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58、墨上筠怎么不上天呢?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通过牧程的反应,确定阎天邢没事后,墨上筠就淡定地回了帐篷。

    浑身湿漉漉的,墨上筠临时取消明早的晨练,然后就拿了衣服去洗澡——这里24小时都有热水供应。

    等她再回来时,各个帐篷基本都安静下来,只有少数跟她一样去洗澡、洗衣服的,还在回帐篷的路上、在帐篷里忙活。

    7号帐篷的灯还亮着。

    一进门,一眼就见到围聚在林床边的林、郁一潼、梁之琼,再往旁一扫,情况截然相反,受了委屈却无处发泄的倪婼和没理由插话的冉菲菲,早已换了衣服躺在床上,两个都背对着门口,不知是否真睡着了。

    “墨上筠。”

    注意到她进屋,林第一时间喊她。

    郁一潼和梁之琼的视线也朝这边扫来。

    “没空。”

    懒懒回答,墨上筠拿了衣架,出门晾衣服。

    三人:“……”

    很快,墨上筠出门。

    梁之琼和郁一潼看向林。

    片刻后,梁之琼眉头动了动,隐忍着怒火,没好气往墨上筠床上一坐,蹙眉问,“她一直都是这个死性子吗?”

    站在一旁的林,默默地扫了她一眼。

    那一瞬,梁之琼似乎听到门帘被掀开的动静,当下一个寒颤,偏了偏头,朝门口看去。

    果不其然,墨上筠站在门边,手将门帘掀开,正懒洋洋地看向这边。

    对上梁之琼的视线,墨上筠眯了眯眼,“我听到了。”

    “……”

    梁之琼沉默了下,自觉地从墨上筠床上移开,甚至还顺手拉了拉床单。

    墨上筠满意地收回视线。

    放下门帘,将身形阻隔。

    梁之琼恨得直咬牙。

    这女人,好欠扁啊。

    过了好一会儿,林确定墨上筠不在门外后,一字一顿道:“嗯,她就是这个死性子。”

    梁之琼:“……”

    郁一潼:“……”

    这时,门帘又被掀开,墨上筠拎着盆走了进来。

    见此,三人皆是一愣。

    墨上筠若无其事地走向长桌,将盆给方向,然后不紧不慢走过来。

    三人头皮登时发麻,有一种难言的紧张氛围在空气中蔓延,不自觉地感染到她们。

    “在说我吗?”

    墨上筠在自己床铺旁站定,懒洋洋地抬眼,似笑非笑地盯住了林。

    林脸色稍稍一变,继而轻咳一声,道:“说你厉害。”

    “哦?”墨上筠疑惑扬眉,笑着看她,“谢了。”

    林硬撑着保持镇定。

    只要墨上筠不戳破,她就这样演下去好了。

    走至床边,墨上筠随手将叠好的被子一掀,将其放床上摊开,打算就此睡觉。

    “墨上筠,秦莲跟我们下战书了。”林朝她道。

    提及“战书”,季若楠这人的形象在脑海里一晃而过,墨上筠微微抬眼,发现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遂挑了挑眉。

    “跟我有关?”墨上筠轻笑。

    “包括你。”林紧紧盯着她。

    “什么方式?”墨上筠问。

    “找机会,小组战。”林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们这里四个人,她们那边,有秦莲,燕归,段子慕,还有女兵前十的解诗诗。”

    “哦,”墨上筠轻描淡写道,“我拒绝。”

    “我们都答应了。”

    梁之琼正面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有点强调的意思。

    “我没答应。”墨上筠坦然耸肩。

    “为什么?”

    一直未出声的郁一潼,忽的问道。

    墨上筠一脸淡定从容,正色道:“怕拖后腿。”

    三人:“……”

    真的好想揍她。

    说不答应,墨上筠还真没答应,将被子掀开,坐到床铺上,把军靴给脱了,然后就上床睡觉。

    对于一直盯着她看的三人,墨上筠采取无视措施,背对着她们就这么睡了。

    她一点儿都不担心郁一潼三人的综合实力。

    就算她们仨再如何没默契,有燕归在那边拖人后腿,没了她这一组也一样能赢。

    至于段子慕……秦莲会觉得这是一大助力,可没准,也是一拖后腿的。

    她懒得掺和。

    见她态度明确,林和郁一潼也没有勉强的意思,倒是梁之琼被她气得不行,想要把她吵起来好好理论一番,可又碍于先前欠的人情和墨上筠的实力,只得狠狠咬着牙瞪她。

    可到最后,还是老实回了自己床上睡觉。

    *

    翌日。

    第一阶段考核,第八天。

    这一阶段达到尾声,训练依旧如常,可在昨晚考核的刺激下,每个学员都花了十二分的劲进行考核,努力让单项考核的成绩更好看一点儿。

    鉴于他们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往前冲,严重影响了墨上筠平时的节奏,一时掌控不好,墨上筠这一天的成绩冲进了前三十,着着实实把人给惊了一把。

