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2、这个墨上筠,一直这样?【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阎教官什么时候回来?”

    一句无意的问话,让在场吃饭的组员,都默契地停下动作。小

    一双双眼睛,都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墨上筠。

    尤其是安辰。

    其他人都知道,墨上筠跟阎天邢之间的关系,肯定不是普通的教官和学员那么简单。

    燕归见过墨上筠和阎天邢一起当过教官。

    林见过阎天邢多次来连队找墨上筠。

    段子慕对下月集训教官一事,再清楚不过。

    只有安辰,对墨上筠和阎天邢的关系,一无所知,而梁之琼如此直白一问,明显就是在说墨上筠和阎天邢关系不一般。

    梁之琼本就是随口一问,可感觉到气氛不对劲,才慢慢意识到问题。

    “不知道。”

    墨上筠淡淡回应着,吃完最后一口馒头。

    “就是啊,”燕归耸了耸肩,出来解围,“阎教官的事,墨墨怎么会知道?”

    “她不是跟教官们走得很近么,”梁之琼面色镇定,理所当然道,“随便问问而已。”

    事实上,她只是想知道,阎天邢什么时候回来,能好好治一治澎于秋。

    简直气死她了。

    刚刚找他,结果又拿蛇的事来威胁她,一口一个“梁之琼同志”,把关系拉得不能更远。

    “吃完了,你们继续。”

    将最后一点粥喝完,墨上筠站起身来。

    说完,将桌上的塑料垃圾一拿,就离开了位置。

    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餐桌旁其余人的注意,可也没人叫住她,顶多是跟她告一声别,目送她离开。

    *

    八点。

    在学员的猜测里,所谓的教室,应该是临时布置的——毕竟营地都是临时搭建的。所以,想象中的教室环境,应该会很差。

    可是,这次偏不如他们所想。

    在距离营地两公里左右,存在着一栋小平房。

    房子不大,却很干净,有好几间房,中间最大的一间,摆放着桌椅,总共三大排,左右两排各三个位置,中间那排有六个位置,中间两条过道,座位都是崭新的。

    一眼看过去,估计有一百五十个位置左右。

    学员们想象的席地而坐,艰苦的教学环境,在看到教室的那一瞬,化作了泡沫幻影。

    “一个要求,每组挨在一起坐。”

    进门前,拿着教科书的澎于秋,推了推鼻梁上挂着的眼镜,朝他们交代一声。

    然后,就最先走进教室,来到讲台。

    排着队进教室的学员们,有条不紊地选好位置,没有人大声喧哗,也没有争执吵闹声,各组选好位置后,随意挑个座位坐下。

    作为第21小组的成员,墨上筠等人排到了最后面。

    第一大排,第十个位置往后。

    安辰、林、倪婼三人坐在前面一排,墨上筠坐在后面靠窗的位置,往右是段子慕和燕归。

    在他们位置上,统一分配了一个笔记本、两只签字笔。

    讲台上,澎于秋一副教书先生的打扮,他慢条斯理地打开多媒体,插入u盘,一直到讲课开始的时候,都没有翻开过他手里那本有关野外生存的教科书。

    关注到这一点的学员,皆是暗自沉默了。

    这个澎教官……啧,还蛮有趣的。

    “今天,我们讲的是的食物,在野外生存中,食物是至关重要的……”

    澎于秋在讲台上开始今天的讲课。

    后排,墨上筠索然无味地玩着签字笔,左手手肘搁在桌面,手指抵着下巴,视线尽量落到前方的屏幕上。

    可,在别的学员都在专心做笔记的时候,就她一个人,处于神游状态。

    一支笔,除了在笔记本上写上自己名字,别的一片空白。

    “想睡吗?”

    耳侧,忽的传来低缓温柔的声音。

    在手指间转动的签字笔一顿,墨上筠微微偏了下头,视线撞入一双好看的丹凤眼里,透过那深邃的眼眸,能清晰看到此刻的自己。

    没有半点认真听课的模样,甚至,眉目间隐隐流露出几许烦躁,难以静下心来。

    视线微微转移,墨上筠看到段子慕温和的眉眼,轻佻的笑意。

    “给。”

    不待墨上筠回答,段子慕将左手搁在桌面,俨然一副奉献出手给她当枕头的意思。

    看了看他,又看了眼那只手臂,墨上筠往后一倒,靠在后面的桌子上,懒洋洋道,“不睡。”

    话虽这么说,可闲坐在这里,没有事情转移注意力,困意还是止不住袭来。

    心里憋着一团无名火,墨上筠愈发地烦躁,却没过多的表现出来。

    段子慕盯着她了片刻。

    微微苍白的脸色,两道眉头不自觉轻蹙,素来平静清澈的眸子里,此时却隐藏着几许烦闷。

    倘若不仔细去看,定然察觉不到。

    可是,墨上筠离他很近,习惯了她收敛的气息,此刻她哪怕是有一丁点的不对劲,都能轻易察觉。

    墨上筠警告地扫了他一个眼风。

    莞尔轻笑,段子慕将视线收了回去。

    *

    十一点。

    牧程和萧初云来到后门看情况。

    后门敞开,两人的出现,可以说没有半分动静。但是,他们俩一站定,一眼看到的不是正在专心授课的澎于秋,而是在后排无聊到快睡觉的墨上筠。

    在他人奋笔疾书的时候,墨上筠往后靠着,手里玩着一支签字笔,微微仰头看着多媒体的屏幕,不知是否有在听课。

    见此,牧程不由得扶额。

    还好,他天黑之前就能走了,不然还得跟澎于秋一起研究如何让墨上筠态度端正起来。

    “队长什么时候回来?”萧初云问。

    “本来说是今晚的,”牧程道,“不过,燕子说他改了航班,应该会早点。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

    “嗯。”萧初云微微点头。

    随即,萧初云又问:“这个墨上筠,一直这样?”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她上课。”牧程无奈摊手。

    萧初云看着墨上筠。

    似是感知到一般,墨上筠玩笔的动作一顿,继而偏过头来,那一瞬,凌厉的视线扫过,隐含杀气的眼神,冷不丁跟萧初云的视线撞上。

    一瞬的交锋。

    很快,窗外站了一道身影,有阴影透过窗户,洒落到书桌上。

    墨上筠很快收回视线,挑了下眉,朝窗外之人扫了过去。

    这一看,却愣了一下。

    ------题外话------

    三更三更三更,求票求票求票!

    阎爷:我回来了,请拿票票来欢迎。

    墨墨:身体不舒服,请拿票票来安慰。

    瓶子:奋……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