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67、怎么,碰瓷呢?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营地。..

    六点,所有学员抵达,由澎于秋组织集合。

    “恭喜你们,第一阶段的考核顺利结束,”澎于秋拎着喇叭,将其递到嘴边,漫不经意道,“你们这里,应该有一部分人会感到庆幸,因为从明天开始,将不需要继续参加考核,可以回原部队过安稳日子了。”

    后半段明显的讽刺,让某些清楚在“一部分人”之内的学员,脸色阵阵惨白。

    当然,也存在某些心里有底、敢保证不会被淘汰的学员,对此番话浑不在意,下巴抬得高高的。

    一一扫过他们的神色,澎于秋轻笑一声,桃花眼里多出勾人笑意,他继续道:“明早七点,这里集合,公布淘汰名单。有人有什么问题吗?”

    “报告!”

    “报告!”

    “报告!”

    接连有人大声喊。

    站在人群中的墨上筠,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下意识想伸手去拿哨子,可手指动了动,意识到不是在侦查二连,只得颇为不爽地忍下来。

    “说。”澎于秋指了个人。

    “报告,请问能透露一下,第一阶段考核的淘汰标准,到底是什么?!”

    “保密。下一个。”

    “报告,请问这次小考核,我们这些‘牺牲’的,一定会淘汰吗?!”

    “不会。下一个。”

    “报告,我想问一下教官,下一个阶段的测试能事先透露一下吗?!”

    “不能。下一个。”

    ……

    一来一回的问答,学员们的问题很多,多数是关心第一阶段考核能否通过的,可也有些是探听接下来训练的,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可澎于秋回答得很简洁,高冷得很。

    途中,忙疯了的牧程,抱着一堆资料路过,听到这一问一答的,停下来仔细听了几句,不由得对澎于秋嗤之以鼻。

    啧。

    学阎爷倒是学的挺欢的。

    想当初,阎爷也是这么让人随便问,自己回答却极其敷衍的。

    不过,最近阎爷越来越懒了,连这点敷衍的事都不意做了,全部将事情分散开来,交给他们弄。

    这么想着,牧程摇了摇头,抱着资料离开。

    澎于秋回答了十来分钟,直至夜幕降临后,看了眼腕表,说了句“好了,解散”,然后就大摇大摆离开了。

    以跨立姿势足足站了二十分钟的学员,大部分都觉得意犹未尽。

    虽然澎于秋给的信息不多,但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与询问,好歹能让他们心里有个底。

    不能继续问的话……

    今晚估计都睡不好了吧。

    毕竟,根据澎于秋的意思,第一阶段的考核,算的是综合成绩。

    今天考核里挂了的,不一定会离开;以前表现好的,也不一定会留下。

    考核标准越是复杂,他们心里就越没底,不由得仔细去思考他们这十天的成绩,分析能否留下来。

    都是各个部队的精英,他们谁也不想在第一阶段就被淘汰。

    “墨上筠!”

    走出一段距离的墨上筠,忽的被梁之琼追上。

    墨上筠双手放到裤兜里,偏过头,懒洋洋地看了梁之琼一眼。

    “怎么?”墨上筠问。

    梁之琼一张口,想要问她是否知道淘汰标准,可想到澎于秋再三叮嘱——不准透露知道墨上筠是四月集训教官的事。

    一想,遂难得委婉起来,她似是随意地问:“你觉得,你能留下来吗?”

    “能。”

    墨上筠淡定地吐出一个字。

    如此肯定的回答,梁之琼被她一噎,险些没被呛到。

    这女人……是不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的吗?

    郁闷地皱了下眉,梁之琼犹豫了下,想要再套点消息出来,可还未来得及出声,就听得一道讥讽的声音——

    “综合实力也就前五十,就今天考核表现的还行,真是好大的口气!”

    在墨上筠的左侧,白芃停下脚步,不遗余力地嘲笑。

    “呵,”梁之琼抢先笑出声,视线掠过墨上筠,落到白芃的身上,“就你厉害,不还是被她一枪崩了?!”

