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7、拿东西,走人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丛林里,雨水淅沥。

    四点,天色阴沉,光线昏暗。

    山头右侧,在一处隐蔽点,第一次有人走过。

    但,也仅仅是走过。

    一路走过去,连停顿都没有,更不用说仔细查看附近是否有联系的人。

    距离这次潜伏训练结束,还剩下一个小时。

    然而,等这几人走过后,某处灌木动了动,一抹人影拨开身上的杂草树枝,站了起来。

    头上的帽檐压得很低,压在下方暴露出来的发丝被雨水淋湿,微凉的风从右侧吹过,发丝微微浮动,有水珠在发梢聚集,滴滴掉落,潜入衣领里。

    墨上筠将帽檐抬了抬。

    狭长的眼睛稍稍眯起,看了眼先前那几人离开的方向。

    “墨墨?”

    不远处,燕归也冒出了头,拨开障碍物钻了出来。

    墨上筠偏头看他。

    见他神色稍有疑惑,眉头挑了一下,道:“他们不会回来了。”

    “啊?”

    燕归纳闷地走过来。

    墨上筠抬手折了根树枝,慢条斯理道,“仔细想想,搜寻队伍有几个人?”

    “五个。”燕归立即道。

    回答完,还是有些不明所以,燕归顿了顿,见墨上筠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脑筋转了转,倒是忽然开了窍。

    “你的意思是,五个人,花两个小时来搜寻我们,分成两组也只能将这座山搜一遍,没法来回搜的话,走一遍的路,就不会再走了?”燕归问。

    “嗯。”

    折掉杂枝和树叶,试了试树枝的韧性,墨上筠淡淡应声。

    “那他们怎么不多派点人手?”燕归纳闷地问道。

    五个人,搜他们两百多人,这工程量,这效率……他们是在耽误谁的时间呢?

    “其他人,”墨上筠抓着树枝的一端,手腕一动,树枝枝头晃了晃,她唇角轻轻勾笑,“估计都在暗处。”

    燕归愣了一下。

    十余米外,有一处树枝,不正常地晃动了下,有些枯萎的树叶一颤,停在上面的水珠顺利滑落。

    墨上筠的视线,有意无意地从那一处扫过。

    注意到墨上筠的视线,燕归下意识顺着那方向看去,凭借着出色的视力,俨然也发现了不正常之处。

    燕归心里暗自打鼓。

    就拿五个人出来左晃子,估计整个营地的助教都事先藏在山里了,或许,他们还有外援。

    也不知这座山里到底藏了多少人。

    他有点明白,段子慕猜测的“类似的行动”是什么了。

    上一次,是蛇。

    这一次,是人。

    若非墨上筠发现,外加段子慕的事先提醒,他也被蒙在鼓里。

    那些未曾察觉的学员,若是一直在原地等待5点的潜伏训练结束,一出来估计就会被围攻……

    除非身手敏捷,怕是跑都跑不了。

    燕归有些佩服在幕后计划这场考核的人了。

    这坑挖的也忒大了点儿。

    “我们现在去哪儿?”燕归好奇地朝墨上筠问道。

    墨上筠眉眼挑笑,似有若无地朝某处扫了一眼。

    跟她多年默契,燕归立即明了。

    与此同时——

    藏在暗处的一人,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先走。”

    晃了晃手里的树枝,墨上筠懒洋洋地吐出两个字。

    “得嘞。”

    燕归笑眯眯地点头。

    没有朝那人的方向去,两人走了全然相反的方向。

    一双眼睛盯着他们俩一前一后的离开,一直等到他们俩没了人影后,悬着的心才悄悄地放了下来。

    五点才能发动攻击。

    这两个人顺利离开,总比跟他对上要好。

    “萧教官,我是08。萧教官,我是08。”

    摸着耳麦,那人低低出声,简单的话重复了两遍。

    “什么情况?”萧初云的声音传来。

    “这里有两个人发现异样,已经往十点方向离开。”那人简单明了地汇报情况。

    在这场行动中,潜伏在山上的每个人都有代号,这些代号就代表他们在这座山上的方位和负责的范围,只要跟萧初云一行人报出他们的代号,萧初云就能顺利定格他们的方位,及时赶到。

    眼下,还不到行动的时间,他只负责跟萧初云传递信息。

    “嗯。”

    萧初云应了一声。

    然后,掐了通讯。

    那人继续在原地隐藏。

    雨还在下个没停,隐藏的那两人一走,他负责的区域就再无其他的学员,眼下枯燥无味得很,也不知观察什么,思绪冷不丁便游离起来。

    十分钟后。

    有一道调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很无聊吧?”

