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6、被人看到,像什么话【八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牧程一句话,让澎于秋稍稍放了心。

    两人面面相觑,互相看了对方半响。

    最后,澎于秋先出声,“先把衣服穿上吧。”

    牧程回过神来,点头,“也是,被人看到,像什么话。”

    紧随着,两人木着一张脸,走回了帐篷。

    不远处,静站的墨上筠,抬手摸了摸鼻子。

    啧。

    早知道不偷听了。

    转过身,墨上筠从教官帐篷处绕开,回到了7号帐篷。

    自从季若楠离开后,就没有必要再避嫌,7号帐篷的内务开始由一个助教负责,墨上筠每天早上只需要负责自己的内务即可。

    阎天邢离开前,似乎交代了后面的事,郁一潼顺利成为女兵中的稽查员,负责管理女兵的纪律和就寝,从原本空闲的一人变得忙碌起来,同时也少不了被好事者议论,为何舍了第一取第二。

    不过,郁一潼自动回避这些消息,加上平时还有林帮衬处理琐碎事,不算太累。

    墨上筠回到帐篷时,郁一潼和林已经起了,梁之琼、冉菲菲、倪婼都在睡觉,所以两人的动静很轻。

    “今天这么早?”

    见到墨上筠回来,林好奇地问了一声。

    “嗯。”墨上筠敷衍点头。

    她去拿洗漱用品。

    林停下来看她,一直等她出了门后,自己也紧随其后。

    “墨上筠。”

    她将人叫住。

    墨上筠顿住步伐,微微偏过头来,扫了她一眼。

    天色蒙蒙亮,视野朦胧,墨上筠站在路灯的光线里,身边的细雨清晰可见,帽檐、肩膀处已渐渐被淋湿。

    “有个事,我想应该知会你一声。”林道。

    “什么?”墨上筠挑了下眉。

    “你的那个青梅竹马,这几日跟1号帐篷的秦莲关系很好。”

    “嗯?”

    墨上筠有些莫名。

    这个,跟她有什么关系?

    林顿了顿,看她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道:“你或许不知道,秦莲私下里很不爽你。”

    墨上筠乐了,“因为我长得好看?”

    “……”林一时哑口无言,脸色黑了黑,道,“你高兴就好。”

    墨上筠耸了耸肩。

    “谢了。”

    懒洋洋地出声,墨上筠拎着洗漱用品,在毛毛细雨中去洗漱。

    这年头,一个看不爽她的人,就让她去在意,那也着实有点辛苦自己了。

    更何况,有燕归在……

    墨上筠放心得很。

    林看着她的背影离开,眉头轻轻一皱。

    秦雪和秦莲这对双胞胎姐妹,在这一次的选拔里,人气可是高的很,不仅貌美如花,而且无论做什么都很优秀,实力也得到众人的认可,就算是很多拔尖的男兵都有意靠近。

    若非现在是在考核,双方之间存在竞争,时机不对,怕是早就明目张胆地追求了。

    这样的人,背后里不爽墨上筠的话,墨上筠极易被孤立。

    不过——

    也亏得墨上筠有这本事,什么都不做,也能被人不爽了。

    *

    林的话,墨上筠并未放在心上。

    但是,她没有想到,在下午的考核里,竟是有跟秦莲对上的机会。

    上午是一如既往的套餐训练,墨上筠成功刻画了一个顽强倔强的女兵形象,每天进步一点点,保持着平稳的进步,当然,每天也只进步那么一点点。

    下午,是潜伏训练。

    一座山头,两百多人四处分散,给他们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两个小时的搜寻,熬过这两个小时不被发现的,算是考核成功。

    “开始!”

    澎于秋大概介绍完,就丢了两个字,让他们自己行动。

    今天的澎于秋和牧程,心情似乎都不怎么好,集合时说话都是最简单明了的,而且整天都沉着张脸,导致多数人私下里都在议论他们俩是不是大姨夫来了。

    “墨墨!”

    难得的,燕归又过来找墨上筠。

    最近,燕归致力于跟秦莲搞好关系,注意跟墨上筠“保持距离”,一般在大庭广众之下,都不会主动跟墨上筠说话。

    墨上筠朝周围看了几眼,果不其然,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人都忙着去寻找隐蔽所,自然没有心思关注他们俩。

    “怎么?”墨上筠斜眼看他。

    “我们俩一起呀,”燕归摩拳擦掌,兴致勃勃地看着她,“看看谁藏得最完美。”

    “不要。”

    墨上筠答得极其果断。

    燕归左右张望一眼,继而靠近墨上筠,压低声音询问,“你真觉得,他们就是让我们藏两个小时呢?”

    “不然?”墨上筠好笑的看他。

    “还记得先前的蛇吗?”燕归鬼鬼祟祟地问。

    “嗯。”

    “我怀疑——”燕归轻轻出声。

    墨上筠扬眉,悠悠然打断他,“是你怀疑?”

    燕归扫兴得看她一眼,倒也不隐瞒,如实道:“好吧,是段子慕说的。”

    墨上筠耸肩,“他怎么说?”

