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4、墨上筠,我们曾经见过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季若楠是不是喜欢墨上筠,这个问题暂时没有讨论出结果。

    不过,有关季若楠这个人,两人倒是讨论了几句。

    话题是墨上筠起的。

    “季若楠找我有什么事?”墨上筠问了一声,低头咬了口地瓜。

    地瓜是温的,一口咬下去,软乎乎的,带着地瓜独特的香味和清甜。

    “不知道。”阎天邢淡声道,顿了顿,又偏头看着墨上筠,略带同情地问,“她经常找你?”

    “还好。”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阎天邢眼底眸光浮动,上下打量了她几眼。

    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墨上筠蹙了蹙眉,“你那什么眼神?”

    “辛苦了。”

    阎天邢低低轻笑。

    墨上筠斜眼看他,忽的勾唇,“八卦一下。”

    “什么?”

    “听说她是你前女友?”墨上筠问。

    “嗯,”阎天邢微微点头,“算吧。”

    墨上筠眯了眯眼,笑问:“她追的你?”

    “……嗯。”

    哦。

    难怪能感同身受。

    微微低下头,咬了口地瓜,墨上筠偏头想了想,继而又问,“那你追过人吗?”

    阎天邢:“……”

    “哦。”

    等了三秒,见他脸色微沉,墨上筠了然地挑眉。

    不用说,也懂了。

    阎天邢嘴角微抽,“你追过?”

    微微一顿,墨上筠一派坦然,“我有才有貌,一个眼神就行。”

    “……”

    没追过就没追过,没经验就没经验,偏偏把自己往高处抬,怎么着都得夸上自己一把。

    阎天邢颇为无语,可一见她轻扬眉头、略带得意的表情,又觉得可爱的紧。

    片刻后,墨上筠吃完手中的地瓜,又慢条斯理地出声,“还有个问题。”

    “问。”

    阎天邢不动声色地把手中剩下的地瓜塞她手里。

    墨上筠毫不客气地收下,随后好奇地问,“两三年前,你是不是常来学校看她?”

    “……偶尔。”

    事实上,总共就三次。

    有两次是来学校有事,才顺带跟季若楠说一声。

    有一次是……

    想到这儿,阎天邢收了心思。

    点了点头,墨上筠继续问:“经常在学校南门右侧第三棵树下等?”

    阎天邢愣了愣。

    很快,想到了什么,有些恍然。

    “呵,”阎天邢低低笑了声,“我等了两次,遇了你两次,墨上筠同志,你这逃课的频率,是不是高了点儿?”

    隐隐记得,是有这么回事儿。

    连续两次,都遇到有人翻墙而出,休闲打扮,看身形是个女的,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加上天色很黑,见不到人的模样。

    倒是那翻墙的利索动作,流畅的犹如千万遍重复过,让他记忆深刻。

    第一次,她一句话没说,扫了他一眼,就跟人走了。

    当时,有个男人在等她。

    第二次,她跟他打了声招呼,有些调侃的意思。

    ——“哥们儿,蹲点呢?”

    没等他的回答,她又潇洒一摆手,走了。

    记忆中,还是同一个人在等她。

    “……”墨上筠犹豫了下,辩解道,“我也就两次。”

    先前见阎天邢,完全没想起来,跟他聊到季若楠时,不知哪儿来的熟悉感,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儿,加上身影轮廓很是眼熟,就顺口问了这事儿。

    眼下,十有**,撞得都是他。

    不过,那半年,她真就只翻了两次墙。

    倒霉催的。

    墨上筠暗自吐槽了一声。

    阎天邢眼底含笑,抬手将墨上筠身侧的作训帽拿起来,戴在了她的头上。

    动作很轻,帽子将她柔软的发丝压下,帽檐遮掩住她的额头,特地伸出手指,将帽檐往下压了压,遮住她的眉目,只露出小半张脸。

    仔细一想,是挺像的。

    “这么说来,挺有缘分的。”阎天邢唇畔笑意加深。

    视野全部被帽檐挡住,墨上筠不爽地抬眼,将他的手给打开,随即抬起手指,将帽檐稍稍往上抬了抬,视野顿时宽阔起来,恰巧能见到阎天邢轻勾的唇、含笑的眼,俊朗妖孽的脸,一时让她顿住了视线。

    停顿片刻,才慢慢地收回来。

    是挺巧的。

    只是,想到了一个让她不太高兴的人。

    那人……不知道活着没有。

    阎天邢看了她很久,眉头轻锁,等了会儿,似是确定了什么,“还有一次,应该也遇见你了。”

    “嗯?”

