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0、怎么调教天资愚钝的人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今晚先睡觉。”

    “是!”

    盯着墨上筠看了片刻,林斩钉截铁地应声。

    见她应了,墨上筠耸肩,大步朝门口走去。

    然,刚往前走两步——

    “报告!”

    林冷不丁又出声,声音铿锵有力。

    “又怎么?”

    墨上筠不耐烦地皱眉,懒洋洋斜了她一眼。

    “明天什么时候开始?!”林神色认真地问。

    “……四点半。”

    “是!”

    林正色应声。

    墨上筠摸了摸左耳,绕过林,直接掀开门帘走进了帐篷。

    *

    翌日,四点半。

    按照生物钟,墨上筠准时睁开顺眼。

    天没亮,连照明灯都关了,外面月光如水,帐篷内却一片黑暗。

    一睁开眼,墨上筠就见到坐在床边的林,和衣而睡,没叠被褥,不知醒了多久,就不声不响地坐着,面朝她的床铺,视线定然也落到这边。

    墨上筠眉头一抽,掀开被子,翻身爬起来。

    黑暗中,她冷冷扫了林一眼,但林却没注意到,见她起身,就自顾自地起来,准备叠被褥。

    烦躁皱眉,墨上筠起来穿衣叠被,将床铺和衣着整理好后,拿起床头挂着的作训帽,往头上一戴,手放裤兜里一放,直接转身出门。

    林一句话没有,平静地跟在她身后。

    十分钟后。

    营地外,一处偏僻山坡上。

    墨上筠坐在一棵树下,懒散地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身后靠着树干,双手交叠放到脑后,整个人依靠在树上,懒得像是没骨头一般。

    林站在离她不远处,结结实实地扎着马步。

    是的,墨上筠说教她“格斗”,但第一步,竟然是让她扎马步。

    据说她下盘不稳,在她据理力争的时候,墨上筠一个出其不意的扫腿,直接把她给扫倒在地。

    然后,她就只能听墨上筠的话,规矩地开始扎马步了。

    “在想什么呢?”

    等了五分钟,墨上筠将嘴里的摇尾巴草一丢,凉飕飕地朝林问了一声。

    林:“……”

    她怎么知道的?!

    林没吭声,但墨上筠站起身,径直走来,在林身边转了两圈。

    最后,停在林的左侧,紧随着一腿扫过来,林一时不防,再一次被她一脚给扫翻,跌倒在地。

    墨上筠脸色一黑。

    “你做什么?!”

    林从地上爬起来,莫名其妙地盯着墨上筠。

    “继续,这次心平气和点,动作标准点,”没给解释,墨上筠拍了拍手,悠然道,“我六点过来。”

    说完,转身就走。

    “你去哪儿?”林喊她。

    脚步微顿,墨上筠皱起眉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颇为真诚道:“反思一下怎么调教天资愚钝的人。”

    林:“……”

    靠!

    一说完,墨上筠真走了,任由林在背后的视线多么凌厉凶狠,她连头都没回一下,大步消失在这个小山坡。

    很快,什么都见不到了。

    林咬了咬牙,往先前的位置上一站,继续扎!

    *

    六点。

    黎明刚过,星辰被隐没,天色蒙蒙亮,天边还挂着弯弯月牙。

    山坡上,晨风习习,几许微寒,草叶轻拂,风光静谧、美好。

    自墨上筠走后,林扎实地扎了一个小时的马步。

    整整一个小时,浑身肌肉酸痛,明明没有动弹,可汗水却止不住地往外冒,打湿了头发、衣服,湿漉漉的。

    但,迟迟没等到墨上筠回来。

    时间一到,没见到人,林的思绪便慢慢焦虑起来,加上浑身累得不行,心思意乱,一分一秒都如火上煎熬,难受得很。

    “行了。”

    背后,冷不丁传来墨上筠慵懒地声音。

    林微微一怔,颇为错愕地回过头。

    明明……没听到墨上筠的脚步声!

    她什么时候到后面来的?!

    然而,墨上筠真的站在她身后,站姿毫无规矩,两手放到裤兜里,帽檐压得很低,有风迎面吹过,树叶飒飒作响,杂草被吹弯了腰,可墨上筠却站得很稳。

    晨光熹微,光线微弱,墨上筠微微勾着唇角,隐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挂着张扬和嚣张,却莫名地引人注目。

    林站起来,双手双脚都似是废了,可她还是强撑着站着,转过身,正面对上墨上筠。

    “早上先到这儿。”墨上筠道。

    “我扎马步要扎到什么时候?”林问。

    “看情况。”

    “晚上会练别的吗?”

