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60、封帆就是那个让你吃瘪的神人?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答应辛双组队,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无论是学员,还是教官,都知道黎凉这一拨人和辛双那一拨人的纠葛,或许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那一次的比试,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墨上筠是黎凉等人的领导。

    也就是说,辛双邀请墨上筠、墨上筠答应辛双这两件事,应该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可是,这事确实发生了。

    在很多人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得到墨上筠的答案,向永明回过神后,第一时间去通知林。

    黎凉站在原地,神色狐疑地盯着墨上筠,不知她在打什么主意,只觉得墨上筠的行为出人意料得很。

    不远处。

    林刚想跟郁一潼、梁之琼往集合地走,就见到向永明匆匆忙忙地跑过来。

    “林排长,林排长!”

    向永明跑至林跟前,匆忙喊她,难得不是嬉皮笑脸的表情。

    “怎么了?”林直觉意识到不对劲。

    “墨副连答应跟辛双组队了,你知道辛双吧,就是先前一直挑衅我们,不过被墨副连虐成渣的那个。”

    因为林没有经历过那件事,向永明怕她忘了,特地讲明了下辛双的来历。

    林脸色稍稍一变。

    答应了辛双?

    郁一潼没吭声,倒是眸色沉了几许。

    “她是不是疯了?!”梁之琼炸了毛,抬手就去撸衣袖,“我们一个帐篷的,默契比其他人好多了,她傻了吧?”

    林默然看了她一眼。

    不忍戳破,梁之琼暂时跟谁都没默契。

    “啥啥啥,我墨墨跟辛双组队了?”

    有顺风耳、爱八卦的燕归不知从哪儿听到动静,好奇地朝这边走来。

    身为对手中的成员,燕归一走近,就遭到了三人并非善意的视线。

    倒是向永明,跟他走得比较近,点头道:“对。”

    “上次那个辛双?”燕归诧异。

    “就是他。”

    “他不是很不爽我墨墨吗,怎么转性来邀请她了?”

    向永明想到辛双那不正常的表情,想了下,道:“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墨副连呢,好像在7号考核那天,顺手救过辛双一次,听他们的人说,辛双最近挺想跟墨副连缓解一下关系的。不过我觉得吧,墨副连是长得太漂亮了,你是没看到,她救人的时候是有多帅,若不是我是她连队的,我都想追她试试。”

    “嘿嘿,”燕归伸长了胳膊,揽住了向永明的肩膀,笑嘻嘻道,“我跟你说,我墨可是有未婚夫的,这未婚夫呢,据我了解,很优秀,已经成功用履历过了我这关,就你……”

    说到这儿,燕归脸上的笑容顿时收回来,手压在向永明肩膀上,稍稍施了点力道,疼的向永明脸色立即扭曲起来。

    “兄弟,这件事,想都不能想,”燕归眯起眼,笑里藏刀,‘友好’道,“要得不?”

    “要的要的!”向永明咬着牙点头。

    说话就说话,随便动手,算什么男子汉!

    得到他的肯定回答,燕归把手的力道给收起,轻松搭住了向永明的肩膀。

    向永明长长舒了口气。

    “未婚夫?”林从阴郁的情绪中抽出点心思,朝燕归询问道。

    燕归揽着向永明,极其热情地介绍道,“对啊,他叫封帆。”

    “封帆?”郁一潼狐疑地扫他一眼。

    “你认识?”燕归笑容不减地问,毫无心虚之意。

    郁一潼微微凝眉,继而点头,“见过一面。”

    她有个堂哥叫郁泽,比她早几年进部队,现在在某特种部队工作,去年回来时见过一面,那时候那个名叫封帆的人,就跟郁泽在一起。

    不过,没有多作了解便是。

    凭印象,应该如燕归所说,是一很优秀的人。

    燕归笑眯眯的看着她,眼底隐含打量,确定郁一潼对封帆了解不多后,心里也多出点庆幸和轻松。

    还好不熟,不然容易露馅。

    “集合集合。”

    不知是谁高喊一声,解救了燕归。

    身为演技派,燕归表现如常,没有丁点异样,招摇地跟她们道了声别,然后就回到了自己队伍。

    在秦莲那里,他一直都是数落墨上筠,靠近这边的人,也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情报。