    “你大二那年,5月4日,傍晚,校内,11栋宿舍楼,右拐出来,你拎着两个烤地瓜,”说到这儿,阎天邢手指一抬,轻轻压了下她的帽檐,调整好合适的位置后,道,“送了我一个。”

    “有这事儿?”

    墨上筠讶然抬眼,有些纳闷。

    不说阎天邢将时间地点记得那么清楚,就说她见到阎天邢这张脸,也应该是记忆深刻才对。

    两次翻墙遇见,看不清他的脸,可以理解。

    可,在校内——

    墨上筠觉得有点不对劲。

    “嗯。”

    阎天邢应得很肯定。

    墨上筠思索了下,问:“我为什么要给你地瓜?”

    “自己想。”

    阎天邢丢下三个字,把手给收了回来。

    神色间,却有些恍惚。

    有些记忆,早就淡化了,更何况一面之缘,连模样都看不清楚。

    只是这三次,多少有点特殊的记忆,被这么一提,倒是容易想起来。

    尤其是第三次……那怜悯而刻意的语气,让人恨不得想掐死她。

    可——

    不到三年,墨上筠的改变,有点大。

    气质愈发的内敛、沉静、成熟,时而张扬,时而洒脱,时而慵懒,少了几分俏皮和活泼,也不见那份年轻的稚嫩。

    眼下的她,摒除了所有她这个年龄该有的缺点。

    墨上筠想了一下,确实没有什么记忆。

    记得在校外等待的阎天邢,是因为她两次翻墙而出有些特殊。

    至于他详细描述的,倒是真记不得。

    “没印象。”

    墨上筠摇了摇头,故意流露出几分遗憾。

    说多遗憾,倒也没有,不过不记得这事儿,跟不记得季若楠这人相比,还是前者让她有些在意。

    毕竟,这种事情,能想起来也是一件趣事。

    阎天邢倒是不失望,笑眼看她,压低的声音里,添了几许暧昧,“墨上筠,我总共去了三次,都遇上了你,你说巧不巧?”

    嗓音性感,语调慵懒,声音醇厚磁性,好听至极。衬着这清凉的夜风,有些许醉人。

    墨上筠眸色微动,有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

    转眼,恢复正常。

    她故作可惜地叹了口气,随后抬手,在阎天邢肩上拍了拍,笑的很是感慨,“可惜了,好马不吃回头草。”

    一句话,把先前温情的气氛,瞬间拉到了冰点。

    阎天邢眼底的笑意,渐渐淡去,可很快,又倏地加深。

    手一抬,往下一拍,把墨上筠的帽檐拍下去,遮挡住她大半张脸。

    “好好吃你的地瓜。”

    声音不似恼怒,却故作恼火,还夹杂着几分无奈,非常恰当的化解了尴尬的气氛。

    墨上筠将帽檐往上一抬,坦然收回视线,真的继续吃她的地瓜了。

    只剩一半,墨上筠掰了一口给阎天邢,然后就心安理得地把剩下的都吃了。

    吃完,两人“毁尸灭迹”,把篝火给灭了后,又打开手电筒,把周围的痕迹一一隐藏,再将梁之琼捡来的木柴全部丢远,这才一起走人。

    “明天又是全蛇宴?”

    即将走到营地时,墨上筠拍了拍手,朝在一侧打着手电的阎天邢问。

    “嗯。”

    蛇太多了,只能变着法来做吃的,一直等他们吃完为止。

    不过,这花样百出的菜色,似乎并不怎么受欢迎。

    阎天邢的肯定回答,坚定了墨上筠明天往南十公里的想法。

    偌大的丛林,走上一趟,总不可能只找到一条蛇。

    走到营地边缘,墨上筠视线扫过这片营地,很快停了下来,偏头朝阎天邢道,“再见。”

    虽然很快到熄灯时间,可毕竟人多,外面游荡的人也不少,跟阎天邢走在一起,总归不大方便。

    她说完,便直接往前走。

    然——

    阎天邢抓住了她的手腕。

    ------题外话------

    缘分天注定,~\(≧▽≦)/~啦啦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