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8、防人之心不可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为首的猜测墨上筠和燕归会隐藏行踪。

    这是对的。

    他们三人刚一到山坡,可见的痕迹就大幅度降低,再跟了十来米后,基本不留下什么痕迹。

    代号08猜测墨上筠和燕归会在附近埋伏。

    这是错的。

    因为就算燕归想要埋伏,墨上筠也不会配合燕归。

    解决掉一个队伍,就能出现第二个队伍,而且越能耐越会吸引火力,墨上筠可没有想当靶子的意思。

    于是,只负责隐藏行踪。

    “如果整座山都有人守着的话,我们无论在哪儿,都有可能被发现。”

    离开代号08所在的区域,燕归在前面开路的同时,还不忘朝墨上筠分析道。

    “嗯。”墨上筠漫不经心地点头。

    “继续找地方躲起来,找人组队,还有就是我们俩行动……”燕归放慢了速度,偏头朝身后的墨上筠看了一眼,低声问,“你怎么想?”

    墨上筠扫了眼腕表,淡淡道:“五点,分开行动。”

    燕归:“……”

    得。

    来了个压根不在预料中的答案。

    想了想,燕归极不甘心,努力给自己挽回颜面,“我觉得,我还是能帮上忙的。”

    “在我看来,只有拖后腿的份。”墨上筠悠悠然地回他。

    “……”

    燕归内心受到了千万点伤害。

    过了好一会儿,燕归哀怨道:“那段子慕呢?”

    “我不信他。”墨上筠用手中的树枝拨开前面的障碍。

    “哈?”燕归不明所以。

    “他把你收买了?”墨上筠挑眉。

    燕归干脆停下来,转过身,面朝墨上筠,然后指了指自己那张帅脸,“我像是那种能被轻易收买的人吗?”

    墨上筠也适时地停下步伐,见他一本正经,也很是认真地打量了他两眼,最后真诚地点头,“像。”

    燕归:“……”

    这天没法聊了。

    半响,燕归正色地为自己辩解,“真没被收买,就是觉得他能力够,头脑也不错,很符合我的口味,跟我还蛮搭的,反正比那个安辰要好多了……”

    他自顾自的念叨间,墨上筠已经饶过他,慢悠悠地继续往前走。

    燕归摸了摸鼻子,很快跟上了她的步伐,“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不信他?”

    “跟安辰比,你更信谁?”墨上筠慢条斯理地问。

    “段子慕吧。”燕归估摸着道。

    “为什么?”

    “不算偏见的话,”燕归想了想,道,“大概是,不熟吧。”

    轻轻勾唇,墨上筠继续问,“那你跟段子慕熟吗?”

    “……”愣了下,燕归老实回答,“也,不太熟。”

    “都是不太熟的人,你不信安辰,信了他……”墨上筠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接收到墨上筠的眼神,燕归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若是往好的方面想,这叫人格魅力。

    若是往不好的方面想……这种人把他卖了,他估计都会帮人数钱。

    燕归只觉得头皮发麻。

    片刻后,燕归胆战心惊地问,“不至于吧?”

    “不至于。”

    墨上筠斜眼看他,给了个肯定的答案。

    她只是不能判定段子慕的意图而已。

    纵然她跟段子慕都是四月集训的教官,可段子慕刻意跟她靠近、介绍身份,并且掺和她的兵和其他人的争执,顺利博得黎凉等人和燕归对他的好感……

    不排除这是巧合。

    但是,也不排除别的原因。

    “那——”

    墨上筠打断他,“防人之心不可无。”

    “……倒也是。”燕归无不赞同地点了点头。

    毕竟跟段子慕不熟,加上现在是存在利益竞争的考核,倒不是说段子慕一定会在背后害他们,可万一被他掌控了他们的弱点之类的,真到危机关头,也很难办。

    防着点,总没错。

    墨上筠斜眼看他。

    燕归平时是很机灵,而且很多事情一点就通,可毕竟平时遇到的人段位都不高,能被他玩得团团转,一遇到段位高一点儿的,就容易被套进去。

    *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座山比较偏僻,平时套餐训练也没来过,以至于对这里很陌生。

