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52、尽一切可能,找到秦莲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确定你跑了后,还能再回来救人?”

    懒散冰冷的声音,伴随着清凉的夜风,落到耳底,凉的右耳似乎没了知觉,冷到骨子里疼。

    倪婼浑身打了个寒颤。

    身边这人,是墨上筠。

    “刚刚那个人,是你?”倪婼僵硬的偏过头,近乎不可思议地看着墨上筠。

    “不然?”

    抬起手指,将戴头上的作训帽往上推了推,墨上筠眉宇里尽是隐含几分浅笑。

    看到这漫不经意的笑意,倪婼表情更是僵硬,只觉得毛骨悚然。

    身上有冷意蔓延,倪婼僵着身子,看着若无其事的墨上筠,心情很是压抑。

    片刻后,倪婼咽了咽口水,抬眼看向还在艰难搏斗的梁之琼和林,声音颇为颤抖地问:“你不去帮忙吗?”

    墨上筠唇角勾起微妙的弧度,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两块石子,她笑眼看向前方还在打斗的四人,眉头一挑,两颗石子便一前一后地飞了出去。

    皆是打在两名教官的膝盖窝处。

    实力相等的人过招,任何意外都能导致失败,梁之琼和林都没有辜负墨上筠这阴人的一招,抓住对方吃痛的功夫,立即朝对方下了狠手。

    很快,局势彻底扭转,两个教官全部被压倒在地,双手手腕被抓住,压制住两人的行动。

    墨上筠静静地看完这一切。

    一偏头,朝身侧另一个人看了一眼。

    也是到这个时候,林、梁之琼以及倪婼和周雨露才注意到,墨上筠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定睛一看,那人穿着教官的丛林迷彩,林和梁之琼离得远,看的并不清楚,可站的近的倪婼和周雨露,分明看到那人脸上还挂着彩,嘴角有血丝,脸上有淤青,看起来被揍得不轻。

    倪婼和周雨露下意识朝墨上筠看去。

    难不成,这个人,就是刚刚去追墨上筠的教官?

    可是,身为教官,又怎么会跟墨上筠站在一起,而不发生冲突?

    “该你了。”

    墨上筠朝那人道,声音清冷。

    那人黑着脸,神色阴沉,意味不明地看了看墨上筠,紧随着,大步朝林和梁之琼的方向走去。

    期间,他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脖子。

    伤口不深,只有一道血痕,可手指一碰,却生疼生疼的。

    十分钟前——

    他全副武装去追墨上筠,可不到两分钟,墨上筠就被他跟丢了,正值疑惑间,他被一招给放倒。

    是的,就一招。

    等他回过神,脖子上已然横亘着一把军刀,冰冷刺骨,让他浑身发寒。

    然后,他们聊了五分钟。

    在打成共识之前,墨上筠采取了一点小小的手段,包括在他身上留下一点伤痕。

    现在,就算恨她恨得牙痒痒,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达成的约定就不能违背,自然不能向墨上筠再次下手。

    想至此,他的心情有些烦躁,再停下来,已经走至地上被压着的两名教官跟前。

    林和梁之琼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墨上筠,表示疑惑。

    “怎么回事儿?”

    梁之琼没林那么沉得住气,既然摸不透墨上筠的缘由,就直接朝墨上筠问道。

    “完事了。”

    墨上筠懒洋洋道,如闲聊一般的语气。

    闻声,梁之琼和林对视了一眼,心有狐疑猜测,可想了想后,还是将这两名教官给松开了。

    两人站起身,大步流星地朝墨上筠走了过来。

    被压在地上的两名教官,恼火的不行,欲要站起身跟人再战几个回合,可身为领队的教官却挡在他们俩面前。

    他神色严峻地看着两人,“走。”

    “可——”其中一人很是不满。

    领队冷飕飕地盯着他,重复的吐出一个字,“走。”