    这事是燕归说的。

    一路上闲的没事,燕归尽顾着给她们八卦“墨上筠pk秦雪”的威风事件了。

    虽说当时就听听,可在白芃这种人面前,拎出来夸赞墨上筠一番,也未尝不可。

    被戳到痛处,白芃脸色一白,愤怒道:“那是她耍阴的!”

    “你若是崩了别人,那就是光明正大,别人崩了你,就是耍阴的……”梁之琼反唇相讥,气焰不减,“怎么,碰瓷呢?你怎么不说当狙击手的心都是黑的呢?!”

    路过的狙击手、段子慕:“……”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她还挺喜欢狙击手的。

    “你是不是有病,”白芃气得不行,话锋一转,瞪着梁之琼,“谁跟你说话了?!”

    被她一骂,梁之琼的火气蹭蹭蹭就上来了,上前两步,直接绕过墨上筠,来到白芃面前。没等白芃反应过来,梁之琼直接伸出手揪住了白芃的衣领,往上一拎,仗着身高优势,轻松就把只有一米六的白芃拎起来。

    “你!”白芃愤怒出声。

    可,话没出口,梁之琼手中力道一重,衣领就勒住了她的脖子,一时间竟是出不了声。

    白芃手一提,欲要跟梁之琼干一架,可一想到“禁止打架斗殴”这话,又生生止住了。

    娄兰甜再三叮嘱,不能轻举妄动!

    这时——

    “松开她。”

    墨上筠凉凉开口,字字顿顿,飘落两人耳底,夹杂着十足的威严。

    一时间,让人难以反抗。

    梁之琼不甘心地朝墨上筠看了一眼。

    夜幕降临,营地亮着照明灯,有光线从正面洒落到墨上筠身上,照亮了她的身影,丛林作战服在光线的映衬下颜色似是浅了几分,身影轮廓被笼了层淡淡光晕。

    光线太刺眼,看不清墨上筠的神情,可梁之琼却注意到墨上筠那双狭长凤眼,微微眯起,黝黑眸底折射着耀眼光线,隐了星辰,往深处是一派宁静沉着,不恼不怒,不悲不喜,淡定从容。

    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让人难以产生反抗情绪。

    梁之琼倏地愣了下,片刻后,听了墨上筠的话,五根手指松开白芃的衣领,就此将人放开。

    扫了眼她们俩,白芃心里稍稍有了底,料定她们俩不敢违背规矩、向她动手,底气顿时就足了。

    “哼,不敢动手,就会装模作样的!”

    整理了下衣领,白芃冷冷剜了她们一眼,态度高傲而得意。

    “妈的——”

    梁之琼怒火攻心,拳头一抬,直接朝白芃的脑袋砸过去。

    但,在中途,生生停住。

    墨上筠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梁之琼的手腕。

    与梁之琼的滔天怒火成对比,墨上筠冷静得不像话,仿佛白芃所有的话落到她耳里,都不痛不痒,不惊起丝毫情绪。

    然,下一刻——

    “你傻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脑残动手?”

    墨上筠声音清冷,视线紧盯着梁之琼,带有几分提醒之意。

    梁之琼一愣。

    这意思是,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可以跟这个“脑残”动手咯?

    后面的话信息太劲爆,梁之琼一时之间直接忽略墨上筠骂她“傻”的事,等回过神后,竟是也没跟墨上筠计较。

    片刻后,墨上筠松开她的手,梁之琼也默默地将手收了回来。

    她这边是消停了,可白芃却暴躁了,直接面朝墨上筠,没好气地质问:“墨上筠,你说清楚,谁是脑残?”

    “你。”

    墨上筠抬手,摸了摸耳朵。

    “墨——”

    “牧教官!”