    “他说,我们这些考核的人太多了,第一轮肯定会淘汰掉大半,光靠几次项目考核来淘汰,太没意思了,也枉费他们为了把我们选出来折腾那么久,所以像类似那晚蛇的事,肯定还会有,他估计是三次,算算时间,不是昨天就该是今天了。”燕归将段子慕的话复述了一遍。

    之所以复述,是因为他觉得段子慕说的很对,也很赞同段子慕的猜测。

    虽然墨上筠猜出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毕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燕归非常乐意把这个消息跟墨上筠共享。

    墨上筠爬上了一个小山坡,停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看他,“那你知道下午类似的行动是什么吗?”

    燕归:“……”

    这个,还真不知道。

    燕归眨巴着眼睛,盯着墨上筠看了片刻,问,“你知道?”

    墨上筠坦然摊手,“不知道。”

    她没有花心思去猜测阎天邢对训练项目的安排,因为阎天邢已经跟她提过醒了,这两天绝对会有不常规的训练,所以他才会让她不要乱跑。

    但是,身为学员,就要有学员的自觉,提前将教官的心思摸透了,训练也就不好玩了。

    “好吧。”燕归有些失望。

    墨上筠懒得理他,直接往前面走。

    燕归轻松地跟上,陪着墨上筠走了十来分钟,他实在没忍住聒噪的本能,开口问,“墨墨,你知道阎教官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

    顿了顿,燕归纳闷地看着她,眼见着她跨过横在前面的枯树,燕归很快就跳了过去,跟在墨上筠身后,继续问:“那你知不知道他是我哥所在的特战部队的队长?”

    “不知道。”墨上筠懒洋洋地回答,抬手将面前挡住视野的杂枝给拨开。

    燕归:“……”

    奇了怪了。

    今天的墨墨,怎么一问三不知呢?

    而且,看着有点心不在焉的意思。

    *

    营地。

    牧程让一支五人助教队伍原地守候,等着一个小时后出发去搜人,然后就跟澎于秋一起回到会议帐篷。

    澎于秋一进去,就再次打了通电话,可得到的回应还是——

    没有消息。

    澎于秋沉着脸挂了电话。

    “一点消息都没有?”牧程紧紧皱着眉。

    “没有。往远些就是边境了,他们不好大张旗鼓地搜。”

    澎于秋将手机往桌上一摔。

    帐篷内,气氛顿时变得低沉、压抑起来。

    “下午的计划,继续吗?”牧程摁了摁眉心,声音有点烦躁。

    “继续,”澎于秋点头,“不然等队长回来,又有理由折腾我们了。”

    牧程看了他一眼。

    折腾他们……队长真能顺利回来才行。

    “别担心,”澎于秋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能力,天王老子也要不了他的命。”

    牧程顿了顿,想说他有些太乐观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澎于秋说的有道理。

    队长毕竟是队长,偌大的特种基地,任谁提起他,都会下意识喊上一声“爷”。

    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

    但是,以往他们都是参与其中的,没有置身于旁观者的角度知道过,有时候真的跟他在一起,反倒是不会怕了,就怕这种一无所知的状态,时刻牵挂着,什么事都不能做,心不在焉的。

    “如果,他真的栽到了几个虾兵蟹将手里……”牧程摇了摇头。

    “我阎爷一世英名啊。”

    澎于秋感慨说着,朝他笑了一下。

    牧程赞同地看他。

    “先这样吧,你在这里等消息,两个小时后,再过来跟我汇合。”澎于秋道。

    “嗯。”

    牧程点头。

    澎于秋转身出门。

    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下午这次考核,一时半会儿怕是结束不了。

    *

    雨,渐渐下的大了起来。

    噼里啪啦的砸落在这片寂静荒野,树叶被拍打的一阵啪嗒作响,丛林里的雨声在耳边响彻,似是将其余所有的声响都隐藏起来。

    下午三点,两百多号人,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片丛林。

    仿佛从未出现过。

    搜寻队伍准备行动。

    “很明显的就揪出来,一般般的全留着,辛苦你们了。”澎于秋朝五人交代一声。

    五人一一应声,穿着黑色的雨衣,走进了荒野山林。

    澎于秋看着他们离开,看了看时间,然后戴上了耳麦。

    “初云。”

    澎于秋语气难得有些轻松。

    “嗯。”

    萧初云冷淡的声音飘落耳底。

    他是被阎天邢临时调过来了,只参与这一次的行动。

    “还有一个小时,就该你们出发了。”澎于秋提醒道。

    “知道。”

    “阎爷说了,不要一视同仁,越厉害的,就越要追的紧,nen死为止。”

    “……了解。”萧初云应得尤为淡定。

    想当初,他们在阎天邢手里选拔的时候,越优秀越被打压,萧初云已经习惯这种变态的手段了。

    ------题外话------

    阎爷:听说我“被牺牲”了?

    瓶子:……不知道,反正不是我说的哇。

    阎爷:呵呵。

    墨墨:^_^,大家都说要换男主,还有人让邢哥你重生,去见大学时的我。

    阎爷:……辛苦大家了,我还顽强的活着呢。

    瓶子:话说,似乎真有人觉得这篇文完结了,原来在她们心里,在下这么不负责任昂。

    阎爷:呵呵。

    墨墨:呵呵。

    读者:呵呵。

    瓶子:那什么,今天标题也是~逗~你~们~玩~哦~就一更,不要去找前面的更新啦。

    读者:呵呵,不想说话,只想打死你。

    瓶子:~\(≧▽≦)/~啦啦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