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2、你们俩是在约会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月光如水,夜色静谧。

    树下,墨上筠静静地坐着,连坐姿都没有变化,慵懒闲散,手里的笔停停顿顿。

    她偶尔会看上阎天邢几眼。

    一眼扫过去,速度快得很,可偶尔会被阎天邢抓包,她也坦然的很,自然而然地将视线收回来。

    阎天邢专心地给她烤野兔,时不时添上一点柴火,再给炭火中的地瓜翻个面。

    “明天有计划吗?”

    莫约半个小时后,阎天邢再将烤兔翻面,忽的朝墨上筠问。

    墨上筠笔尖一顿,想了下,继而头也不抬地道:“往南,十公里。”

    “季若楠明早走。”阎天邢抬眼看着她。

    “我知道。”

    墨上筠淡声道。

    “女兵少了个稽查员。”阎天邢不紧不慢道。

    “不做。”墨上筠冷静回绝,语调果断。

    闲得慌才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阎天邢轻笑,“推荐一个。”

    微微一顿,墨上筠抬起眼睑,盯着他,问:“有备选的吗?”

    “女兵前五。”

    稍作沉思,墨上筠给出了答案,“郁一潼。”

    “什么理由?”

    “第一不熟。”

    第一不熟,所以只能选第二郁一潼。

    理由干脆直爽。

    阎天邢没有肯定,也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她的解释与选择。

    至于他最终会选怎么样的人,就只有等结果出来了。

    “哨子,你拿的?”

    阎天邢拿起一根木柴,往中间的红薯上拨一些燃烧正旺的木炭。

    “嗯。”墨上筠点了下头。

    阎天邢抬眼,盯着她,“怎么没进来?”

    掀了掀眼睑,墨上筠耸肩,“懒得当电灯泡。”

    阎天邢微微一怔。

    继而,不经意地皱了下眉。

    停顿片刻,他看着墨上筠闲散淡定地神情,本想说点什么,可转念一想,又将思绪压了下去。

    过去的事拎出来说,本就没有什么意思。

    再者,没那个必要。

    篝火上的野兔和红薯愈接近十分熟,香味也愈发的浓郁,空气中弥漫着勾人食欲的味道。

    墨上筠也适时地收起了笔记本,等待着阎天邢最后给野兔加工。

    这时——

    “谁在哪儿?”

    一道故作严肃地女声,打断了这方土地的宁静。

    阎天邢轻轻皱了下眉。

    听着耳熟,墨上筠抬眼看去。

    只见在阎天邢的后方,有一道身影,鬼鬼祟祟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一探头,就跟墨上筠视线交汇,看清人,她眼底的那抹防备立即隐去,随即坦然地走了过来。

    走来的人,是梁之琼。

    她最初只见到墨上筠,阎天邢的背影看着有些眼熟,但毕竟不熟悉,只以为是墨上筠的朋友,可一走近,不经意间扫了阎天邢一眼后,差点儿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阎教官!”

    梁之琼立即站定,颇为正经地喊了人一声。

    阎天邢抬起眼睑,凌厉地眼神从她身上一扫,梁之琼顿时汗毛倒竖,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在心里,梁之琼结结实实地骂了一个字——

    靠!

    墨上筠怎么会跟阎天邢在一起?

    视线从篝火上的野兔上扫过,梁之琼有些移不开眼。

    她是循着香味过来的。

    谁知道,阎天邢这个总教官就在这里。

    季若楠和牧程也就罢了,偏偏是这个人……

    澎于秋再三叮嘱不能招惹的人。

    澎于秋的直系上司。

    梁之琼暗自咬牙。

    “什么名字?”

    懒懒收回视线,阎天邢拨弄着篝火里的火炭。

    “梁之琼!”梁之琼一字一顿道。

    “在这做什么?”

    “报告,”梁之琼盯着那只香喷喷的烤兔,“路过!”

    墨上筠手指把玩着签字笔,抢在阎天邢前面,朝梁之琼挑眉,“想吃?”

