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66、完全被墨上筠耍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哟,都爬不起来了?”

    调侃的声音,带着轻松愉快的笑意……

    就差没有跟她们直接吹声口哨了。

    倒地的林等人,听到熟悉的声音,皆是抬起头,纳闷地朝前面看去。

    只见站在不远处的墨上筠,跟她们狼狈不堪的模样相比,她简直称得上是从容自如,形成截然相反的对比。

    一看到她坦然淡定的现身,以上半点污渍都没有,林顿时怒火中烧,整个人就气得不行。冷飕飕盯了墨上筠几眼,林狠狠咬牙,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

    郁一潼和梁之琼显然也不想在墨上筠面前示弱,一个个地都从地上起身,站直身子,稳住,沉静地盯着墨上筠。

    秦莲累得昏过去,什么都没听到。

    自从见到墨上筠那刻起,段子慕勾人的丹凤眼里便浮现出趣味笑意,明目张胆地看着墨上筠。明明是不可忽略的视线,可墨上筠一路走过来,却连一个正眼都没留给他。

    不知怎的,段子慕唇角一勾,那抹试探和趣味,愈发地深起来。

    他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墨上筠还视而不见——

    真应该好好跟她说道说道。

    不过,眼下俨然不是个好时机。

    “墨墨!”

    燕归亲热而熟悉的呼唤声,从右侧方向传来,深情款款。

    几人闻声,循着方向看去,只见燕归大摇大摆朝这边走来,笑嘻嘻地朝墨上筠挥手,在他的眼里,只有墨上筠这一抹身影,其他人都化作了空气一般,入不了他的眼。

    于他身后,站着娄兰甜和白芃二人,两人脸色铁青,视线充满敌意。

    “怎么挂的?”

    墨上筠轻描淡写一声问,立即戳中了燕归的死穴。

    燕归倏地被定在原地,浑身僵硬,在墨上筠的注视下,视线微微偏移,最后落到神色冷然的郁一潼身上。

    注意到他的视线,墨上筠立即了然。

    不过——

    自幼学习格斗的燕归,虽然平时不认真,在她看来算个半吊子,但身手跟一般的军人比,还是可以的。

    倘若败在郁一潼手里……倒是该重估一下郁一潼的实力。

    注意到墨上筠眉目间一闪而过的深思,燕归放轻脚步靠近,笑呵呵地问,“墨墨,秦雪和尚元廷呢,情况怎么样了?”

    听他提起秦雪和尚元廷,除了段子慕,林、梁之琼、郁一潼皆是一愣。

    墨上筠跟秦雪、尚元廷,有什么关系?

    墨上筠抬起右手,修长纤细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略带思量地想了想,半响,装模作样道,“这个嘛,不知道。”

    林三人:“……”

    段子慕没来由失笑。

    倒是燕归,好奇地凑过去,兴致勃勃地问,“咋了咋了,有什么能说的吗?”

    墨上筠垂下眼帘,扫了眼左手戴着的腕表,耸肩道:“先回去。”

    燕归眨眨眼,有些扫兴。

    一般来说,只要墨上筠说出这种话,就代表,她在转移话题,并且不想将事情跟人说一遍。

    悠悠然扫了林三人一眼,墨上筠扛着枪,转过身,慢条斯理地走了。

    林等人心里稍有疑惑,纵然累得不行,可互看了几眼后,默契决定跟上墨上筠和燕归的步伐。

    段子慕停在原地,垂眸看了眼倒地不起的秦莲,眼底闪过抹寒意。他甚至没去喊秦莲一声,直接转身离开。

    往回走时,一行人路过娄兰甜和白芃。

    娄兰甜和白芃虽然已经牺牲,可心里好奇秦雪和尚元廷跟墨上筠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还在原地等待秦雪和尚元廷回来。

    一见到他们往回走,两人的视线愈发凌厉起来,尤其是见段子慕和燕归抛下秦莲,跟墨上筠她们在一起,心里断定这两人是“背叛者”,两人神色里皆是愤怒和不满。

    “墨上筠,雪姐和尚哥在哪儿?”