    “嗯。”

    那人下意识地应声。

    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人立即意识到不对劲,当下就端着手里的枪,欲要从地上爬起来。

    然而,他的手肘刚撑在地上,早已悄无声息来到他后方山坡上的燕归,已经直接跳了下来,正好扑在了他背后,将强行起身的他猛地给压倒在地。

    从上方落下,所施压的力量可要比燕归的重量强很多,那人差点儿被他给压得两眼发黑,直接晕倒过去。

    勉强保持住意识,那人拿武器反抗,可燕归的速度还是比他快,第一时间将他腰间挂着的军刀抽出来,然后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脖颈处一抹属于冰刃的凉意,跟冰凉的雨水相比,夹杂着几分杀气和刺骨寒气,瞬时将那人的反抗动作给制止住了。

    “别动。”

    燕归语气微重,在他头顶警告道。

    男人身形僵了僵。

    无奈之下,只得叹息认输。

    简直服了。

    明目张胆地离开,又悄无声息地回来,早已发现了他的隐蔽点,却装模作样的当做没发现,后面给他来了这么一招。

    真是小瞧他们了。

    “墨墨,怎么样,速度够快吧?”

    燕归不急着从他身上下来,而是抬起头,笑眯眯地朝高处询问道,明显有邀功的意思。

    墨上筠从一棵树后出来,凉飕飕地看了燕归一眼后,不紧不慢地从山坡上方走下来。

    “谁来?”

    燕归将军刀一收,然后将事先放到兜里的藤蔓拿出来,从身后绑住了那人的双手。

    走近,墨上筠却适时停住,手里玩着那根树枝,自己倚靠在一旁斜长的树上,盯着燕归道:“你。”

    “行。”

    燕归从那人身上一下来,就爽快地应了。

    那人眉头紧锁地盯着燕归,“你想做什么?”

    “问你几个事儿。”

    燕归笑得童叟无欺。

    闻声,那人立即抿紧唇,防备而警惕地看着燕归。

    明明是很正经严肃的模样,可他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张涂了油彩的脸因燕归先前将他往下一摁,沾满了泥泞和碎叶,很是滑稽、狼狈,在燕归看来,没有半点威信力。

    燕归朝他呲牙一笑,紧随着直接抓住他的肩膀,将他从地上拉起来,随后再往地上一丢,让他正面坐下来,被捆住的上半身靠在斜坡上。

    做完这些,燕归在他两脚处蹲下来,将袖子往后拉了拉,然后继续朝他笑,“哥们儿,忍着点哈,最好能熬到你的支援赶过来,那你就解脱了。”

    那人:“……”

    妈的,话没错,但是好想揍他。

    正值憋屈间,左脚脚腕被抓住,燕归正在迅速解他的鞋带。

    “你想做什么?”那人立即拧起眉头,脸色阴沉地朝他怒吼。

    抓住他的鞋,将其强行拖了,燕归朝他笑问,“怎么,你猜不出来?”

    “……”

    猜……猜出来了。

    想法刚冒出来,燕归就拖了他的袜子。

    那人脸色冷不丁阴沉到极致。

    然而,这阴沉的功夫,只有那么一瞬,因为下一刻,燕归已经开始朝他脚心挠痒痒,纵然他有了心理准备,一张脸也被痒的扭曲起来。

    墨上筠在旁看了会儿,觉得有些无聊,低头扫了眼腕表。

    四点十五分。

    如果对方还有同伙,他肯定在他们离开的时间里跟同伙联系过,并且说明了他们俩离开的方位,现在过去十多分钟,那些人应该发现找不到他们,所以没准会再次跟面前这人联系。

    而,联系不到的话——

    肯定会想到,他已经落入他们手里。

    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也不算少。

    那人撑了三分钟。

    在前面三十秒的时间里,因为他的叫声有些凄惨,所以燕归用他的袜子将他的嘴给塞住了。

    眼下,拼命地朝燕归点头,鼻子出声,非常明显的暗示。

    燕归一乐,立即放下他的脚,抬手将他嘴里的袜子扯出来。

    “说说说,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那人断断续续的说着,深深呼吸着,倒在山坡上如经历了一场折磨般,有种生无可恋的意思。

