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56、对阎天邢盲目信任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十一点,营地。移动网

    澎于秋跟萧初云联系完,牧程跟队友的通话也顺利结束。

    澎于秋一脸愁色,倒是牧程,神色轻松,眉目止不住上扬。

    “队长找到了?”

    见到牧程的神情,澎于秋抑郁的心情好转了点。

    “嗯,刚找到。”牧程朝澎于秋走近,摩拳擦掌的,眼底尽是激动之意,“你知道队长这天去哪儿了吗?”

    打量他两眼,澎于秋有些失望,“看起来,不是狼狈逃亡。”

    牧程笑了,“不仅不是狼狈逃亡,还顺蔓摸瓜跟他们的接头人碰上了面,趁着他们没出境,全部绑回来了。”

    “……”澎于秋一时哑言。

    牧程说的轻松,可随便一想,也能猜到其中风险。

    还好是他们阎爷碰上了。

    不然,不仅是他,在他们一中队,能打包票让自己活着回来的,估计也不多。

    停顿半响,澎于秋好奇地问,“没受伤?”

    “这个忘了问,刚跟队长说了两句,那边的事还要交接,过几天才能回来。”牧程说着,随后挑了下眉,“就算受了伤,应该也是些小伤,不然不可能这么快赶回来。”

    澎于秋沉默了下,不知该说些什么。

    跟了阎天邢三年,经历了不少的事,清楚知道他们这种人,随时都冒着生命危险,哪怕是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永远回不来。

    不可否认,他们这一群人,对阎天邢都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至今为止,最大的风险从来都是阎天邢来承担,他们一中队,三年来,未有任何一个人牺牲。

    好几次有人濒临死亡边缘,都是阎天邢将人救回来的。

    所以他们在听到阎天邢失踪后,一方面确实在担心,生与死不过一瞬,他们有这个意识;可另一方面却打心底相信——阎天邢能活着回来。

    现在,与其说是欢呼雀跃,倒不如说是松了口气。

    “学员那边呢,情况怎么样?”

    看了眼时间,牧程直接问道。

    “不怎么样,”提及这个,澎于秋就有些扫兴了,“我敢保证,等阎爷回来,我们又要写检讨了。”

    “哈?”牧程一脸莫名。

    不是大部分都被抓到了吗,怎么就要写检讨了?

    阎爷的要求,也没有高到全部抓起来的程度吧。

    嘴角扯了抹干笑,澎于秋同情地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初云来的消息,有六十多个人被放跑了,说主谋是林,但……”

    “林是墨上筠的兵。”牧程了然地接过话。

    微微点头,澎于秋补充道:“段子慕似乎也有插手。”

    牧程:“……”

    尼玛。

    这两个四月集训的教官,现在开始跟他们这俩未来的同事作对了?!

    牧程嘴角狠狠一抽。

    澎于秋叹气,“首先考虑不周,没有想到会有人去救人质,守他们的也弱了点儿。”

    “现在呢?”

    “初云加强了对人质的看守。”

    闻声,牧程无奈,低头又看了眼手表。

    就剩一个小时,他们还真折腾出一朵花来了。

    “我们上吗?”牧程问。

    “上吧,”澎于秋耸了耸肩,“尽量让他们少蹦跶。”

    就一个小时,能抓多少算多少吧,反正阎爷只看结果,过程就随便听听。

    *

    山上,十一点。

    跟燕归和段子慕分开后,墨上筠顺道解救了二十余人,然后顺利跟林和梁之琼汇合。

    三人互换消息。

    在十分钟前,眼线遍布整座山的墨上筠,顺利得到秦莲的具体方位。

    她踩着点抵达约定点的时候,先前达成约定的那队教官,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她出现时,三名教官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在她身上。

    黑暗中,那抹纤细的身影,站在暗处,隐约可见轮廓,距离他们有五六米远。

    虽未靠近,可戴着夜视镜的他们,却将墨上筠看得清晰。

    “有消息了?”

    领队见到她,第一时间问道,提着枪支的力道在不经意间缩紧。

    “嗯。”

    墨上筠闲闲地站着,随后跟领队说明了秦莲所在的方位。

    说完,墨上筠淡声问道:“半个小时,没问题吧?”