    眼见着墨上筠路过,娄兰甜抬高声音,冷声朝墨上筠质问道。

    墨上筠正巧从右侧经过,娄兰甜对准的是她的左耳,听到这声质问,墨上筠冷不丁皱起眉头。

    燕归下意识盯紧她的左耳。

    果不其然,墨上筠将扛肩上的自动步枪一收,放到了右手里,继而抬起左手,摸了摸头盔下的左耳。

    见此,燕归眸色微深,眼底疑惑更甚,却在不经意间掩去。

    “大概,”墨上筠眼睑一抬,神色慵懒,不掩讥讽之意,“恼羞成怒,不敢见人吧。”

    **裸的讽刺和嘲笑,让娄兰甜和白芃脸色变了变,眸色阴沉,眼神凶狠,充满敌意。

    “墨上筠,你——”白芃上前一步,愤怒地想跟墨上筠争辩。

    然,娄兰甜却及时拉住了她,制止她接下来的冲动行为。

    眼下肯定不是跟墨上筠争辩的好时机。

    考核的事情,在考核时间内解决,可考核一结束,抓住不放斤斤计较的话,只会显得她们小气吧啦的,没有认输的勇气。

    倒不如问过秦雪和尚元廷,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等以后有机会再制定对付墨上筠的办法。

    总而言之,考核还很长,不急于一时。

    注意到娄兰甜的动作,墨上筠意味深长地打量她一眼,继而将左手往裤兜里一放,右肩扛着枪,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身后的五人,自觉地跟上步伐。

    梁之琼暗自握拳,看在墨上筠行为这么霸气、说话这么解气的份上,她就暂且不追究墨上筠不加入她们小组的事情了。

    *

    十分钟后,秦雪和尚元廷赶了回来。

    先前见到他们的身影,娄兰甜和白芃的心情皆是一喜,可紧随着,他们走近,见到不如先前那般干净从容的模样后,心顿时凉了一大半。

    在丛林里活动,且要摸爬滚打进行战斗,时间久了,理所当然会有些狼狈。可秦雪和尚元廷不是这样的。他们在行动的过程中,总能第一时间抓住敌方小组的弱点,常能极其体面地将敌人解决,并且效率是其他小组不能比拟的。

    正因为这样,她们才会由衷佩服这两人,一声哥一声姐,叫的心甘情愿。

    可——

    眼下的他们,多少有了点狼狈,作训服上的褶皱、灰尘、泥土,以及微湿的头发,无一不证明他们追踪墨上筠的时候,行动是有多艰难。

    “雪姐,尚哥,墨上筠是不是耍阴招了?”娄兰甜下意识想给两人找台阶下。

    然而,秦雪却没踩着这个台阶往下走。

    “没有。”

    看了她一眼,秦雪面色冷若冰霜,一字一顿却说得尤为肯定。

    娄兰甜一愣。

    白芃轻轻蹙眉,有些好奇、有些不甘心,但注意到秦雪和尚元廷的脸色,没敢问什么。

    “阿莲呢?”秦雪问。

    “那边。”

    娄兰甜指了指不远处的方向。

    秦莲已经醒了,不过得知自己“牺牲”的消息,加上组员抛弃自己全部走了,让她的心情差到极致。

    两人本想安慰她几句的,却被她冷着脸后吼走了,两人无奈,就跟她保持着一定距离。一方面是免得惹得她心烦,另一方面是不想看到秦莲那张阴沉的脸。

    说心里话,她们若不是看在秦雪的份上,压根不会想去理睬秦莲。

    毕竟,秦莲的脾气也好,行为作风也好,跟秦雪比起来,皆是天差地别。

    “‘牺牲’了?”

    秦雪不经意间皱了下眉头。

    秦莲情绪低落,她只能想到这一点。

    “是的,被林打败了。”娄兰甜解释道,“段子慕解决了梁之琼和郁一潼,不过当时还剩点时间,林压根没有反抗能力,段子慕若是想的话,解决掉林应该不成问题。最终结果是,两个小组都剩一个人,应该是平局。”

    停顿了下,娄兰甜又补充道:“还有,段子慕和燕归这两个,都跟着墨上筠她们一起走了,没管秦莲。”

    秦雪看了看她。

    娄兰甜的话语里,带有不少主观猜测,只能摘取部分信息来听。

    至于段子慕和燕归跟着墨上筠走了……

    想到墨上筠,秦雪眼底闪过抹不快。

    她跟尚元廷两个人,去追一个墨上筠,可墨上筠却将他们带到一个地形复杂的地方,然后消失了。

    在那里,他们有一段时间迷失了方向,加上灌木丛生、极难行走,他们花了点心思,才从那里走出来。

    可以说,是完全被墨上筠耍了。

    ------题外话------

    从周一到现在,糟心事一大堆,瓶子算是蛮观一人,前面三天一直在自我调节,今天中午遇到了蛮不讲理的事,真特么彻底爆发,一种想杀人的心情……

    总而言之,事情还得处理,从明天起三更的承诺,只能保证尽量兑现,倘若有意外,瓶子会事先在评论区或是题外话里通知的。

    继续求个月票,瓶子咬牙拼了,不想掉出十名之外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