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68、反正,你不能理解【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如墨上筠所料,来到食堂的时候,只剩些剩饭剩菜了。===

    好在不挑食,墨上筠随便让炊事员弄了点吃的,然后跟少数几个学员坐在食堂里,慢条斯理地解决了晚餐。

    “嘿。”

    放下筷子的一瞬,有人喊她。

    墨上筠偏过头。

    隔壁桌,坐着三个学员,男的,一个个皆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疑惑和好奇,都很明显。

    “听说你把秦雪和尚元廷耍的团团转?”喊她那人,直接问道。

    “嗯?”

    墨上筠微微眯起眼。

    “他们说的,你一个人挑战他们俩,不过老早把他们甩后面去了,是不是真的?”那人详细地询问。

    墨上筠神色淡淡的。

    先前他们在讨论时,她就断断续续听到自己名字,这几人也时常对她指指点点的。

    她知道他们好奇什么。

    不过,闲事管得未免多了点。

    “谣言不可信。”

    拿着饭盒站起身,墨上筠懒懒回了声,便径直走了。

    三人纳闷地看着她离开。

    “她自己都说是谣言了。”

    “但是,辛双他们小组战绩那么好,连辛双都说是她的功劳了。”

    “没看出来吗,辛双想追她,估计故意捧她吧。”

    “追她?那得过她那些个兵那关吧,可能吗?”

    “谁知道呢……算了算了,别关心这些破事了,还是担心一下明天能不能过关吧。”

    ……

    墨上筠洗了饭盒,回了趟7号帐篷。

    帐篷里只有一人。

    洗完澡的倪婼,抱着盆回来,浑身气息压抑,两道眉头拧在一起。见到墨上筠进来,甩了她一个冷眼,然后就拿着衣架出门晾衣服了。

    没管她,墨上筠放好饭盒,就转身出了帐篷。

    吃过饭,又没别的事,在营地里转悠的人不少。

    虽然学员之间有竞争,可毕竟战友情深,十天相互扶持撑下来,谁也不知明天是否会被淘汰,分散在各个部队的他们,更不知分别后何时才能再见,于是一堆堆的人围聚在一起,打算开茶话会。

    墨上筠不急着去会议帐篷,便在营地里转悠。

    偶尔会听到议论她的,大多是“神秘”的评价,而墨上筠也见怪不怪,听听就过去了。

    “墨墨。”

    路过男兵帐篷时,墨上筠忽然听到熟悉的喊声。

    她脚步微顿,循声看去。

    燕归就站在一处帐篷外,跟人勾肩搭背地聊着天,远远看到她,正挥手朝她打招呼。

    灯光下,燕归笑的极其灿烂,露出小米贝齿,反射着光,有些晃眼。

    经他这么一喊,周围其他的男兵也好奇看向墨上筠,视线里夹杂着打量。

    看了眼燕归,墨上筠耸了耸肩,坦然走开。

    远远的,还能听到燕归跟人夸着墨上筠,一字一句都带着得意,像是在炫耀他家的宝贝似的。

    过于夸张的描述,听的人嘴角一个劲抽搐,实在是难以忍受。

    墨上筠脸色微黑,加快脚步,离开了这一块区域。

    周围的环境渐渐安静下来,墨上筠打算选条直线往会议帐篷走,可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轻微的抽泣声。

    微顿,墨上筠细细一听,抽泣声伴随着晚风徐徐入耳,愈发清晰起来。

    下意识摸了摸左耳,墨上筠微微凝眉,循着哭声走了过去。

    夜色深沉。

    营地之外,没有灯光,月悬高空,如水月光洒落,于林间洒落一层银色光辉。

    墨上筠没放轻脚步,泰然自若地走过去。

    很快,见到一棵树下的一团黑影,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将头埋入膝盖里,轻轻哭泣着。

    走近。

    “谁?”

    树下,那人听到脚步声,倏地抬起头来,眼神警惕而防备,视线径直朝墨上筠方向扫来。

    月光很亮,视野清晰。

    冉菲菲一抬头,就见到立在不远处的墨上筠,她站姿闲散,只手放到裤兜里,有风吹过,帽檐下的发丝轻轻吹动,几缕发丝垂在眼前,遮掩着那清亮黝黑的眸子。

    然,没有半分的清冷、冰寒、鄙夷,那黑亮的眸子里,似是敛尽月色光芒,明明深不见底,却如浩瀚星辰般耀眼,平静而温柔。

    “是你啊。”

    见到是她,冉菲菲一瞬便冷静下来,收敛了浑身所有的敌意。

    取而代之的,是些许无措和拘谨,她紧紧抱住双膝,抬起湿润的眼眸,紧张地打量着墨上筠。

    “哭什么?”