    领队顿了顿,见到墨上筠黝黑的双眼,那两道视线仿佛能刺痛自尊,他稍作沉思,继而肯定地点头,“没问题。”

    他是被墨上筠一招放倒的,见识过墨上筠的厉害,可失败这事本就让他无地自容,现在去解决另一个学员,无论对方有多强大,他也必须做到。

    不然,里子面子都没地儿放了!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墨上筠耸了耸肩,然后就转身离开。

    领队眸色微沉,看着她离开,眉头不经意间皱了起来。

    “我们真的听她的话?”右侧一教官上前一步,眉头紧锁地问。

    被学员要挟,听从学员的话行事,作为一个教官,怎么说都有些掉面子啊。

    “她放了我们,这是条件。”领队沉声道,脸色稍稍变了变。

    当初这个女军官威胁他,如果不跟她进行交易,就将他们三个人衣服扒光,捆住双手双脚丢到丛林里,到时候学员发现也好、教官发现也好,对他们三个来说,都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屈辱。

    在尊严和面子上,领队果断选择了前者。

    而,墨上筠也遵守约定,中间没有打扰他们,准时告诉他们位置,没有半点拖沓。

    “就我们三个人过去,估计有点麻烦。”左侧那人估摸着道。

    领队想了想,道:“再召集两支队伍,应该够了。”

    另外两人对视了一眼,没有反抗。

    三支队伍,绝对够了。

    不然,他们也没必要来当教官。

    *

    11点2分。

    山脚处,某棵树上,墨上筠坐在树枝上,右腿微微弯曲搁在树枝上,左腿往下放着,晃悠的一条长腿,被初春生长的树叶遮挡,若不仔细看,绝对难以被察觉。

    不远处。

    秦莲和两个学员,顺利被三支队伍包围。

    此时正在交锋。

    “砰——砰——砰——”的枪声在林间响彻,遮盖了搏斗的声音。

    墨上筠嘴里叼着一根草,双手抱臂,懒洋洋地看着被围攻的秦莲。

    有点可惜,身为姐姐的秦雪不在,跟秦莲在一起的是一男一女,在男女兵中皆是综合实力排名前十的角色。

    不过,看了他们的招数,墨上筠倒是觉得有些失望。

    这一批学员里,大部分都是新兵,有武术基础的不多,郁一潼算一个,秦雪和秦莲也算是学过,大部分都是在部队里现学的,没有扎实的基础,而现在实战也很少会有近身搏斗,加上各兵种的侧重点不同,以至于……就算综合实力靠前,格斗身手却很一般。

    没有撑到五分钟,三个人全部被制服。

    墨上筠看的索然无味。

    然而,在不经意间扫了一圈时,却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微微凝眉,墨上筠再仔细看了一遍。

    3支队伍,3个学员,总共应是12人。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只剩下11人了。

    墨上筠眯了眯眼,心里了然几分,那抹疑惑倒消失无踪。

    如果所有教官都是那个水平的,那么,在他们向秦莲等人发动攻击的时候,不可能发现她的藏身之处。

    除非——

    她想起林说过的,连郁一潼都过不了几招的那人。

    在树上待了会儿,等到教官押着学员离开,墨上筠将嘴里的草一扯,随手丢了下来,然后便将双手撑到树枝上,动作灵活,身形轻巧,轻易滑过两根树枝后,松开抓住树枝的手,跳到了地上。

    她起身,朝右侧偏了下头。

    与此同时,有个人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墨上筠只手抱臂,靠在了树干上,看着那人走近。

    本想看清那人模样,可对方却站在阴影里,在漆黑的夜里,仅凭肉眼,只能见到身形轮廓,看不清样貌。

    只能感知到,有两道视线透过夜视镜,落到自己身上,带着几分凌厉和审视。

    就对方戴着夜视镜、将自己动作全部看清这一事,墨上筠不爽地皱了下眉。

    “过招,”墨上筠坦然地把玩着军刀,轻轻扬眉,朝暗处那人问,“还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