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5、你这一辈子都当不了男人【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有信息。”

    扫了眼,墨上筠没有去点,转身看向阎天邢。

    听到声音,阎天邢微微偏过头来。

    墨上筠侧着身,手机举到前面来,屏幕朝他这边,轻轻晃了晃,眉目微微扬起,染着些许柔光,多了几分俏皮,好看得紧。

    多看了她两眼,阎天邢才去看她手中的手机。

    只是淡淡一瞥,没有细看,他直接问:“谁的?”

    “姜队。”墨上筠道。

    “哦,忽略。”

    阎天邢轻描淡写道。

    偏了偏头,墨上筠朝他挑眉,笑问:“女的?”

    “嗯。”阎天邢随口应声,顿了顿后,出奇的补充了一句,“女队队长。”

    “哦。”

    墨上筠耸了耸肩。

    没再问别的,墨上筠转身走至先前的凳子旁,坐下。

    “把热水袋敷上。”

    刚坐了不到两秒,就听到阎天邢提醒的声音。

    墨上筠顿了顿,再看一侧连头都没抬的阎天邢,想了片刻,从桌上把热水袋拿下来,放到小腹处。

    然后开始玩手机。

    倒也不是玩,一划开锁屏,她就直接点了音软件,搜了几首歌来听。

    第一首,《愁啊愁》。

    “愁啊愁,愁就白了头

    自从我与你呀分别后

    我就住进监狱的楼

    ……

    手里呀捧着窝窝头

    菜里没有一滴油

    ……”

    “墨上筠!”

    阎天邢将菜刀一放,声音凉飕飕地喊她。

    彼时的手机里,正唱着“手里呀捧着窝窝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墨上筠似是没反应过来,莫名地朝他看了眼。

    “嗯?”

    墨上筠眯了眯眼。

    阎天邢眉头一皱,“换首歌。”

    他就做个菜,有那么悲凉吗?

    “哦。”

    墨上筠顺其自然地应了。

    手机里一句“窝窝头”还没唱完,便戛然而止。墨上筠翻了翻歌单,最后挑了《铁窗泪》《狱中望月》《杜十娘》《流浪歌》。

    还以为她真这么听话,阎天邢等着歌声响起的那一瞬,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行。

    最初还对她抱有一点希望的话,眼下已经能百分百确定——她就是故意的了。

    忍了会儿,阎天邢觉得手中的菜全部变了味,他转过身来,“墨——”

    “衬景。”

    率先出声打断他的话,墨上筠低头翻着歌单,连头都没抬一下。

    阎天邢眉头一抽,心想她上学时的理解肯定是零分。

    可是,墨上筠神色很认真,手指在屏幕上戳来戳去的,安安静静的,在这并不欢的歌声里,竟是有那么几许美感。

    阎天邢想了想,也由得她去,没再跟她计较这些乱七八糟的,转身继续剁肉。

    耳边,是一首又一首忧伤的民歌,气氛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拉到冰点,眼角余光处,是闲的无所事事正在玩消消的墨上筠。

    阎天邢凭借着强大的心境,将姜汁薏苡仁粥做好,又按部就班地将糯米肉丸子、卷心菜、鸡蛋羹一一做好,再一次性地端到桌上来。

    放好三个菜,阎天邢去拿饭碗,打算盛点粥,可饭碗刚拿起来,一个保温杯就被放到他手边。

    “没水了。”

    墨上筠淡淡的声音响起。

    闻声,阎天邢垂下眼帘,赫然发现墨上筠还在玩消消,一转眼玩到二十来关,不假思索地就去配对,动作飞快。

    可是,头都没抬。

    阎天邢没理她,拿着饭碗去盛粥。

    两碗粥端上来后,一个饭碗放到墨上筠的手边,提醒道:“去洗手。”

    “哦。”

    没再推迟时间,墨上筠退出游戏软件,顺带还关了音。

    见她听话,阎天邢扫了眼那个空的保温杯,随手拿了过来。

    “哎。”

    墨上筠忽的喊他。

    脚步一顿,阎天邢低头看她,却见墨上筠指了下手机屏幕,然后抬起头来,道:“季若楠。”

    “什么事?”