    不过,见识过她救人的学员们,倒是觉得理所当然。

    他们一致认为,墨上筠在隐藏实力。

    渐渐的,休闲时的议论,忽然从秦雪转移到墨上筠身上。

    墨上筠醉心于如何保证自己成绩,没空理睬这些,当晚借用了教官的会议帐篷,拿了个新的笔记本继续写。

    牧程和澎于秋偶尔路过,看到她将今日进步快的学员名字列出来,简单的做了下评价,差点儿没抑郁死。

    接下来一个小时,牧程和澎于秋时不时会来转悠,偷瞄几眼。

    最后,看到墨上筠收笔记本时,两人立即从椅子上站起身,互相看了一眼,随后朝墨上筠走了过去。

    “那个,墨……”牧程走近,犹豫了下,忽的改口道,“连长。”

    墨连长。

    墨上筠微微一顿,手里拎着笔记本,调侃地朝他俩挑眉,笑问,“哟,这是怎么了?”

    “忙了这么久,写什么呢。”牧程拐弯抹角地问。

    “随便写写。”

    倚在办公桌旁,墨上筠将笔记本在手里转了一圈。

    澎于秋和牧程默然对视一眼。

    “能看看吗?”澎于秋单刀直入地问。

    “哦?”

    澎于秋犹豫了下,解释道:“是这样的……”

    “可以。”

    墨上筠轻轻勾唇,直接打断他。

    澎于秋一愣,把话全部收回去。

    晃了晃手中笔记本,墨上筠眯着眼,懒懒道:“说说,三月考核的目的,为什么是你们当教官。”

    “队长没跟你说啊。”牧程颇为惊讶道。

    “我该知道吗?”墨上筠笑着反问。

    “那倒没有,不过……”想了想,牧程如实道,“我觉得队长会跟你说。”

    墨上筠可以阎天邢三顾茅庐请来当学员的,而且不需要经历先前的考核直接被选中的,虽然后者的待遇不仅墨上筠有,可前者……唯有墨上筠这一个。

    他总觉得,墨上筠应该知道很多,甚至不比他们所知的要少,没想,队长的保密措施做的这么好。

    “没有队长许可,我们不能说。”

    澎于秋收起了几分吊儿郎当,神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行。”墨上筠并未惊讶,点头,继而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三天后。”澎于秋答道。

    墨上筠挑眉,手中的笔记本一抛,丢给了他。

    澎于秋下意识接住,难免有些惊讶。

    回答这么一个问题,就把笔记本给他们了。

    “认真点,别让他有找茬的机会。”

    墨上筠闲散地交代了一声,转过身,朝他们摆了摆手,就将手放到裤兜里,离开。

    澎于秋和牧程目送她离开。

    帐篷内陷入一段时间的静默。

    “说起来,”牧程出声,略有疑惑,“我有种直觉,她的目的,就是想问阎爷什么时候回来。”

    “不排除这个可能,”澎于秋沉思道,“不过,根据她最后一句话,我更相信她迫切地想看阎爷黑脸。”

    “算了算了,”牧程摇了下头,盯住了澎于秋手中的笔记本,“先看看她的笔记吧,我正愁着怎么给他们做整体评价呢。”

    “也是。”

    澎于秋赞同道。

    当晚,两人就对着墨上筠的笔记本,一直研究到熄灯。

    离开后,两人每走一步,皆是沉沉叹息。

    观察能力好到这种程度,墨上筠这人怎么还没有上天呢?

    *

    第九天,晚上九点。

    忙完交接事宜、做完详细汇报的阎天邢,第一次联系澎于秋和牧程,询问营地这三天的情况。

    澎于秋和牧程都如实说了。

    除了第八天晚上出了点小意外,两人根据墨上筠做的笔记,其余地方都表现的不错。

    “墨上筠带的头?”

    电话那边,传来阎天邢醇厚磁性的声音,隐隐带着些许戏谑。

    “初云确定过了,是他。”澎于秋肯定道。

    停顿片刻,阎天邢是声音传来,“明天的考核,改动一下。”

    ------题外话------

    没人发现郁一潼和萧初云有猫腻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