    墨上筠一出声,直接打断白芃的话。

    正在搬运材料的牧程,本想悄无声息地离开,听得墨上筠这么一喊,当即僵住步伐,认命的朝这边走来。

    白芃不可置信地盯着墨上筠。

    她们之间的事,墨上筠竟然找教官?!

    话说回来——

    白芃不由得环顾了下四周。

    周围的学员很少,一眨眼的功夫,全部跑去食堂吃饭了,也没见到熟悉的人影,仅剩的几个都在操心明天是否能顺利过关,虽然也有人好奇这边情况,但没任何人前来帮忙。

    倒是助教不少,但他们站如青松,也跟青松似的,见到这边的动静,半点反应都没有。

    似乎……故意不来管事。

    “什么事?”

    疑惑间,牧程走了过来。

    墨上筠淡定地看了白芃一眼,“她找茬。”

    “你——”

    一旁,梁之琼迅速打断她,字正腔圆地道:“我作证!就是她找茬!”

    牧程看了看三人。

    墨上筠应该清楚状况——周围那么多助教站着却不来管事,肯定是别有目的的。

    还是阎天邢事先安排好的,试探一下这些学员,是否会在澎于秋说“第一阶段考核结束后”,找这十天里有纠葛的人做个了断。

    计划中,做了断的,全部列为淘汰名单之一。

    墨上筠观察能力这么好,不可能没有发现。

    所以,牧程压根不担心,这边会发生什么争执,顶多吵几句嘴而已。

    不过,眼下墨上筠都把他叫过来了,也不可能不管。

    “那什么,”牧程想了想,委婉地提醒道,“我心肠不错,提醒一句,到明早之前,这一阶段考核都没真正结束,你们……注意点儿啊。”

    闻声,除了墨上筠之外,梁之琼和白芃皆是一愣。

    没有真正结束……

    意思是?

    两人都不是傻子,察觉到周围助教的视线后,猛然醒悟,当即噤声。

    尤其是梁之琼,觉得耳朵有些发烫。

    仔细一想,墨上筠都那么明显的提醒了,她竟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也是……蠢得。

    “就这样,早点去吃饭吧。”牧程交代一声。

    说完,转身想走,可刚走一步,又注意到一侧云淡风轻的墨上筠,当即灵机一动,“墨上筠!”

    “嗯?”

    墨上筠抬眼,莫名地看他。

    轻咳了一声,牧程清了清嗓子,端上了教官的威严,正色道:“跟我来。”

    “……哦。”

    墨上筠很给面子地点了下头。

    牧程抱着大堆资料往会议帐篷方向走。

    看了眼他的背影,墨上筠也没再管决不能动手的梁之琼和白芃二人,优哉游哉地跟上了牧程的步伐。

    *

    会议帐篷。

    牧程先一步进去,墨上筠紧随而上。

    走进后,墨上筠环顾一周,并未见到其他人的身影,只见到会议桌上多个件夹,全部堆积在一起。

    “阎爷要明天下午才能回来,所以把淘汰的名单交给我们负责。”牧程将资料往桌上一放,侧过身,看着墨上筠,眉目间萦绕着一抹沉重,“实话说了吧,我跟于秋都没有带兵经验,而初云……哦,就是上次带头搜查你们的那个,他叫萧初云。他刚来,对学员都不了解,还等着看我们的总结,好接手下一阶段的训练。”

    墨上筠点了下头,示意他继续。

    “问题是,阎爷虽然说了一些淘汰规矩,但这些都是绝对的,一旦触犯就必须淘汰。”

    “这些人是列出来了,可还存在一部分人,处于中等位置的,不是太差劲,也不是多优秀,我跟于秋都很头疼,不知道怎么筛选。”

    “你不是有经验吗,就想问问你,有什么建议?”

    牧程这番话,可以说是虚心请教了。

    没有端着特种兵的架子,也老实承认经验不足,把头疼的问题抛出来,态度也算可以。

    墨上筠想了下,一时之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顿了顿,墨上筠道:“我晚些时候过来。”

    现在,吃饭要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