    “想。”

    一个字脱口而出。

    等梁之琼反应过来,欲要抑制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冷不丁有些囧。

    “去拣点柴来。”墨上筠吩咐道。

    “……哦。”

    梁之琼不情不愿地应声。

    虽说不愿听人使唤,可看在野兔的份上,她也只能将就一下了。

    实在是食堂早中晚三餐都是蛇肉、蛇汤,连早上的肉包子都是包着蛇肉馅的,她一靠近食堂就恶心想吐,咬牙吃了几口,全给吐了,现在饿得不行。

    自然不能放过这顿野兔夜宵。

    她迅速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就自觉地走远,去捡柴了。

    阎天邢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墨上筠。

    刚来时,还听季若楠说梁之琼对墨上筠针锋相对,这才几天,两人就化干戈为玉帛,素来谁也不服的梁之琼,倒是听起墨上筠的话来。

    “喏。”

    墨上筠将手中的笔记本一丢,直接扔向了阎天邢。

    笔记本从篝火上飞过,掀起轻微的寒风,火焰一阵乱动,阎天邢伸出手,稳稳将笔记本接到手里。

    “季教官明天走,那几条意见,就当送别礼物吧。”

    身形往后一倒,墨上筠懒洋洋地靠在树上,不紧不慢地朝阎天邢说道。

    阎天邢微微挑眉,将手中的笔记本翻开。

    承接着上次结尾的地方,对几个教官做了新的总结,包括考核中的表现和平时的表现,对一些意外事件的处理,全部进行针对性的分析,之后还做了点改进意见。

    此外,还有每个人的真人画像,画的有八分像。

    总结完后,还有对一些突出学员的意见,好的坏的,她一旦关注了,就能分析得头头是道,重点分析一些成绩好、人品差;成绩不好、却有可取之处的学员。

    其中,有些人是牧程、澎于秋、季若楠关注过的,但也有些是他们漏掉的。

    墨上筠这几日的考核,不像是真正意义上的考核,对考核应付了事,做的总结,像是一个混入学员中的卧底,但对她来说也就是闲得发慌才研究,并未花多少心思。

    真像是个来度假的。

    翻到最后,阎天邢动作一僵,视线顿住了。

    所有的文字总结后,墨上筠在最后来了一幅素描画。

    应该是她刚刚画下的,以她的角度,看到了篝火、野兔、对面坐的他、以及身后的空地、树木、月亮……简单的线条勾勒,连景色都透露出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可,逼真的很。

    “可以考虑改行了。”

    回过神来,阎天邢看着墨上筠,眼底隐含笑意。

    手指摩挲着着下巴,墨上筠视线落到打开的笔记本上,挑眉问:“买吗?”

    “什么价格?”阎天邢从善如流地问。

    墨上筠想了下,道:“两件事。”

    “说说。”

    “一,季若楠知道我多少事?”墨上筠慢悠悠地问着,签字笔在她手里旋转着。

    “不多。”顿了顿,阎天邢又道,“除了四月集训的事,其余的,不比安辰多。”

    墨上筠微微拧眉。

    那确实是不知道多少。

    包括她跟阎天邢的事,也是一无所知。

    她虽相信季若楠打探不到多少消息,也不在意她知道那些皮毛消息,可是有人想挖她消息这一事,还是让她挺不爽的。

    顿了顿,才继续道:“二,我的消息,禁止跟她透露。”

    “我没跟她透露过。”阎天邢沉声道。

    眸光微闪,墨上筠摸了下鼻子,“以前不代表以后。”

    抬眼看她,阎天邢稍作停顿,继而点头,“好。”

    这就算是应了。

    墨上筠眯起眼,爽快道:“笔记本送你了。”

    不仅连那张图给送了,各种详细的总结,也大大方方地送了出去。

    够豪迈的。

    阎天邢勾唇轻笑,顺其自然地将笔记本收下了。

    “有盐吗?”

    墨上筠视线落到野兔上。

    “嗯。”阎天邢点头。

    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小包盐。

    有他这个精益求精的人在,墨上筠这种敷衍了事的,就只能在一旁观看了。

    看着他拿着军刀在野兔上来几刀,然后抹上一层盐,再经过最后的火烤。

    这时,梁之琼抱着一堆的柴火,慢腾腾地走过来。

    墨上筠听到动静,抬眼看去,见她将柴火都抱在怀里,多数干枯的树枝遮挡了她的视野,导致她走起路来小心翼翼的。

    墨上筠不由得皱眉。

    这人,是傻的吗?

    不多时,梁之琼走了过来,极其粗暴地将柴火丢到地上,然后松了口气,抬手用衣袖抹了把额角的汗水,朝墨上筠挑眉问道,“够了吗?”

    阎天邢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了视线。

    还好不是他的兵。

    “多了。”墨上筠淡定道。

    梁之琼:“……”

    妈的,不早说?!

    不过,满腔怒火,在见到阎天邢拨出来的地瓜后,立即消散无踪。

    有吃的,一切好说。

    她踢了块石头过来,在靠近墨上筠的地方坐下,等着地瓜都被拨出来后,脑子忽的一抽,朝两人问道:“你们俩是在约会吗?”
小说推荐