    可,对墨上筠来说,就不一样了。

    晨练来过几次,平时闲着没事,就在附近的山上转悠。可以说,就算是教官,也不一定比她更熟悉这座山。

    墨上筠轻车熟路地领着燕归在山上转悠。

    一连避开了几个埋伏着的耳目,最后在一处断崖下停了下来。

    说是断崖,但其实生长着不少的植物,两人沿着断崖往上爬,来到靠近崖顶的方向,然后各自找了一处隐蔽的灌木,隐蔽起来。

    等了一会儿,便是五点整。

    一直看着时间的墨上筠,听到靠近悬崖的地方,传来学员的说话声。

    “都出来吧。”

    “总算五点了,老子腿都麻了。”

    “真不知道他们这种考核有什么意义。”

    ……

    从他们说话的时候开始,墨上筠就在心里慢悠悠地倒数数字。

    数到“一”时,果不其然,听到了另一道严厉的声音——

    “趴下,不准动!”

    悬崖上,声响顿时变得嘈杂起来。

    没有人开枪,而是逃跑和肉搏的声响,雨水淅淅沥沥,树枝在狂奔时被折断,地上传来沉重地脚步声。

    但是,很快的,这些声响就都消失了。

    “你们两个,老实点。”

    又是那一道严厉的声音响起。

    总共三个人,逃了一个,被抓了两个。

    被抓的两个,在低低地咒骂了几声后,就被直接拖走了。

    “嘶嘶,嘶嘶~”

    右侧,传来燕归故意发出的声响。

    墨上筠站在悬崖边斜长的灌木上,正值春天,嫩叶发芽,树叶葱郁,挡住了她的身形。

    她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灌木上敲了敲,发出了不正常的声响,以此表示对燕归的回应。

    燕归身手敏捷,直接从不远处的灌木里探出身来,伸长了脑袋去找墨上筠的身影,天色渐渐暗了,他看了好半响才发现墨上筠。

    “我待会儿去找段子慕,你呢?”燕归问。

    “到处看看。”

    墨上筠懒洋洋地回答。

    没想对付教官而展现实力,也没想坑学员除掉竞争对手。

    她更想看看,附近是否有什么野味,找来填饱肚子。

    毕竟,一直到晚上12点,他们啥吃的都没有。

    “行吧,那你注意安全。”燕归叮嘱道。

    其实,说是叮嘱,还不如说是顺带提醒一句。

    与其说4担心墨上筠,还不如担心他自己。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

    “拜拜。”

    朝墨上筠道了声别,燕归就抓住周围的树枝灌木,如壁虎一般迅速爬了上去。

    墨上筠看着他离开。

    等了会儿,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她才顺着悬崖峭壁再次往下走。

    下面,是一条小溪。

    *

    五点一过,整座山里就变得嘈杂起来。

    不少抱着轻松心态,从自己隐藏的地点出来的学员,都在第一时间被擒拿。

    五分钟后,便被捉到了六十来个人。

    十五分钟后,由萧初云带头的第三拨教官,把捉拿的人数提升到一百人。

    半个小时后,人数高达一百三十余人。

    ……

    晚上,八点。

    还在营地的澎于秋跟牧程,得到了萧初云传来的最新消息。

    被捉的学员人数,已达176人。

    剩下38人逃脱。

    跟萧初云交换完消息,澎于秋如实跟牧程说了一遍。

    “这速度,够快的。”牧程稍有惊讶道。

    “接下来的就难办了,”澎于秋往椅子上一坐,“全部都是考核综合成绩排前的,一个个狡猾的不像样。”

    “墨上筠在里面吧?”

    “特地问过了,还没被抓。”澎于秋看了他一眼,“不过,也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牧程微微蹙眉,“什么意思?”

    “其他的人,多少会攻击教官,或者暴露行踪,但是她……”澎于秋顿了顿,“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听到“人间蒸发”,牧程不由得愣了愣,下意识想到了失踪的阎天邢。

    14个小时了,一直没有阎天邢的消息。

    有人怀疑,他是不在境内了。

    “她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一想到阎天邢,牧程就没来由往不好的方面想。

    “应该不会。”澎于秋摇了摇头。

    虽然不管身手如何,在这么大的雨里,都有可能遭遇意外,但……总觉得,这种意外不会发生在墨上筠身上。

    牧程点头,幽幽叹了口气,“阎爷在就好了,就他了解墨上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