    那人一顿,生生将火气给憋了回去。

    他们以服从为天职,既然是领队的命令,定是不能轻易违背。

    更何况,他们已经被打败过一次了,对方能放他们走,就已经是心慈手软了。

    三人没有在原地久留,随便收拾了下装备后,就直接离开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

    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也没见墨上筠有任何反应,梁之琼眉头紧锁,纳闷地盯着墨上筠。

    “待会儿说。”

    墨上筠不紧不慢地说着,继而偏头看向倪婼,依旧搭在倪婼肩上的手收了回来,神色慵懒,略带笑意,却隐匿着一抹难以言明的危险。

    随着她的视线,林和梁之琼都开始关注旁边这两人。

    感知到这三人绝非善意的视线,倪婼和周雨露脸色微微发白,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们俩有用吗?”林问。

    “帮她松绑。”

    墨上筠抬手,指了指周雨露的方向。

    林遂看向周雨露。

    对这人,她也有点印象,6号帐篷的周雨露,这两日跟刘菲菲玩得来,还来过7号帐篷一次,不过没有过多接触过,人品就不知道了。

    不过,既然墨上筠都这么说了……

    林径直走至周雨露身后,帮她松绑。

    “那,”梁之琼往前走了一步,来到倪婼跟前,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倪婼,嗓音压低,“这个呢?”

    呵。

    虽然当时在战斗,没有心思顾及倪婼,可倪婼和周雨露的对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那时候就想,如果这女人真的跑了,绝对把她捏死。

    现在,这女人是没有时间逃走,但罪名跟真正逃跑没有差别。

    给了她机会,她就能出卖战友,这种事,这女人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不给她颜色瞧瞧……

    咽不下这口气!

    墨上筠耸了耸肩,“你看着办吧。”

    反正也没想放过倪婼。

    但是,让倪婼吃点苦头的事,由梁之琼来做就行了。

    她怕脏了手。

    “行。”

    手指一抹鼻子,梁之琼顿时笑了。

    梁之琼再往前走了一步,将手放到了倪婼的肩膀上。

    “你想做什么?!”倪婼警惕地盯着她,因为害怕,连声音都开始尖锐起来。

    “当然是……”手指收拢,梁之琼嘴角一勾,笑的有些阴森,一字一顿,“让你吃点教训。”

    林刚将周雨露手上的绳子松开,听到梁之琼的声音,下意识抬眼朝她那边看去,可只见到一抹残影——梁之琼已经强行拖着倪婼离开了。

    看了两眼,林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

    不好意思,这件事,她见其成。

    虽然不想违背规矩,也不想做过分的事,但是,她很记仇。

    先前倪婼和周雨露的对话,她也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到耳里。

    这个倪婼,就算没有梁之琼出手,她也不会让人好瞧的。

    “她怎么办?”

    拍了下手,林指了指周雨露。

    周雨露往后退了一步,颇为局促地看了眼林,紧随着又紧张地看向墨上筠,“谢谢你们。”

    她怎么也没想到,被抓住后,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而帮她的,还是三个压根没有说过话的人……

    说实话,心情很复杂,冷不丁又想到冉菲菲,难免觉得有些愧疚。

    素不相识的人尚且能帮她,可能称得上朋友的冉菲菲,却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被她第一时间抛在身后。

    她甚至觉得,如果教官去抓冉菲菲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为她逃脱提供更多的机会。

    墨上筠手里多出一把军刀,不紧不慢地把玩着,“用不着谢,要报酬的。”

    “你,你说。”

    周雨露顿了顿,紧张出声。

    墨上筠看着她。

    紧张、心虚、羞愧、担忧,神情复杂。

    最开始,墨上筠想找的是三名教官,而倪婼和周雨露本该是一样的下场,可她来的时间似乎有些巧,正好听到她们俩的对话。

    还没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就不防给她一个机会。

    正好,收买人心,少一个潜在仇敌。

    墨上筠不介意仇敌,但是……现在她需要借此机会让人欠点人情。

    “尽一切可能,找到秦莲。”墨上筠漫不经心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