    自然,回归之后,也未遭到秦莲的质疑。

    *

    墨上筠走在新成立的小组里。

    除了她之外,其余三个都有些拘束。

    两个是“小弟”,一直称辛双为“辛哥”,他们俩也都是曾被墨上筠一脚放倒的人,如今跟墨上筠一个小组,心里是说不出的别扭。

    至于辛双,要比他们更要紧张,想要跟墨上筠露出以示友好的笑容,可面部僵硬得很,想笑也笑不出来,可欲要恢复平时严肃的表情,又想到小弟说过“女生是不喜欢他这种严肃男人的”,于是又不敢过于严肃。

    所以,表情古怪得很。

    要笑不笑,要哭不哭,还加上那么点紧张,极其怪异。

    墨上筠右肩背着枪,左手放到裤兜里,帽檐压得很低,不紧不慢走在辛双身侧,甚至还落后了点距离。

    每个小组都需要选组长,到时候需要站在第一排,按照辛双和俩小弟的状态,应该是想把她推上去的。不过,她只想当个能自由行动的组员,对于当组员,半点兴趣都没有。

    集合地。

    在墨上筠的刻意暗示下,还是辛双自觉选择当组长。

    对墨上筠的决定,辛双并不觉得奇怪,毕竟见识过墨上筠的实力,但墨上筠又将成绩保持在中上游,绝不是那种会出风头之人,所以不当组长一事,他也很容易理解。

    七点半。

    牧程在清点过人数,记录了各大组长和成员后,宣布让他们开始行动。

    他一声“开始”刚喊出来,各个小组就早准备了方向,一股脑的冲了上去。

    生怕被人背后放冷枪,一瞬溜没了影。

    牧程喊完,不由得摸了摸鼻子,想到曾被阎天邢玩得团团转的悲惨考核回忆。

    “发现没有?”

    澎于秋拿着助教备注好的花名册,朝牧程走过来。

    “哈?”

    牧程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奇怪扫他一眼,澎于秋没追问,用手指点了点花名册,道:“墨上筠跟辛双成为一组了。”

    集合时,各自忙着各自的事,加上墨上筠这组有身材魁梧的辛双站在前面挡着视线,澎于秋和牧程都没关注到墨上筠这一事。

    澎于秋还是看了助教的统计,才知道这一组情况的。

    “不是说秦莲跟他们下战书了吗,她怎么选择别的队伍了?”伸手拿过那个花名册,牧程好奇地扫了一眼。

    墨上筠和辛双的名字,确确实实排在一起。

    盯着辛双这名字看了几眼,牧程冷不丁蹙眉,“不对啊,这个辛双,不是跟她有过节吗,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澎于秋也一脸茫然,顿了顿才道,“不过我让人重点关注这一组了,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

    “要跟队长说说吗?”

    “他忙着呢,说什么说,”想到检讨的事,澎于秋就黑下了脸,“重点关注某个学员,这个错误季若楠就犯过,我们不能让队长揪住这个把柄。”

    “那?”

    “等结果出来了,再做总结,将墨上筠的情况详细描述一下吧。”澎于秋思量道。

    “也行。”牧程赞同地点头。

    相对于要继续跟阎天邢工作的澎于秋,牧程此刻可以说的上是一派轻松。

    明天他就可以解放了。

    想至此,他笑眼去看澎于秋,神色里夹杂着几分同情。

    如此幸灾祸的表现,落到澎于秋眼里,简直备受刺激。

    不过,识趣的没跟牧程计较。

    “还有个事,你可以听听。”澎于秋双手环胸,慢慢道。

    “什么?”

    “燕归说,墨上筠有未婚夫了。”

    “谁啊?”牧程追问,难掩神色间的惊讶与好奇。

    眸色沉了几分,澎于秋微微咬牙:“封帆。”

    “噗,”听到这个名字,牧程倏地笑开,“就是你两次跟他对上,两次都吃瘪的那个神人?”

    澎于秋皮笑肉不笑地扫他一眼,“听说他跟阮砚关系挺好的,队长让你几次跟阮砚发出邀请……嗯?”

    “……”

    牧程顿时就不做声了。

    阮砚。

    这两个字,一度成为他的心理阴影。

    妈的,拽的不要不要的,说上两句话,能把你怼死。

    简直就是恶魔啊。

    “我们俩,”片刻后,牧程看着澎于秋,“算不算是同病相怜?”

    澎于秋愣了一下。

    两人互相看着,过了会儿,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生生相惜”的味道。

    不远处——

    从吉普车上走下来的萧初云,一站定就见到这两人“深情款款”望着对方的诡异画面,近乎下意识的,有点担心这两人的感情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