    燕归朝墨上筠看了一眼,然后立即朝对方抛出问题。

    所有的问题都事先在心里过了一遍,问的时候很清晰,完全不带半点停留的,那人也只有老实回答的份。

    五分钟后,墨上筠和燕归,得到了有关这场考核的具体信息。

    这场考核,教官这边总共分为三拨人。

    第一拨人,就五个,负责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在整座山上走一遍。一来是故意让学员放松警惕,二来是让聪明的人发现异样。

    第二拨人,是事先分布在整座山上的,比学员还要提前半个小时隐藏,确保他们能观察到每个学员的隐藏情况。在五点之前,他们都处于隐蔽位置,不能发动攻击,五点后解决掉那些还在隐藏的学员。抓住能抓住的,尽量跟第三波人汇报信息,然后就居于幕后,不再行动。

    第三拨人,就是以萧初云为首的一行人,他们三人一队,总共有七队,负责去抓那些事先发现、事后逃跑的漏网之鱼。

    在12点之前,如果将人一网打尽,那么这次行动就能提前结束,如果一直有人逃脱,那么就得等到12点后才能结束。

    得到这些消息,燕归心叹安排这场考核之人的变态程度,然后跟那人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跟第三拨人联系过了?”

    “嗯。”

    那人有气无力地回答。

    燕归偏过头,朝墨上筠看了一眼。

    墨上筠半垂着眼帘,看着两人,眸色清冷,不知在想着什么,但俨然没有全将心思放到这上面。

    “拿东西,走人。”

    五个字,代表着接下来的行动。

    “好。”

    燕归一应声,就迅速上前一步,两只手在那人身上摸索了一圈,把所有能用的物品都拿了出来。

    两把军刀,一个手电筒,一把95式自动步枪,两个弹匣,里面全部都是空包弹。

    分配时,墨上筠只拿了一把军刀,其余的全部给了燕归。

    “走。”

    收了军刀,墨上筠忽略燕归欲言又止的表情,冷静地吐出一个字。

    说完,手里拿着她那根树枝,迅速地上了上坡。

    燕归无奈,将地上的臭袜子再一次捡起来,往地上那人嘴里继续一塞,然后在那人怨恨的眼神下,背着一把95式自动步枪,老实于墨上筠身后跟上。

    ……

    五分钟后。

    一支三人队伍赶到,发现被墨上筠和燕归丢弃在地的人。

    三人对视了一眼,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赶紧上前将人松绑,拿掉嘴里的臭袜子。

    “怎么回事儿?”为首的人面色凝重地问。

    “先前那两个,刚刚回来了。”那人皱着眉头解释。

    注意到他**的左脚,为首的猜想到什么,深深地看了那人一眼。

    看样子,肯定被那两人套到了不少消息。

    得赶紧抓到。

    “他们去哪儿了?”为首的问。

    “上面,”抬了抬眼,那人看向上坡,道,“刚走不到五分钟,下着雨,路又难走,他们应该不会走多远。”

    为首的站直身,扫了眼山坡上留下的痕迹。

    地上满是泥泞,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脚印,从上到下,脚印越来越乱,一上一下,应该是两个人踩的。

    这里的痕迹是很明显。

    可——

    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的搜寻,并不容易。

    在这里肆无忌惮,显然是不怕他们知道,可能够在离开后、准确无误找到隐藏的人,然后还有闲心逼问到想要的信息的,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少说也是这一批学员里拔尖的人物。

    朝两个队友做了个手势,为首的拎着枪,顺着脚印往上爬。

    三人很快就趴到了半山坡。

    山坡下,那人站起身来,揉着被燕归撞疼的腰,抬高声音朝人喊道,“他们把我的枪和军刀都拿走了,极有可能会在路上埋伏,你们小心点儿。”

    ------题外话------

    除了澎于秋、牧程、萧初云是特种兵,其他都不是。

    不要太小瞧特种兵,更不要小瞧身为特种兵头头的阎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