    墨上筠懒懒问。

    那轻描淡写的语气,甚至说不上有多好奇。

    “我应该,会被淘汰。”冉菲菲抿着唇,声如细丝,压得很低。

    小心翼翼的。

    墨上筠轻轻蹙眉。

    不等她开口,冉菲菲便吸了吸鼻子,垂下眼帘,继续道:“你不知道,我们连队,就来了我和杜娟两个。其实本来不应该是我们俩的,最开始被选中的那两个更优秀,可她们俩在演习时受了伤,机会就落到我们身上。”

    “我们是女兵连,隔壁都是男兵,我们被选中的时候,特地有同样被选中的男兵来打探消息。知道是我们之后,警告我们,不要拖他们的后腿。”

    “后来连长知道了,把他们训了一顿,又安抚我们,只要我们尽力就好,别的都不用担心。”

    “你知道,杜娟因为那件事,提前走了。我本来想着,努力一点,撑过第一阶段,好歹晚一点儿回去,没有那么难看。可是——”

    慢吞吞的说到这儿,冉菲菲的声音又哽咽起来,眼睛里盛满了泪水,她紧紧咬着唇,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

    墨上筠没说话。

    她当过几次军训教官,最怕的就是冉菲菲这类人,多愁善感的小女生,玻璃心,敏感而小心,训斥几句就会胡思乱想、委屈的不行。

    能理解这类人的存在,但墨上筠对带女兵这事,一直是避而远之。

    若非四月集训的女兵教官,带的是一批尖兵,她怕是也很难同意。

    冉菲菲抬了抬眼,又看着墨上筠,没有从墨上筠神色里看到半分怜悯,她颇为失望,低声道:“你是军官,又是侦察兵的连长,应该不会懂吧。”

    也是。

    墨上筠带来三个自己的兵,两男一女,都对墨上筠尤为尊敬,处处护着她。就算是别的连队的那六人,也对墨上筠尤为热情,见面一声声的“墨副连”,喊得很是亲热。

    像墨上筠这种,在连队里这么受欢迎的,应当很难理解她们的处境。

    处处遭人议论,明明咬着牙在努力,可因为天生在体能上不占优势,一旦落后,就会被人嘲笑。可当你真的超过某些人了,也同样会被唏嘘,一个女兵这么拼命做什么?

    “诶。”

    墨上筠忽的出声,语调清冷。

    冉菲菲愣愣眨眼。

    抬手,将拂动的发丝拨到耳后,墨上筠懒洋洋地看着她,“你的心态,我确实不能理解。”

    冉菲菲轻轻咬唇,眸光浮动。

    不紧不慢往前走了几步,墨上筠走至她跟前,站定,身后笼了层清凉的月光,周身染着淡淡毛边,正面却逆着光,陷入朦胧阴影中,一时看不清她的神情。

    “如果你来当兵,只是想得到男兵的认可,那我不做评价。”墨上筠淡声道。

    “不,不是……”冉菲菲眼睛通红,欲要跟她争执、辩解。

    “那你哭什么?”

    “我……”张了张口,冉菲菲想了下,不服气地问,“如果你这一阶段会被淘汰,你难道能坦然接受吗?”

    “我不会被淘汰。”

    墨上筠慢条斯理道。

    “我是说如果……”冉菲菲有些生气,“反正,你不能理解。”

    像墨上筠这种,本来就很强,又有得天独厚优势的人,怎么可能理解?

    墨上筠耸肩,“我的理解,对你来说,有用吗?”

    “……”冉菲菲一哽。

    最起码,能……好受点吧。

    淡淡扫了她一眼,墨上筠转身走人。

    “墨上筠!”冉菲菲忽然抬高声音喊她。

    墨上筠步伐一顿,却没有急着回头。

    冉菲菲看着她的背影,“墨上筠,如果我是你的兵,如果我考核不过,灰溜溜的回来了,你会不会失望?”

    “不会。”墨上筠微微侧过身,视线清冷地盯着她。

    “为什么?”冉菲菲不可思议地睁大眼。

    墨上筠懒懒收回视线,声音随着夜风吹过来。

    “因为,你们的军旅之路,不止一次考核。”

    ------题外话------

    问,你们觉得,冉菲菲会留下来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