    “会。”

    淡声答了一个字,墨上筠转过身,再次下山。

    身后吹来的风,不知何时大了些,还挺冷的。

    林深吸一口气,静静地看着她离开,忽然安心了不少。

    一旦认可了墨上筠的实力,就能接受墨上筠各种嚣张跋扈、漫不经心、出其不意的设定。

    而她现在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她本以为追逐墨上筠的脚步,是一个很明确的目标,可事实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她——

    是她想多了。

    这一个人,她还看不到底,所以她所谓的目标,只能无数次的被翻新。

    *

    七点,集合地。

    澎于秋和牧程还未吹集合哨,大部分学员便已自觉在集合地等候。

    “哔——哔——哔——”的哨声响起。

    踩着点到的墨上筠,在这一次集合中,无比显眼。

    澎于秋和牧程熬夜到凌晨三点,刚躺下不到两个小时,就被萧初云叫醒,说是阎爷通知,需要视频会议制定一下第二阶段的分组。

    本来该解放的牧程,也被强行拎过去做笔录。

    所以,刚一集合,两人废话都懒得说,直接进入主题。

    由牧程拎着喇叭,念淘汰名单。

    念了五分钟,总共88人。

    “行了,刚念到的,就此解散,回去收拾行李,八点在此集合。”

    牧程刻意抬高声音,以此来压制着打哈欠的冲动。

    被念到名字的学员,大部分都心里有底,可还是存在一部分人,以为自己绝对能通过,所以无法接受自己被淘汰的现实。

    于是——

    “报告!我的成绩一直很不错,为什么会被淘汰!”

    列队里响起了铿锵有力的质疑声。

    牧程抬眼,顺利在人群中找到理直气壮的那人,不动声色地警告:“你昨天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

    那人顿时没了话。

    昨天的顺利,他出卖了队友。

    “我们还挺忙的,没空一个个跟你们解释怎么就被淘汰了,”牧程道,“有意见的,回去跟领导反馈,现在——”

    微顿,牧程语气倏地冷硬下来,“被淘汰的,全部给我滚蛋!”

    话音落却,属于教官的威严,一瞬间碾压全场,把那些欲要争个是非的学员,生生给压制下来。

    偌大的队伍里,没有一人吭声。

    片刻后,被点中淘汰的人,陆陆续续的,不声不响地离开队伍,自觉回去收拾行李。

    见此,牧程退后一步,朝澎于秋递了个眼神。

    澎于秋会意,拎着喇叭上前,接手接下来的事宜。

    牧程打心底松了口气。

    总算完了。

    三月考核,再也没他什么事了。

    “在场的,还剩126人,暂时恭喜你们一下,成功度过了第一阶段的考核。”澎于秋吊儿郎当的说着,微微一顿,环视了他们一圈,然后才继续道,“接下来,由我和萧初云教官……”

    说着,澎于秋特地朝一旁站着的萧初云看了一眼,“我们两个教官,负责你们第二阶段的考核。”

    “第二阶段的考核呢,共计十天,分为两个部分,主要是野外生存。”澎于秋介绍道,“第一部分,理论课,前面四天有点无聊,大家的主要功课就是上课,内容是野外生存知识,时间是上午八点到中午十二点和下午二点到晚上六点。第二部分,实践,六天时间,把你们所学的知识运用到实践生活中。”

    “当然,这不是个人行动。”

    话到这儿,澎于秋拿出手中的花名册,“这一阶段,六人一组,集体行动。理论课,每天都要考试,没有个人分,只有六人的平均分。实践,分小组行动,到时候看小组的表现。”

    “接下来,念小组名单。”打开花名册,澎于秋翻到一个小时前刚打印好的那一页,朗声道,“第一组,秦雪,娄兰甜,白芃,尚元廷,谢诗诗。”

    ……

    “第十八组,黎凉,向永明,梁之琼,郁一潼,杜桂花。”

    ……

    “第二十一组,段子慕,燕归,墨上筠,林,倪婼,安辰。”

    ------题外话------

    ^_^,我阎爷今晚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