    懒得去看手机,阎天邢直接问道。

    扫了眼屏幕上方的信息,墨上筠道:“问你第一阶段淘汰的女兵,她再整理一下四月集训的女兵名单。”

    看样子,并不知道阎天邢出任务、受伤的事。

    聊天也是公事公办的口吻。

    阎天邢点了下头,继而道:“你跟她聊。”

    “嗯?”墨上筠莫名挑眉。

    “女兵由你们负责。”阎天邢淡淡解释。

    因为墨上筠视线定好来三月考核,然后才定下当四月集训的教官,虽然时间上并没多大冲突,但墨上筠这边的时间要紧张得多。

    季若楠去研究名单的时候,墨上筠还在考核,从两人所知的信息来看……可以说,压根没法比。

    现在考核不忙,正好可以让墨上筠了解一下。

    墨上筠一顿,看了眼他,又看了眼手机,蹙眉道:“怎么聊?”

    去拿热水瓶,阎天邢给保温杯里倒满了水,然后朝她走过来。

    将保温杯往她手边一放,又去给她拿筷子,他慢条斯理道:“说你想了解情况,让她把资料发过来。”

    “谁的口吻?”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随便。”阎天邢懒懒回答,紧随着又去拿了俩罐子,朝墨上筠询问,“咸的还是甜的?”

    墨上筠:“……咸的。”

    阎天邢自然而然地给她的粥碗里放了点盐,然后又用筷子搅拌了一下,才将其推到墨上筠面前来。

    唔,可以说是关怀备至了。

    墨上筠根据阎天邢的口吻,回了季若楠,然后起身去外面的水龙头下洗了个手,再回来坐下吃饭。

    阎天邢没动筷,一直等着她。

    也不客气,墨上筠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原本没什么胃口,可见到阎天邢这么一折腾,倒是觉得有几分饿,加上这几个菜比食堂的要好很多,看着便很有食欲。

    墨上筠开吃。

    菜色很清淡,没一个加辣椒的,但色香味俱全。

    阎天邢的厨艺倒是愈发长进了。

    她吃了两口,阎天邢又将热水袋丢给她,让她老实敷着。

    “经常疼吗?”阎天邢拿起筷子,随口问道。

    语气很平淡,仿佛并不觉得问这话,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常。”

    墨上筠也不尴尬,直接回了。

    这种事无可避免,墨上筠也没什么好羞涩的。

    以前都很正常,这次是例外,有些疼,情绪还有点暴躁。

    “可能……”想至此,墨上筠看向阎天邢,悠悠然道,“太闲了。”

    阎天邢一哽,直接被她气笑了,“瞧你这意思,还得加大训练量?”

    墨上筠耸肩。

    这一阵的训练量确实少了。

    不过,将就一下,也行。

    瞧得她的小表情,阎天邢便知道她在想什么,脸色黑了黑,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俩糯米肉丸子。

    只想堵住她的嘴。

    墨上筠看着饭碗上的菜,嘴角一抽,本想怼阎天邢几句,可一抬眼,眼角余光从他的右手上扫过,便没再吭声了。

    不可否认,阎天邢做的菜都很好吃,包括粥,吃着不腻,原本没胃口的墨上筠,生生将一碗粥、半碗菜全吃完了。

    相反,阎天邢倒是吃的不多。

    墨上筠时不时会观察一下阎天邢,按理来说,阎天邢的饭量肯定要比她还大,可今日的午餐,分量比想象中的少很多。

    直觉怀疑阎天邢身上还有伤。

    可是,阎天邢那面不改色的模样,丁点异样都察觉不出。

    阎天邢对伤势只字不提,墨上筠便也只字不问。

    吃完饭,刚过一点。

    放下碗筷,墨上筠想象征性地洗一下碗筷,但——

    “去睡觉。”

    阎天邢第一时间将她面前的碗筷拿了过去。

    本就客气一下,听到阎天邢的话,墨上筠立即收回手。

    环顾了下四周,墨上筠没把阎天邢那句“去睡觉”放心上,漫不经意地问:“这是你住的?”

    阎天邢站起身,将碗筷叠起来。

    “暂时算。”

    上午临时让人倒腾出来的而已。

    “哦。”

    墨上筠微微点头。

    阎天邢将衣袖挽起来,挽到手臂处,露出肌肉结实、线条刚毅的手肘,一瞬就便墨上筠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墨上筠凝眉思索,盯着看了片刻,眼底闪过抹沉思。

    阎天邢将碗筷端走时,注意到她的视线,非常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接受现实吧,你这一辈子都当不了男人的。”

    墨上筠:“……”

    ------题外话------

    继续嚷嚷,求票求票求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