤,有什么企图?”

    ------题外话------

    从每天求票,到每章求票,(*╲*)继续求票,请再忍瓶子三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