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61、我申请退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上午,十点——小-说——

    澎于秋和牧程忙得焦头烂额。

    虽然这次不需要他们参与,可214名学员,太多的消息被汇报进来,他们需要时刻专注聆听,对消息进行取舍记录。

    十天,每一天都需要做总结,每个学员都是西兰军区的优秀兵源,除非意外,今后在自己部队的发展,应当是很有前途的。

    还是上面折腾,全面考核他们的成绩,不能漏掉任何一个人才。

    因此命令,阎天邢选择阶段淘汰,纵然诸多学员前几天就能被淘汰,可还是让他们留下来浪费粮食,为的就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他们不会漏掉任何一个人才,并且以各种方式给予他们机会,挖掘他们的潜能。

    阎天邢只负责做决定,最终苦恼的就是他们了,时刻盯着学员的成绩和表现,并进行整合分析。

    按理来说,阎天邢并不关心在第一阶段的学员,顶多会看看他们的总结而已,可自从见过墨上筠的笔记后,就时不时会关注一下学员的成绩和表现,对他们这些教官的要求,理所当然有所提升。

    眼下,澎于秋和牧程忙的快要疯了,可萧初云却抱臂站在一旁,淡定地看着他们忙碌。

    萧初云是因明天要牧程的交班,才提前一天赶到的,为的只是了解一下大致情况。

    十点整,耳麦的动静总算消停了点儿,牧程放下了手中签字笔。

    “有墨上筠他们小组的情况吗?”澎于秋把签字笔一丢,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一边朝牧程问着,一边抬手捏了捏眉心。

    “没有。”牧程摇头。

    闻声,澎于秋眉头一动,表情颇为古怪地看着牧程,拧眉问:“哪怕是,听到过他们小组任何一人的名字?”

    “没有。”牧程斩钉截铁道,神情坚定。

    他也想知道,墨上筠为何跟辛双一个小组,所以特别关注这个小组的名字,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从未听到过墨上筠这个小组中任何一人的名字。

    似乎,又一次消失了。

    澎于秋愣了愣,没来由深思起来。

    可是,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耳麦又有了详细的汇报。

    澎于秋叹了口气,动了动酸痛的手指,继续开始记录。

    两个多小时,已有三分之一的学员“牺牲”,下午应该会轻松一点儿,到时候再问问墨上筠小组的情况吧。

    这么想着,两人继续工作。

    ……

    下午二点。

    澎于秋和牧程度日如年,在无聊的信息总和中,早已将墨上筠和辛双这一小组抛在脑后。

    还是没有人汇报墨上筠小组的消息,最大的可能,就是没有进行攻击,也没有被他人攻击。

    丛林中。

    天气阴霾,乌云密布,却迟迟没有下雨。

    上午没吃饭,墨上筠率领辛双等人,花了两个小时,在丛林里捉到两条鲜嫩肥美的鱼,一只野鸡,选了一处易守难攻的高地架起了篝火,由墨上筠负责烹饪、其余人负责防守,顺利进行着填饱肚子的计划。

    篝火燃烧的烟雾很明显,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辛双三人的枪声就响了三次,这三次欲要攻击的小组都被子弹压制住,迟迟没有将他们攻下来。

    墨上筠背后倚靠着块大石头,慢条斯理地往面前篝火里添着木柴,偶尔将面前的烤鸡和烤鱼翻个面,有时掌控的不好,烤的有些焦,但并不影响馋人的香味在空气中蔓延。

    墨上筠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右腿弯起,墨上筠只手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拿着95式自动步枪,她抬眼,视线从外面一圈扫过,全是树木和杂草,也有碎石,看腻了有些烦。

    等了片刻,墨上筠将三根插着食物的树枝一手拿起,继而站起身,扫了眼烧得差不多的篝火,她直接用军靴踩了几脚,再踢了点泥土上去,轻易将其熄灭。

    反正篝火燃烧痕迹都这么明显了,不在乎隐藏篝火的痕迹。

    就这样吧。

    她往前走了两步,将步枪挂在左边肩膀上,继而左手食指弯曲,将其递到唇边,吹了一声口哨。

    清亮的一声响,在这寂静的丛林里,显然是暗号。

    隐藏在暗处的三人,悄无声息地离开,按照墨上筠事先安排好的路线。

    墨上筠离开原地。

    十分钟后。

    墨上筠、辛双,还有俩小弟围坐在一起,分着手中烤熟的食物。

    两条鱼分给俩小弟吃,外加一人一只鸡腿、一只翅膀,剩下的烤鸡分成两半,由墨上筠和辛双分着吃。

    “墨上筠,你手艺真好。”

    “比我们炊事班的手艺都要好。”

    两个灰头土脸的小弟,不约而同地举起大拇指,朝墨上筠夸赞道。

    同时,还暗地里跟辛双使眼色。

    辛双接收到他们的暗示,迟疑地看了眼墨上筠,硬着头皮道,“真的很好吃。”

    说违心的话,他一点儿都不擅长。

    墨上筠扫了眼他手中的烤鸡,一口还没咬下去。

    俩小弟默默无语地看着他,只觉得尴尬的气氛已经蔓延到骨头缝里来了。

    一跟墨上筠待在一起,就下意识紧张的辛双,低头吃下一口烤鸡后,都没有意识到这点小差错。

    他们几个一天没吃东西,饿得慌,眼下能吃到烤熟的食物,加上味道还算过得去,三人便狼吞虎咽起来。

    墨上筠吃的很安静。

    坐姿同他们一样,浑身皆是潇洒大气,也不是小口小口的吃,对着烤鸡一口咬下去,豪迈得很,可就算动作再接地气,也没半点如他们一般的狼狈与急切,举手投足间带着点优雅,一看就是教养极佳的人。

    辛双低头吃着烤鸡,可眼角余光却止不住地朝墨上筠的方向瞥,而墨上筠的一举一动,哪怕是轻轻蹙眉,都让他觉得惊艳,一时间移不开眼。

    与此同时,由于以前的种种,导致浓重的愧疚感也随之浮现。

    话题他参与的不多,但偏心是绝对的,也打心底瞧不起身为男兵的领导的女军官、墨上筠,甚至怀疑像墨上筠这样的人,是凭借关系而成为侦察营副连长的。

    毕竟,墨上筠没有展现出多少实力,也是事实。

    可现在……

    “我申请退组。”

    吃完烤鸡,墨上筠将骨头往地上事先挖好的坑里一丢,淡淡地吐出了几个字。

    ------题外话------

    二更求票。

    *

    姨妈来了,今晚早睡,明天一更推迟到下午二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